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锡明:交行深改 国际化提速提在了哪儿?

2015-08-31 18:33:36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交通银行(601328.sh)5月份收购了巴西银行Banco BBM S.A.(下称“BBM银行”),这是交行头一回用并购而不是申设新机构的方式形成境外分支/子公司。而且,交行买下的是BBM银行80%股权,不是100%。这模式里头有看头,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收购BBM是个试点,做法将被推广。

同样颇有新意的是,交行的国际化提速,还包括事业部制的国际化,在境外分行的“横块”经营中插入事业部的“条线”。率先“出海”的包括金融市场中心、资产管理中心、托管中心三个事业部。

在交行的深化改革中,国际化提速是其中一个部分。提速将包括哪些方面,交行打算怎么做,短、中、长期各有哪些目标?来看本期牛锡明专访。

3-5年境外机构数20-25家

第一财经日报:交行的国际化提速包括哪些方面?

牛锡明:交行自2009年提出“两化一行”的发展战略,“两化”包括国际化、综合化,境外机构布局策略是以“亚太为主体,欧美为两翼,拓展全球布局”,目前已在13个国家地区设立了15家境外银行机构,境外经营网点56家,覆盖了纽约、伦敦、法兰克福、香港、新加坡等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境外机构网络初步建立。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提出国际化提速,大致可以从4个方面来看。

第一,是在增设境外机构上要加快,下一步还想在罗马、巴黎等地建立机构。

第二,对BBM银行的收购是首次探索,未来建设境外机构,我们会将自主申设和收购兼并相结合,以前者为主、后者为辅,优先考虑自主申设境外分行,适当考虑设立境外子银行,审慎考虑通过并购扩大境外行本土经营能力。

我们说收购BBM银行是块样板,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我并没有让银行原来的股东和经营班子都出局。我们只收购了80%股权,在未来三年和BBM银行原来的家族股东合资合作经营,如果经营得好,我们将继续保留这个模式。在分工上,我们(交行)来当董事长,他们来当CEO——我们负责中巴贸易合作、投资合作,他们负责和以前一样进行巴西国内的业务经营,相当于“保开门、保吃饭”。这是交行国际化合作经营的一种新模式,如果探索成功,就可以拷贝去泰国、印尼等地。

第三,除了要新开机构,对已有境外分行,我们想在三年打造5家百亿美元资产、上亿美元利润的境外大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香港分行能达到,其它分行离这个目标还有差距。第四,我们将推进事业部制的国际化。现在,金融市场中心、资产管理中心、托管中心三个事业部已经进入香港,设立了子公司。香港的平台是第一步,这些事业部未来将以此为依托,延伸到欧美、中东,未来也会有更多事业部,比如私人银行等,将延伸到境外。

日报:刚刚提到了境外机构数量会增多、资产规模会增加,交行对此有具体目标吗?

牛锡明:我们的短期目标是到2015年末,境外机构数量达到15-18家,境外机构资产规模、利润在集团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境外机构核心竞争力和风险管控水平继续加强;中期目标,是力争3-5年内,境外机构数量达到20-25家,同时发展好联动、跨境人民币、金融市场等增特色、增利润的业务,构建全球财富管理平台和全球金融服务平台;长期目标是使交行具备较高境外服务能力和管理水平,能在国际范围内与全球性商业银行开展合作竞争。

和汇丰展开国际并购方面合作

日报:在交行的国际化提速进程中,汇丰银行会起到什么作用?

牛锡明:我们会抓住交行和汇丰在国际化发展经营中的契合点,建立两行全球战略合作关系。

具体来说,一是建立总对总合作机制,扩大量化目标覆盖范围,完善目标进程动态评估机制,探索建立量化目标考核机制;二是建立境外分行合作机制,完善境外业务合作的高层互访机制,一起督促团队合作,这其中,我们香港地区的合作是标杆;三是在国际并购方面,抓住双方在国际化的“进、退”中存在合作共赢的契合点,根据业务可持续原则、经营协同原则,重点关注公司业务、交易性业务、财富管理等业务领域的收购可能性;四是在境内外监管政策方面要多沟通、互相学习对方的经验,比如建立双方风险合规团队联系机制等,实现两行就国内外监管新政、相关政策差异、未来政策趋势等信息对接和共享。

日报:交行近阶段国际化还有一个表现,就是成为了首尔人民币清算行。这对交行接下来的国际化提速有什么意义?

牛锡明:我们希望首尔清算行发挥带动效应,我把它概括为“一家做全国、一家做全球、一家做同业”,做大做强跨境人民币结算和清算规模。

首先,我们会开展清算行盈利模式研究,并以清算行业务为龙头、商业行业务为载体,加快发展。对于首尔分行,我们希望把它打造成交易型银行,推进韩国人民币离岸市场金融创新。其次,我们会总结首尔清算行经验,为其他境外人民币清算中心营销和境内外联动、自贸区业务发展,提供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的机制和路径。

日报:作为银行家,你如何看待改革中银行业的国际化趋势?

牛锡明:我觉得中资银行国际化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了。目前,我们的货币金融的全球化程度与实体贸易和投资的全球化程度是不相称的,中国金融机构“走出去”的广度和深度都满足不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需要。如果中国银行业不能进一步加快国际化步伐,不仅可能因无法充分满足中国企业和居民的跨境金融服务需求而导致客户流失,而且中国企业的既有国际市场份额也会因为缺乏强大的母国金融支持而面临被外资竞争对手蚕食的境地。

从一家银行的经营来看,比如我们交行,它必须能够提供24小时全时区覆盖的结算和信用服务,必须能够依靠其全球化的网络布局第一时间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做的专业化金融服务,才算有国际竞争力,才能有足够的客户黏度。

其实,国家化发展也是银行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所需要的。在国内,中国经济增速逐步平稳降低、人口红利峰值已过、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中国银行业市场的黄金时代已过,微利时代正在来临。现在是时候,在国内市场之外,在那些净利息收益率高、资本配置效率高、资产回报率高、股本回报率高、经营环境友善、经济往来较多、国家风险不大的区域逐步拓展业务机会和客户基础,以持有更多地战略性资产、开拓新的利润来源渠道。

冯立启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情商最低的行为,就是不停地讲道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