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商业 > 正文

企业家向总理“吐槽”:年年跑审批 总是久而未批

2014-06-07 10:01:47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王林祥的发言涉及企业税收压力、项目审批、贷款利率高等问题,因为内容太多,他三次要求延长自己的发言时间。李克强总理听完后总结道:“我听明白了,你的困难归根结底就两个:盖章难,融资难。”“那次座谈会之后没两天,国务院就派来了调研组。”王天昌说。

那次座谈会之后没两天,国务院就派来了调研组

上马运行了几年的自备电厂,或许快要批下来了。

5月下旬,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的一个调研小组,会同内蒙古发改委的相关官员,专程来到鄂尔多斯集团,调研自备电厂审批的问题。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综合处处长王天昌告诉记者,呼吁了多年的审批问题,终于开始走上解决的程序了。

这次针对性很强的调研,归功于王林祥前不久的一次发言。

5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内蒙古,在赤峰主持召开部分企业与金融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作为鄂尔多斯投资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的王林祥,一席发言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王林祥的发言涉及企业税收压力、项目审批、贷款利率高等问题,因为内容太多,他三次要求延长自己的发言时间。李克强总理听完后总结道:“我听明白了,你的困难归根结底就两个:盖章难,融资难。”“那次座谈会之后没两天,国务院就派来了调研组。”王天昌说。

吐槽者

2013年,国务院在能源领域削权约三分之一,重新组建的国家能源局保留了17个项目,去年一年内,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1项,占原有行政审批事项的29%。这在很多市场人士看来,放权不可谓不大,能源市场似乎前景光明。

但在近期连续三次常务会议,都透露出了这样的现实:简政放权的落实任重道远。

在国务院的调研中,很多地方喜欢列举数字,证明“上放下也放”,然而,很多实体企业表示感受并不明显。这意味着,简政放权改革在自上而下传导过程中出现了“梗阻”,落实还不够。刚刚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要求加大简政放权落实力度,确保今年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各项目标任务按时完成。

这与王林祥的感受一致,在他看来,在能源领域内,一些该下放的权力还没有下放。今年两会期间的一天,记者叩开了王林祥住地的房门,王林祥正在伏案写作下午的小组讨论会发言提纲,虽然时间紧张,他还是搁下笔爽快地与记者交谈起来。话匣子一打开,王林祥说的还是困扰企业的老问题:审批难!

“一些项目,审批权还在上面,有的项目,需要审批五六年、七八年才能审批下来,但是市场经济下,市场是不等人的啊,企业为了生存发展,一些项目就没走审批直接上去了。这样,一是形成所谓的违规项目,第二个就是信贷资金没有办法落实,这就带来一系列的问题。”王林祥说。

在融资上,就更难了。王林祥说,央企和国企是下浮利率,民营企业是上浮利率,虽然国家也出台了若干金融支持政策,但国有银行现在是独立核算的,银行有银行自己的考虑。现在民营企业贷款一般都是上浮利率,央企和国企一般都是基准利率甚至是下浮利率,这都是制约经济的发展的,国家从前几年提出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那在利率这一块,完全可以让民营企业享受和国企一样的待遇啊。

因为当天有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参会,作为人大代表的王林祥,发言格外令人瞩目。实际上,已经当了十多年人大代表的王林祥,向来以“快人快语”闻名。在两会期间的发言,几句开场白过后就直奔问题。

一开口发言,王林祥就吐槽道:鄂尔多斯集团从本世纪初的总资产100多亿发展到去年608亿,可以说跑了十几年的项目,年年跑,年年跑,花了很大的精力。

对于鄂尔多斯集团来说,自备电厂审批,是困扰了多年的问题。王林祥说,自备电厂就相当于一个工业园区的动力车间,完全是自发自用,对周围的供电秩序丝毫没有影响,用的原料都是低热值煤和煤矸石,完全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但是这些项目呢,年年跑审批,总是久而未批。我建议,在西部几个有条件的省区,最起码应该下放到省和自治区这一层来……

王林祥的发言很快就超时了,主持会议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不得不提醒他,尽量缩短发言时间。

最后的时间里,王林祥仍向马凯副总理建议道:审批的权力清单需要论证,究竟哪些是能放的,哪些是不能放的,应该让社会各界人士都参与讨论,包括企业界的、包括地方政府的。这样大家就知道哪些应该放、哪些不应该放,为什么不能放。

盖章难

以生产羊绒衫闻名的鄂尔多斯集团,过去十多年的多元化发展,已经逐渐形成了煤炭、电力、能源化工的综合能源集团。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地区,被定位为战略性能源基地,崛起了众多综合性能源企业。但众多企业,却受累于审批之苦。

上述提到的自备电厂审批,并非鄂尔多斯集团一家企业的困扰。在全国范围内,等不来审批而上马的自备电厂,实际上超过了30个,其中内蒙古就有11个之多。王林祥说到,企业的自备电厂,完全符合坑口电厂的产业政策,而且企业自己的电厂发电效率非常高,在循环经济产业链里,只要生产经营在持续,电厂就能稳定发挥效益。这一项审批权,希望尽快下放下来。

积极发展能源电力产业,符合国家对内蒙古的定位。2011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在能源发展上,给予了多方面政策支持和肯定。但宏观政策上的支持,与具体项目的审批,却往往是两个境况,“口惠而实不至”的尴尬局面持续多年。

中国的主体能源仍然是煤炭,从煤矿的开采、发电、运输到到下游的煤化工项目,所有的上规模的项目,都要经过国家能源局的审批,形成了一个封闭的权力闭环。能源系统的官员,甚至不得以长期在北京驻扎。跑项目,已经成为攸关地方政府和企业发展的最重要变量。

记者曾经在鄂尔多斯采访时遇到一家煤矿企业,在2010年的时候,当时南方地区紧张缺电,煤炭市场一片火爆。一位陕西籍的企业家用从各处筹措民间借贷的资金买入一个煤矿,但因为一些煤矿的历史遗留,煤矿长时间处于“跑审批”中,在“挖出煤就是钱”的黄金年份中,他的煤矿长期停产。直至煤炭市场行情一夜逆转,这家企业顿时陷入困境,至今仍在勉力维持,应付各路债主。

在电厂、能源化工项目、电力输送通道等一系列涉及能源基地基础设施的关键项目上,长时间的审批,引发了内蒙古能源领域人士众多吐槽。于是,在涉及能源发展的众多场合,稍加留意,便能听到一片抱怨之声。

王林祥留着短发,走起路来总是急匆匆的,但却很少拒绝媒体记者对他的堵截。由学徒工出身,王林祥曾在羊绒行业做了30年,在完全竞争的纺织服装行业,王林祥曾经背着羊绒衫坐火车到全国推销,拓出了鄂尔多斯这个品牌的一片疆土。

但在企业大举向能源领域拓展时,王林祥遇到了诸多困惑。2012年,同样是在两会期间,王林祥曾对记者吐槽了他对“审批”的种种不解。甚至担忧地说,很多部门的权力太大,深刻影响着企业发展。

他曾坦诚地和记者说,很多民营企业当初在上项目的时候,没有等审批完就上了。当时大家的观点是,只要有市场需求,产品能卖出去,那项目就边批边上,边上边批。所以,才有了鄂尔多斯的今天,如果鄂尔多斯老老实实地等,等几百个文件,盖几百个章,就没有今天的发展。

说到这些话,王林祥甚至一改和缓的语速,声音也提高了。他坦率地说:审批制根本就是产生腐败、不需要。在市场经济状态下,搞好市场准入、搞好产业布局、搞好安全环保,就不需要审批。市场经济本质不就是优胜劣汰吗,达到市场准入条件,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符合产业布局,你就让它发展去,批它干什么?如果你同意上的项目,上坏了包赔,那你就搞审批。项目能不能成功,最终不还得市场说了算,要靠实践来检验,那你批它有啥意义。至于说重复不重复,市场经济本来就是过剩经济,有重复、有过剩,才能优胜劣汰,才能促进地区经济发展……

或许是早年推销羊绒衫练就的口才,王林祥语调顿挫的发言一旦开启,总是难以停下。在5月22日这天的座谈会上,在工作人员第三次示意“发言超时”后,王祥林仍抢着对李克强总理表达出他的观点:“我觉得国家应该把更多选择权交给市场。这样才能提高效率、减少成本,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

杨顺霖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宋馥李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海建无性别公厕:解决女性排队 男女同厕遇尴尬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