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中国降息已到尾声 降准还有空间

2015-06-26 19:44:30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2015陆家嘴论坛接受网易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流动性总体是比较宽松的,像货币市场隔夜利润已经到1%上下水平,这在历史上来看也是属于比较低的状态。这个状态是由于货币政策在去年以来的三次降息和两次降准,再加上其他结构性的调整举措导致的。但是到了现在,应该说未来在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并不大,或者说这一轮的降息,个人认为可能已经到了尾声。

他还认为,降准空间是有的,主要还是看外汇占款的情况。下半年外汇占款从趋势性来看,也不会出现明显的回升,也可能会相对偏少,这一次存贷比的考核调整,跟存准率的调整有一定的替代关系。就是调整之后,如果七月份之后能够落地,未来对于银行业来说它的流动性状况会进一步的改善,那么这样的话进一步大幅度降准的需求就会减弱,但是不排除会一到两次降准的可能性。

连平表示,货币政策像这样相对比较宽松的状况,维持到年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不必担心货币政策似乎不降息了,似乎对市场就会带来某种压力,这个观点是不太切合实际的。

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连老师您好,非常高兴能接受我们的访问,今天银监会下发了一个《关于加快民营银行设立》,对于这个《办法》您觉得会对整个市场会有什么影响?

连平:民营银行大门已经打开了,我们看前期已经有五家都已经批准设立,民营银行发展也是中国银行业未来长期发展的重要方向,因为我们银行业总体来看是国有的,或者是国有控股占的比例比较高。经济成分越来越混合化,因此银行业有更多的民营资本,而且有民营资本为主来办银行,我觉得这也是有助于将来整个银行业怎样更好的为民营经济来提供服务。

尤其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应该把握的方向是,民营银行还是以中小银行为主,通过一批中小银行的发展,能够很好的为中小的民营企业门当户对的提供服务。根据我们在银行业十多年的经验来看,相对来说门当户对的针对性提供服务,它的效果是比较好的。所以我觉得银监会的规定政策出台,应该说对于未来民营银行有续的、较快的发展会提供比较好的基础和条件。

网易财经:民营银行快速发展之后,您觉得会对整个银行体系和架构带来哪些变化和影响?

连平:最主要是改变银行业的结构,从所有制这个角度去看,因为现在如果说统计来看的话,说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数量企事业并不小,但是问题是很少有民营银行是属于真正由民资来进行控股的。由政府,或者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这种背景下面的商业银行,很大程度上要受到这一系列的影响,市场化的程度比较低,内部经营管理体制相对来说也是行政化的比较多。但是我们看少数几家在市场上比较活跃民资为主,或者是控股的商业银行他们就比较活跃,银行内部体制机制比较灵活,用人、薪酬等各个方面,业务也比较有特色,比较适应市场上尤其中小民营企业的需要。

所以我觉得未来一批民营的银行出来以后,它会改变银行业在这一方面重要的结构,同时也会产生鲶鱼效应,因为他们体制灵活又有好的做法,市场化、商业化有很多很好的经验,这个对于整个银行业来说会起到一个积极的推动作用,促使银行业深化它的改革,使得我们的银行业能够更好的来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的服务整个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民营经济的发展。

网易财经:近期监管机构取消了存贷比的指标,您认为有哪些方面的意义?对银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网易财经:对银行的影响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有助于银行降低它负债成本,因为有了这个管理规定的时候,考核比较严格。因此商业银行如果说信贷投放达到一定的水平,通常商业银行信贷投放是有刚性,因为国家需要、企业也需要、银行盈利也需要,所以信贷是有刚性。但是要达到75%的指标,那么在存款市场增速明显放缓的情况下,那么银行就不得不要来达到这个指标,那么就使得它最后所获得的这些存款,它的边际成本是比较高的,所以才有了2013年我们看到像余额宝,它把资金借给商业银行,它可以收取7%、8%非常高的利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这个取消之后,商业银行它可以比较灵活的来安排它的资金,它可以从货币市场来获得资金,成本相对是比较低的。因此考核的方法由检测指标来进行取代,我觉得有助于整个银行体系负债成本的下降。

银行体系负债成本下降之后,对于整个社会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也是有好处的,为什么商业银行贷款利率老是下来的比较慢,也降息,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国务院也有“三令五申”但是也是下来比较困难,关键是因为负债成本比较高,它比资产的定价给顶上去了。负债成本可以降下来就给贷款的定价向下调整提供了空间,这个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整个经济来说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这是第一个重要的作用,而且我认为最主要的作用就在这个方面。

第二个就在于有了这样的一个调整之后,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它获得资金,它的整个负债的安排相对比较灵活,它会使得信贷市场跟货币市场的资金更多的进行沟通,那么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本来存贷比是偏紧的,取消了这个之后存贷比稍微高一点问题也不大,获得资金的成本也比较低。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有助于提升这些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由于中小银行通常服务的是中小企业比较多,所以它的信贷能力的提升也有助于解决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对于解决这个问题也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网易财经:您认为目前整个市场流动性是处于什么样的状况,货币政策有没有调整的空间?

连平:流动性总体是比较宽松的,今年以来,尤其是一季度后期一直到现在,整个流动性的状况是比较宽松的,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我们说像货币市场隔夜利润已经到1%上下水平,这在历史上来看也是属于比较低的状态。这个状态是由于货币政策在去年,在稳健基调不变的情况下,做了一系列向松方向的调整,还包括三次降息和两次降准,那么再加上其他结构性的调整举措。但是到了现在这个状况,应该说未来在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并不大,或者说这一轮的降息,我个人认为可能已经到了尾声。

一个是目前贷款一年期的基准利率已经到了历史上最低水平,一年期只有5.1,在以前有几次危机的阶段,也不是那么低。这是第一个,第二个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之后,市场上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也在持续回落。第三个就是实际利率,就是考虑到通常因素的实际利率,其实今年一季度以来也有所下降,而且可以预期在未来下半年,实际利率下降可能会更加明显。因为一个是PPI会往上走,第二个就是前期三次降息,以及其他许多措施推出之后所带来的利率下降,还会继续,而且可能会在下半年表现的比较明显。所以这种情况就使得未来利率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受到限制了。同时我们也看到利率调整之后,资产价格出现了明显的上涨,比较活跃。所以面对资产市场房地产、股市持续活跃波动的状况,可能作为进一步降息来说不得不需要相对的谨慎,还有一个制约因素就是下半年,或者是三季度很可能美国要加息,那么我们如果说继续还要减息,利率政策完全相反的话,对我们来说会有一定的资本流动风险,而且也会给货币带来贬值的压力。

网易财经:那么降准的空间有吗?

连平:降准空间是有的,主要还是看外汇占款的情况,下半年外汇占款我们认为从趋势性来看,也不会出现明显的回升,也可能会相对偏少,这一次存贷比的考核调整,我觉得是跟存准率的调整有一定的替代关系,就是它这个调整之后,如果七月份之后能够落地,未来对于银行业来说它的流动性状况会进一步的改善,那么这样的话进一步大幅度降准的需求就会减弱,但是不排除会一到两次降准的可能性。尽管利率不一定再进一步向下调整,但是整个货币政策的基调还是稳健偏松,流动性宽松的局面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我认为这个货币政策像这样相对比较宽松的状况,维持到年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不必担心货币政策似乎不降息了,似乎对市场就会带来某种压力,我认为这个观点是不太切合实际的。事实上目前的流动性是比较宽松的,而且其实不降息也说明对经济未来的运行有信心,否则可能需要进一步调降利率。还有像存款考核、存贷比考核的指标,现在调整为监测指标的话,其实它对市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们不是简单的去跟存准率下降做一个比较,但是所带来市场利率水平的下降,以及流动性的宽松,以及货币乘速会进一步提高,流动会加强,对于这一些方面的好处,其实对市场都是具有非常深刻的积极意义。

何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