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母亲郑素贞已失联 泽熙概念股定增或调整或停滞

2015-12-08 08:15:32 来源: 财经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徐翔母亲郑素贞已失联 泽熙概念股定增或调整或停滞)

“泽熙概念股”定增或调整或停滞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胡秋实 发自上海

11月29日晚间,乐通股份发布了调整后的非公开发行方案,根据调整后的定增预案,徐翔之母郑素贞被排除在认购对象之列。

自11月1日徐翔被抓、上海泽熙被查封后, “泽熙”概念股一个月间“树倒猢狲散”。宝莫股份终止定增、永乐影视借壳康强电子失败、华东重机调整定增方案,徐翔家族所持有的如大恒科技华丽家族等上市公司股权均被冻结。

乐通股份投资者关系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向徐翔母亲郑素贞发去了问询函,但并未收到任何回复,公司决定调整认购方案,目前修改后的方案已经获得证监会[微博]反馈,仍在审核中。

与之类似,宝莫股份投资者关系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定增方案的10个认购对象,9位与我们签订了终止认购协议,唯独联系不上泽熙增煦,无论是电话或者邮件,而邮寄的信函也因查无此人被退回。”

同时,大恒科技的定增因徐翔母亲所持股权被冻结而陷入停滞。“大股东股权被冻结一事,曾与徐翔母亲沟通过,虽然最近未联系,但她并未被带走调查,因为此类事件官方会通知上市公司。”该公司投资者关系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向日葵光能科技董秘失联,该公司总经理俞相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家都在找他,但是否被调查,又是否与徐翔有关,并不清楚”。

  徐翔母亲联系不上

11月29日乐通股份公告称,对定增方案进行了调整,新修订后的定增方案中,徐翔母亲郑素贞将不在认购名单之中。原本发行对象包括刘秋华、郑素贞、周静芬等6名特定投资者,徐翔的母亲郑素贞16.61亿元认购1.85亿股,若定增完成,郑素贞将持有乐通股份26.83%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5月末,乐通股份发布最初的定增预案,因徐翔母亲郑素贞在认购对象之列,乐通股份复牌后连续13个交易日涨停。

乐通股份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11月徐翔被调查后,公司发函给徐翔母亲郑素贞,询问是否继续认购,并未收到回复;随即董事会决定修改定增认购对象,目前新的定增方案还在证监会审核当中。

当问及此次取消认购行为是否为单方面,该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确实是公司单方面取消,但这并不违反政策规定。

相比乐通股份,宝莫股份对徐翔被调查一事反应更为迅速。

11月1日徐翔被抓,11月2日宝莫股份当即宣布停牌。并于11月8日晚间披露,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的议案》,与除泽熙增煦之外的9名认购对象分别签署了终止协议,同时向泽熙增煦发去了解除股份认购协议的通知。

早在6月宝莫股份发布4.1亿股的定增公告,募集资金32.3亿元收购油气资产,其中泽熙增煦参与认购,股票复牌后因为徐翔概念10个交易日大涨160%。

此次中止认购,宝莫股份仅与9名认购对象签署了终止协议,唯独没有泽熙增煦。与乐通股份相似,宝莫股份并未联系上泽熙增煦的联系人。

宝莫股份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公司试图联系泽熙增煦时,无论电话还是邮件均不通,而信函也因查无此人被退回。

华东重机也于11月23日发布公告再次调整定增预案,发行数量由最初不超过2.19亿股下调至最终1.29亿股;募资总额从最初不超过8.28亿元最终缩减至4.89亿元。调整后,泽熙退出,发行对象缩减为三名。

华东重机公告中并未提及与泽熙系的沟通,时代周报记者电联华东重机,未能接通电话。

公开资料显示,泽熙增煦大股东为华润深国投信托,持股93%,而泽熙系占比7%。据了解,泽熙增煦实际控制人主要为徐翔家族成员,包括徐翔、其父徐柏良、其母郑素贞和徐翔的妻子应莹。

  泽熙系股权冻结 大恒科技定增停滞

除了在定增方面受到“嫌弃”,徐翔家族所控股的大恒科技、文峰股份等上市公司股权也早被冻结。

巧合的是大恒科技定增方案于在10月30日通过证监会审核,而第二天徐翔被调查一事爆发。11月9日,该公司公告表示徐翔母亲郑素贞所持有股权被冻结。

资料显示,大恒科技大股东为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比例28.7%,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持股超过5%的股东。

大恒科技投资者关系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恒科技的定增方案虽然已经通过了证监会审核,但至今未收到书面信函,所以定增事宜处于停滞状态,公司正在等证监会的通知。大股东股权被冻结一事,曾与徐翔母亲沟通过,虽然最近未联系,但她并未被带走调查,因为此类事件官方会通知上市公司。

同时,徐翔家族在宁波中百、华丽家族所持有的股权也被公安部门冻结。宁波中百公告称,公司11月10日接到上交所通知,公安部门冻结了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15.78%的股权,冻结时间2年。华丽家族则公告称上海泽熙增煦投资所持有5.62%股权被冻结,时间同为2年。资料显示,西藏泽添法人为徐翔之父徐柏良。

西藏泽添与泽熙增煦均为泽熙系旗下的资管平台,据了解,泽熙系产品也在近来遭遇客户部分赎回。

目前尚在运作的泽熙系产品有5只,其中华润信托3只,山东信托2只,这些产品在开放日遭客户部分赎回。数据显示,其中4只产品披露净值相比徐翔出事前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仅泽熙1期的净值相比10月出现小幅上升。

山东信托相关人士向媒体表示,“在上个开放日,确实有客户提出赎回,我们已经办理了。以后客户提出赎回,我们也会进行办理”。

华润信托对相关媒体表示,徐翔出事后,相关产品并没有被冻结,不过由于投顾方已经没有履行职责的能力,目前这些产品没有办法进行买入交易,新增客户也已经不能进入,可以做的只有卖出和赎回。

  向日葵董秘杨旺翔失联

徐翔调查事件带来的各大上市公司波动频繁。

近日,上市公司向日葵董秘杨旺翔“失联”,杨旺翔为向日葵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同时担任董事会秘书及财务总监,还任宁波中百、康强电子、大恒科技的独立董事。而宁波中百、康强电子、大恒科技均为徐翔家族的关联企业。

业界传言杨旺翔在向日葵与徐翔之间存在的大宗交易“游戏”中扮演重要角色。

资料显示,2013年向日葵曾经创出创业板最大减持,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建龙5个交易日套现12.6亿元。

有媒体报道称,吴建龙所减持的12.6亿元股票,几乎都由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接盘, 该营业部为泽熙投资的御用席位。

而向日葵2013年中报显示,徐翔操盘的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龙信基金通1号集合资金信托,成为向日葵第五大流通股东,持有324.79万股。

根据相关媒体统计,自2013年至2015年1月30日,向日葵共发生大宗减持36笔,其中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买入20笔,累计成交17亿元;东方证券上海新川路营业部买入6笔,累计成交19亿元。

此外,今年在深交所“互动易”中,有投资者向向日葵提问:“请如实说明杨旺翔与徐翔及其公司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为徐翔雇佣的资本代理人?”当时,向日葵以“你的问题不属于信息披露问题”来回应。

向日葵光能科技总经理俞相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杨旺翔确实多日未取得联系,大家都在找他,但是否被调查,又是否与徐翔有关,这我们还并不清楚。”

有基金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杨旺翔作为独立董事存在于徐翔家族的关联企业当中,应当不具备决策权。

netease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成功人士,超70%都是内向性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