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蓝天野再出山不谈退休

2014-02-23 01:49:58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今天我的心特别乱,套用《茶馆》的一句台词说 从来没有这么乱过 。”2月21日,北京人艺87岁的老艺术家蓝天野回归导演行列,将重新导演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尽管蓝天野表示,因为脱离舞台时间太久,心里很乱,但此番回归戏剧的舞台,蓝天野表示:“既然回来了,就多做点儿事情,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再 退休 ,我还真不敢说。”

京华时报记者杨杨

人艺请吃“鸿门宴”老艺术家回归舞台

2011年,老艺术家蓝天野与朱旭等人演出了话剧《家》,2012年,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蓝天野、朱旭、朱琳、郑榕、吕中、徐秀林六位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老艺术家共同演出了话剧《甲子园》,在这两部轰动一时的话剧作品中,蓝天野的演出都在剧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难以相信在演出这两部作品之前,蓝天野已20多年没有登上话剧舞台。

谈到再次回归舞台,蓝天野笑言:“是一顿 鸿门宴 让我又回来了。”据蓝天野介绍:“1987年,我60岁,我主动提出从北京人艺办离休手续,我离开得比较彻底,从那时我就不演戏、也不导戏、也不看戏,开始时还参加一些影视剧的拍摄,后来影视剧也不拍了,到了上世纪90年代我就开始专心画画,我还办了一次画展,基本上和舞台没有关系了。后来张和平院长来了以后,恢复了艺委会,我们六个老艺术家参加了这个艺委会,参加艺委会就得看戏、看剧本,慢慢开始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话剧方面,但那时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画画。”

蓝天野表示,回归舞台是自己没有准备好就答应下来的事情,他说:“2011年,张和平请我们吃了一顿饭,我现在把那顿饭叫 鸿门宴 ,当时张和平说剧院想排一个《家》,征求我们的意见,并请我和朱旭在戏里演一个角色,当时真是不想接,因为觉得离开舞台20多年了,跟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而且我那时正在筹备第三次在中国美术馆的画展。但因为北京人艺这届的领导班子对我们这些老同志真是特别好、特别关心,觉得剧院就找你干这么点儿事,拒绝实在是说不出口,就这样接下了《家》的演出。”

《甲子园》中挑大梁蓝天野不提供次品

如果说在话剧《家》中蓝天野的表演是画龙点睛,那么话剧《甲子园》中蓝天野则是绝对的男一号,蓝天野在剧中长达2个多小时的演出,不但让观众啧啧称赞,更是让其他同行为他捏了一把汗。

谈到话剧《甲子园》的表演,蓝天野再次提到:“没有想到。”他说:“2012年,北京人艺建院60周年,当时要排一个原创剧目,本来是让我和张和平一起当艺术总监,我就没想到最后让我演这个戏的主演,但我记忆力太差、晚上睡觉休息不好,我是真没把握,所以当时就表示不干。但到后来剧组把郑榕请来了,吕中来了、朱琳也来了,六个老艺术家中最高年龄90多岁,有3个80多岁,我如果不演,整个年龄感不协调。没办法,我就接了这个戏的男主演,说实话,连是不是有把握都还来不及考虑,就接了这个戏。”

在话剧《甲子园》的首轮演出中,以蓝天野为主演的六位老艺术家虽然都配有B角,但没有一位老艺术家中断首轮的任何一场演出。谈到如何让自己在舞台上保持充沛的体力,蓝天野说:“其实我真没有资格说这话,我在北京人艺最后退休时的编制是导演,当时就是因为我演戏演不动,瘦得都没办法给人看了,后来就改导演。那时我总受表扬,别人说 带病坚持工作 ,我说这不对,你看干什么,你应该给人们提供的是最好的,演员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比如说音乐、美术,你是拿你的作品给人看。你卖东西售出来的是货,你只要卖给人的东西好,你服务态度好,你本人什么样没关系。演员拿的是自身去体现,你今天精神不好了,你提供给人的就是次品。我不能老给观众提供次品。当导演没关系,当导演我发着高烧照样工作。”蓝天野说:“我现在身体比以前好,每次演戏之前,我什么都不干,只干演戏这一件事。”

当主演没过够戏瘾87岁复出再导话剧

尽管没想过再回舞台,但自从2011年回归舞台,蓝天野的“戏瘾”也被勾了起来,蓝天野说:“本来演《甲子园》最后一场时,我上台和观众还说: 明年春暖花开时我们还要演 ,但后来剧院担心我们的身体,之后这个剧就没让我们演。但回来了我就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想再弄点什么,后来我就弄了一个戏,当时我把这个想法和北京人艺的领导说的时候,剧院领导都说: 《甲子园》就那么累,这个戏比《甲子园》还要累,都劝我不要演,之后剧院领导们把我在剧院导过的10多部作品列了一个单子,让我从这里面选一个重新导演,后来我就选了这个《吴王金戈越王剑》。 ”

之所以对《吴王金戈越王剑》这部作品情有独钟,蓝天野称:“首先是这个剧本很特别,另外这个剧和北京人艺探索民族化道路的演剧风格一脉相承。”谈到此次复排有哪些创新,蓝天野说:“我现在只能说是在原基础上有新的发展、创造,我有一些收获和体会。现在这个剧我们才刚刚开始,但在创作交流过程中会有一些新的想法。不同的演员演也会有不同的特点,北京人艺的演剧风格并不是固定的,焦菊隐先生带领着一代又一代人寻找的不是一个固定模式,其中民族化是一个基点,但要有探索、有发展。从导演的处理上,从演员的表演上能探索一些新的东西,但这也只是我的希望,我脱离舞台时间太长了,不知道最后呈现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

谈到这次回归,是否会给自己定下一个期限,蓝天野说:“我现在不敢说,演《甲子园》时我自己做了一个圆领衫,当时请所有的演职人员签名,我自己在圆领衫上写了一个 甲子园……蓝天野告别舞台。 朱旭一看,说: 你这不对了,你这儿写告别,回头你又来,不又食言了吗? 我回答: 告别就是为了下一次的复出。 ”

与濮存昕舞台再续缘蓝天野赞他悟性很高

舞台之下,濮存昕称蓝天野叔叔。舞台之上,两人亦师亦友。谈起两个人的缘分,蓝天野称:“濮存昕小时候,他爸爸演戏,他拿着饭盒给他爸爸送饭,我常能见到他,有时我们也去他家里。据他自己说,他爸爸曾让他跟我学画,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儿。”1986年我离休以前排的最后一个戏《秦皇父子》,那时濮存昕还不是北京人艺的演员,我从空政借了濮存昕演扶苏,当时之所以把濮存昕借来演一个戏,就是因为他条件、气质非常符合,虽然那时候他还是跑龙套,但他有非常好的素质、非常好的条件。只不过那时更青涩一些。

此次两人将再度在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中合作,如今已是北京人艺中流砥柱的濮存昕在蓝天野的眼里是一个悟性非常高的演员,蓝天野说:“大家都知道濮存昕学历不高,但他的文化悟性非常高,学习的能力非常强,观众现在看他演的戏,尤其听他的朗诵,能听到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文化是装不出来的。”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