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新闻 > 正文

李剑阁:新国九条为资本市场打基础 不为刺激行情

2014-05-17 13:18:09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5月17日讯 2014北大金融论坛暨金融校友联合会成立大会于2014年5月17日、18日在北京大学深圳校区召开。中金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称,新的“国九条”出台不是为了自己本身的行情,而是为了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的发展能够起一点基础性的作用,比如说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宽居民和企业的投融资渠道,提高融资效率,推动整个公募基金的产业升级。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李剑阁:谢谢海闻校长刚才的介绍,我这次能作为嘉宾来参加这个会,感谢海校长的热情邀请,首先我代表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对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暨北京大学金融校友联合会的成立表示热心的祝贺。

我个人今天就不谈全球,主要谈谈中国的金融问题,昨天问我今天讲什么,我想对几个金融热点问题谈谈我的思考。

我国新的“国九条”出台,媒体采访我的时候,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诱导你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从时机和动机上不断的提为什么这个时候“国九条”会出来,我们知道2004年国务院曾经出过一个“九条”,大家现在称“老国九条”,现在是“新国九条”,大家能记住“老国九条”出来以后,曾经有一段狂热的讨论,上海指数从1700多点疯涨到6300多点,所以记者和业界人士特别想让我从一个学者的角度来说这一次出台的动机和时机与那次有类似之处,因此可能有同样的效果。中央电视台最近播放的对我的采访,我反复说,2004年的“老国九条”是在十六届三中全会的召开第二年作为落实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的决定,作为国务院出了一个“老国九条”,这次的“新国九条”,我始终强调这次的出台是国务院落实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在资本市场方面的各项举措的一个部门联合的行动。所以我始终认为新的“国九条”出来不是为了自己本身的行情,而是为了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的发展能够起一点基础性的作用,比如说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宽居民和企业的投融资渠道,提高融资效率,推动整个公募基金的产业升级。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认识“新国九条”可能大家心情就比较平和,同时比较冷静的思考我们资本市场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如果我们注重于短期的行情可能就会重蹈前10年我们经历过的那场行情所遗留的问题。我们回想一下上一次从1700多点在短时间内上涨到6300多点是什么背景?主要是“老国九条”有一个重要的措施就是股改,股改当时有不同的讨论,我在媒体上也发表过我的看法,对于股改怎么改,其实当时还是有很多方案可供选择,后来就选择了一个最佳的方式,至于最佳的方式做得好还是不好,代价付出得值不值得,我觉得应该留给今后研究中国经济历史的人再做研究和总结。我们不想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个争论,但是在股改过程中,后来很多暴露出来的事实证明在股改中有一些人,有一些公司利用股权分制改革方案的内幕信息炒作市场,使得行情里面有很多的违规违法现象,但是当时全社会、监管部门比较陶醉于当时那一波行情,因为行情来之前也是一个长期的低迷,好不容易盼来一个行情大家都想呵护它,甚至都陶醉于这种行情,我记得我那时还在政府工作,我每天中午吃饭有几个部长就在那里讨论从1700点大概涨到3000点的时候,我就说有点太高了,当时他说恐怕还会再到4000点,我说不会了,结果后来一直涨到6000点。那时候媒体上都说可能会到1万点,后来跌回了2000点。这说明短期靠人为刺激,尤其是对某些违法违规的行为采取容忍,让行情狂涨,其实到了6300点的时候,其实监管部门和领导机关都紧张了,就出现了市场上人经常调侃的时间,说半夜鸡叫,因为实在太可怕了,最后半夜出台了一个提高印花税的措施,大家都说是半夜鸡叫。

那一次从1700点风涨到6300点的时候,把一大批中小企业卷进了,很多人都不搞股票了,我们都知道现在活跃的股票帐户绝对少于6000多点的时候的统计数据,所以要解释中国GDP的增长和股市的走向为什么严重背离,我觉得和上一波的行情是有很大关系的,我们除了在监管上存在缺陷以外,就是由于行情的盲目性给股票市场带来的长远的不良后果,所以我们现在还在付出代价,因此我们对新的国九条,我个人认为,至少我在跟媒体接触中我反复讲,我们不要寄希望于它对短期行情的刺激,不要把它看成是摆脱长期在2000点徘徊的困境,打一针强心剂,我扎扎实实的把股票市场的规范化做好。昨天北京召开了第三届券商的讨论大会,气氛非常热烈。

我后面会说到下一步我们还是要寄希望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金融创新,重塑资本市场的形象,重建投资的理念,重新收拾已经失去的人心,新国九条要恢复大家对资本市场的信心,这是有可能导致下一拨理性健康的发展行情,到那个时候我认为大家可能对新国九条就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前不久,在博鳌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李克强总理讲到我们金融业要开展新一轮的、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怎么理解?当然他在讲的同时推出了,对业界来说、对媒体来说是突然推出,因为他讲完以后,至少我在会上事先没有任何信息,我出来以后碰到黎小江,他告诉我,沪港通开了。香港的财经官员在开幕式的晚上开招待会,所有的财经会的官员都说一无所知,他们知道有这么一个事,但是感觉遥遥无期,突然就在会上公布了,所以市场反映总的是很好。当时一出来,有一些记者就围上来,说你怎么看沪港通,因为有香港记者开玩笑,可能香港的股市那几天不是太好,A股已经长时间徘徊在2000点,有的人从行情的角度评价沪港通,记者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就问我,有一个记者问得非常风趣,说香港的股民认为沪港通是大陆派来的解放军,大陆的股民认为是香港派来的解放军,香港的市场希望大陆的资金进来拉动行情,上海的市场希望香港的资金进来拉动行情。我当时说实话,我脑子里还比较清醒,我说了一句话,我说不以行情论利弊。过了一两天我很庆幸我的回答,当时我也喜形于色,满怀希望,市场反映比较平静。我认为沪港通的开通应该看作是一个长远的好处,这个好处就在于,我知道中国的央行、证监会,内地的监管当局和香港监管当局对这个问题有很长时间的讨论,我至少认为它对于大陆来说有两个好处:一个就是至少在人民币可兑换的道路上又增加了一个口,第二个就是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改革这么多年来经常是用对外开放来倒逼国内的改革,从我们整个金融改革的过程来看也是这样,我们金融的对外开放可以说是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到本世纪以来,这10多年来一直是对外开放,如果我们理解克强总理所说的新一轮的对外开放,那么前一轮的对外开放怎么看呢?我个人理解前一轮的对外开放基本是伴随着WTO的谈判过程,我们首先在谈判的过程中就开放了保险业,当时我还在政府工作,也参与了一些讨论,当时认为保险是比较草根的一种行业,外国人进来不太容易和本土的保险公司展开对外资有利的竞争,所以我们如果把金融分三大块:保险、银行、证券,加入WTO的时候我们首先承诺是开放保险业,保险公司纷纷进来。当时我印象特别深,打开的第一扇大门是保险。后来是银行,四大银行纷纷改组改制上市,而且在改组改制过程中,其实是大家在国外的战略投资,在当时事情进行中,事后总有一些人说国有资产流失了,因为境外的资本进来价格很低,但是出去的时候价格涨得很高,于是总是有人说国有银行改革就是国有资产流失的最典型的表现,我个人认为这种说法非常的荒唐,我们都知道在四大行上市过程中,当时我们做市场了解调查的时候,以及跟国外机构接触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家的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对于中国的国有银行感兴趣,大家知道1998年的时候,当时著名经济学家曾经发过文章,说中国的国有银行从技术上已经破产。我们的国有银行起步,起步的过程我在这里不讲了。

上市过程中,我们的国有银行的机制受到了改变品牌效应提升,整个的经济效应大大提高,因此股价上涨,2008年以后,美国金融危机,所以美国的金融投资者就感觉到资金比较紧,所以他推出。现在还有人说国有资产流失,难道国外的人进来了一定要赔了钱才能出去。我就觉得中国的金融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对外开放来倒逼国内的金融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这次克强总理所说的,要在高水平的,在新一轮的对外开放,大家看到最近的东西,比如说外国机构对中国金融机构的参股比例以后中国不设上限,新国九条提到外国投资者对中国上市公司的投资比例,现在还说是按照产业政策规定的范围,我最近再一个研讨会上说,新国九条的思想在产业政策设定的范围实际上还是一个正面清单,将来外资参与中国上市公司的股权比例应该按照负面清单来进行控制,只要不禁止的就应该不设上限,变成独资又怎么样呢。

小张帆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