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陈鲁豫:现在已准备拥抱资本 但不改做媒体初心

2015-12-13 19:46:10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陈鲁豫认为,资本并不可怕,关键是面对资本时候我们每个人内心还会保持一些清醒的东西,就是内心你要有坚持,你要怀着一颗很谦卑工匠精神,在仔细任劳任怨的做你自己内心非常相信的你喜欢的、你相信的、你擅长的一件事情,我想这一点初心任何时候在资本面前都不应该改变。

(原标题:陈鲁豫:现在已准备拥抱资本 但不改做媒体初心)

鲁豫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2月13日 在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召开前夕,我们举办TALK夜话预热,在《大娱乐时代》为主题的财经夜话中,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著名主持人陈鲁豫在主题演讲中对资本、对新媒体的一些看法,作为新三板挂牌上市的能量影视的小股东和董事,陈鲁豫坦诚现在已准备拥抱资本了。她认为,目前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个不断打破我们想法和观念的时代,以前人们告诉你说,内容为王,现在说不对,是渠道为王,后来说不对,是平台为王,后来又说不对,是娱乐为王,如今又有人告诉你,什么是王?王中之王就是资本。

陈鲁豫表示,资本并不可怕,关键是面对资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内心还会保持一些清醒的东西,就是内心你要有坚持,你要怀着一颗很谦卑的工匠的精神,在仔细的任劳任怨的做你自己内心非常相信的你喜欢的、你相信的、你擅长的一件事情,我想这一点初心任何时候在资本面前都不应该改变。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鲁豫:各位晚上好!我是陈鲁豫。今天我想从一个传统的电视人的角度谈一谈我对资本、对新媒体的一些看法。前天晚上我的一个凤凰的同事征求我的意见,他说有一个传媒集团,希望能够跟他合作,跟他成立一个公司,资本都已经到位了,因为看好他的IP,只要他答应就可以成立一个公司,不过他非常的犹豫,上个星期我参加一个晚宴,碰到一个在一个非常知名的纸媒工作了20年的在业内完全是一个旗帜性的人物,他已经离开了那个纸媒,做了一间新媒体公司,当时我很好奇,我说你们公司盈利模式是什么?他非常坦诚,半秒钟都没有到就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跟我合作的是广告公司的,非常能赚钱。至于我身份有转变,以前我站在台上是主持人,按照之前的惯例,这个时候我应该请嘉宾上来,我应该到台上休息了,但是真的有所改变,今年9月初的时候我有份参与的能量影视在新三板挂牌,但是我只是董事,只不过是小股东,但是我们已经站在资本门槛上准备要拥抱资本,我身体有改变,之前我对资本的问题是不会了解的,今天成为我要关注的之一。

今天我分享之前先给各位看几张照片。

第一张,要知道如今这个时代娱乐化的一个时代,很容易标题档,所以为了保护照片中的男女主人公,把他的头像PS了一下,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拥抱在一起,谈什么我不知道,肯定不谈资本,谈情说爱,当然这个情爱是烂漫的还是很狗血的,大家各自脑补一下。这个男女主人公是影视演员,是很当红的,所以这个故事从狗血就变成八卦了。

放大再看第二张照片,两个人背后站着一个人,站着一个女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脸色含严肃的,瞬间这个就从两个人的情爱变成三角关系。接下来很难讲,很可能是八卦故事,很可能是社会新闻。

再拉大一点,第三副是什么,旁边出现一个半蹲的男的拿着一个相机,他是小报媒体的记者,还是英勇的朝阳群众,大家谁也不知道,大家各自脑补。

我们再来看一下照片到底什么样子,站在后面的其实是我,其实非常简单的一个故事,就是不久之前我带我的团队去一个影视剧的剧组去探班,碰巧是男女主角要拍一场戏,两个人在沙发上聊天,拥抱在一起,在正式开拍之前,男女主角要走一下位、调一下光、对一下台词,仅此而已。

我放这四张照片想说明什么?这就是目前我们作为内容生产者的四种生产的方式,其实最后一张照片内容最最详实、信息最丰富,角度是最客观、最公正、最全面的,但是每一位在座做媒体的人都知道,你要这么报新闻就死定了,传播量一定是最小的,收视率可能是最低的,但这就是目前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每一分钟之前所相信的所有的你的观念,你坚信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破,就是这样。以前人们告诉你说,内容为王,现在说不对,是渠道为王,后来说不对,是平台为王,后来又说不对,是娱乐为王,如今又有人告诉你,什么是王?王中之王就是资本。

我特别相信刚刚我说的我的同事,包括旗帜性的任务,他们想做公司,或者在犹豫,不是内心有多少真正创业的冲动,只是觉得如今在这个时代你不做一些改变的话,你会变得不自信,你会很焦虑,甚至你会觉得我过去这10几年、20年,我在传统媒体积攒的人脉,我的经验,如果不在此时此刻变现的话,很有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至于我和我的团队我们在做什么?这两三年大家都在说,如今做访谈节目太难了,我想说的是从我大学没有毕业到今天做电视没有一天是不难的,难是一个常态,不难就不正常了。《鲁豫有约》明年进入15年,不久之前我去给杨澜捧场,杨澜工作室今年15年,几个做访谈节目的人一起聊天,有的人说明年准备不做节目了,还有的人明年准备把节目大规模搜索一下,不做周播节目,只做季播节目,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如今好像真的做访谈太难了,难和不难是自己内心去消化,如果你做的话你就要有一些改变。

我跟我团队是怎么做的?首先,《鲁豫有约》我们想做成《鲁豫有约》的AB面,什么叫ABM面?我有一个常规的做日常电视节目的团队,还有一个新媒体团队,就好象两个大厨,面对同样的材料,我根据不同人的口味做出两种不同的菜,很有可能是正餐,很有可能是快餐。举个例子,大概一个多月之前,我采访了中国科幻小说大师刘慈欣,三体的作者,电视节目刘慈欣—三体外传,但是我们新媒体《鲁豫有约》公众号,把大量电视内容几乎99%全部的舍弃不掉,只选了一点,“大刘推荐的十本书”或者“叫大刘看了这十本书就写出了三体”,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转发量、分享量非常高,这就是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区别。

《鲁豫有约》一直是做说话的节目,我们想新的时代可以把说话和真人秀很好的结合在一起,因为每一个人其实都会说话,不是所有的人会唱歌,所有的人会跳舞,但是每个人其实都会说话。而且都想说话、都想被人听到,所以我们跟安徽卫视最新合作了《超级演说家》,跟北京人合作了《我是演说家》,给每个素人一个分享的平台,他们的表现让我们被震惊、被感动。从说话类的节目,也是从《鲁豫有约》延伸的节目之外,我们对自身的节目有一些探讨。

另外,我们也想到了,要把《鲁豫有约》的微信公众号真正按照新媒体的方式运作,因为我们微信公众号一直都在做,之前做了一年多,可以说是自生自灭的状态,就是节目的预告,我们采访了什么人,节目什么时候播出,粉丝量就是1万左右,更谈不上文章的阅读率、转发率,我们想到应该做成生活的分享平台,链接生活、链接解决方式,最终链接电商,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招兵买马,筹建了我的团队,一切按照新媒体的方式去运作,一个多月之后我们的粉丝量已经呈10倍的增加,头条内容的阅读量、转发量、分享量平均每个头条阅读量大概是2万多左右,当然是和微信公众大号没有办法相比,但是对于一个起步阶段的新媒体来说,我借的我们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这是你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另外我们还做了一个APP“言值”,言值就是语言的价值、语言的力量,这是一款线上的说话的社交产品,其实每个人你既是参与者,也是内容的生产者、分享者,你拿你的手机拍摄设备它是一个录音的、也是一个摄像的设备,只要你有话想说录音、上传就可以。我想也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未来怎样不知道,我觉得这是我们此时此刻ING正在进行时。

至于我个人,我有一些改变,也有一些思考,先说改变,其实是两件挺小的事情,我每天晚上睡觉前会看美剧、看日剧、看英剧,一开始我特别不能忍受弹幕,我觉得非常影响我的观影效果,但是有一天很晚了,我特别喜欢看日剧《孤独美食家》,看的我这个饿,弹幕里也出了一条我也很饿,冥冥之中觉得有人跟我一样,然后又的人说他要去冰箱拿出的,我想我也去拿吃的,然后有的人在说什么,那一刻我知道了它存在的意义,就像你的家人、朋友,很多的时候会无时的存在,甚至很烦,但是关键时刻你需要分享、需要吐槽,这就是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差不多两个星期前我痛下决心,我说微信没有办法撤掉,因为公众需要,但是我要戒掉朋友圈,于是两个礼拜我关掉了朋友圈,我不发、我也不看,因为我发现我像神经病一样时间已经被过度的碎片化,可能很多人都有这个问题,动不动拿出手机看一看、更新一下,我说我不能够这样,时间不能被碎片化,最可怕的是阅读被碎片化了,我发现我阅读的时间,我真正阅读时间变少了,我很多信息来源甚至是朋友圈,我觉得长此以往很可怕。在我看来碎片化的阅读不是阅读,是被别人筛选过的阅读更加不是阅读,时间长了我觉得我的思想很可能会变得非常狭窄,我所有的一切做法可能会固步自封,所以我戒掉了。大概差不多两个礼拜前我去天津采访别人,采访叶家莹,他90多岁了,记忆、谈吐、思维跟年轻人一样,他几乎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出处的,引经据典,他跟我讲话的时候说南怀瑾、叶朴初(音),我就想天哪,这人如果开朋友圈都谁在点赞啊。

于是我就有了困惑,我个人包括我的同行,没有办法,时间被碎片化了,我们非常抗拒阅读的碎片化,但是我们必须要生产碎片化的内容。第二个困惑,如今很自由,但是没有门槛,当我问很多新媒体朋友,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想做什么,他们通常给我这样的回答,我想做一个知乎那样的东西,或者我想做一个一条那样的东西,我想做一个类似于A的或者类似于B的,第一次我听了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我觉得很可怕,这些跟我说话的人以前是这个领域的引领者,现在成了追随者。还有一个困惑,传统的媒体不管你是否认同它、是否欣赏它,都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我未必认同,我甚至觉得可能是腐朽的、反动的,但是有一以贯之的价值观很重要,自媒体在庞大的资本面前能否坚持、能否坚持,这是我的另一个思考。如今很多人都会讲到大数据,一讲到大数据很多人就会提到美国的公司他们根据大数据拍了很多特别牛的电视剧,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金球奖的提名已经很多,包括他们通过大数据拍什么、选谁拍、什么时候播,他们拍的《纸牌屋》等等我也很喜欢。

最近我在看一个美剧,比如非常有名的《老友记》,六个朋友,特别傻的那个,在停拍了之后拍了自己的戏,但是收视率非常糟,很快停掉了,于是很快他自己演自己,拍了四季,我看了以后觉得非常好。这其实就是一个传统的电视媒体,在没有大数据这个概念的时候其实就有意识的观众喜欢谁我给他的戏份增加一点,或者给他专门拍一部戏,观众不喜欢谁、烦谁,或者这个人居然敢于跟资本较近,把他给写死。如今这个时代,有了大数据的支撑,一切可以变得更加精准,再回到我跟我的团队,我们目前和未来正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想把我们目前已有的资料库整合一下,未来我们跟我们的受众更加有互动,由所有的受众决定,他想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方式和谁约会、聊天,这是未来此时此刻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

再讲到资本,我觉得资本并不可怕,以前大学上课的时候,我们的外教跟我们讲过一句话,如果你打不死谁、打不过谁你就加入他,这其实就是一个最好的办法,我想当面对资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内心还会保持一些清醒的东西,刚才徐滔讲的那些我内心特别的赞同,就是内心你要有坚持,你要怀着一颗很谦卑的工匠的精神,在仔细的任劳任怨的做你自己内心非常相信的你喜欢的、你相信的、你擅长的一件事情,我想这一点初心任何时候在资本面前都不应该改变。

今天这个讲演我的团队跟我说,你应该说一句特别兜的话,叫“别低头粉丝会掉,别流泪资本会笑”,但我觉得这个时代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一直在做我们喜欢的事情,我们在跟资本一起成长。大家有一点困惑,有一点是我越来越明确的,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分享、陪伴、有营养的东西,这是我内心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坚持、越来越相信的一点,也在此跟各位分享。我想面对一个新的时代,面对一个伟大的时代,我希望我永远都在那个队伍里面,谁也不要掉队,这是我的一些困惑、一些想法、一些分享,跟大家分享一下。谢谢各位!

张先茂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张先茂_NF39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利剑出鞘!美国垄断几十年"大网"终于要被中国打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