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颐:儒学不是标本 会发展也会被污染

2014-12-16 12:19:50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无论是污染还是发展,儒学总是在现实社会中发挥作用的。儒学就是这样在千百年中形成的,与研究原始的儒学是怎么样相比,更重要的是看后人怎么样歪曲了它。

网易财经12月16日讯 以“重建改革生态”为主题的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举行,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在“传统的继承与现代性”上表示,“任何一种社会思想,尤其是对社会有重要影响的思想必须在社会中发挥作用。几千年来,儒学不可能像一个标本一样,冷藏起来、冰冻起来。现在很多人在研究原始儒学怎么样,后来的儒学怎么样,认为后来人们都误解了它,说原始儒学受到了污染。其实,无论是污染还是发展,儒学总是在现实社会中发挥作用的。儒学就是这样在千百年中形成的,与研究原始的儒学是怎么样相比,更重要的是看后人怎么样歪曲了它。”

以下为文字实录:

雷颐:谢谢刚才秦晖说他只讲中国,我比他讲得更少,我是研究中国近代史的,我只讲中国近代,秦教授刚才反复地讲到徐继畬、讲到郭嵩焘,他们的观点他介绍得都是正确的,我还想强调一点,在当时他们被认为是违反了儒家论的,所以徐继畬的那本书后来被禁了,而郭嵩焘甚至被免职,要把他开除湖南省籍,悄悄地说把他免职为民就可以了,认为他违反了儒家论,这个背景也很重要,认为他违反了儒家论,你说西方好,到1890年郭嵩焘去世,李鸿章说应该给他一个封号。再一个牵扯到对儒家怎么理解,反对郭嵩焘的人也是一种理解,但是在中国近代话语下,掌握话语的恰恰是反对徐继畬的人,在很长时间内掌握了话语权,徐继畬本来都当了福建巡抚把他免职了,就是因为掌权者认为他们违反了儒家论。

首先为了了解中国的近代史,我们以日本为参照,我们知道日本是没有明确提出来要反孔反儒,因为儒家我们知道对日本的影响也很深,其中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的现代化之父,日本的很多现代化的企业、经济制度的建立都是来源于涩泽荣一,他认为日本应该学西方建立现代化的企业,以儒家理解的以农立国转变为以工商立国,他写了一本书很薄,但是我觉得很重要,就是《论语与算盘》,经过他的解释,认为儒家并不反对经商,并不反对赚钱,并不反对所谓的用今天的话说现代化、与时俱进,他批评了中国的儒学,认为中国的儒学对儒家的理解是错误的,他说《论语》是在违背道德,就是说儒家是停留在赚钱,但是是有道德的赚钱,就跟后来提出来的新教伦理有类似,当然涩泽荣一不是学者,他认为儒家要赚钱。儒家经过他的诠释对日本的影响很大,所以在日本的近代化中儒学没有起到阻碍日本学西方、或者学习现代化的作用。这种影响下,日本没必要批儒、反儒,我要以工商利益推崇儒学,郭嵩焘的例子就说明了在中国、在政府层面对儒学是怎么理解的,林则徐当年坚船利炮就被反对,别说制度了,要学习他们的军火,所以那本书在中国近代受到了批评、批判,这本书传到了日本,日本的读书人就读书这本书,在短短几年内反刊了21版,这本书对日本起到了重要的思想启蒙作用。日本最早是左九读了这本书,这本《海关图治》在日本受到了欢迎,在中国受到了批判。

儒家其实在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中起了一个阻碍性的作用。这些谈不上工商,只是政府建的利炮,现在用机器织布,我不用传统的手来纺织,当朝廷绝对是禁止的,如果个人传统的手工业可以,你要进口机器不行,李鸿章觉得我们应该政府办一些机器生产去卖、赚钱,开始都受到极大的阻力,他也是没有办法,用了一个官督商办。另外觉得赚钱是君子予以义,小人予以利,修铁路其中是带来经济效果,恰恰说明铁路修到哪儿哪儿的人就变坏。可以说中国直到甲午战争之后,出了一个政治理由,甲午战争之后政府才允许私人办现代工商企业。在这个几十年,以中法战争,这个在中国近代占主导地位的是起了这么一种作用,到明治维新的时候,人们一下子觉得日本强,他学习方,他有君主立宪,于是觉得要改变国家制度,这个就是维新派,尤其是梁启超弹劾谭嗣同,当时以中国文化方式理解西方的政治制度,当时就有介绍议会的,这些人不觉得议会是对皇帝的权力进行限制,恰恰从维新时候开始提出君主立宪,或者君主立宪的核心本来就是限制君主的权力,这时候就牵扯到一个国家观的转变,国家观在此之前中国总是把国作为家的一个放大,是一种伦理性的,就是讲到一个慈父要保护好其子,觉得人民像他的孩子一样要好好保护他,这是一个好的皇帝,觉得皇帝和国家是一种伦理性的关系,是一种身份性的关系,儿子不管怎么样你摆脱不了父亲,在父亲面前永远是儿子,中国的国家观也是这样,觉得国家皇帝是一个等级结构中的人民无法摆脱的。按照儒家的观念父亲就是皇上,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应该是一个慈父,这样恰恰从明治维新,人们接收到了契约论的观念,谭嗣同的入学很重要,因为那一段翻译过的,谭嗣同说怎么样去社会,谁也制服不了谁,我们得出一个人出来管理我们大家,我们共选一个人当皇帝,这就说明皇上是人民选的,人民可以选皇帝人民也可以把他废掉。皇权来自于天,他是天子。包括梁启超明治维新大量的观点也是宣扬这个观点,他在学堂做的批示中也说了人民眼中,皇上、大臣是打通的,湖南士绅一看这还了得,这是造反,把这个事情捅出去了,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戊戌维新的时间也发生了关于国家观念起了很重要的变化。

再往后中国讲的现代性,能不能用电报只会打仗,还是用马来报信,李鸿章认为一个前线的指挥官应该用电报,当时掌握了儒家话语权的人这个东西不能用。第二,敌可以用,当时我们用电线,电线埋在地下,我们祖宗是在地下埋着的,惊动祖宗不安就是不孝。李鸿章提出来要建电报,在前一年李鸿章没经过批准,自己建了一个电报,让大家试了之后同意了。建个电报在中国近代对儒家的解释下都通过了十几年,用了12年时间。修铁路我就没有办法讲细节了,就是用了更长的时间,用了17年的时间最早提出来要修铁路,最后朝廷同意可以修铁路用了17年,反对派说这不符合儒家的伦理,说你这样做就是违反了中国文化应该有的,最后争论了17年,从1872年也是李鸿章提出,到慈禧1889年同意。

第二个,他又提出来了,仁政是一个好的观点,但是儒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建立起一个制度,没有制度他说中国历史上实际中的好皇帝屈指可数,大多数都是坏皇帝,为什么?就是因为没有制度限制他,没有制度限制他还是在于权力的来源。曾经中国也设立过不少制度,像什么见官制度、御史台等等,这些都不管用,因为中国的权力者是皇上,以皇来治民,一个好皇帝他可以听对的主张观点,如果不听的你提议也没办法,所以在中国机构起的作用太少,没有像西方这样三权分立的,它是皇帝辖下的权力机构,皇帝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

里面就牵扯到两点,对于中国传统政治或者儒家的观点,梁启超就认为中国的仁政就是儒家强调的仁政,他认为仁政好,但是是在古代的时候,认为现代已经到这时候了,仁政应该用新的制度、类似于宪政来取代。我觉得儒家过时是从梁启超那儿开始提出来的。

另外,他提出来一个观点,说中国最重要的一个缺陷是没有权力,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要有权力,没有权力就是奴隶,他的话说得很尖刻了,说中国人没有权力,都是最底层一级一级仰慕上级,在上面最大权力的大臣也得靠皇帝,中国人都没有独立的权力,他话说得很尖刻,有权力的人碰到自己的上级像妓女见到嫖客。他们这时候对传统的批判不能说它对,它是很激烈的,就是五四所有的言词都没有超过他们。大家说五四改造革命性,梁启超有一本书叫《新民说》,五四是从梁启超那儿来的,对于比较温和的严复是怎么说的,说中国人没有权力观念,都是奴隶,中国人还不是雅典式的奴隶,是斯巴达式的奴隶,雅典式的奴隶就是我是奴隶,只有我的奴隶主能罚我,而其他人没有权力处罚我,而斯巴达式的奴隶是任何人都可以处理我。中国反传统的思维是从维新时候就开始了,到辛亥革命前已经完成了,我曾经有篇文章指出,不是所有的言论都来自于这些,甚至《民主与科学》新共和国成立,宋教仁说共和国成立了,人民的水平还不够,皇权专制了几十年,能够培养共和国公民,有两点,以人道主义去皇权专制,以科学去迷信,和五四的民主与科学几乎是出资于宋教仁1952年的话,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观点超出了戊戌到近代。实际上日本没有这样,因为儒学在日本没有起到广泛的作用,起码儒学在很长时间在中国近代起到了作用,所以民国好多杂志提出来了要批儒、批三纲五常,在五四影响很大,一说就有五四,因为他们当时都是用文言文写,都是在知识圈内,少数人精英的思想,而五四当时用白话文大量地办杂志,把这个思想推广,有很大的社会影响,那是五四。

五四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响,两点,一个跟整个人们的知识水平提高有关,包括小说也包括了一些作品。另外跟辛亥革命后的一个事情有关,就是当时是从康有为那儿开始的,认为中国人不能没有自己的价值系统,西方有基督教、天主教,中国是要以儒教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但是落实在制度层面怎么建?他成立了一个统教会,恰恰在军阀混战中,今天我把他打败了,明天他把我打败了,无论谁掌权统教会都掌权,哪怕二十天一变,这样变来变去统教会是干什么的?鲁迅有一个说法你是敲门砖,当时的人就有这个看法,现在新闻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杜为民说了一句话,他说真正破坏儒学价值的不是社会通知者,是统教会。所以这个牵涉到儒学和现实权力的一个关系问题,和现实权力保持什么样的关系?这是建立儒学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刚才包括秦晖和丁学良也都讲过了,关于儒学日本有日本的解释、中国有中国现代的解释,怎么样看它在一个主导社会的解释权很重要,这是儒学对现代性的阐释,我们特别强调儒学的现代性,我知道秋风的观点受西方观点的影响,在现在已经无法脱离现在的各种观念来单独地谈儒学怎么样。

另外,我始终觉得任何一种社会思想,尤其是发生重要社会影响的思想必须在社会中发挥作用,几千年来儒学不可能像一个标本一样,冷藏起来、冰冻起来,现在很多人在研究原始儒学怎么样,后来的儒学怎么样,后来人们都误解了它,重要的社会思想必须在千百年的历史中发挥作用,你赞成的说儒学在不断发展,反对的人说它受到了污染,无论是污染还是发展总是在现实社会中发挥作用,无论它好还是坏它有生命力,如果不发挥作用,像一个标本一样被冷藏起来。所以现在很多人说上千年的原始的儒学应该是怎么样,后来的儒学被曲解了。我觉得所谓的儒学就是在千百年中形成的,如果说我们研究原始的儒学是怎么样,有什么观念,更重要的要联系是怎么样歪曲了它,这一点更重要。

最后,我想讲两个小情节请大家更好地理解,第一个是1875年慈禧的儿子去世了,他要立个新皇帝,所有的传统中最重要的传统,所有的家法、传统是皇位继承法,慈禧一定要破了这个传统家法,如果给她的孙辈人当皇帝,她就找了儿子的平辈人中找皇帝,她违反了家法,因为遵守传统的话,她的权力要受到侵害,所以她所谓重传统还是不重传统完全根据自己的权力来掌握。

另外,国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胡适的整理国学是觉得尤其从考据当中发现有科学精神,觉得中国文化并不是致力于世界文化潮流中的,强调国学就是想说从国学传统论证,中国文化是特殊的,所以其他的东西,来自于其他的价值、制度是不适合中国的。同样强调国学,胡适说要与中国接轨。

康振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