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中国经济仍处向中高速增长转换过程中

2015-03-26 22:01:47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3月26日讯 2015年博鳌论坛今日召开,在“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再发力”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接受了网易财经的博鳌访谈栏目,谈话中他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转化了,由高速增长转向了中高速增长,且我们到目前为止仍然处在这个转换的过程之中。

中高速增长的底或者均衡点到底在什么位置上,我们觉得需要有三个条件,这个是我最近讲的,就是所谓的转型再平衡有三个条件。第一个就是高投资要能够到位,因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是靠的高投资,而投资中间过去一些年主要是有三项,基础设施大概占20%—25%;房地产25%左右;还有一个制造业的投资占30%以上,这三项合起来可以解释中国投资的大概85%左右。

而制造业投资又直接依赖于房地产、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出口。所以我过去经常讲一句话,中国的高投资要能触底,三只靴子要落地。第一个就是出口要落地;第二个条件就是我们严重过剩的产能要逐步消化;第三个条件就是我们要培育新的增长动力,包括服务业的发展,特别是创新。

今年定的7%的目标,应该说就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一方面我们还是有进一步增长的潜力,另一方面我们现在正在处在这种转型的过程之中。就是所谓触底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或者转型再平衡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在这种情况下你要选择一个比较适当的增长水平,这个对宏观经济政策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我们定了一个7%的目标,应该还是符合实际的。这个目标的实现也是有难度的,一定要努力,但是通过努力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其实混合所有制,第一其实我们现在相当多的国企已经是混合所有制了,再一个我们现在讲混合所有制,其实它是我们这个市场经济发展还不深入的表现。所以我们现在提出一个混合所有制,我们的企业还要划分哪些是国有的,哪些是非国有的,这可能就是我们市场化程度相对还比较低,或者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现在还不成熟的这样一个表现。

另外,股权比例三中全会讲的非常明确,在混合所有制企业里面,是民营资本可以占大头,是可以控股的,没问题,这个讲的很清楚,不存在说是一旦要搞混合所有制的话,只有国有资本才能控股,才能控制,不存在这个问题。

网易财经专访稿:

网易财经:刘主任您好,欢迎来到网易财经的博鳌访谈栏目。今年的外围经济整体形势比较放缓,而且今年“两会”上总理的报告,咱们国内的发展目标GDP要达到7%,居民CPI要保持一个3%的幅度。您觉得实现这样的一个预期难度大不大,或者在预期之内,您对今年的经济怎么看?

刘世锦:我们目前的经济发展,一个大的背景就是我们讲的新常态,新常态可能大家关注最多的就是增长速度。我们一个基本的看法就是,中国经济所经历的实际上是一个增长阶段的转换,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逐步要转入一个中高速增长。应该说转换的过程从2010年的第一季度达到一个高点以后,这个过程就开始了,到现在也将近五年的时间了。

我个人有这么一个判断,大概在前几年的时候主要是解决一个认识问题。因为很多同志还想不通,我们过去高增长三十多年,这速度怎么能下来呢?以后逐步感觉到速度的放缓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周期性的变化,它是一个经济发展的规律。对这个规律性的认可是越来越高了。所以我们新常态讲的第一条就是由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了中高速增长,这是大概前几年的情况。

我们的增长速度转化了,由高速增长转向了中高速增长,这个过程结束了吗?没有结束,其实我们到目前为止仍然处在这个转换的过程之中。所谓中高速增长到底是多少,这个底在什么地方,这个点,或者我们经济学上讲的均衡点现在还是没有找见的。在这个底探明以前,下行的压力始终是存在的。所以从去年八月份以后你会看到,整个经济下行的压力是在增加的,包括今年头两个月,整个下行压力并没有减轻,还是这么一个态势。所以我们判断,其实它还是在一个所谓逐步探底的过程之中。

中高速增长的底或者均衡点到底在什么位置上,我们觉得需要有三个条件,这个是我最近讲的,就是所谓的转型再平衡有三个条件。第一个就是高投资要能够到位,因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是靠的高投资,而投资中间过去一些年主要是有三项,基础设施大概占20%—25%;房地产25%左右;还有一个制造业的投资占30%以上,这三项合起来可以解释中国投资的大概85%左右。而制造业投资又直接依赖于房地产、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出口。所以我过去经常讲一句话,中国的高投资要能触底,三只靴子要落地。第一个就是出口要落地。出口应该说现在已经是到了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这样一个水平上;基础设施应该说已经触底了,现在就是房地产。房地产应该说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也在逐步的回落,我们希望它应该是比较平稳的回落。

当然房地产目前来看全国它是一个分化的态势,可能一线城市北京、上海等等这些大城市相对比较稳定,但是一些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一部分城市的房子确实不多了,所以它的回落幅度可能会稍微大一点。但是从全国来讲,我们希望这个过程会是一个比较平稳的回落。因为中国毕竟现在还是一个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之中,其实很多人还是有实际的需求,就是我们讲的刚需,这个量还是相当大的,要把这部分需求能够激发出来。

房地产还会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但只是说增长速度不会像过去那么高了。

网易财经:您预计三四线这种过程会消化多少年,在这一块你们有没有一些预测或者调研?

刘世锦:这个我觉得还需要再看。返回来说中国的房地产这块投资,如果基本上稳住以后,基本上中国作为高投资也就触底了。中国高投资触底以后,中国高增长从需求个角度来看基本上也就触底了。

第二个条件就是我们严重过剩的产能要逐步消化,也就是这些行业有一个所谓退出和重组的过程。现在不是讲这些行业所谓的通缩嘛,现在有一种观点,就说把货币政策放松,能不能把这个通缩的问题解决了。我个人感觉到基本上解决不了。原因在什么地方呢?我们这个通缩跟那些成熟经济体,比如美国或者欧洲这些国家,他们出现通缩是因为流动性不足造成的,流动性不足的话,那你把货币政策放宽一点是可以的。而我们现在所谓的通缩,它主要的问题是过去三十多年,特别是过去十几年,重化工业高速成长,形成了大量的过剩的生产能力造成的。

现在比如说咱们有一些过剩的行业,比如像钢铁行业、煤炭行业,你把货币政策放得再松,它那些地方需求上不去,你说有人给它投资吗?很难有人再给它投资了。所以这些行业你必须要通过重组的过程,把它的生产能力相对收缩,收缩以后它价格才会逐步再起来,供求关系发生一个变化,价格逐步起来以后,然后企业才能恢复到正常的盈利状态,需要个条件。

第三个条件就是我们要培育新的增长动力,包括服务业的发展,特别是创新。这三个条件,就是我刚才讲的,一个是高投资触底,第二就是严重过剩产能调整要到位;第三就是培育新的增长动力,特别是创新应该有一些进展。这三个条件都具备以后,应该说我们所谓转型的再平衡基本就实现了,我们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平台。在这个新的增长平台上,中国经济还是很有可能的,就是我们再稳定增长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这样我们现在预定的一系列的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

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我们还是应该有信心。今年定的7%的目标,应该说就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一方面我们还是有进一步增长的潜力,另一方面我们现在正在处在这种转型的过程之中。就是所谓触底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或者转型再平衡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在这种情况下你要选择一个比较适当的增长水平,这个对宏观经济政策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我们定了一个7%的目标,应该还是符合实际的。这个目标的实现也是有难度的,一定要努力,但是通过努力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网易财经:像一带一路这块对今年的投资拉动有多大?今年“两会”对这块,像投资、吸引外资,拉起来,加强新欧亚大陆桥、大陆支点跟海外的一些。

刘世锦:这个你们回头看看,最近不是要公布一些东西嘛,我倒没太注意看。

网易财经:聊一下国有企业混改这一块的,刚才也提了,去年中石化开始了混改,但是很多现在之后像重庆、云南一些省份也在试水混合制,您觉得目前推进的难点在哪些?

刘世锦:我觉得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个问题首先要正本清源。这个本是什么?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的一些主要的精神,或者提出的一些主要的要点。这包括什么呢?第一就是由过去管企业、管资产为主,转向管资本为主;第二就是国有资本主要服从于国家的战略目标,重点是干什么呢?重点是提供公共服务、发展前瞻性、战略性的产业、支持科技进步、保护生态环境和保障国家安全。这是国有资本主要要干的事。在这个基础之上要组建两类公司,实际上要推进国有资本进一步的资本化,使它能够按照,就是我们要服从于国家战略目标,就是刚才的那几个重点领域来进行配置。

在这个基础之上,公司里面要进行产权结构和治理结构的改革。整个大体上是这么一个思路。然后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上,也就是说我们得明确国有资本是要干什么的,国有资本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干,而是要干只有它来干,只有它应该它来干,而且它干了以后效率最高的一些事情,这是第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国有资本一定要发展壮大,问题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它如何才能真正的发展壮大,要解决这个问题。

网易财经:目前还在这个阶段。

刘世锦:其实混合所有制,第一其实我们现在相当多的国企已经是混合所有制了,你比如很多公司已经是上市公司了,你上了不论是国内的股市,或者多香港,或者到美国或者其他一些股票市场上上市,这个投资者都是社会投资者,有些是国内的,有些是境外的投资者,它本身已经是混合所有制了。但是它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呢?没有解决治理结构的问题,就是做决策基本上还都是过去那套决策的方式。当然有些公司是有很大的改变,但是相当多的决策的结构,决策的这种方式并没有发生改变,治理结构本身并没有和股权结构相应的进行改革和变化。

再一个我们现在讲混合所有制,其实它是我们这个市场经济发展还不深入的表现。本来在市场经济中间,各种各样的资本地位都是平等的,它们是一个公司制度,就是各种资本都可以来的,如果有必要的它都可以随意组合的,不会分什么比如说是国有的还是非国有的,贴这么一个标签来限制它的流动,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现在提出一个混合所有制,我们的企业还要划分哪些是国有的,哪些是非国有的,这可能就是我们市场化程度相对还比较低,或者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现在还不成熟的这样一个表现。

三中全会提出要发展混合所有制,我觉得混合所有制不是为混合而混合,你一定要想清楚你搞混合所有制是为了什么。

网易财经:你觉得在哪些领域比较?

刘世锦:现在比如说有些领域的话,它可能是为了改变它的治理结构,改变治理结构的话,那你可能就是这些,你比如非国有的这些资本进来以后,它可能就要参与到它的治理结构里面去,怎么样使它的治理结构能够现代化,能够更加有效率。有些是需要它一些特定的能力,比如这次中石化他们搞的混改,它是把一些企业的资本引进来了,比如像腾讯这类的,据我所知好像是有吧?

网易财经:是。

刘世锦:还有其他一些的,它是想搞互联网和石化工业整个要进行结合,它的加油站,它有很多设想,将来是要触网的,所谓成为互联网PLUS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它需要这种能力进来。还有一些,我也看到过一些例子,比如有些民营企业有一些技术,但是它缺少资本,它的资金不够,国有企业融资相对比较容易,它也希望跟国有资本一块结合。还有一些企业,就是过去我们看到的一些例子,国有资本进去以后占的小头,比重并不大,对这个民营资本来讲,有这个国有资本进入以后,等于给它提供了一种政府的担保,从政府来讲,我这部分资本实际上是搭个便车,你民营资本要把你的企业经营好,你一定会努力经营,我这个资金进去的话,那我应该经营的也不错,回报也不错,它有这个预期。

就是现在我们搞这个混合所有制,我觉得不能为混合而混合,你要把它正常化,这个企业你是为了让这个企业能有发展,能有竞争力,你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资本,需要国有的就搞国有的,需要民营的就搞民营的。最好不要拿所有制去贴这个标签,而是民营资本你到底有什么能力,民营资本也是各种各样的企业,你到底能干什么呢?国有企业这里面情况也是很复杂的,不同行业、不同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你得看看最后你搞这个企业到底要干什么。

网易财经:股权比例这块有没有一个?

刘世锦:股权比例三中全会讲的非常明确,在混合所有制企业里面,是民营资本可以占大头,是可以控股的,没问题,这个讲的很清楚,不存在说是一旦要搞混合所有制的话,只有国有资本才能控股,才能控制,不存在这个问题。你们去把三中全会文件好好再看一看。

网易财经:谢谢。

(朱玲)

杨倩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朱玲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女交往潜台词,8句话术你必须了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