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飞:社会企业比公益能更有效解决社会问题

2014-12-15 21:24:33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2月15日讯 在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重建改革生态”召开前夕,我们举办TALK夜话预热。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在“夜话:重建中国公益生态”上表示,做了三年公益以后,他觉得还有更好的方法比公益更加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那就是社会企业。

邓飞以他做的“可持续的公益”e农计划为例,称通过乡村旅游,帮助农民增加农产品销售,“把销售的问题解决好了以后,后面就发生了很多奇妙的化学反应,一个农民有收入以后,就开始把生产扩大,那时候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我们的小额贷款就可以进去了,大学生就可以进去了,新的农业技术就可以进去了,农场大部分的基地就可以进去了,就会出现很多的农场主。这样的话,乡村就成长起来。当我们的资本和人才还有资源都通过这个方法主动地留到乡村里面来,中国的乡村就可以保留了起来,这样爸爸就可以回去,这样乡村空心化的问题,空巢老人的问题,土地的问题,孩子留守的问题,留守妇女的问题,民族问题等一系列的问题都会有可能得到系统的解决。”

以下为文字实录:

邓飞:大家好!三年前在贵州的山区里面我碰到了一群孩子,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特别震惊,因为他们面黄肌瘦身材矮小,他们在自己的学校里没有午餐。他们这些孩子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因为我的女儿和他们一般大小,我再想如果我的孩子运气不好没有出生在北京,出生在这里她和这里的孩子没有区别。所以说我的本能上我下了一个决定,我要帮助他们,让他们有一份、有一顿饱饭,让他们有力气能上学,让健康地成长起来。我这个想法把我身边的人吓了一大跳,他们觉得我是不是疯掉了,为什么?一个孩子如果在学校吃饭需要220天,一天如果吃3块钱,如果再加上其他配套的费用,他可能需要800到1000块钱,而每一个县至少有2到5万孩子,这是一笔天文数字。我做不到!确实我做不到,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调查记者我没有钱也没有权力,甚至我对公益界一无所知,我是一个公益菜鸟。但我心里面就想做这个事情,怎么办?那就去行动起来。

我心里面其实没有畏惧也没有迟疑是因为我想到了三点,第一在一个GDP排名全球第二名的国家,还有这么大的孩子大规模地遭遇饥饿,这是不公平的,不正义、不正当的,不管是政府还是每一个家长,每一个公民,我们都应该去改变它。第二,虽然我们弱小但我们能不能帮助一个学校,去帮助100个孩子。第三,我觉得我们有了新的机会,因为那个时候2011年我们有了新浪微博,我们可以试一试,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所以我们行动了起来。

在我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贴出孩子的照片让所有人看到孩子们的困境,我很快就吸引了和我一样有这个梦想的人,这时候我才发现志同道合的人其实有很多很多,我们就拿到了2万块钱,我们就找到了一个学校,在这个学校里做一个试点,我们和这个校长签署了一个协议,我们明确了权责利,我们规定了几个工作的方法,譬如说就地取材,我们很快地形成了一个模型,孩子们吃到了免费午餐,我们再把这些照片又传播出去,我们让所有的人能够看到 的努力,就能够带来变革,让孩子们的笑脸跟大家分享。所以说我们一下子把局面打开了。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打开了一扇大门。

这时候我在想,我只帮助了一个学校,我们要帮助更多的学校,需要更多的钱。但我们没有企业家捐钱,我们把免费午餐定成一个标准,每顿3块钱,我们把它在微博上告诉大家,我们捐3块钱就给孩子们买一顿午餐,我们把门槛降低了,然后我们在天猫店、在支付宝钱包无数的网络工具里宣传我们的免费午餐3块钱一份,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处理实在没有就转发微博,这样我们让公益变得简单起来特别特别地简单,公益不再是有钱人的行为了。我们拿到了很多企业家朋友的钱,我们很多很多的钱到了我们手里面,免费午餐一下子超过了3亿,同时就有很多人看着我们,我知道我们的捐款人心里在想什么。第一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我们会不会偷盗他们的钱,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在他们的面前表示出来我们是诚实的,我们没有拿大家的钱。我现在还是凤凰周刊的记者,凤凰周刊给我出钱,所以我没有必要偷钱,我想做事我没有必要偷钱。第三,大部分的钱全部是给学校了,我也不能让学校偷我们的钱,败我们的名声,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制度,我们要求每个学校每天公开透明,告诉大家我们今天买了多少钱的东西还留了多少钱,有多少孩子吃饭,彻底公开透明。第二,我们邀请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对我们进行审计,我们请求每一个微博的网友来监督我们的学校和每一个职员,这样的话我们让公益变得更加地透明。不再遮遮掩掩、神神秘秘。

第二,他们担心我们拿了钱能不能把活干好,有没有能力。这样我们就展示我们的专业和效率,大家知道,我们公益组织不同于商业组织,因为公益组织的每一个开销都非常地严格,并且是有限额的。我们每发1000块钱执行的费用只有100块钱,我还有30块钱要去交给基金会作为管理费用,实际上我们的钱非常非常地少,它就决定着我没有办法像公司和企业一样,按照市场规律请足够多、足够专业的,所以在我们团队大部分都是大学刚毕业的同学。我们怎么样把这些毫无经验或者是缺乏经验的人联合起来变成是我们的骨干和力量呢?我就要做很好的制度设计,流程标准化,我们绩效的考核,我们的工作的模块化。同时我们就必须要联合无数的志愿者,参与免费午餐行动的志愿者,在全国有数以千人,我们也得到了志愿者这些人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红利,他们散布在不同的领域,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智慧、经验和能力,我们通过公益的方法聚集起来,跨界合作形成了解决问题的良好的方案,并且形成了模型。

但是问题也来了,这些志愿者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我们怎么样把他们联合起来?把这些天南海北的人联合起来,我们不得不采取相关的制度,我们采取民主平等自由这样的原则,在免费午餐的行动中,我们确定了几个原则,第一,我们崇尚法治,任何的行动都要有合法性。第二,我们要求全程透明公开,保持信息的流通。第三,要求每一个决策必须是民主。第四,在我们团队里批评是自由的,舆论是多元的,每一个人的声音都应该被倾听。到今年免费午餐实现了一个民主再造,我们选出了45个全国代表,选出了管委会、执行委员会还有监督委员会,实现了三全资源。我从免费午餐的日常管理中抽身而出,让志愿者团队自己自治形成一个良好的运作。

免费午餐能够活到今天没有发现一起重大的资金安全事故,也没有发现一起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我只能说没有发现,没有发现并不代表没有。免费午餐因为它解决了儿童的问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影响了国家,国家宣布每年投入160亿元改善乡村儿童营养,我们发现了,原来改变国家、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还有新的方法,我们可以行动起来,我们还可以联合起来,合作起来,我们可以不去对抗,通过合作来创造,我们找到了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新的方法和新的路径,所以免费午餐之后我们针对儿童不同的困境提出了新的运动,比如说我们做了医疗保险,让他们生病的时候不会被家庭抛弃,因为我们可以补助20万,我们发现我们的留守女童在学校里遭受性侵害,所以我们做了女童保护。我们做了很多的项目,今年联合起来形成了中国乡村的联合公益,我们手里有1500个学校和10万孩子,按照市场学的角度来讲,我们掌握了渠道,我们有市场,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联合其他的儿童团队,都可以到我们的平台里面来,可以到我们学校里面来把学校打开,今年我们可能火还要做一个新的项目,我们给很小的学校需要住宿的孩子盖一个宿舍这是移动的·智能的,等到没有孩子了,可以搬到别的,可以有马桶和太阳能有电视和视频,给最贫困的孩子技术和最好的配备。我们希望把项目联合起来,因为我们有平台了,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更好地服务我们的乡村孩子,因为我们深信每一个孩子都是这个国家的财宝,每一个孩子都是我们的未来,我们要要去保护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机会可以通过教育改变他们的命运,这是我们的使命。

但是我也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我是一个不停在思考的一个人,这也是我自己的习惯使然,我发现一个问题,如果说乡村的孩子的父母不在身边,我们再怎么努力注定治表不治本,因为孩子的父母不在身边,他们没有爱,孩子们没有陪伴,他的成长一定会有问题。我们想到怎么让他的爸爸能够回家,这时候我们就想到了要在他的家乡帮助这些农民增加收入。很多人把它当成一个笑话,说这个县已经穷了几千年了,你想到的办法能怎么帮助他们富裕起来?我想老天一定是公平的,拿走了什么东西以后一定会偷偷地塞给你一个东西,最后我们想来想去发现了一个答案,因为这些县很穷很偏远,意外地保护了生态,有很好地税、食材和风景,这恰恰是城市里的居民最缺乏的,所以我们想能不能做一个平台,把乡村里的农产品和风景资源推荐给城市的居民,让城市居民消费,可能得到收入。

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可持续的公益,就是游客走进来,爸爸回家。有京东阿里巴巴在做电商,你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能赢?我们想了一下,第一我们有很好的农产品,第二,我们有中欧的校友做什么的人都有,我们可以把中欧的资源联合起来变成一个系统。第三,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新的理念,我们告诉这些给我们捐款的100多万人,你们以前给孩童捐款,但以后你们可以通过另外的方法帮助这些孩子购买就是做公益,消费就能帮孩子,我们鼓励大家去通过消费的方法帮助孩子,让他们的家长能够有尊严地站起来。第四,我们有一个原则每一个中欧的发起人投了钱进去以后,我们赚钱了把这些钱拿出来投资更多的企业,或者是把利润直接捐给没有农产品的地区永不分红。我们未来几年得全力以赴做农产品的销售,因为对一个乡村来说,它的问题是怎么样帮助我们卖货、卖土特产,让他们增加收入。我们怎么去卖货呢?我们有新的方法,我们再一次包抄,我们做了乡村的旅游,我们带着孩子和老人去旅游,叫山谷养老,我们还有保护,有很多的子项目,把人气炒起来,持续地货。我们把销售的问题解决好了以后,后面就发生了很多奇妙的化学反应,一个农民有收入以后,就开始把生产扩大,那时候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我们的小额贷款就可以进去了,大学生就可以进去了,新的农业技术就可以进去了,农场大部分的基地就可以进去了,就会出现很多的农场主。这样的话,乡村就诚意成长起来。当我们的资本和人才还有资源都通过这个方法主动地留到乡村里面来,中国的乡村就可以保留了起来,这样爸爸就可以回去,这样乡村空心化的问题,空巢老人的问题,土地的问题,孩子留守的问题,留守妇女的问题,民族问题等一系列的问题都会有可能得到系统的解决。这是我今年的理想,我发现我们可以不要那么愤怒。但是我做了三年公益以后,我觉得还有更好的方法比公益更加有效地解决我们的社会问题,就是社会企业,所以说以后大家叫我为一个社会企业家,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让公益变得更加地重要起来,不再像以前单纯地给人家扶危济困,或者是拾遗补漏,这和企业、社会价值的权重是相同的,为解决这个国家种种的社会问题是同样重要的,未来的日子我就去做计划去了,系统地帮助一个经济得到可持续的科学的发展模型,我们一起再努力。谢谢大家!

张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冠军教练揭"过目不忘"真相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