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我国的人口红利在减少

2014-11-10 20:22:50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1月10日讯 今天下午,网易财经在北京举办了“个税改革视角下的中国财税生态重建”论坛活动。会上,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先生表示,,人口红利有的说已经消失,有的说正在消失,总而言之在城市里就业的工资就可以看出来,最普通的劳动的工资也在上涨,这就说明了人口红利至少是减少的,所以我国要转换发展方式。

【文字实录】

我认为不要掌握国外的什么东西就说中国应该这么改,他们看了国外的什么东西就说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应该这么改,我觉得应该有全面的评估,到底在中国这种国情的情况下,在中国税制和财政制度的情况下,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在当前应该定位在什么地方还有扮演什么角色,这个税要实现什么样的目的,通过这种征税要实现什么目的,这些都必须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

首先我觉得个人所得税中国的比重只有6%到7%,美国是70%。所以要拿一个6%到7%的税种希望实现像美国那样60%到70%的税收比重的税所能发挥的功能,这是做不到的,不可能实现这样一个目的。所以我们的个人所得税,现在中国税制就是间接税多,直接税少,个人所得税少、企业所得税多,这是中国税制的一个现实。你希望在比重比较小的直接税里面再拿一个个人所得税出来,用美国和欧洲的政策套在那里说中国应该怎么办是不合理的,所以这个原则我首先觉得有问题。我们对中国的个人所得税的定位还是有限功能,要比很多人所希望它实现的功能在现阶段不能希望有那么大的突破,跟国家很多制度一样,我们现在有社保制度,中国的社保制度在中国能够实现像美国那样社保制度达到的功能吗?达不到。其他很多政策都不能简单地copy这些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情况,所以首先我们对中国实行个人所得税不要把它的功能寄予太大的希望,它没有力量来实现很多人所想象的功能。我们的税制在变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人主张要减少间接税,要增加直接税,要增加个人所得税还有其他的财产税之类的。作为一个趋势判断,我认为这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未来。94年流转税占75%,20年每年减少0.75个百分点,直接税按照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在94年的时候加在一起只有10%几,现在已经接近30%了,其他的一些税比如说财产税、行为税归类都很难的。从原来94年的7%到8%,现在提高到了11%、12%,20年我们的税制结构有这么大的变化。你能不能想象我们通过人为的说做一个很大的改动,我们把个人所得税多收、企业所得税多收,这样直接税比重就会扩大一个什么样的水平,这是做不到的。现在在改革趋势里最重要的改革是要降低间接税、提高直接税的改革是营改增,营业税改增值税首先就是减税。改了以后都有统计数字,国家统计局都发布了,你可以看得很清楚,营改增以后的增值税比原来的营业税减少的幅度是不低的。而且营改增以后又能够减少原来增值税的收入,因为增加了新的抵扣项,我们国家94年的时候当时增值税定了17%,很多的进项不能抵扣。由于我们新税制实施以后,按当时测算光是一个机器设备税如果允许抵扣的话,税率占23%,但我们最后推出机械设备允许抵扣并没有提高税率,是因为我们征收税提高了,等于把非法流失的收入捡回来了,给守法的企业从09年全面降低增值税6个点。现在营改增本身至少像上海的例子,多抵扣增值税减少了40%,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当然全国各地的数字是不一样的。但减税的幅度是相当可观的。而减少了增值税又营改增减少了,所以流转税本身营改增就伴随着一个相当幅度的间接性的减少,全部营改增要减少9000亿,营改增越往后推迟总减税数量会越大。

原来4万个营业税今年就没有那么多了,今年上半年就收了9000亿的营业税,因为每年都要增加,分母变大了,讲一个比例同样会增加。所以去年整个营改增如果全部完成要减9000亿左右,按照现在的进度我估计得1万亿以上。这说明我们流转税的比重比现在60%还会继续下降,下降的结果是利润增加,肯定是所得税增加。本身发展的趋势,随着人均经济水平的提高,现在人均是6000多不到7000美元。我们的税制自然有一个演变的过程,政府的政策可以稍微地加快进程,也可以稍微推迟进程,但不可能扭转这个趋势,必然有一个客观的动力在里面。所以我想,有这么一个判断的话,首先要研究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先把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定位要定准了。至少在我们看得见的,在2020年之前我认为个人所得税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整个税制主体的水平的。现在是6到7,随着整个进程的推进还会提高。但我想6、7年之内它的比重达到一倍以上,达到15%的可能性都不大。这是我基本的判断。也就是说个人所得税在中国税制里面仍然是一个比重不怎么大的重要的税种。我觉得这是一个我们现在思考个人所得税的时候首先得有非常清醒的判断。

所以很多个人所得税改革的方向,实现它的功能要和总体判断能够结合起来,不要脱离了整体的判断。因此个人所得税是什么功能呢?为财政筹集钱,筹集的钱就在整个比重中,20年才6到7,再过5年、6年这个比重能升多少?我看,也是有限的。升不了多高,所以总的比重是有限的这样一个现实,是我们研究个人所得税首先要明确的一个前提,要在这个前提下来讨论个人所得税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人所得税的设计,我们希望个人所得税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也就是这个水平,你想通过个人所得税变成20%、30%的税种,我估计在几年内是难以实现的,至少在2020年之前想把个人所得税做到25%、30%,这样一个目标是实现不了的。如果这个判断是符合实际的,假如说我们形成共识说个人所得税现在6到7,5、6年之内到2020年能提高到10%,或者是12%、13%翻一倍到15%,如果大家有这个共识的话,我们再在这个基础上讨论个人所得税的功能如何发挥。个人所得税还可以调节收入分配的不公平,这显然是个人所得税的一个重要的作用既然总量就这么大,我们国家的居民收入差距现在有不同的数字统计,我们官方的统计数字是接近0.5%,这么大的基尼系数,个人所得税只收到整个收入的6%、7%左右,将来再提高一点,也没有可能通过个人所得税把基尼系数降到我们希望达到的0.3几的水平?我看实现不了,靠个人所得税把我们的基尼系数降到0.4以下,先别说0.35以下,我看靠个人所得税也实现不了。特别是中国还有几亿浓密。在这么一个人口的收入结构情况下,指望个人所得税能把我们国家基尼系数降到0.4以下,我认为这个目标是实现不了的。要实现这个目标,除了个人所得税之外,还需要好几个制度,要同时来做。而在整个的一整套的制度里面,个人所得税只起到部分的作用。这是我对个人所得税未来调节收入功能上所发挥作用的判断。准不准、符合不符合实际大家可以讨论。

第三,任何税制的变动都要把中国现在放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来考虑,全球化对各国经济和税制的影响是空前地广泛深刻。一个封闭的经济体,你的税制设计无论怎么设计,可以自己在那干,因为经济是封闭的跟别人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设计成这样和那样没有关系,但一个开放的经济体,我们中国开放的程度还要继续扩大,最重要的是资本市场的开放或没有实现,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所以我们还会面临一个更加广泛的开放的国情。越开放就意味着资源的自由流动的数量和范围会大大地扩张。在每个经济体之间,既有合作还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的形势是非常复杂的,但是有一条任何经济体要想维持一个长期稳定的发展,就必须有能力去整合资源,不能够整合足够的资源发展就很难实现你的目标。在全球化的情况下,在中国开放程度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下,我们中国怎么样能够整合资源,这就是一个现在面临的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在十年前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尖锐,而且今后还会更加地尖锐。这个在资源的整合上,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你怎么样能够把重要的资源吸引到这个经济体里来,所以争夺资源是各个经济体竞争的非常重要的区域,在这个领域内大家都要抢,当然资源有各种资源,但争夺资源就是争夺发展,就是争夺财富,谁约有资源多,谁就财富创造得多,谁就发展得快,谁要是没有资源就发展得慢,就穷。中国现在最缺的是什么资源,我们过去最多的是人口红利,有几亿农民以低工资到城里从事技术要求水平不高的劳动。还有环境资源,大大地放松了我们对环境的控制,允许或者说默许牺牲环境来换发展。这两点这几年已经差不多到了拐点,人口红利有的说已经消失,有的说正在消失,总而言之在城市里就业的工资就可以看出来,最普通的劳动的工资也在上涨,这就说明了人口红利至少是减少的,所以我国要转换发展方式,这靠什么?靠创新,要靠创新的话,这里面人力资源就是决定性的因素。

赵顺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输错Excel公式,半个月工资没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