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张文魁:国企改革才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

2015-12-14 09:52:27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张文魁:国企改革才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

张文魁:国企改革才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

网易财经12月14日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正全程直播。

在《国企重回市场》的分论坛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主题演讲中表示,如果我们国企不改革的话,要实现每年6.5%的年均增长困难是很大的,现在比较火热的是供给侧改革,我们现在回避国企改革去讲供给侧改革可能是不得要领的,因为国企改革才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

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文魁:大家上午好!刚才茅老师和晓南主席作了非常精彩的演讲。国企改革剪不断理还乱,越想理清楚,如果按照现在这种方法更难理清楚。我们这个主题是国企重回市场。刚才晓南主席演讲PPT有一张片子,显示国企承担了九大职能。第一条是承担国家宏观调控职能,第一条是承担国家重要的政治职能,第八条是承担外交国防职能,还有其他一些援疆、援藏、援青、保障供应这些。我看国企整个就像一个中央人民政府。这九大职能,我不是说晓南主席主张,他只是描绘现在的现状,不是他主张要承担这九大职能,因为他是在国资委工作很长时间,现在又是监事会主席,他非常了解,他描绘我们现状的九大职能。这九大职能里面我就没有看到一条在市场平等竞争中优胜劣汰,这条就没有。我们国企如果说基本上实现了同市场经济的融合,我觉得这个判断就由大家去判断。承担宏观调控职能,我可以跟大家说,连地方政府都不应该承担这样的职能,宏观调控,史教授在点头,宏观调控是总量管理,它是中央政府的职能,在美国是联邦政府的职能,连地方政府都不承担这样的职能,我们要国有企业把它作为第一条职能,你想它怎么样能够市场化?刚才茅老师的演讲我记得很清楚,他就说了国企也有搞得好的,国外的一些国企,但是它很单纯的就是一个市场主体,就是市场化,很单纯。我们九大职能。史教授知道,应该是MIT的经济学教授本特(音),他专门有一篇很著名的论文就是《多任务下的委托代理》,我们国企如果九大职能的话,它是一个典型多任务的,这样的话,委托代理关系会非常复杂。所以如果说我们国企还要继续承担这九大功能,而且要更多的功能,以后的“一带一路”等等。我建议国资委下一步最重点的工作是把对国有企业、对央企的考核指标增加到90条、100条以上,这样可能才能够分别考核他九大,或者以后十几大职能承担得怎么样,就不要去考核它的利润了。所以国企的市场化看起来还真的非常遥远。

礼拜五国资委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提出来十大试点,去年搞了三大试点,现在要国十大试点。第一个试点就是建立董事会的试点,包括混合所有制。第一个说得还不全,不是董事会,就是落实董事会职权的试点。第二个是董事会选聘经营管理者试点。第三条是薪酬和分配制度改革方面的试点。我想,2005年(十年前)国资委刚成立不久,就是大力推进规范董事会的试点。十年过去了,试点怎么样?现在一百零几家央企,大概是五六十家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这个规范董事会是什么意思?是在国有独资企业当中建立外部董事占多数席位的董事会,所以叫规范董事会。因为国有独资企业董事会也不是十年前开始搞,二十多年前就搞了,我们十年前就认为上世纪90年代的可能不行、不规范,我们从2005年开始规范。这一试点试了十年,规范了吗?第一,十年也没有把央企一百多家全覆盖,还有很多没有建,第二个是建立的这五六十家,它连一个依法来选聘高管的权力都没有,这是法律规定的,他都没有这个权力,你说它规范吗?它也不能决定高管(总裁、总经理)的薪酬,你说这规范吗?这是《公司法》写得一清二楚的,赋予董事会的权力,落实不了。现在我们还去试董事会,说落实董事会职权的试点,我们已经试了十年了,试了几十家,再过十年(到2025年),我们是不是又要搞新一轮董事会的怎么样落实职权或者规范化的试点,我们一个董事会试点可以搞几十年,建立国有企业花了二十多年,董事会要搞这么长时间,十年过去了。十年一觉董事梦,赢得治理薄性命(音)。所以如果是这种方法、这种路径去推市场化改革,我看不是重回市场,而是重离市场,离市场越来越远。

离市场越来越远,当然我们很多人都愿意去那种“安乐窝”里头,在那里待着,不愿意动,肯定是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愿意去政府机构,它没有市场竞争,愿意去大国企,大型油田、中石油、中石化,这就是结果,人多、人不能动,这是一个结果,而不是一个原因,这一点要看到,它不是原因,是非市场化的结果。所以我们现在国企改革,2016年我们拭目以待,看怎么弄。中央提出来,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挺大的,五中全会重新让我们中央对全国人民的承诺,就是2020年GDP要比2010年翻一番,意味着未来几年(“十三五”期间)每年年均GDP增长要6.5%。如果是我们国企不改革的话,要实现每年6.5%的年均增长困难不是一点点,困难还是很大的。所以现在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大家说供给侧改革,到底是什么意思?美国是减税,减企业税。可以大力地改革,我们现在供给侧改革,我看说得最多的两个重点就是去产能化或者化解过剩产能,这是第一。第二,清理“僵尸企业”。在中国这都不是新鲜事,过剩产能90年代是很严重的,做了很多工作。“僵尸企业”就是资不抵债,又长期亏本的企业。这些产能过剩和所谓的“僵尸企业”很多都是在国有企业当中。所以如果我们大讲供给侧改革,而不去推动国企改革,或者我们回避国企改革去讲供给侧改革,我看可能会不得要领。国企改革才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这个东西你不要忘记,否则你就是避重就轻,搞新名词,回避老问题,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用处。

为什么国企改革要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去推进呢?我去年、今年做了一些研究,发现国企虽然在GDP里头只占25%上下,就是1/4,国企的产出占GDP大概1/4,但是它所造成的资源错配是全方位的,不是说只有这1/4有资源错配,它造成的资源错配是全方位的。这个资源错配和市场扭曲,它对现在的经济增长是产生了严重的拖累,造成了严重的拖累,拖累了现在的经济增长。我们做了一些模拟的分析,如果是现在每年拿出10%的国有企业来进行股权多元化的改革,来改成混合所有制,来实行真正的市场化,大概每年,如果是以十年期限来进行模拟的话,每年平均可以提高GDP的增速大约是0.5%的百分点。我十年只是在三年基础上拿出来10%,这就是避免了刚才晓南主席说的“刮风搞运动”,我是非常渐进的改革过程,每年只拿10%,很渐进的改革,这种非常渐进的改革,但是渐进又坚定,都能提升GDP的增速接近0.5%的百分点,现在你想要0.5个百分点的增速真是很不容易的,拉投资、放贷款都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通过我们这种模拟的测算,完全可以说国企改革是货真价实的供给侧改革。

我们既然要去通过国企改革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来推,国企改革到底应该怎么弄?还是回到那句话:产权改革或者是说得更清楚一点:股权结构的改革。这是我们的重点,如果没有股权结构的改革,整天去弄董事会也不是不可以搞,还有监事会,反正现在越来越多,你看管着国企的是越来越多了,干活的或者是有积极性干活的越来越少,这个国企怎么去搞?我记得张维迎教授曾经说过一句话:你在白马的身上去画黑道道,那不是真正的斑马。如果没有股权结构的改革,国有独资也不去动,搞这个会、那个会,会反正是越来越多,这个会、那个会,好几个会,活力不一定有。股权结构改革,所以混合所有制还是要推。我个人觉得2016年可以在两头去推混合所有制,一头就是很多大企业的子孙公司、二三级公司、三四级公司,其实很多都不是主业,特别是到了三四级公司,很多都不是主业,也不是那种大型的国有企业。可以推一些力度比较大的,以管理层和员工持股为主的这种混合所有制改革。刚才晓南主席讲到了,中石化100多万人,中石油150多万人,其实主业人并没有那么多,很多都是在辅业,在三级、四级、五级、六级公司(商场、多种经营)。这些要大力地去推员工和管理层持股这种混合所有制,有的条件具备的话,国有资本推到三股或者国有资本全部推出也不是不可以的,中央其实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精神,这个不违背中央的精神,只要是完全竞争领域、中小企业可以做。关键是我们这个过程要公开透明,定价要合理。对这些员工和管理层持股的话,“1+N”,“N”这里面会有这方面的文件,可以明确公开地给他们一些价格上的优惠。比如我明着说打九折,就可以了,不要暗箱操作,这是有很多案例,国外、日本,很多国家在管理层或者员工购买本企业的股份的时候,他是有一定的优惠的。相当于很多企业(包括私营企业)内部要购买本企业的产品,给你一个明码的折扣,这是可以的,这是一头。另外是顶层,就是央企的母公司混合所有制。我觉得可以推进一些试点、示范,在2016年一定要拿出十个八个试点示范出来。22号文以及后来国务院发的《发展混合所有制意见》里面都讲到了要在电力、电信、民航、军工、石化等等领域,大概六七个领域,要推出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示范,我觉得非常好。但是说到了要做到,时间过得很快,到了2017年、2018年开始要学十九大的文件和落实十九大的文件精神。2016年、2017年上半年(主要是2016年),能不能在试点示范有所突破,选择几家央企,包括电信行业、民航、电力、军工、石化这些,选那么一些几家企业,在他们的母公司或者是上市的二级公司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如果是母公司,我们去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破题,因为我们先母公司基本上全部都是百分之百国有的,我们做一个破题,能不能央企母公司、集团公司在2016年有一两家真正地去搞混合所有制,我讲的是母公司、集团公司,这就破题了。实际上这个在22号文,就是国务院发布的《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见》里面有了。如果这个破题只能选一两家、两三家,更多的公司能不能在二级公司,特别是已经上市的二级公司去解决国有股一股独大的问题,就是说你能不能出让更多的国有股给一些非国有的战略投资者。现在已经上市的国有央企平台,就是上市的二级公司,一看国有股都是50%多还是少的,60%还很多,我们能不能降?反正是上市公司,降到50%左右,或者是50%以下,或者40%以下,这样才能解决刚才晓南主席说的国有股一股独大,一股独大很难做到市场化,经营很难做到市场化。治理结构即使有了,也像我刚才说的,那就是一个薄姓名(音),啥意思?董事、监事都是上面来定的,而且他们薪酬都是行政化、组织化的。这样做股权分散是不是可以?实际上我个人觉得只有股权有一定程度的多元化和一定程度的分散化才能激活市场。前海人寿举牌万科,很多人说不好,“野蛮人来了”。从公司治理来说,你们研究公司治理,这是好事。原来长期在位的管理层突然遇到了外来的挑战这才是好事,公司里讲管理层长期盘踞并不一定是好事,我并不是说这些管理层不优秀,优秀的人也要有外来的挑战才是好事,只有股权做到一定程度的多元化和分散化,有一定程度的流动性才能够好,才能够有这种情况的出现,所以我希望,其实万科也是央企的二级或者三级公司,我希望央企有更多的公司到上市平台上来,在未来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

谢谢大家!

张先茂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张先茂_NF39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客机差几分钟就要起飞 乘客惊恐发现机身有一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