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周:反思“复旦投毒案”中的舆论角色

2014-02-24 08:17: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摘要】

一审判决的法槌落下,但“复旦投毒案”激起的舆论涟漪远未平复。

纵观“复旦投毒案”始末,舆论关注随着事件进展或扬或抑,其舆情波动可根据事态发展的时间顺序,分为案发、庭审、审判等三个阶段。

事态发展期间,不同诉求的网民站在不同角度或调侃、或心痛、或扼腕、或反思,对教育、凶杀、人性、制度、社会的种种复杂情绪也顺势集中释放。

政法新闻报道贵在旗帜鲜明,惩恶扬善,可其中“有所不为”的分寸并不是人人都能妥当拿捏。跳出“就事论事”的框架,媒体对公共悲剧的不当渲染、无的放矢需要警惕。

让“有声者有力”,舆论可以做到,“让无声者有声”,依旧还在路上。“在悲剧面前,我们敬畏真相,也敬畏良心:让法律的归法律,舆论的归舆论”。

一、“复旦投毒案”的事态发展:案发、庭审、宣判

纵观“复旦投毒案”始末,媒体关注随着事件进展或扬或抑,其舆情波动可根据事态发展的时间顺序,分为案发、庭审、审判等三个阶段。

阶段一:案发

案发之后,媒体聚焦凶手投毒方法、动机,各种猜想让人人成为“福尔摩斯”

2013年4月1日,复旦大学2010级医科在读研究生黄洋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组织多次全市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请警方介入。

4月11日,警方在黄洋寝室饮水机检出有毒化合物。

4月12日,警方基本认定黄洋同寝室室友存在嫌疑,并将林森浩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5日晚,上海复旦大学利用官方微博就投毒事件做首次表态,同时“非常痛心”通报了警方调查进展。

4月16日下午,黄洋不治身亡,复旦大学官方微博“怀着万分沉痛的心情”第一时间通报了该消息。

4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复旦大学“4.1”案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以涉嫌故人杀人罪批准逮捕黄洋的室友林森浩。

主流媒体即时微评论:

@新华视点:【新华微评】复旦大学研究生遭投毒,警方基本认定其室友嫌疑。这实在令人扼腕。对法律没有应有的敬畏,缺乏一种对生命的爱惜,缺乏足够的理性才会有如此行为。生命是最可宝贵的,任何理由在生命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生存和竞争的压力再大,人也应有底线。有外在知识无内在约束,教育应反思。(2013-4-16 13:58)

@人民日报:【你好,明天】黄洋,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令人扼腕。相同的痛惜,给逝去的生命,也给那个迷失的灵魂。该是何等的仇恨,怎样的扭曲,才忍心对同窗下此毒手?教育的本质,不仅在知识的传授,更在于心智的健全,人格的丰满。从当年的朱令,到今天的黄洋,该反思的不仅是校园。因你,我们今夜难安。(2013-4-16 23:35)

@人民日报:【你好,明天】刚送别复旦黄洋,又见南航学生因口角刺死同窗。本应纯洁的象牙塔,同根相残为何接二连三?我们的教育,不能只记得教书,却忘了育人;只看重输赢,却丢了底线。学生要有知识的积累,更要有人文的涵养。多些精神丰盈的青年,少些高智商的利己主义者,中国才有未来。逝者安息,生者当思。(2013-4-17 23:50)

@解放日报:【勘破这场人性的悲剧】浩如烟海的评论中,有一条令人潸然泪下:“复旦今天失去了两个宝贵的学生,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投毒者。”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投毒者在那一刻让人性的幽暗操纵了自己的身心,毁了另一个年轻人本该盛放的生命,也毁了自己。(2013-4-17 15:36)

阶段二:庭审

庭审期间,犯罪细节因为公开庭审一一曝光,媒体关注旁听的原被告家属态度

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案。

11月27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复旦投毒案”,庭审中,林森浩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否认自己是“因琐事不合决意杀人”,辩称只是“愚人节玩笑”。

主流媒体即时微评论:

@新华视点:【子夜微评】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今日庭审。一桶有毒纯净水,毁掉了两个天之骄子。偶发于“象牙塔”的恶性案件让我们思考:教育目的是什么?成才的前提是做人,心智健全、品德高尚,远比学富五车却人格缺失的人更有益于社会。“育人为本、德育为先”,“唯分数论”的教育模式该改一改了。(2013-11-27 23:53)

@解放日报:#浦江夜话#复旦投毒案开庭,事实将水落石出,但人们不断揣测的“为什么”,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人心的秘密永远难解,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似乎不必再穷究故事细节,也不要再猎奇主人公身世。我们不妨停下来,想一想,如果我是他,我作何选择?两个家庭的悲剧,也是人性的悲剧;审视人性,唯有审视自己。(2013-11-27 22:53)

阶段三:宣判

宣判阶段,死刑判决引起热议,各层次反思没有停止

2014年2月18日,“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二中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8日当晚,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面对面》栏目主持人董倩对林森浩的视频采访片段。林森浩案发后对面媒体的首次开腔,进一步推涨了该案的舆论关注。

主流媒体即时微评论:

@新华视点:【新华微评】复旦大学投毒案嫌疑人一审被判死刑,引发热议。专业知识丰富的名校生守不住基本的道德和人性底线,让人警醒:过于功利的社会环境让我们忽视最基本健康人格的培养,灌输仇恨的不良风气让心浮气躁的青年人心胸狭隘,缺乏容人之量。从亲密室友到下毒伤人,该反思的不仅是教育。(2014年2月18日 11:35)

@央视评论员:【复旦投毒案的思考】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投毒者林森浩被判死刑。受害者黄洋的命运令人唏嘘,而林森浩的命运则值得全社会思考。从天之骄子到阶下囚到被判死刑,推动其人生轨迹的,就是“生活琐事产生矛盾”和“愚人节玩笑”吗?要让悲剧不再重演,除了法律,还需要教育,更需要正常价值观的集体塑造。(2014年2月18日 13:27)

@人民日报:【你好,明天】复旦投毒案被告人被判死刑。两个青春的逝去,两个家庭的悲剧,令人唏嘘。愚人节的玩笑也好,摊水费的争执也罢,生活中的小矛盾,为何让相聚的青春生死两茫茫?当反思:培养人才,有知识更要有德性;大学教育,重学术更要重人格。让学生懂得去爱,去尊重,去包容,才能避免悲剧重演!(2014年2月18日 23:43)

二、媒体观点倾向性分析:悲剧是个例也是警钟

观点一:极端个案不必过分解读

《中国青年报》:对于复旦大学生投毒的个案进行连篇累牍的报道和解读,并把板子都打到大学屁股上的评论,并不一定妥当。首先,中国大学的学生这么多,发生一两件投毒案,从概率上来看很小。其次,这些个案的主因,往往都是施害者的一时冲动或长期的心理扭曲所致,而非大学的教育和管理。如把它当做一个典型案例,没完没了地报道、评论,搞得大家紧张兮兮,使得同学之间都要互相提防,就得不偿失了。

新疆青年网:虽然法院已经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但是是卫道士们却还搂着“复旦”的脖子不放。社会整效应的形成,依赖于善与善的良性互动,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如果众多的人对善都报以而已的揣测于讽刺,那么这种“铄金”就会让想做善事的人,因害怕舆论氛围而不去做。在此,笔者呼吁“让我们都活的阳光一点吧”。

观点二:“复旦投毒案”是个例也是警钟

《人民日报》:虽然,类似极端事件仍属于个案,并不代表今天大学生。(但是)如今,各种竞争压力更大,如果不能及时关心、疏导排解这些心病,任由恶性生长,就可能出现又一个“马加爵”。要成才,先成人,一个心智健全、人格高尚的人,其之于社会的作用,恐怕是大于那些学富五车、却不惜为了自己而损害他人利益的人。从这个角度上而言,我们恐怕不能因为高校投毒案的极端性,而忽视了对社会、对教育应有的反思。

《中国教育报》:“复旦投毒案”虽属个别,但在事件发展过程中,也给我们的家庭、社会和学校教育亮起警灯,值得深刻反思。尽管“投毒案”事发在大学阶段,但更多地折射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对孩子人格、道德培养的缺失。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家庭、社会、学校“三驾马车”并驾齐驱。当前我们要做的,是合力守住孩子们健康成长的防线,加强德育还须从源头抓起。

观点三:强化生命教育、心理教育、人格教育刻不容缓

《京华时报》:一味注重功利性、技能性知识的大剂量灌输,轻忽人文教育的做法,今天依然普遍。而这正让许多孩子成长期里,可以养成积极健康和完美人格的“富营养土”变得无比稀薄。盯着功利性十足的个人目标,在竞争的压力下一路飞奔,其实很容易造成一些高学历人才的精神偏陋或心理失常,在原本只属于常识、常规的人际关系或行事挫折面前,缺少包容心与应对能力,意外折了羽翼。如此事例,并不在少数。不能反思与改变及此,而以工具心态说青少年心理学、人格养成,怕只是空谈。

光明网:林森浩是一个极端个例,正由于他的极端个性,制造了这样惊人的伤害案。但是,同时不能回避,他是一个教育悲剧,这或许也是他与同龄人的某些共性。这是我们教育最大的苦果。小时候,我们把标准给孩子,把世故给我们自己;长大了,孩子把标准还给我们,自我抚育成“复制的世故”,复制得马虎的,不过是类同我们,复制得失了方向的,就有可能出现马加爵、林森浩这样极端的个例。

《法制日报》:“复旦投毒案”很难简单归因于个体的修养水平,对于这起社会悲剧的解读,只有沉潜到背后的社会因素和文化成因,或许才能真正刮骨疗毒。

观点四:当代青年心理亚健康的缩影

新华网:生活琐事演变成投毒血案,反映的是部分大学生心智不够成熟,智商很高、情商很低。大学生学习知识固然很重要,但还要学会起码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本领,这其中重要一条就是要宽厚容人。被害人永远离去,投毒者被判死刑,复旦投毒案中没有胜利者。生活中的事情远比教科书中的知识要复杂的多,大学生要养成自己处理复杂社会问题的能力,学会宽厚容人,不让这样的悲剧重现。

人民网:“苍蝇之微中有宇宙之大”,个案之中不乏普遍性问题的影子。一个万里挑一上了中国最优秀高校的硕士生,怎么能将如此高科技却残酷冷血的作案手段,对准自己的同学?!据《2010-2011年度中国大学生心理健康调查报告》显示:分别有27%、66%的大学生认为自己经常或偶尔有心理方面的困扰,二者相加超过九成,足见大学生心理问题之严峻,这也会自然延续到硕士生甚至博士生群体中。此次投毒事件,往严重了说,应是当代高校生心理问题的缩影。

观点五:一审死刑判决量刑适当

《新京报》:被告人林森浩只有认罪态度较好(对行为性质辩解不属于认罪态度不好)之“可以从轻处罚”(而不是“应当从轻处罚”)的情节,即存在该情节,法院在是否从轻上有自主裁量权,相对于林森浩为生活琐事动杀机的动机、残忍手段、社会危害极大的杀人行为,这不足以从轻处罚。中国并非废除死刑国家,在现行法律框架下,故法院对本案依法作出极刑判决,遵从了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量刑适当。

《京华时报》:在所有死刑案件当中,公共舆论的反馈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对学生群体的同情时常可见。“复旦投毒案”中,也有不少网民为被告人感到惋惜,“父母和国家培养一个研究生不容易”是最典型的论调。这种颇具代表性的声音,实则直接表明他们认为大学生或研究生等高学历人群可以享受法律之上的特权。但法律并不承认、也不允许有这样的特权。法律上只区分无刑事责任能力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和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这三类人群的划分依据是年龄,而非学历。

《解放日报》:在当代社会中,废除和缩减死刑是世界各国和地区刑法发展的潮流。我国也已经在立法上缩减了一些可以适用死刑的罪名,并在相关的司法解释中一再强调,要尽量减少司法实践中死刑的适用。但是对于诸如故意杀人罪等严重刑事犯罪,我国刑法中仍然保留死刑,且在司法实践中采取高压的态势进行打击。本案中被害人在整个过程中不存在重大过错。对林森浩宣判死刑是合法、合情和合理的。对于一起案件的审判结果,人们会从不同角度加以解读。但是,无论何种解读,必须要有法律的依据。

观点六:舆论反思不能止于死刑

《工人日报》:一命抵一命,或许是法律能给出的最“公正”结果,但之于整个社会,失去的将是两个生命、两个家庭的幸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死刑恐怕从来不能算作一种“得到”,而永远是再一次的“失去”,不管最终判决如何,都没有赢家。我们更该反思的是,如何避免类似案件再次发生?为所欲为的青春可有“解药”?

《北京青年报》:“复旦投毒案”的审判,解决的只是正义问题,并没有拯救出那些“中毒”的青春。案件的审结,不代表校园内的互害和自残会消失,也许,这类事件还会以更加骇人听闻的手段呈现。而要治愈这些“中毒”的青春,关键在于高等教育在践行培养“对社会有益人才”的同时,更应注重对人才人格的塑造和心态的培养,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避免他们走上“对社会有害”的歧途。

观点七:朱令朱令,每念必有痛

《潇湘晨报》:朱令朱令,每念必有痛。在这个美丽女孩身上,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又是什么在障碍着朱令案全部真相的呈现?当它需要复旦投毒案来加以提醒,朱令已经成为法制化进程中一个格外孤独的背影。正义是什么?有时候它就是实话实说,是让黑暗的角落被普照,让朱令在有生之年,能够讨回一个公道。

《广州日报》:案子未破,真相不明,正义难伸,谣言四起,可以说朱令案是一个法治伤疤。同样发生在大学校园,复旦大学这起中毒案件,也可能会牵涉到当事人之外的人和单位,也可能有人不愿意看到案件真相大白。

长江网:今天的复旦中毒案要不要当初的互联网介入?复旦发生中毒的是其医学院,那么警方查到的是何种有毒化合物?这种化合物的存在条件和可能的来源、如何发生作用等等,理应向社会公开,大有必要接受包括网络在内的监督,只有这样复旦的有机化合物中毒才不至于重蹈清华的覆辙,成为中国高校又一桩疑案。

三、网民观点倾向性分析:公共情绪的集中释放

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3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统计显示,2013年,全国103家微博客网站的用户账号总数已达12亿,其中新浪微博用户账号5.36亿个,腾讯微博用户账号5.4亿个。微博作为一个基于用户关系的信息分享、传播以及获取平台,对中国舆论场的撼动力无与伦比,而一次次由网络围观促发线下作为的舆情事件,更佐证了网络舆论的现实作用力。可以说,网民对社会公共事件的围观,已经从传播学研究的“量级现象”,转变为推进公共事件进程的“质级力量”。

“复旦投毒案”发生后,社会震动,民意沸腾。数据显示,在受害人黄洋去世次日(2013年4月17日),新浪微博的单日讨论量就超过了60万人次。而因此引出了热门微博话题“感谢室友不杀之恩”,至今讨论量已突破42万条。值得注意的是,因“复旦投毒案”牵引出的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事件在网络上再次引起人们关注。4月26日,在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 所发的业务微博下,网友们纷纷留言要求重启调查朱令案。

事态发展期间,不同诉求的网民站在不同角度或调侃、或心痛、或扼腕、或反思,对教育、凶杀、人性、制度、社会的种种复杂情绪也顺势集中释放。彼时,网友“杨凤池”坦言:家庭,学校,社会都有影响。感谢微博能给我们一个讨论的空间。

阶段一:案发

天涯网友“贾也”:不能清楚地认识并找出青少年沦丧的真正缘由,即无从谈解决青少年犯罪的问题;无从谈解决青少年犯罪的问题,也就无从谈我们的社会治安问题;同样也无从谈众多无辜生命的安全与保障问题!学校,已经是个无教不育的浪泥塘。

搜狐网友“范范哈52296583”:莘莘学子,珍爱生命吧,有什么样的怨恨要同室操戈,为复旦大学两位高材生可惜,每个人都要谦虚,接受别人好的建议,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遇事要沟通,要宽容大度,不要斤斤计较,善对他人,眼光看远一点,希望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很痛心的。

微博网友“易春丽_北大心理系”:真的是老师的问题吗?或许是他们的成长就埋下了仇恨,他们的家庭应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孩子把不能对权威表达的愤怒指向了无辜者。

微博网友“朱崇科”:第一,不要把所有责任推给高等教育,除非她能够完全自主;第二,要深入反思这些悲剧的核心起源,不要每次只是哀悼,下次悲剧继续。

微博网友“yudong1000”:要的是证据,不是所谓的动机,不是口供,口供有可能是屈打成招,不放过坏人,但也不能错怪好人,毕竟是这么重大的事,大家一起关注,关注过程,关注证据,关注公正公平。

阶段二:庭审

百度贴吧网友“elyn_2004”:“未审先判”的报道,或许可以为公众施展同情提供一个最好的理由,但也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冤案”……在社会意义上,他已经被彻底排斥,尽管他尚有躯体,但作为一个社会人,他已经被“杀死”’了。 “未审先判”,舆论是不是也应该有边界?

微博网友“胡拓观察”:留给法官去客观判断,媒体别煽动舆论施加压力。

微博网友“jxy鱼鱼鱼”:切勿为了交差,伤害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我们为无辜受害的黄洋感到惋惜,但同时也绝不希望再多一个无辜的人。希望警方重证据,轻口供,慎重调查,对林某“手下留情”。

凯迪社区网友“北极风雪”:清华大学投毒案在19年后的今年因为复旦大学投毒案举国震惊,再度被关注,不是偶然的。人们本以为这种关联是偶然的,今天终于知道:清华大学投毒案的罪犯,就是复旦投毒案犯的榜样和精神支柱。两个案子有着最致密的关联,复旦的案子就是清华案子的延续。清华铊毒案凶手孙维不受惩罚,铊毒会遗毒无穷。

阶段三:宣判

新浪网友“沈小栋”:被告席上还缺了一个身影,那就是唯分数论英雄的教育体系。如果现有的教育体系不早点恢复人格教育的功能,只知道“教书”而忘记了“育人”,就会制造出更多林森浩式的悲剧。

腾讯网友“冬天”:根本不是教育的问题,是自私嫉妒不计后果的心里在作怪,杀人偿命难道都不知道吗???是在为逃避法律制裁找借口呢,必须严惩!!!杀人偿命!!!

微博网友“惡棍村村長”:复旦大学投毒案一审宣判:被告:林森浩,被判死刑! 朱令案,立案后20年来,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尚无结果。。 希望重启朱令案的请投票!

强国社区网友“滴水穿石94301”:大家在痛心之余是否冷静宽容一下这已经后悔到了极点的活着的孩子,不要让这些少年孩子去用生命承担本不该由他们承担的负重,用貌似合法的暴力行为去毁灭另一个非法的暴力行为,让中国多存点人间心中的爱。同情黄洋父母的同时也同情林森浩的父母。

百度贴吧网友“汪磊小乖”:公诉人指“林因生活琐事与黄洋不和,决意投毒杀死黄洋”,明显不符合普通正常人思维逻辑和经验规则;仅凭林在梯间及马路上行走并手持黄袋的视频,不足以认定林盗取毒物这个犯罪事实;不能排除黄洋急性发作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可能。与被害人及被告人均无任何牵连,希望见证案件得到尽可能充分的证明,最大限度地还原真相,这正是对死者最崇高的敬意。

微信网友“宣克炅”: 如果林森浩最终被判死缓,也将是“活死刑”的囚徒生涯,即便提前出狱其青春年华已逝,对其本人和家庭是沉重打击。一个年轻生命已经消逝,另一个年轻生命如果也消逝,最终两个家庭将陷入黑暗。人生之悲:圈中有小人、同室还操戈。

四、舆论观察:新闻的威力其实并未全盘坠地

一审判决的法槌落下,但“复旦投毒案”激起的舆论涟漪远未平复。

这场校园悲剧已经家喻户晓,人文教育缺失的制度积弊、习以为常的人心不古、传统高校的负面标签、略带技术含量的化学投毒、扑朔迷离的刑侦案情,舆论习惯愤懑的黑暗因素一应俱全,似乎所有人都可以从中解读出自以为“所以然”的时代况味。

在这个开放性的命题中,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将诉求各异的沸腾舆论,看作是“社会转型期的病理切片”。在这样全民瞩目的新闻事件发生后,由于职业敏感,新闻媒体属于其中最为“兴奋”的群体之一。跳出“就事论事”的框架,作为营造社会舆论的发动机,媒体对公共悲剧的不当渲染和无的放矢需要警惕。

应该说,作为一场以生命消逝为结局的公共事件,恰又发生在知名学府,媒体完全有责任监督报道,公众也完全有理由震惊、愤怒、反思。但值得商榷的是,并不是公众所有的猎奇和围观,媒体都要不遗余力去满足。为渲染而渲染,终将自戕其身。

去年4月份投毒案发生后,媒体报道连篇累牍,某些媒体甚至出现了主观臆想的报道描述,微博网友“诗人橡子”(2013年4月26日)无奈地讽刺,“我觉得今天传播最广但最不靠谱的报道是南方周末关于复旦投毒案的。‘当天多云,阳光被遮挡’,‘林取出试剂瓶’,‘毒药被注入寝室门边饮水机的水槽’……请问,这种情景描写是怎么来的?记者看到了,还是口供里说到了?满篇推理和猜度,充满了有罪推定的狐臭。”

对于舆论监督剑走偏锋的情况,长江网曾忧虑,在“复旦事件”背后,我们看到了反思、追问,而我们更希望听到更多理性、严谨的声音。别让舆论对这一事件“投毒”,毕竟对于舆论的散播,我们没有解药。

政法新闻报道贵在旗帜鲜明,惩恶扬善,可其中“有所不为”的分寸并不是人人都能妥当拿捏。鲁迅早年在《人言可畏》中就提到,新闻的威力其实是并未全盘坠地的,它对甲无损,对乙却会有伤;对强者它是弱者,但对更弱者它却还是强者,所以有时虽然吞声忍气,有时仍可以耀武扬威。

我们观察到,未及终审宣判,检方提供的审讯口供、抽丝剥茧的报道评论,已经把林森浩打上了重重的舆论标签——人性泯灭、高分低能、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的投毒者。也正因为前期充足的舆论铺垫,当央视来到上海,与即将接受法律审判的林森浩进行了仅一个多小时的“面对面”后,就已得出看似客观的“冷静到冷酷”的负面印象。

甚至在18日的一审宣判前夜,沪上著名媒体人已经迫不及待地通过公共微信推送“先知式”的《明天,林森浩将被判死缓》,理由是“我询问了4位刑法专业的法律人士,尽管侧重点不同,最终4人匿名以3:1认为:林森浩明天一审将被判处死缓”。像极了儿戏。

湖南红网注意到,媒体、公众给林森浩打上“冷酷”、“漠视生命”这些的标签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很好地彰显嫉恶如仇的同情心和向善的力量,相反却在伤害着林森浩以及与其相关无辜者的情感,更甚地说,这也不是在抵消社会的戾气,而是在帮助树立仇恨,是在宣泄关于人性恶的负能量。更有专家指出,“复旦投毒案”的媒体报道铺天盖地,涉嫌“传授犯罪方法”。

所谓“未审先判”的舆论压力,不仅会挤压社会公众的观察视角,让办案人员、司法判决骑虎难下,还会让标榜“社会良心”的媒体们画地为牢,陷入自己制造的泡沫里难以自拔。在某报的案件报道中,记者在描写黄洋中毒后林森浩的反应时,在既没有引用目击者证言更没有亲眼所见的前提下,居然出现了“林森浩对此视若无睹,气定神闲,一副此事与他毫无瓜葛的表现”的主观描述,一副积极顺应舆论的迎合姿态。

社会转型期,公共舆论的崛起是一道重要景观。有媒体提示,当下中国司法经常夹杂在行政干预和舆论影响之中,一些重大疑难案件,法院受到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自有微博后,舆论监督司法更为迅速、便捷和有效,但可能造成的干扰也与日俱增。

现如今,让“有声者有力”,舆论可以做到,“让无声者有声”,依旧还在路上。

随着2013年打谣净网行动的开展,曾经呼风唤雨的网络意见领袖(大V们)大多噤若寒蝉,不少公共评论也“点到为止”,威风不再。但“微博未死”,因为公共舆论场开放性的本质属性,“二级传播”的实践延续未曾搁浅,从而更加凸显了公共媒介在热点事件中宣示立场、引领舆论的强势地位。出于对“未审先判”的忧虑,法律工作者“袁伊文”在《新京报》上撰文呼吁,“在悲剧面前,我们敬畏真相,也敬畏良心:让法律的归法律,舆论的归舆论”。

“在法院正式判决前,不管报道者内心判断多么坚定,先入为主的立场理当抛弃”。除了对当事人双方的倾向性言论,媒体动辄进行体制批判也存在一个不当立场,不过,被指“原罪”的体制并不是所有罪行的渊薮。

人民论坛网强调,舆论反思得遵守一定的基准线,最起码一点,要尊重事实。作家吴祚来认为,新闻是一个过程,网民在体验与认知一个个新闻事件中,认识网络新闻的特殊性与过程性,从而提升自我的理性与辨别能力,公民社会在这一过程中得以成长与成熟。

《南方都市报》有社论思考,药家鑫一案之后,很多人都目睹了我们时代的公众舆论是怎样在法律杀死一个人之前,先在“社会意义”上把他杀死的。“在报道中,在评论中,媒体应当恪守中立客观的准则,拒绝过度的推测、引申。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媒体在报道、评论时都能学会保护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权利,那么舆论本身将会更加健康,中国社会也将向前迈出重要的一步”。

尽管网络议论浩如烟海,但上海地方党报《解放日报》却曾在一篇深度报道中引用了这样一则网络评论,“复旦今天失去了两个宝贵的学生,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投毒者。”这样带着人性温暖的媒体情怀,应当有自己的舆论地位。

司法判决须考虑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统一。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从逻辑上看其中必有社会效果的考量,有专家解读,这可对类似犯罪产生威慑效应。而生产这种社会效果是否丝毫不夹杂舆论压力,不被舆论裹挟前进,是观察司法独立自信的极佳角度。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习近平语),不仅是让原、被告当事人及亲属感受到公平正义,也应当让全社会从中受益。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不仅是政法工作的核心价值追求,同样也是媒体同仁的应尽之责。何况,舆论的理性、言辞的谨慎不仅有助社会公平的实现,也将体现对人性和人权的温暖呵护。

(原标题:上海一周:反思“复旦投毒案”中的舆论角色)

netease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富人没说的赚钱真相最致命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