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舜谈庆安枪案:人民不需要剪辑的真相

2015-05-15 12:27:27 来源: 财经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我们”调查“我们”,“合法”是很容易的。

文|陶舜

庆安枪案的舆论走向,显示出一种迹象:已从初始的自发状态转向被引导的方向过渡。

至少不出所料,我前两天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公安部回应介入调查之后,仅仅两天,央视就播出了专题报道,其引述警方说法盖棺定论,“警察开枪属于正当履行职务”。

我竟无言以对。

对广大人民群众来说,这恐怕不是什么中国好声音。我并不想说,经过一系列对大V的污名化报道之后,央视严重耗损了客观中立的媒体属性。俱往矣,过去充其量只是今天的注脚。今天央视的庆安枪案报道之所以无法让人信服,我们就从报道本身说起吧。

央视的视频经过精心剪辑,从整个视频呈现的内容看,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要佐证死者徐纯合的暴力(与警察互殴)、没有人性(推老人、摔孩子)。的确,死人不会说话。但证据会。看过电影的都知道,事实经过不同的剪裁,完全可以导演出完全相反的逻辑出来。

因此,对于这么重大且关系到公共安全的焦点事件,既然要公布视频,请公布完整版。不仅要公布某个探头的完整视频,还要公布所有能找得到的视频。不要跟我说你央视发不了太长的视频,现在是网络时代了,何必委托央视(央视的公信力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播个剪辑版监控视频,这个案子又不涉及什么国家秘密,公安部直接把得到的视频全都发到官网去,门户网站都会迅速转播的。从这点看,公安部真应该向中纪委学习一番。

对于央视的视频剪辑,有网民说:“这视频看上去的结论就是,他买票就是为了去堵门,堵门就是为了招来警察好袭警,袭警的目的就是为了摔孩子,摔孩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警察好挨枪子。”网民的讽刺虽然辛辣,但它对完整版视频的呼吁本身却是正能量。

正如斯伟江律师所指出的:没有剪辑的视频才是证据之王。“人类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证据规则来判断证据,尽可能地接近真相,而这个接近真相,就是靠证据,用人类的理性来拼图,最终拼出人类认为的真相,然后下一个结论。如果我们对某些拼图做了手脚,那么这个真相一定是有人想裁剪出来的假象,是远离真相的。而且,由于司法的规律,重大案件必须通过司法程序来调查然后得出结论,不能通过官方舆论来下断言、做结论而司法无所作为。”

有些网友说“央视这个报道就是狗屎”,网友或许过激了,毕竟央视还是透露出了一些重要信息,比如,央视采访了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副局长,他替调查组盖棺定论说:“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我们的警察使用枪支,正确,合法。”

我很好奇,既然李乐斌开枪是如此的“正确”“合法”,当地政府为何迟迟不肯公布完整视频。他们到底在担心什么?有谁能出来解释一下吗?

公安部似乎是责成铁路警方来调查枪案。可是,事件当事人李乐斌就是铁路警察,作为事件的一方,铁路警方明显不是适格的调查者。你看,他都说“我们”了。其实庆安枪案的调查最好应该由公安部专案组来做,而且为了避嫌,铁路警方不应该进入专案组,更不应该成为专案组的核心成员。

但实际的情况是铁路警方出来盖棺下论!“我们”调查“我们”,“合法”是很容易的。

这再一次让人无言以对。

应该明确:警察出警是为了制止不合法的行为,而不是为了把人打死。回到事件现场,根据目前所知的部分事实,双方的冲突有两波。在第一波冲突中,徐纯合双手被控制住了,彼时,为何警察李乐斌不用手铐铐住他以防事件升级?李乐斌自己都说了,徐纯合曾扬言要捅他。放开之后,警察去取警棍,第二波冲突中,警棍被夺,事件升级成枪击。

但问题是,你一个警察,面对手无寸铁比你还瘦弱很多、带着家人出行的乘客,弄棍能把棍搞丢,弄枪又百般担心丢枪,你是怎么执勤的?实际上每一个持枪警察都担心丢枪,但这种担心,不足以成为击毙对方的充分理由。至于开枪,死者的堂弟徐纯静已经质疑:在一米之内,“你不打头,不打心脏,完全可以打别的部位。”

对于枪击致死问题,央视采访的专家李和说:没有一个警察会故意把对方击毙,因为他们互相不认识。这种先验判断其实无法成立,因为在冲突过程中,当事人都有很大的可能性存在非理性。更何况,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杀人犯一开始也不想杀人,甚至有不少还认为自己是冤枉的。动机不是证据,更不足以支撑结论,不能把动机和事实混为一谈。法律应该对事实负责,而不是动机。

对于不鸣枪示警的问题,李乐斌解释,火车站内担心跳弹误伤他人。这种逻辑是有待商榷,希望公安部门对此专门予以回应一下。否则今后乘客在火车站都有可能在警察不鸣枪示警的情况下被“合法”击毙,将陷乘客于人人自危的境地。

把视线拉远一点,死者家属曾称警察打了他的耳光。但这部分事实在央视报道中似乎欠奉。至于央视报道称徐纯合生前好吃懒做啥的,此类事实可以拉低他的人品,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该死。有些道德卫士说,在冲突现场他连自己的母亲都推向警察,连自己的孩子都摔向警察,这种人真该死!

批评者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句“该死”当作一句骂辞可以,据此真要把一个人处死,甚至不惜为击毙他的警察点赞,不也是很残暴的吗?在文明的法法社会,还没经过审判,一个人理论上是不应该被处死的。甚至在很多国家,死刑都已经被废除了,这一点,全世界都知道。

外人很难解释徐纯合不惜母亲孩子受伤的反常行为。所以他的这个行为,我认为应该交给犯罪心理学专家去仔细研判。

把视线再拉远一点,枪击案是焦点事件,可枪击案的案中案,仍未清晰:对于枪击案之前徐纯合与政府间的那些事儿,能说清楚的媒体也还不多。

不断回响的庆安枪声令人心悸,而精心剪裁的“枪案还原”,更是让人愤懑。对此,我同样无言以对。


netease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