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成玉谈高管降薪:不是高兴的事 但值得去做

2014-09-10 12:03:15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谈到高管限薪问题时,傅成玉称“我是直接当事人。个人角度看降薪不是个高兴的事儿。国家角度看,觉得这件事值得做。中国与西方的最大不同是,中国追求共同富裕,强调人民群众广大职工是主人公。国家收入差距太大,社会如何和谐稳定发展?关键是让更多群众受益。

中石化董事长:我们每天要交8亿税费 国际同行都不相信

网易财经9月10日讯 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今日举行,本次年会主题为“推动创新创造价值”,会议期间,将有来自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600位参会嘉宾共同参与140场会议,网易财经作为中国领先的财经门户正全程视频图文直播本届年会。

>>进入专题: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先生在“变局下的中国商业环境”主题论坛上在谈到高管限薪的问题时,称“我是直接当事人(观众笑)。个人角度看降薪不是个高兴的事儿。国家角度看,觉得这件事值得做。中国与西方的最大不同是,中国追求共同富裕,强调人民群众广大职工是主人公。国家收入差距太大,社会如何和谐稳定发展?关键是让更多群众受益。”

他还对国企税费问题做了回答,他调侃道“(因为)你是中央企业,你是国有企业,你是全民性的,所以你要给政府交更多的费,所以我们一年的税和费加在一起去年就3200多个亿。每一天我要跟国际同行比,我说他们都不相信,我每天要交8亿元人民币。”

另外在谈到环境治理问题时,他表示,在中国应对气候变化上大企业要尽大责任,决定三年要拿出228亿元解决我们的生产设施的能效问题、环境问题。在这个领域里,除了这个社会责任还有其他的社会责任,比如说就业问题,咱们国有企业改革不能以大批裁员为改革的目标,如果说我们的人均效率没有国际同行高的话,这也是事实,但是中国的现状13亿人口不能靠减员来解决企业竞争力,我们要提高管理效率提高技术水平和劳动效率把这部分弥补掉,所以尽管是承担的社会成本很大、责任很大,但我们的增长年年没有停过,而且在国际同行中我们一直处在比较好的增长位置。

以下是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先生谈话实录:

傅成玉:这个事我说还是最合适一点,因为我是直接的当事人。这个问题怎么看?从个人角度看,从国家角度看它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从国际上的趋势看也能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从个人角度看,一般来说你降薪都不是很高兴的事。但是如果你把个人抛开,站在一个国家的角度看恐怕你就觉得这个事是应该做的。

为什么?就是我们国家和西方国家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追求共同富裕。这是我们一个从共产党到整个国家的政策是要往这儿导向的。第二,我们国家过去是一直强调老百姓人民群众、广大职工是主人翁的,这是咱们的教育,我们走的就是接受这个教育这条路。

再一个就是国家现在的收入差距太大了。一个社会怎么样能够和谐稳定地往前发展,让更多的人在改革发展中受益而不能仅仅是少部分人受益,尽管这少部分人还挺重要,如果放开看我们国家让谁受益?应该让更多的群众受益。可现在实际的发展状况是差距越来越大,尽管我们中央的制造业、国有企业这块相对还好一点,但是和我们自己的工人,我们自己的雇员差距还是很大。这样我想再多收入也我想要,可是我怎么带这个队伍呢?怎么让我这100万员工的积极性能高、创造新能高呢?所以换一个角度看,这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不是几个管理者的问题。

我说这个不是唱高调,因为我一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在80年代初我就开始参加对外合作,我当中方的首席代表和外国的总经理我们在一个办公室办公,所有进去的我们的雇员和派去的人包括我的秘书,他们当时是外国公司给发工资,我在深圳的时候人家发1000港币,我是中国这边发300人民币。

但是我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国家要想让国家发展让老百姓受益,当官的不能先受益。我再讲一个在中海油的情况,中海油是一个红筹股,什么是红筹股就是这个公司整体的资产和公司注册在香港,视为外商也是上市公司,所以我们当时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潮流?是人家外国投资人说拿那么两个钱来管理我那么多钱,所以你的工资低了我不放心,所以我们按照国际的潮流设置了基本工资、期权等等。当时我们的董事刨金(音)的时候是300多万不到400万,加上期权是1000多万人民比港币。

当时既是董事会批准的,你拿有没有问题呢?没有问题,是合法的。但我们领导班子跟当时的管理团队说这个钱咱们没法儿拿,为什么不能拿呢?

是因为你要拿了这个钱就带不了这个队伍了,因为中国的队伍,我们的历史和西方不一样,西方一开始就私有制,我们是公有制,所以大家认为这个财富是我们共同创造的,怎么你突然就拿那么多,你要想带这个队伍想继续在这个平台上当领导不能拿,所以我们把那些给了东西捐出去,我们还是在香港交了税了,我们捐出去了。

这边还是按国家给我们多少我们就拿多少。但是我们并没有影响我们公司的效率,也没有影响我们领导班子的积极性。我们的公司上市的时候当时市值是60亿美元,我离开的时候市值超过了1000亿美金。我到了中石化这些投资者由到了中石化来了,买了中石化的股票,并不是说我们个人收入多少这个公司才能好,你离开了中国的国情谈世界上的同行相比,这是没法儿比。

现在全世界的风潮又倒过来了,08年以后全世界批评高管拿高工资,过去是怕我们拿低了,现在全世界都在批我觉得我们中国走的是对的。如果我们国有企业的领导者你想赚大钱最好离开这个平台跳出去别在这个平台干,我觉得意义不在赚钱,你把大公司发展好了在国际上有竞争力了,我的国际同行就尊重我,我觉得这是中国人很难得的东西,比工资重要,比收入重要。

王波明(主持人):傅总的意思是国企更多是要靠觉悟,得跟国家站在一起。

傅成玉:你跟你的员工要有一个合适的比例。如果我们和西方一样跟员工差几十倍、上百倍,西方私有制为基础的企业是可以的,中国公有制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国有企业是干不长的。我在离开中海油的时候我的期权港币值4个亿,我们就把它捐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中国的国有企业的领导人他们并没有把赚个人收入多少作为主要的,这次一宣布我们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可是跟工人比我们还是比他们高得多。

【精彩观点】

傅成玉:国企改革核心是市场化 不是要消灭国企

傅成玉谈国企改革:90年代末国企几乎就要灭亡了

傅成玉:高管降薪我不高兴 但中国须追求共同富裕

傅成玉:过去全世界的人都怕我们的薪水拿得太低

 


杨顺霖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