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刘家峡遭遇多重诟病 涉嫌违规征占土地

2015-05-01 01:30:47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黄杰 建设于2008年、规划约3平方公里、总投资达9160万元的甘肃省永靖县刘家峡经济开发区(下文简称“刘家峡开发区”)因为土地征用涉嫌违规及污染问题在当地饱受争议。

永靖县农民崔云同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刘家峡开发区虽已建成近5年时间,但截至目前,在土地征用上仍然存在争议,整个开发区在审批手续上只是获得临夏自治州的相关文件,并没有获得甘肃省及国家层面任何手续。

另一方面,刘家峡开发区的企业全部属于高耗能、高污染的碳化硅产业,对空气污染严重。

永靖县县委书记尹宝山向记者回应称,刘家峡开发区是地方政府为了整合永靖县原有高耗能、高污染企业所建。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的确存在不足之处,尤其是污染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然而另一方面,永靖县也有意淘汰这些高污染企业,但缺少政策依据。

至于该开发区整体有无土地、环评等审批手续,截至发稿,永靖县未予以回应。

土地征用涉嫌违规

按照永靖县《关于进一步加快刘家峡经济开发区建设的意见》县委发(2009)号文件,刘家峡开发区涉及的3平方公里,主要是通过削山造地取得;在《宁夏回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永靖县2008年度分批(次)乡(镇)村建设用地批复》为上述刘家峡开发区供应土地是为69.7公顷,土地性质为未利用土地。

虽然上述两份文件在刘家峡开发区土地供给数据上存在差异,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两份文件均没有提及刘家峡开发区所占有的土地中包含农民的承包耕地。崔云同表示,事实上,刘家峡产业园所占用的土地,削山造地只是少部分,主要是农用耕地,约有3000亩左右(约2平方公里),自己的3.316亩耕地就被刘家峡产业园征用,每亩土地一次性由政府补偿8000元。但是政府供给企业,每亩则高达5万~6万元。

正是由于上述买卖差价让包括崔云同在内的当地农民对永靖县政府不满,并且提出诉讼。那么,刘家峡产业园的土地到底有没有包含农田耕地,包含多少?

永靖县提供的有关文件则显示:同意将永靖县三条岘子镇三条岘子村、红岘子村,刘家峡镇红柳村集体未利用土地69.7公顷转为集体建设用地,作为永靖县2008年度分批(次)乡(镇)村建设用地,用于乡镇企业建设。

记者调查获悉,刘家峡镇的确有多位农民将原有耕地供给工业园,价格每亩为8000元。

一份关于“倚能电力在刘家峡开发区建设场地征用及清理费用表”还显示:倚能电力在该开发区共征用12.8亩,总计为466.35万元,其中包括土地征用费等多项补偿。

崔云同质疑,高额征用土地费用涉嫌利益输送。原因是这12.8亩的征地中就包含他的3.316亩的耕地,但政府支付给他的土地征用费却不足3万元。

原刘家峡开发区主任王进东对此并不认同。王进东表示刘家峡开发区耕地基本上都是削山造城所开发的未利用土地,至于有没有耕地,他认为存在,是极少一部分。

至于给予农民每亩8000元的标准,王进东表示,这是参照“国防路”的补偿标准实施的,原因是刘家峡开发区的土地更接近“国防路”的补偿标准。至于按照“国防路”补偿的土地有多少,截至发稿,没有接到永靖县方面的回应。

另外,崔云同的土地承包证上显示,崔云同在刘家峡开发区承包地的属性为农田水地。当地农民说,上述被强征的3000亩被占农地至少有一半都是优质基本农田。

环保诟病长期存在

2015年开始实施的新《环保法》并没有让刘家峡开发区高耗能、高污染的碳化硅产业止步。

2015年4月25日,记者在刘家峡开发区现场发现,园区内数家碳化硅企业上空漂浮着浓浓黑烟,污染明显。当地农民表示,自从碳化硅落户之后,污染从来就没有间断过,虽然大家多次对高污染企业举报投诉,但成效甚微。

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永靖县方面。2015年4月28日,本报记者随同永靖县宣传部、刘家峡开发区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现场发现,园区内的碳化硅企业依然黑烟滚滚,并且带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

对此,园区主任王进东表示,在此前1天,也就是27日,环保部门已经对于园区的污染企业做出了处罚并要求整改。但当记者要求查看处罚及整改意见时,被拒绝。

“这些碳化硅企业原来大多数都是建在县城边上,就是因为碳化硅污染较大,所以才规划到刘家峡产业园集中整治、逐步淘汰。”永靖县县委书记尹宝山表示。

然而,对于这种说法,当地农民并不认同。崔云同称,这些企业本来就是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应该坚决取缔,但政府为了高额土地收益,将污染引入了刘家峡。

沦为当地鸡肋产业

建设之初,永靖县计划从2008年开始,在3~5年内吸引120家企业入驻刘家峡工业园区,预计该园区年可实现工业总产值达22.2万元,上缴税金6800多万元,解决就业7000人。

现在看来,刘家峡开发区的功能早已大打折扣。

王进东介绍,目前刘家峡开发区入驻的企业仅有13家(不包括2个变电站,下同),2014年总产值不足5亿元,上缴给地税的税金为300万元左右,解决就业不足400人。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一个贡献微小、而且备受污染诟病的产业得以在刘家峡开发区大肆发展?尹宝山表示,碳化硅虽然属于三高产业,但国家层面并没有明确要求取缔;另一方面,刘家峡开发区目前生产碳化硅的企业都在国家淘汰的标准之上。

事实上,本报记者在永靖县的采访中,不管是地方官员还是农民都希望刘家峡开发区内的碳化硅企业能够被取缔。

王进东称,在2009年,由于碳化硅的价格暴跌,刘家峡开发区碳化硅企业曾经集体停产过,但是在去年,随着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从电价方面给予碳化硅企业支持,电价每千瓦低至3毛钱;所以从2014年,园区内的碳化硅企业又陆陆续续开工,因此,通过市场化关闭这些高耗能碳化硅企业有难度。

从一开始,刘家峡开发区就在土地、环保上备受质疑,现在已沦为鸡肋产业,永靖县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人士称,刘家峡开发区不管转型还是继续生产,环保问题都不应该被忽视。

该人士称,此类企业选址刘家峡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背依黄河,排污方便。对此,本报将继续调查。

面对滚滚黑烟,陪同记者实地查看的当地政府部门人士亦感叹没救了。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王金龙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