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昭示了什么

2014-05-23 02:45:1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0
分享到:
T + -

□张 鑫

“抱团式”腐败源于公权的“私用”,而公权“私用”源于体制上的诸多缺陷和道德的沦落。要从源头上铲除滋生此类腐败的土壤,加快市场化改革,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促进竞争,让市场运转更有效,无疑是最有效的途径。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3月发布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显示,中国排名世界第19位,位于英国、美国、日本之后,远远好于人们的印象。但这并不值得庆幸,因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抱团式”腐败,形式更为多样,行为更加隐秘,危害更大,影响更深远。

“裙带资本主义”又被称为关系资本主义、朋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密友资本主义等,指的是少数人通过权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则是通过计算从事寻租重灾区行业的富豪的个人财产,以及他们的财产占国家(地区)GDP的比例来衡量各国在一定时期裙带资本主义的严重程度。目前,发展中国家裙带富豪财富占GDP的比重为4%,发达国家则为2%。

裙带资本主义在全世界是个普遍现象,只不过在不同的国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发达国家的裙带资本主义,主要表现为私人资本与政府相结合,政府成为私人资本的保护伞;私人资本在议会和政府中培养自己的政治代言人,利用金钱和游说对政治家的决策施加巨大影响,以政府的资助和支持,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例如,在美国的第一次财富大集中,洛克菲勒等财阀就是通过贿赂政客为自己谋利,并掌握了国家的大部分财富的。在第二次财富大集中,美国的“裙带资本主义”主要存在于银行业和新技术行业。2008年次贷危机的源头——美国最大的房地产金融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就是官商结合的典型。“两房”虽然是私人投资者控股的公司,但都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资助和支持,享有发行政府“隐形担保”的债券等特权,还在重量级参议员的选区开设了“伙伴办公室”,与政府和国会建立了良好的“人脉”,使国会负责监管“两房”的联邦房企监督办公室形同虚设。利用政府的隐性支持,“两房”管理层和股东获得了丰厚的利益。即使在陷入破产困境时,“两房”不仅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紧急援救,其高管还能全身而退,且拿到了巨额报酬,反而成为金融危机最大“赢家”。

大萧条和金融危机的爆发,裙带资本主义成了众矢之的,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众要求政府对金融巨头采取更多限制措施,建立公平的经济体系。在这股遏制西方国家裙带资本主义的潮流下,美国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由2007年的第12位降到了2014年的第17位。但就总体而言,发达国家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仍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

与发达国家私人资本和政府相结合的“裙带资本主义”不同,在中国和一些亚洲国家,“抱团式”腐败表现为上下级同事或亲戚朋友结成利益共盟,利用职权放手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在我国,由于政府控制了大部分的银行和自然资源,这些寻租的重要来源难以大量落入个人之手。但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竞争缺失、监管不力等现实,为权钱交易、贪污、低价转移国有资产等寻租行为打开了方便之门,并使这类“抱团式腐败”形式更为多样,涉及面也更大。例如,拥有权力的管理者通过向关系户发放有利可图的执照、许可证或签订公共工程合同牟利,或在企业和基金会兼任职务获取经济利益,土地审批、交易、开发等过程中的暗箱操作使开发商致富;一些私有化措施让少数人榨取垄断利益或低价获取资产;外国投资者通过与国内有势力的人或其亲友合伙,获得更多投资协议和经营上的便利,等等。一段时间来陆续披露的蒋洁敏等“石油帮”落马及其子女依靠父辈资源非法获取垄断资源之利案,无钱无色的丁书苗凭借善处关系搞定铁路界大人物刘志军的嫡系罗金宝,从而搭上刘志军,为其买官和捞人行贿案,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涉嫌其弟李春明、紧随他到成都的“哈尔滨帮”和本地商人低价拿地受贿案等,都是突出案例。

建立在权力寻租基础上的“抱团式”腐败,践踏了公平竞争的原则,瓦解了市场经济的正常秩序,导致资源无法有效配置,降低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由此产生的腐败行为还会加深社会矛盾,破坏社会和政治的稳定。一些人通过权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成为既得利益者后,不仅会阻挠市场化改革,而且倾向与“造租运动”——制造更多权钱交易的可能性。在我国,由于几千年专制社会遗留的裙带关系和观念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反“抱团式”腐败注定会更艰巨,过程会更漫长。

“抱团式”腐败源于公权的“私用”,而公权“私用”源于体制上的诸多缺陷和道德的沦落。因而,要从源头上铲除“抱团腐败”滋生的土壤,加快市场化改革,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促进竞争,让市场运转更有效,无疑是最有效的途径。由此,推进全面配套的公司和国家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切实提高透明度,构造公平的监管和法律框架,培育良性有序的行业竞争格局。而要遏制并并严惩各种权力寻租行为,防止政府官员及国有企业高层管理者违反职业操守,尤其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作者系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

随机项目:

诱使玩家来赌运气

□周业安

老玩家都知道,各种游戏都会变着法子嵌入各种随机项目的变种,因为这是最吸金的方式之一。而事实上商家是对概率分布有事前测算和控制的。说白了,游戏商家就是以随机项目的名义来最大限度掏空玩家的口袋而已。

作为娱乐和竞技有机结合的网游,看似与现实社会中的纸牌以及其他竞技项目无甚区别。如游戏上升为纯粹的竞技,那技术就成了决定成败的关键。当然,任何竞技都得看一点运气,但主导比赛结果的主要因素还是技术发挥。说新手打牌总是运气特别好,那是在对手技术也很平常时才会出现的情况。如果一个新手和几个技术高手同台,那点运气恐怕就不顶事了。如果网游遵循竞技项目的这一原则,那玩家只要勤学苦练,提高技术,就能取得好成绩。这当然要多花时间。可网游公司并不希望玩家仅仅在游戏中多花时间,网游公司要的是玩家除了花足够的时间,还能最大限度投入货币。他们为此煞费苦心反复权衡。

除了通过道具的概率分布,各种网游都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吸金方式:增加游戏中某些子模块的随机性。以随机性来吸金,当然是非常高明的做法。随机性对人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因为随机代表运气。一个人的运气如何,用数学语言来说,实际上就是在随机环境下结果会如何。当运气决定一切的时候,人们总是乐于赌运气。这是人性的弱点之一。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人们普遍喜欢确定性的结果,这被称作确定性偏差。因为结果的不确定性总是暗含着一无所获的风险,而我们通常都是风险厌恶者,所以相比之下,我们宁可选择确定性的结果。不是有那么一句股市俗语吗?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既然存在确定性偏差,我们为何还会喜欢赌运气?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充满矛盾:一方面喜欢确定的结果,不喜冒险;另一方面却去买彩票,想博取一些不确定的收益。我们总是相信,自己很可能就是那个幸运儿,一旦某种随机性降临,我们总想去搏一把。说到底,这是一种想一夜暴富的心理在作祟。你可能认为自己是个例外,从不买彩票。但只要看看平时老百姓的生活,在打麻将或者打牌时,总喜欢搁点小彩头,美其名曰活跃气氛,其本质无非是想通过纸牌等游戏的方式来满足一下小小的隐藏着的暴富欲望。你当然会拒绝这个结论,因为那点小彩头充其量不过让你一个下午的输赢一两百而已。问题在于,你会非常享受那个赢得一两百的快感。想想看,也就一两百,为何你那么快乐?假如你视金钱如粪土,就不会有这种心态。可惜你我皆凡人,基本上都有这种心态。

无论什么职业,什么学历,甚至无论什么智商,在面对随机性的时候,作为一个人,难免会动心。明明知道中彩是个概率极低的事件,可很多人就是乐此不疲。诺奖得主卡尼曼和其老伙伴特维斯基通过大量的实验研究发现,人们通常会高估小概率事件,从而发生决策偏差。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总会认为自己是那个幸运儿?正是这种高估小概率的心理偏差,诱使我们去参与各种小概率事件,而这些小概率事件在游戏当中的具体表现就是随机性。如果你是玩家,在体验某种游戏的时候,不管是网页游戏,还是大型网游,都会发现这些游戏无一例外喜欢推出各种随机玩法,你参与其中,可随机地获得某种奖励,这种奖励当然涉及各种道具和装备材料。

通常,网络游戏厂家会在游戏开发时嵌入某些随机项目,这些随机项目可以是某种转盘,也可以是某种随机搜寻或其他随机形式。你参与其中,每天有三次免费机会,但如果想进一步,就需要花费游戏币,而游戏币当然是要你花钱买的。作为玩家,通常上游戏之后就会有某种无聊状态,闲着没事,那就去转几次,无形当中你就开始花钱了。发现没?这种随机项目非常吸引人,不知不觉当中让众多玩家参与进来,由于玩家也都在赌运气,都会高估获得奖励的概率,因此,玩家的参与度会很高。这种随机项目既满足了玩家的娱乐需求,同时也让商家赚得盆满钵满。但如果你是个细心的人,不难发现,这和掷骰子有何区别?说得好听点,是通过随机性增加娱乐性,说得难听点就是在游戏当中嵌入了某种赌局,诱使玩家进来赌运气。据说有关部门有相关的法规禁止商家嵌入这种随机项目,但老玩家都知道,各种游戏都会变着法子嵌入各种随机项目的变种。商家打擦边球,无非就是这种随机项目是最吸金的方式之一。

但是,对玩家来说,这些果真是随机事件么?我牢牢记住了计量老师在上课时说过的段子。据说拉斯维加斯对于轮盘赌的常见做法是设计很细微的间距差,这种细微差异足以改变格子的概率分布。玩家朋友想想看,你在游戏当中体验的随机项目,是否也如此?就我本人的体验来说,就没发现完全的随机性。显然,商家是对概率分布有事前测算和控制的。说白了,游戏商家就是以随机项目的名义来最大限度掏空玩家的口袋而已。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法国新锐学者捅破中产阶级幻梦

□朱伟一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倒出了欧美中产阶级的一肚子苦水:当今世界贫富差别拉大,原因在于各国资本收益的税率太低。若不遏制财富过度集中到少数富人手里的趋势,或将重蹈十九世纪覆辙。

当今世界资本为王,而学术界则是经济学为王。试看今日各国奔走于殿堂之上的学者,泰半为经济学家。他们多以策士、国士自居,羽扇纶巾,挥斥方遒。经济学家中偶尔也有悲观的,现年42岁法国经济学界明星人物、巴黎商学院教授托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就是一位,其风靡欧美的新作《二十一世纪的资本》(Le capital au XXIe siecle)断言,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还将进一步扩大,中产阶级的境况还将下降。

皮克迪花了15年时间,研究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等30个国家的税法历史。得出结论,富人越来越富,财富并没有下渗到中产阶级和低收入阶层。金融危机数年之后,华尔街股价又重新攀高,但普通民众的实际收入却不见提高。皮克迪否定了美国过去100年内的税法政策。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倒出了欧美中产阶级的一肚子苦水,说出了他们的心声,难怪反响巨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上网成瘾,相当一部分人不读书、不看报,别说学术著作,就是小说能卖5000册也已属不易,而《二十一世纪的资本》问世数日便售出20万册,荣登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首,令人称叹。

贫富差别的扩大之势,让那些想竭力维持现有生活水平的美国中产阶级在苦苦挣扎,其他地方的中产阶级也是满怀焦虑。我国台湾地区的情况就很能说明问题。为吸引台湾富人的资金回流,台湾当局降低了遗产税。但岛内投资机会到底有限,大量资金回流后进入房地产市场,结果楼价一路飙升。不仅年轻人买不起住房,就连教书十多年的法律教授在台北也买不起住房,只能住到附近的小城去。

环视当今世界,贫富差别加剧是许多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但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有示范作用。所以,皮克迪以美国作为其研究和批判的对象。据他的推算,今天美国1%富人的财富仍略少于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法国1%富人的财富,但正在接近那个比例。但即便达到了该比例,美国也不会发生革命。美国是个帝国,可凭借货币霸权剥削全世界,而且美国并不存在饥饿问题,能吃饱肚子,就不会有人揭竿而起。

自有人类社会以来,贫富差别悬殊就是个永恒的存在,哪里是皮克迪的新发现。只是,《二十一世纪的资本》的分析确有新角度,那就是借助对税法的分析,再次证明同一论断,而且证据确凿,让对方哑口无言。学术论述要成为雄文必须做到两点:一是要出奇制胜的观点;再就是要有好的论据。如果不做耐心细致的研究,就很难服众。大多数情况下,只有政治家才有登高一呼,应者如云这样的号召力。不过,如能很好地将学术性与通俗性结合起来,学者照样能惊世骇俗。前些年的《大国的兴衰》、《文明的冲突》是这样的作品,这本《二十一的世纪资本》也有这样的能量。

皮克迪是位神童,22岁就获得了博士学位,数学和经济学的教育背景都很强,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法国学术机构联合培养的博士,1993年至1995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任教。他既有法国社会主义情结,又熟悉英美的自由主义那一套。不过,他将自己的成就归功于外因,那就是他很早便离开美国,否则必然陷于美国经学派的怪圈,在各种数学模式中打转转。那样的话,就不可能有全新的历史观。说穿了,美国的学术研究也是画地为牢,胁迫学者研究一些边边角角的问题,皓首穷经却言不及义。

贫富差别拉大的原因何在?皮克迪矛头直指资本。他认为,各国资本收益的税率太低,远低于劳动收入的税率。这样的观点我们似曾相识。是的,世人立马会想到卡尔·马克思150年前的那部改变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的《资本论》,无怪乎有人将皮克迪戏称为“马克思第二”。皮克迪当然无法与马克思相提并论,但此君确有左倾立场,时常为法国的左倾报纸《世界报》撰写文章。他的理念可能受其父母影响,他的双亲年轻时曾参加过1968年的巴黎“红五月”学生运动,崇尚平等的美好理想。

《二十一世纪的资本》的结论很不乐观,皮克迪暗示,二十一世纪或许会重蹈十九世纪的覆辙,或许只有在战争期间,贫富差别才会显著减少,原因是富人失去了大量财富,或是政府直接干预。他因此提出,为了维护民主政治的稳定,必须尽快采取措施,遏制财富过度集中到少数富人手里的趋势。

皮克迪绘制了这么一幅让心情沉重的图像,但他本人却优哉游哉,5月又携全家到外地度假。法国人酷爱度假,视其为神圣权利。论国民财富,法国远不如美国富裕:去年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2737美元,而法国只有35843美元。但法国的生活质量却比美国的要高出许多。社会各阶层的贫富差别较小,或许是一大原因。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把阴阳变化放到立体空间去审视——市场博弈的不对称之六十五

把阴阳变化放到立体空间去审视

——市场博弈的不对称之六十五

□孙 涤

我有时不免会想,要是伏羲氏在创始之初,就塑造出一个立体模型来表示三爻卦象,我们后人理解起来就方便多了,也会少绕弯路。

解析任何事理固然尽可能要简洁,但也不可过分简单。爱因斯坦就一再这样告诫我们。所以,运用奥卡姆剃刀法则时还须把握合理的度,别把有用的东西也给简化裁减掉了。至于怎样才算恰到好处,是乃成败的关键,过犹不及。不靠证据的东西,好似容易建起来,然而也会一下子垮掉,因为同样不需要证据。

研究易经恐怕也是这样。阴和阳的变化,要在一个更宽广得多维空间里才能把握,把阴阳变化挤压到一个平面上来表象,难免产生误解。

易经的根本,‘一阴一阳之谓道’,在于阴与阳两个最基本的元素相互依存,永恒同在,而且必然相反相成。一条爻只可以容纳两个状态,我们的祖先发明出完美的符号来表达阴和阳的关系,阳的爻象用一横?阴的爻象则用一条断的横线?,是个极伟大的贡献。但要表达衍生出来的许许多多状态,这肯定不够,必须引进更多的爻。华夏文明的先祖(托名为伏羲氏)确定了表达万物万象的基本单元,是能够表达2x2x2 八个状态的三爻卦, 简称之为天卦■、地卦■、火卦■、水卦■、风卦■、雷卦■、山卦■和泽卦■,上文已有所解释。而8个三爻纯卦之间的关系,则只有在三条爻形成的三维立体空间里才能看得明白,过于简化地把三维的立体压在了平面上,就把解释易卦的精粹给割舍掉了。

这里插一句,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要用三爻卦而不用二爻卦,像古希腊人那样,在解释宇宙奥秘时采用四素说?彼等的水、火、土、气四大元素,用2x2四个二爻结构来表示就足够了。而我们祖先的高明之处,是认识到了用三条爻来表达八个基本元素更为恰当,再组合繁衍,从而表达宇宙的万象。八个基本状态,可以说已经接近了人类大脑所能够把握的限度。心理学的大量研究表明,人能同时关注的东西平均在七个,上下不过两个,也就是说,常人能够在大脑里同时把握的事物只在五个到九个之间。如果把基本单元定为四爻卦是不可行的,尽管这样能表达十六个状态,但谁又有四维的空间的表象能力呢?

伏羲氏不消说智慧超绝,但要把设计传递到人世,他必须顾怜众生的理解能力。估计伏羲氏很清楚众生理解力的局限,所以定出了以三爻卦作为基本单元。至于再繁复的象,‘伏羲造六,以迎阴阳’,则是将两个三爻纯卦来个‘双拼’,叠加成重卦来表达的,下面的纯卦叫下卦或者内卦,叠在其上的纯卦叫上卦或外卦,于是就有了八八64个卦象。

我们先来解析8个三爻纯卦的结构关系,三条爻分别代表了横、竖、纵向的三根轴,从而把三个维度的立体空间划分成8个象限,每个三爻卦占据一个象限。因为没能在立体空间里审视三爻纯卦的结构关系,而是把它们压扁到一个両维平面上,一开始就堵住了理解易经变化的思路。

当8个纯卦表现在三维的立体空间里,结构就变得清晰起来,不再是平面上的一张八卦环图,而是有如下图中的一个2x2x2的“魔方”。图1里,初爻代表纵轴、中爻代表水平轴,而上爻代表垂直轴。为了帮助理解以取得直观的效果,这里又画了两个平面图,前图的四个象限(如同在“二层楼”),初爻亦即纵轴为阳?后图的四个象限(在“底层楼”),初爻即纵轴为阴? 如此,天-地、火-水、雷-风、泽-山,以原点成对顶的四对八个象限,结构对称得非常漂亮。这是自下而上以数值编号构建的“立体八宫”。

若是自上而下,以上爻代表纵轴、中爻代表水平轴,而初爻来代表垂直轴,即按邵雍排序来构建“立体八宫” 的话,就有了下面图2里的结果。

两种排序得到的两种“立体八宫” ——不同的三维空间八个象限结构,不同只在雷和泽跑到了“楼下”,和雷互换的风、和泽互换的山则登到“楼上”。风-雷、山-泽的象限仍然以中心原点二二对称,而天-地、火-水的位置则坚守如故。

在立体空间里,我们可以看到很清楚,风和泽、山和雷是不能成对的,用易经的话来讲,是无从“相错相激”的。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谬解,是因为“爻变”的原则被破坏了。从几何上看,好比把上图中的“魔方”被扭转了90度,而不是正确地旋转180度,结果把一条爻的一半和另一条爻的另一半硬是“扭接”在一起了!如此生成的“卦变”当然不会合理。

我有时不免会想,要是伏羲氏在创始之初,就塑造出一个立体模型来表示三爻卦象,我们后人理解起来就方便多了,也会少绕弯路。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立体透视的能力再强,你也没法表象出三维以上的空间。所以不得不随时提醒自己,六爻卦象尽管是画在二维的平面上,却是在六个维度的超空间里运行流转的。古人想出的办法就非常巧妙,分开六爻重卦的三爻下卦和三爻上卦,分而治之。按其下卦分成8个组,称为‘八宫’,每宫下辖8个三爻上卦,间接表达出六爻重卦的现对方位。你不妨这样想象,就好比在每宫里又有一个2x2x2的小魔方。

这对我们进一步理解对卦的构成,以及64卦的排序有着重大的意义。

(作者系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教授,美国华裔教授学者学会(南加州)秘书长)

netease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