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2014全国两会经济报道 > 正文

2014简政放权关键词:既要放好 也要管好

2014-03-14 07:18:0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去年,中央政府把简政放权作为改革的‘先手棋’,我们确实下了不小力气。”昨日,在答中外记者问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更重要的是它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给企业松绑、让市场发力。结果企业找政府的少了,地方跑北京的少了。”

李克强继续说道:“放,并不是说政府就不管了,我们讲的是放管结合。”

在推进简政放权中,也确实遇到了像避重就轻、中间梗阻、“最后一公里”不通畅等问题。“开了弓哪还有回头箭?我们只能是一抓到底、一往无前。我们还要继续啃‘硬骨头’。”李克强说。至于说到什么程度满意,那就是要正确地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如何在“放与管”、“破与立”之间寻求平衡,已经成为政府角色重新定位的关键。

然而,如何让改革真正产生制度红利,各级政府的勇气和智慧仍有待考验。

简政放权知多少

去年两会,李克强总理曾公开承诺,本届政府将削减国务院各部门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中的三分之一以上。随后的一年,政府部门掀起了一场简政放权“风暴”,贴切地诠释了“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

据统计,截至今年2月,国务院共分批取消和下放了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取消和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348项,并修订了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推动工商登记制度改革。

不仅如此,为进一步巩固和提升改革成果,国务院54个部门于近期还相继公布了目前保留的1143个行政审批项目,让“政府之手”处于公众的监督之中。

向改革要红利已经成为上下共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成为热议焦点。有学者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称,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关键的转型时期,政府职责边界不清晰,政府与市场企业、社会的关系和角色存在“越位”“缺位”“错位”等现象,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可谓是当务之急、大势所趋。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的改革中,市场活力的释放已经有所显现。李克强在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时说,各地积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大幅减少行政审批事项。扩大“营改增”试点,取消和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348项,减轻企业负担1500多亿元。这些都为市场松了绑,为企业添了力,全国新注册企业增长27.6%,民间投资比重上升到63%。

同时,中央国家机关“三公”经费减少35%,31个省份本级公务接待费减少26%。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小济称,取消部分行政审批事项,其实是给改革以动力。把权力放进笼子,让企业活起来。去年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带动了社会投资和创业热情迸发,新登记私营企业增速达30%,是十多年来最高的。

新的一年,简政放权作为“当头炮”将继续发威。在2014年的工作部署中,李克强再次承诺深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他强调:“进一步简政放权,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

全国政协委员汪利民说,去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下,国务院没有采取短期刺激措施,而是创新宏观调控的思路和方式,使市场真正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政府从具体的经济运行中抽离出来,转而在强化发展规划制定、经济发展趋势研判、制度机制设计、全局性事项统筹管理、体制改革统筹协调等方面发挥作用,这种变化已经开始显现。”

实现管理职能创新

“放好”的同时如何“管好”?这更接近简政放权的核心要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是不要政府作用。有效的市场取决于有为的政府,有为的政府重在促进有效的市场。

权力下放后地方是否有能力接盘,新的权力群体是否会滥用下放的权力……这些担忧并非无中生有。

记者此前调查发现,即使在浙江等发达地区某些县市,也出现财税等领域权力下放后无人能接手操作的尴尬境遇。“习惯了听上一级的安排,突然要自己动手需要一个过程。”当地政府一名人士对本报记者称。

此外,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被权力部门下属的中介机构“截流”,导致企业尚难享受到改革成效的情况也在发生。

本报调查发现,“环节多、耗时长、费用高、手续繁琐、往返普遍”——这些行政审批的痼疾,尚未随着简政放权改革而得到根本缓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与行政审批相伴而生的第三方中介评估事项近年不断增设。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樊鹏认为,简政放权改革的关键不能单纯强调审批权 “越少越好”,一个真正有利于市场经济发展的政府管理体制,一定是有效的体制,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为前瞻的改革才能避免陷入误区。

许多专家认为,要避免改革碰壁而走回头路,就必须坚持“放管”并重。对此,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实现责任和权力同步下放、放活和监管同步到位”。

防止堵在最后“一公里”

“不仅中央要改革,地方各级也要改革。不能中央放了,地方反而管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这就有违初衷。”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在两会上的这一表述引发诸多代表的共鸣。

如何改变基层政府不愿放权、害怕晒权等现象,成为防止简政放权堵在最后“一公里”的关键。

近日,因晒出全国首份县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浙江富阳颇受舆论关注。此次富阳的清单显示,项目排名前三的农业局、财政局、卫生局,分别握有341项、297项、264项权力,项目之多让人惊讶,而这样的数据还是“瘦身”后的结果。

像富阳这样敢“晒家底”的仍然是少数,全国一些地方的行政审批事项依然“家底不清”,有的地方通过项目合并方式实现的项目“取消”并非货真价实,更有一些部门把责任当皮球“踢来踢去”,把好处当蛋糕“抢来抢去”,埋下了监管空白和多头管理的隐患。

简政放权的顶层设计显然已经明晰,地方如何层层落实,也是最终能否实现改革目标的关键。

今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提议将改革深化到基层。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副市长谢双成认为,不仅国家部委要公开权力清单,省市县的权力也应该公开,并制定时间表。

netease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子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