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福梅,算命先生说她是一颗“福星”

2014-04-07 13:32:33 来源: 法制晚报
0
分享到:
T + -

法制晚报讯  十三岁的蒋介石,已然懂得生活的无常,他能深深体会到寡母的凄楚,自此暗下了求学上进、为母争光的决心。这一年,他在母亲的娘家葛竹学习,师从姚宗元。有一天,在课堂之上,为了检测学生的学习成果,姚先生吟一上联“一望山多竹”,话音刚落,蒋介石便脱口而出“能生夏日寒”。姚先生对蒋介石赞誉有加,认为此子“前途不可估量”。

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蒋母第二年将他送往榆林陈家学习《易经》,拜毛凤美为师。哪知传来蒋介石要娶毛阿春(蒋介石的表妹)为妻的风言风语。自古以来,寡妇门前就是一是非之地,王采玉一心盼儿子能光宗耀祖,却得到这样一个有伤风化的消息,怎么能不伤心呢。先且不说王采玉在这边独自垂泪,岩头那边的蒋赛凤也不好过。她是毛阿春的母亲,蒋肇聪(蒋介石之父)的堂妹,从辈分上来讲,是蒋介石的堂姑。丈夫毛凤扬病故之后,她就带着女儿回溪口娘家孀居。如今,两个孩子之间传出来这等有辱门风的儿女情事,她心中的气愤是可想而知的。

王采玉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这位外婆听后喜笑颜开,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可以给蒋介石“这匹小马套上笼头,以后就野不到哪里去了”。王采玉将母亲的话细细忖度了一番,认为颇有道理,遂请了一位媒人到蒋赛凤家提亲。蒋赛凤正在气头上,媒人就撞上门来,免不了一番冷嘲热讽,“我们那位阿嫂也真没眼色,养下这种惹祸讨嫌的歪胚不知道管教,还好意思给他提亲!请你告诉瑞元那个浑小子,我有十个女儿也不会嫁给他这种败家子的!”

媒人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后,把蒋赛凤的话添油加醋地复述给王采玉,王采玉听后气愤难平,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在蒋赛凤的眼皮子底下挑个好媳妇!”为了儿子的婚事,王采玉特意来到榆林,托表兄陈春泉做媒,一定要物色一个身家相貌都超过毛阿春的好姑娘,而且非岩头村不可。

岩头村共有五六百户人家,四面环山,交通极为闭塞,村民的生计大都以伐薪贩竹来支撑,也有少数几户人家从事工商业,毛鼎和一家就是为数不多的富庶大户之一。毛鼎和被称为“鼎和大公”,经营一间“祥丰南货店”,共育有二子二女,毛福梅是毛家的小女儿。

毛福梅,原名馥梅,算命先生说她是一颗“福星”,将来“福寿无双,贵不可言”,故改名福梅。毛家人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毛福梅从小就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而她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岁月流转,福梅也逐渐长成了一位性情恬淡、容貌姣好的姑娘。因其父毛鼎和一心想为爱女寻找一位“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毛福梅的婚事便被耽搁下来,仍然待字闺中。

恰逢陈春泉前来提亲,其父亲毛鼎和一口答应。他之所以答应得这样痛快,也是作如下考虑的。其一,“择亲不如拣媒”,有陈春泉这样有声望的人来做媒,本身就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其二,蒋家虽然家道中落,但也世代诗书传家,只要遗孤长大成人,重振门风是早晚之事;其三,蒋介石能对出“一望山多竹,能生夏日寒”这样的对子,足见可堪造就之处;其四,其母王采玉为人贤良淑德,品行敦厚,教子有方,其儿子必定不差。思虑至此,他笑着对陈春泉说:“请陈先生传话给蒋夫人,若是不嫌弃小女阿梅不懂事,蒋毛两家的亲事就算敲定了!”

新婚夜,毛福梅一人面对新房

蒋家上上下下的喜庆气氛深深感染了蒋介石,自从家里连遭变故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母亲的脸上也终日洋溢着久违的笑容。这一切在还是个孩子的蒋介石眼里,是那么新鲜,令人兴奋。他趁着家里人都为他的终身大事忙碌的时机,来到街上与小伙伴们疯玩,终日弄得灰头土脸。蒋母见他这样,又免不了一番训斥,为了“收一收他的性子”,不得不把他关在家里。

1901年的冬天,蒋介石与毛福梅喜结连理。毛家的二小姐出阁,亲朋好友都十分高兴,毛鼎和也是极尽铺张,为女儿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让女儿风光大嫁。丰镐房这边,也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一片鼓乐喧天声中,毛福梅的花轿被抬到了蒋氏祠堂前,身着凤冠霞帔的毛福梅与披戴吉祥如意大红花的蒋介石,在两位傧相的扶持下,完成了叩拜大礼,主婚人一声“送入洞房”,在蒋介石听来就如同得到特赦令一样,急不可耐地跑到门外,争着与小伙伴一起拾爆竹去了。面对这一突发事故,众宾客目瞪口呆,哭笑不得,王采玉也被气昏了头,但也不便当面发作,只得躲回房里暗自饮泣。奉化有句俗语:“新郎拾蒂头,夫妻难到头。”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语成谶,两人日后的婚姻充满坎坷,虽然毛福梅一生未离开丰镐房,却也是一厢情愿地维持着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蒋介石不知,他一个举动伤了两个女人的心。王采玉伤心儿子的不争气,毛福梅伤心小丈夫的不懂事。新婚之夜,蒋介石撇下新妇回到母亲房里睡觉,留下毛福梅一人面对空荡荡的新房,就如同面对未知的空荡荡的命运。

在奉化,有一个“生头女婿上门”的风俗,在第一个新年的大年初二,新女婿要到丈人家去拜年。当地人对这个风俗都很重视,因为这不但是新女婿送礼上门,同时也是娘家人考验新女婿的时机。初二早晨,他听完母亲的唠叨,便带上礼物上路了。适逢蒋氏家族的花灯会,爱热闹的蒋介石怎么能错过呢。他把送给岳父一家的礼物全部捐到花灯会,才获取了进入花灯会串演的资格。一路吹拉弹唱好不热闹,他也早把“生头女婿”的重任抛到九霄云外。

毛鼎和一家为了迎接他的上门,早早就准备妥当。然而直到日落西山,也不见新女婿上门。经打听,才知道蒋介石正在毛家祠堂串花灯。毛鼎和又气又怒,他无法想象,一个饱读诗书之人,怎么能做出如此荒唐之事。正在这时,蒋介石与花灯队来到毛家大门口。毛鼎和恼羞成怒,指着兴致勃勃的蒋介石大骂道:“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你还敢闹到我家门前来出丑!蒋毛两家的门风都叫你给败光了!”

蒋介石被岳父当众责骂,深以为耻,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虽然后来经过调解,蒋介石最终还是进了岳父家的大门,但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鸿沟,始终无法跨越。

1903年8月,蒋介石赴宁波赶考落第之后,来到县城奉化,在那里开办的新式学堂学习。受到孙家舅父孙琴凤的鼓励,蒋介石在1905年携妻子来到宁波金箭学堂读书,这也是两人真正独立生活的开端,毛福梅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了她宁波伴读的生涯。每晚,伴着丈夫的笔墨书香入眠;晨起,看星月渐隐,朝霞满天。每个晴空疏朗的假日,两人结伴同游,共赏湖光山色;每个小雨淅沥的夜晚,共擎一支红烛,剪一席西窗夜话。

蒋介石葬母出妻,毛福梅离婚不离家

当时政局动荡,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反对清政府的呼声也一阵高过一阵,在宁波学习的蒋介石受此影响,本来就不安分的内心变得蠢蠢欲动,又受到恩师顾清廉的鼓励:“当今青年欲成大器,留学日本,适其时也。”这使他更加坚定了留洋的决心。1905年4月,蒋介石第一次前往日本学习军事。

丈夫的离去,使初尝婚姻甜蜜的毛福梅黯然神伤。然而,生活不容她生出过多的感慨,上有婆婆需要侍奉,下还有年幼的小姑,还要操持丰镐房的家务,毛福梅只好独自咽下这相思之苦。当时要入日本军校学习,需要清政府陆军部保荐,蒋介石由于准备得不充分,只得进入日本的清华学校学习日文。同年冬天,蒋介石结束了留学生涯,回到家乡。

对蒋介石的回归,毛福梅高兴异常,以为两人从此可以浅浅淡淡地生活,柔软每段僵硬的时光,以后的素年锦时,都是两人相伴走过。然而,她的丈夫,有着出人头地的勃勃野心,怎么会甘于平凡。1906年,蒋介石考入浙江武备学堂,后又进入保定“通国陆军学校”。1907年春天,他第二次踏上了赴日学习之路。从此之后,毛福梅与蒋介石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两人逐渐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留日期间,蒋介石回乡探亲,为了一点小事与毛福梅争吵起来。毛福梅一时气愤不过,顶了几句嘴。哪知蒋介石凶性大发,竟然对毛福梅拳打脚踢,导致怀孕七八个月的胎儿流产。日后,他也对毛福梅动过拳脚。对于自己的这种行为,蒋介石也自省过。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待毛氏已甚,自知非礼。”“以后,对母亲及家庭问题,总须不出恶声,无论对内对外,愤懑无似之际,不伸手殴人,誓守之终身,以赎昨日弥孽也。”

在蒋介石不在的时日里,毛福梅只得把自己交付给青灯古佛,以寄相思。婆媳二人都是佛门虔诚的信徒,经常去法华庵烧香拜佛,如此常来常往,就与庵内的尼姑熟悉了,处下了不错的交情。一日斋期过后,法华庵内一位叫“王大人”的女尼,来到毛福梅的卧室与其唠家常,她自诩会看手相。拉着毛福梅的手反复端详之后,笑着说毛福梅是一位有福气之人,命中注定有大富大贵的儿子。

迷信的婆媳二人对王大人的话深信不疑:曾经有风水先生说过,丰镐房是一处风水宝地,是出贵人的地方,而且还有“对着笔架山,代代儿孙会做官”之说。不久之后,这位尼姑又带来一位勘测风水的方士,这位风水先生围着丰镐房转了又转,也认为这是一处藏龙卧虎之地,“早该添丁加口,百业兴旺了”。抱孙心切的王采玉,于1909年夏天带着毛福梅来到上海。

十里洋场的繁华,映乱了毛福梅的双眼。她是土生土长的乡下妹子,哪里见过如此繁华的景象,加之没有读过多少书,不知如何应对大场面,所以做起事来不免畏首畏尾,处处体现出唯唯诺诺之态。而蒋介石经过多年的洗礼,早已脱胎换骨,一派洋作风了,自然看不惯毛福梅这个样子,认为这个全身上下散发着乡土气息的女人上不了台面,丢自己的面子。所以,在将母亲和老婆安顿下来之后,对老婆并不多加理睬,接连几日都没有迈进毛福梅的房门。

“知子莫若母”,王采玉自然知道儿子的那一点小心思。一日,她把蒋介石叫到面前,半是哭诉,半是拿“跳黄浦江”来威胁。蒋介石是一位孝子,自然看不得母亲生气,经过一番好言好语的劝阻,才将母亲的火气慢慢平息下去。蒋介石的同学林绍楷也侧面规劝,晓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道理。就这样,蒋介石在母亲的训斥和朋友们的劝说下,终于进了毛福梅的房门。二人同床共枕了一段时日,在蒋介石离沪动身去日本之前,毛福梅再度有了身孕。

蒋家的香火终于得以延续,王采玉高兴异常,携着毛福梅回到老家溪口,婆媳二人在丰镐房内静候这个小生命的诞生。1910年的农历三月十八日,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毛福梅诞下了一个男婴,这便是日后蒋家王朝的“太子”——蒋经国。

与结婚初期相比,她现在更加迷人,脸庞丰润光泽,嘴角有掩饰不住的幸福的笑意。星移物换,二十载春秋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婆媳二人相伴已有二十个寒暑,两人之间的情意早已超过了婆媳关系,堪比母女。然而,任何人都逃不过生老病死的结局,1921年6月14日,蒋母与世长辞。

疼爱她的婆婆去了,毛福梅陷入了悲痛的深渊。命运仿佛特别喜欢捉弄这个不幸的女人,就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候,蒋介石一出葬母出妻的戏码更是让她心寂如灰。蒋母入土为安之后,蒋介石将一家人叫到跟前,宣读了与妻妾脱离家庭关系的文书。这对毛福梅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坚决不同意离婚。

毛福梅素有“雅量夫人”之称,对蒋介石的红颜知己,她都大度地包容了。世人皆知,蒋介石与毛福梅离婚是为了迎娶陈洁如,这一次,毛福梅又一次作出让步,她以离婚不离家形式承认解除婚约,成了丰镐房特殊的女主人。

蒋经国十五岁之时,被蒋介石送往苏联深造,此去便是山高水长,毛福梅的泪水浸湿了手帕。日后母子二人相见,中间隔了十二载光阴。

蒋介石在西安事变之后,回到溪口养伤,其间皆由毛福梅护理。也许是毛福梅的隐忍感动了蒋介石,他问毛福梅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毛福梅淡淡地说,她只想要儿子经国。对于这个他辜负了一生的女人,蒋介石终于动了恻隐之心,他派人与苏联政府交涉。1937年春季,蒋经国携妻带子踏上了阔别十二年的故土,母子二人在丰镐房团聚。

1939年农历十一月二日,日寇的轰炸机光顾了溪口,毛福梅命丧在敌人的轰炸机之下。儿子经国闻听噩耗后,日夜兼程驱车赶回溪口,就丧葬仪式向蒋介石请示。批复曰:“鉴于战局动荡,总以入土为安。”仅仅十二个字,就是蒋介石对结发之妻一生的情意。

内容提要

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他们是历史上的显赫人物,更有着与普通人一样但又异样的人生。在闻名遐迩的蒋家王朝的背后,那些同样在世人面前活跃的蒋家女人们,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怎样的命运呢?

《蒋家女人》从蒋介石的母亲写起,一共描写了蒋氏家族四代女人,共16位女性,作者用细致入微的描写,再现了蒋家女人的传奇故事。

爱是这本书的特色。蒋母王采玉早年经历了丧夫别子之痛,然而,历经这一幕幕人间惨剧,她愈加挺直了脊梁。克服了千辛万苦,终于把蒋介石培养成才,而她也登上了荣耀的神坛,受到后世敬仰。还有蒋方良、章亚若、石静宜、邱爱伦、徐乃锦、汪长诗、蔡惠媚、蒋孝章、黄美伦、赵申德、方智怡……十六个女人,十六种人 生,十六个故事,就有十六种爱情。

【出版信息】

作者:婆娑

出版时间:2014年3月

定价:26.80元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netease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成功人士,超70%都是内向性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