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人民币贬值必要性非常大

2015-06-26 16:36:13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2015陆家嘴论坛今日在上海举行,参会嘉宾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表示,中国结构性调整说的比较多,但是真正做到的还是非常有限的。主要的原因是,明显看到稳增长远远摆在第一位,结构调整比较远距离第二位的。这样一来对于长久的结构性问题的恶化比较担忧,另一方面短期内现在一方面股市泡沫成分越来越强,货币政策不得不进一步放松。

他认为,货币政策放松是因为实体经济不是很好,稳增长挑战越来越大。但是实际的情况实体经济并不是缺乏流动性,整个经济、整个社会也不是缺乏流动性,而是大家对于新的投资项目前景担心比较多,这样之所以民间资本不愿意做投资,地方政府也不愿意做更多的投资,主要是大家对未来的前景不确定性担心的比较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央行还一个劲的去放水增加更多的货币供应,最后只会让这些过剩的流动性会流到股市,把股票市场的价格推的越来越高。

陈志武表示,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意识到,人民币国际化是非常好的发展方向,但是不能把它看成不惜代价的发展方向。因为到今天,特别是刚才说到的稳增长是那么的重要一个大背景之下,这个时候人民币还不贬值,最后做出牺牲的是民营企业。

他举例称,从生活层面,感觉到中国的物价这些年涨的太多,实际上官方的CPI的通胀率远远低于真实的通货膨胀率。因为我以前1986年、1987年到美国读书,那个时候不管是吃一般的中餐或者是买一些衣服,吃一顿一般的午饭大概是六七美元,现在将近三十年以后,吃一顿午饭大概就是七八美元,所以三十来年通货膨胀是很低的。但是同样的三十来年左右,从1986年到现在,100块钱人民币那个时候可以买这么多东西,今天什么东西都买不着。看两个国家官方的CPI通胀率,你会发现中国的CPI过去30多年累计增长的水平,跟美国官方CPI累计增长的水平基本上差不多。这就说明中国官方的CPI的数据扭曲失真太严重了。

陈志武说,前几天在海南吃一个椰子要几十块钱,相当于八九到十美元的价格,我想按照中国一般人的工资水平怎么会这么贵,要是在美国不会有这么贵的椰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民币要贬值,从购买力层面来看要贬值的必要性是非常大的。

发言实录:

网易财经:首先我们欢迎陈志武教授做客我们的网络财经,欢迎您的到来。

陈志武:谢谢,很高兴。

网易财经:今天想向陈教授请教一下关于宏观经济的问题,“十二五”即将过去了,在过去的五年当中经济中高速增长已经成为经济新常态的一个共识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您是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您觉得如果经济持续下滑的话,开会引发哪些危机?

陈志武:当然“十二五”期间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从决策层到社会到智库阶层,大家都能够接受一种新常态,原来只有高增长才可以被接受,但是慢慢的“十二五”期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面对现实,接受了现实。中国总是像原来那样按照8%、9%,甚至是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增长经济,最后是不可持续的。因为那种增长要求的结构性扭曲、环境的破坏、资源的消耗,这些代价都太大了。所以我觉得“十二五”终于让我们看到过去的增长方式不可持续性。

接下来,2015年很明显的原来计划7%的GDP增长速度越来越难以实现,特别是从去年2014年开始一直到今年的前五个月,货币政策越来越宽松,财政政策也越来越积极。但是总体来讲效果是非常有限的,不像原来那样只要货币政策一变松,财政变的更积极,那么多的民营企业的资金、民营企业家等等,一窝蜂的都会跟着投。现在好像大家都变的越来越现实,知道政府要我们这样做,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未必就认为目前的投资机会像原来这么好。所以这就造成了今年前几个月政策越来越宽松、越来越积极,但是经济增长回暖的难度还是非常高,非常大。

网易财经:从外部环境来看,您是如何看待现在世界经济的格局?国家经济形势中有哪些对中国经济机遇和挑战存在的问题,并且从内部环境来看,您又认为目前重要经济又存在哪些急需解决的问题。

陈志武:外部环境,当然美国是相对来说最强劲的,因为一方面我们看到欧元区中国、印度尤其是日本,不断的要把货币政策变的越来越松,即使不能降息也通过。像欧元区、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来刺激他们的经济,但是与此同时美国的美联储在考虑今年下半期会调高利息,所以他们跟其他国家的走法很不一样,之所以是这样,就是因为美国经济不仅仅早就已经复苏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而且增长的比原来还更多,包括美国老百姓家庭层面金融危机之前,美国家庭最高的财富水平大概是69万亿美元,到现在的话,已经超过80万亿美元。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让我们看到,美国经济可能是主要经济体里面,2015年、2016年还会继续强劲的,所以中国的外部环境相对于几年前相比越来越好了,主要因为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越来越强劲。尽管欧元区因为希腊这些问题会短期内有一些不确定性,会有一些挑战,但是总得来讲欧洲问题已经通过过去五年左右的折腾,也解决了差不多了,最后有一些扫尾的工作还会把欧洲经济拖一拖。继续让欧元区主要的经济都被拖下去的概率非常低。

中国国内的情况,结构性调整说的比较多,但是真正做到的还是非常有限的。主要的原因是,尤其今天明显看到稳增长远远摆在第一位,结构调整比较远距离第二位的,这样一来让我们一方面对于长久的结构性问题的恶化比较担忧,另一方面短期内现在一方面股市泡沫成分越来越强,另一方面货币政策不得不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放松是因为实体经济不是很好,稳增长挑战越来越大,所以货币政策不断地放松。但是实际的情况实体经济并不是缺乏流动性,整个经济、整个社会也不是缺乏流动性,而是大家对于新的投资项目前景担心比较多,这样之所以民间资本不愿意做投资,地方政府也不愿意做更多的投资,主要是大家对未来的前景不确定性担心的比较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央行还一个劲的去放水增加更多的货币供应,最后只会让这些过剩的流动性会流到股市,把股票市场的价格推的越来越高。

这样短期也许有财富效益,使得房地产扭转过去下跌的局面,最近这两个月有一些回升。六月份经济也稍微有一点回暖,但是这些短期的回暖和回升可能是以结构性的进一步扭曲为代价的,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接受、理解新常态的概念和政策导向的时候,还是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们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不应该再去一味追求GDP的增长数据,而应该看到结构性问题迟早要解决,如果不解决、不扭转对中国经济、中国社会带来长久的隐患越来越大。

网易财经:所以您觉得调结构比稳增长为重要。

陈志武:应该是调结构为主,稳增长是第二位的,但是我知道基于政治和方方面面因素的考虑,可能经济增长面对挑战的时候,很难继续把调结构放在第一位,把稳增长放到第二位,很难做到这些的。

网易财经:所以从目前看来,您觉得接下来货币政策这一块,还会有一些新的动作吗?

陈志武:年底之前,特别是未来一个月左右进一步降准的概率是比较大的。

网易财经:目前利率市场化还有民营银行这一块的金融改革也是稳步推进,您认为金融领域应该怎样去支持实体经济?

陈志武:利率市场化还有金融行业更多的放松管制,这些都是一些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让金融行业、金融体系更多的支持实体经济的一些重要的政治举措和改革的举措,这些步伐应该继续推动下去。当然我知道,现在利率市场化大家可能关注的比较多的是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贷款利率市场化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利率市场的内涵不只是包括这些。

譬如最近大家听到比较多,也看到央行做的比较多的定向宽松,其实定向宽松一方面有悖于利率市场化政策导向,也是跟三中全会决定的让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政策选择也不定是一致的。所以我希望央行尽可能少用这种定向宽松,要宽松要对所有各个行业,通过利率的下调来对大家一致同门的同样对待,并不是说我要偏袒于某些行业、某些金融机构、某一些实体企业,而是同时不给其他的企业、其他的行业同样的机会。这种做法肯定是跟利率市场的化是非常不一致的。

网易财经:国企改革这一块,可能下半年是比较关注的重点。您觉得国企改革这个路径应该是怎样的?尤其是银行混改这一块,想听听您的看法。

陈志武:国企改革不仅仅是在增量层面做混合所有制改革,而且在存量层面也应该更多的做混合所有制改革,因为大家今天谈论的比较多的,不管是能源行业、电信行业、金融行业等等,都是针对新的项目、新的企业、新的投资来讲的,要吸收更多的社会资本,而不是把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立足点放在存量上面。实际上看看特别是央企、大的央企,那么多央企他们的体量那么大,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投资、业务,这个时候如果要让整个经济提高效率,让国有企业提高效率。很显然这些国有企业存量资产应该要进行调整,包括让更多的社会资本去购买、去持有那些存量资产的股权。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把央企和其他的国有企业做强、做活,否则如果只是在增量层面进行混合所有制,在存量层面不能进行混合所有制安排的话,最后使得整个经济有限的资源更多的被国有企业控制,让更多的资源被低效的使用,而不是以更高效的方式利用起来。

网易财经:相当于是改革伪命题。

陈志武:实际上让国有经济的比重进一步增加,而不是减少。

网易财经:关于人民币国际化这一块,咱们沪港通、自贸区都已经体现出来,所以您谈一下人民币国际化。

陈志武:目前的发展方向是比较好的,让人民币进一步的国际化,特别是人民币资本账户进一步开放,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举措,但是我比较担心的是目前把人民币国际化过多的变成政治任务,政治化。这样造成了人民币汇率没有办法往贬值的方向走的更多。

譬如说今年尤其感觉到,国内的很多东西比英国伦敦、法国巴黎、美国纽约都要贵很多,主要的原因就是人民币被强制的维持在一个非常高的汇率,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中国的出口行业,特别是这么多的民营企业活不下去。

因为以前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譬如说2013年所有的民营企业加在一起,大概贸易顺差是三千五百亿美元左右,同一年2013年国有企业的贸易逆差是两千二百亿美元左右。这样一来对于有两千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国有企业来说,人民币汇率越高对他们越有利,因为他们拿同样人民币可以买更多的东西,但是很遗憾人民币汇率维持在太高的水平,对于有三千五百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的民营企业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所以就是为什么现在看到沿海的省份,特别是像浙江的温州还有广东的很多地区,还有福建的很多地区,他们出口这么多的民营企业,因为人民币不能够下降,不能回到人民币真实的购买力水平上,那么最后造成民营企业就做不下去,但是国有企业就很高兴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希望强调汇率政策、利率政策还有其他的金融政策制订,带来的影响不只是经济层面,对于整个经济的结构,民营企业受益还是国有企业受益,到最后都是因为金融政策怎样制订受到直接的影响,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意识到,人民币国际化是非常好的发展方向,但是不能把它看成不惜代价的发展方向。因为到今天,特别是刚才说到的稳增长是那么的重要一个大背景之下,这个时候人民币还不贬值,最后被做出牺牲的是民营企业,当然也包括一些外资企业。外资企业加在一起贸易顺差也有将近两千亿美元。

网易财经:最后谈一个比较接近生活的问题,想请问一下陈教授,您在国外待的时间比较长,您能从生活中感觉到生活成本和在中国有什么差距?

陈志武:尤其从生活层面,我感觉到中国的物价这些年涨的太多,实际上官方的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反应的通胀率远远低于世纪中真实的通货膨胀率。因为我以前1986年、1987年到美国读书,那个时候不管是吃一般的中餐或者是买一些衣服,吃一顿一般的午饭大概是六七美元,现在将近三十年以后,吃一顿午饭大概就是七八美元,所以三十来年通货膨胀是很低的。但是同样的三十来年左右,从1986年到现在,100块钱人民币那个时候可以买这么多东西,今天什么东西都买不者。我看看两个国家官方的CPI通胀率,你会发现中国的CPI过去30多年累计增长的水平,跟美国官方CPI累计增长的水平基本上差不多。这就说明中国官方的CPI的数据扭曲失真太严重了。

前几天在海南吃一个椰子要几十块钱,相当于八九到十美元的价格,我想按照中国一般人的工资水平怎么会这么贵,要是在美国不会有这么贵的椰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民币要贬值,从购买力层面来看要贬值的必要性是非常大的。

网易财经:谢谢。

何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比情商更能拉开距离的,是逻辑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