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知识分子最大的错误是以为自己是唯一的

2014-12-16 12:48:02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2月16日讯 以“重建改革生态”为主题的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举行,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在“传统的继承与现代性”上表示,过去百年知识分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们把自己幻想为国家的唯一的一群人。我们需要面对中国的事实。这个国家归根到底是国民的,而不是知识分子的。

秋风指出,中国的事实是什么?第一超大规模,第二历史悠久,传统文化极其深厚,要想在中国建立起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不管你是现代的还是传统的,都必须尊重中国人最基本的价值和生活方式,这是出发点。只能从这个地方出发去设计制度,但这个过程中你要高度谦卑,你必须基于这些人的希望,基于他们对于秩序的想象,基于他们的道德观念、伦理观念来设计你的法律、设计你的制度、设计你的政体等等,因为这个国家归根到底是国民的,而不是知识分子的。

“过去百年知识分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们把自己幻想为国家的唯一的一群人。”

以下为文字实录:

秋风:各位朋友,大家中午好,我用尽量简短的时间阐述一下我自己对我们这个主题的看法。基本上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些事实,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中国文化正在复兴,儒家正在重回中国思想和观念舞台的中心。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中国文化,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儒家,你都得去面对它。

我们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第一次设立了这么一个谈传统文化的主题,其实就是这个时代主题的一个表征,我相信我们在那些论坛的大多数的参加者,他们都反对中国文化,他们都愿意做一个美国人,或者做一个日本人,哪怕实在不行做一个香港人也可以。但是到了今天他们不得不面对中国文化,这是他的一个思想负担,已经从他的身上卸走了,我非常高兴。

这里面马上就引出一个问题,中国文化是如何复兴的?儒家是如何归来的?刚才雷颐先生他在最后提到了一个话头,但是他并没有展开,我是非常认真地读过雷颐先生在21世纪那个杂志上发表的那篇文章,他在解释国学是如何热起来的?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正好雷颐先生在,雷颐先生的一个基本的看法,认为国学是由权力催生出而热起来的。如果是这样一个看法,我要说的是我完全不同意这个看法,在我看来中国文化的复兴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要找回自己的生命和生活方式,这个复兴历程远不是从90年代开始,实际上70年代末,最少应该也是从70年代末也开始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过程?

下面我跟大家回顾一下中国文化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是如何复兴的,我们要谈复兴首先要谈毁灭,中国文化被摧毁,实际上就是从刚才雷颐先生向大家展示的,谭嗣同、梁启超那些人开始的,他们所提出的那些观点就开集权主义之先河。那些观点都被毛泽东全盘地继承,更别说后来的新文化运动等等,其实毛泽东就是新文化运动的好孩子。

道理很简单,任何一种观念、任何一种制度,如果你要跟七亿人、八亿人的价值和生活方式作对,失败的只是你自己,不可能八亿人失败,所以那一套通过摧毁中国文明而建立起来的所谓的新制度、所谓的新的生活方式,其实在70年代就已经开始溃散。在溃散的同时王者归来,传统归来了,它又回来了,可是这个回来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漫长的过程我们把它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把它称之为在野的不自觉的复兴,大家都熟悉一句话,礼失求诸野,我想用这句话来描述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来文化复兴再恰当不过,尤其它的初期阶段。因为在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大体上他的主要的立场都是反对中国文化的,受教育程度越高越不想做中国人,所以那些不识字的中国人保存了中国文明。中国文明最早的复兴就是从乡村开始,那些普通的农民权力松动之后立刻开始自发地恢复自己的生活方式,最明显的是东南沿海,因为东南沿海一带是中国文明的中心,在那个地方儒家的价值保存得最为完整,以儒家价值为基础的社会的结构最为稳定,所以他们部分地抵制了集权主义的打击,所以在权力松动了以后首先反弹。最显著的一个特点表现比如说祠堂的重兴、重建,还有宗族的重建,所以在那个地方市场经济率先发力,今天我们参加的是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我不知道我们的经济学家在解释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来的经济增长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中国文化?我自己写过一篇文章,这个文章的题目叫钱塘江以南的中国,我把中国分为钱塘江以南和钱塘江以北,钱塘江以南是中国文化保存最好,并且是率先复兴的地方,所以这个地方的经济最为发达。而且它的分配相对来说比较公平,而且它的社会治理的结构要相对来说好很多,它的基层社会的公共品的供应是全中国最好的,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文化,有中国文化。这个中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大家可以上网看看我这个文章,有一个分析,最简单的道理是信任和社会资本。

中国文化的复兴是大势所趋,我们现在要担心的不是通过接吻如何感染了病毒,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如何通过接吻把这个爱传达到他的身上,让中国变好,让我们的整个社会变好,接下来我就讨论到我的第二个议题。

第二个议题可能有一个疑问,中国文化复兴了,儒家也复兴了,中国会因此而变好还是变坏,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我的看法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说中国会因此变得非常非常之好,中国由此会走上现代转型的收官之路。也就是说过去的一百年中,中国人都在自己跟自己较劲,尤其是精英们,在社会中掌握着权力的精英们,在其他厅里发言的精英们,他们一直都希望把中国变成他者来实现中国的现代转型,这就注定了不能成功。因为我们回想一下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国家是如何诞生的,我们就能够明白这一点,我指的就是英格兰,我想大家都熟悉这段历史,从17世纪一直到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第一个现代国家是英格兰,可是我们大家也都知道当今日之英格兰,哪怕到了今天了,它建立一个现代社会已经有三四百年了,可是它今天仍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社会,它仍然有女王,它还有国教,女王就是它国教的最高领袖,它还有贵族,它还有乡村绅士,所有挣的钱我们以前都讽刺中国的绅士,他们有了钱之后到处买地,英国的绅士他们有了钱之后也要跑到乡下去买别墅、买房子。当然还有他们的法律,他们的法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律,普通法,他们的宪政也是从普通法发展起来的,它的宪政跟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宪政都不一样,但是我们要问一个问题,英国究竟是一个现代社会还是一个传统社会?刚才丁学良教授讲得非常好,我的一个看法就是任何一个社会如果它是纯粹现代的,它注定崩溃。毛主席带给我们的一个纯粹现代的社会,所以它崩溃了,一个好的社会只要你想维持一个最基本的秩序,就需要人们有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而这个价值只能来自传统,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参加论坛的这些人,可以今天马上买个飞机票就去纽约了,我们也可以在法国买一个别墅,所以我们要建立社会秩序所要面对的人不是这些知识分子,不是这些能够到伦敦、波士顿去留学的人,而是那些在田间耕种的农民,在沿海的工厂打工的农民工,是普普通通的人,就是那些在野的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不可能读了胡适的一本书,就信胡适的婚姻观,或者信胡适的道德观,绝无可能,百年知识分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们把自己幻想为国家的唯一的一群人,我们要面对事实,面对中国的事实,中国的事实是什么?第一超大规模,第二历史悠久,传统文化极其深厚,你只要想在中国建立起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不管你是现代的还是传统的,我根本就不管你这个,你都必须尊重中国人最基本的价值和生活方式,这是你的出发点。你只能从这个地方出发去设计你的制度,但这个过程中你高度谦卑,你必须基于这些人的希望,基于他们对于秩序的想象,基于他们的道德观念、伦理观念来设计你的法律、设计你的制度、设计你的政体等等,因为这个国家归根到底是国民的,而不是知识分子的。

我想我们只要面对这个事实,就是中国这个事实,我觉得尊重传统就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我想我们今天其实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我们精英逐渐逐渐地开始有了一个尊重传统的共识正在达成,在我看来正在达成。我们认为中国有希望了,我们经过一百年的神经病时期,我们终于现在开始恢复正常的理性了,很有希望。未来中国会怎么样?我刚才说了会非常非常地好,可能还是有朋友会有疑虑,我最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个事实。

大概是前年还是去年我忘了,世界银行发表过一个引起巨大争议的研究报告,它的题目叫“2030年的中国”建设一个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有一个很不起眼的数据,1960年的全球101个经济体,到2008年只有13个进入了高收入状态,大概二三十年,半个世纪,只有13个经济体从低或者中等收入状态进入到高收入状态,首先这个事实本身就令人吃惊,我们以为全世界的现代化高歌猛进,最后其实发现实现了现代化,或者进入了高收入阶段的国家微乎其微,也就是百分之十几的比例,13%。在这13个国家中有4个在欧洲,我们都可以理解,它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有3个分布在广阔的世界中,但有一个地方最集中,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东亚,我们的邻国韩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以及新加坡。

各位,我们看看这五个国家有什么样的共同之处?如果我们理解了它们的共同之处,我们就可以想象一个美好的中国了,谢谢大家。

张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女交往潜台词,8句话术你必须了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