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恩怨始于袁善腊?

2014-02-21 07:48:36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五年前,兰世立和他的东星航空因停飞和破产,而被舆论广泛关注。今天,兰世立又和他的东星集团因股权纠纷案,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究竟是借贷性质,还是股权转让?东星梦碎的背后,又是谁在角逐?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东星集团创始人兰世立,敬请关注!

第三节  恩怨始于袁善腊?

虽说今天的兰世立与谢小青反目成仇、对簿公堂,但在言及他们的首次会面,双方似乎并未发生不快。谢小青曾给表示,他是被一位李姓行长引荐给兰世立的,目的是帮助兰世立还银行欠款。对此,兰世立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版本。

网易财经:你和谢小青是这么认识的?

兰世立:当时航空公司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由于一系列灾难,出现了一些困难。当时我们向武汉市政府,包括湖北省政府,都提交了报告,就希望政府从政策,包括资金,尤其在减免税收方面,给我们一些支持。这个报告我不知道是哪个省市领导批准以后,就挪到袁善腊手上,他当时就找我们,叫我到他办公室去讲,就说你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我说主要还是资金问题,他说资金问题你找政府有什么用呢?我还不如给你找个朋友,给你借就好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把谢小青介绍我认识,就通过他这里来借钱。我们当时本来是希望找政府来求助,最后被引到了高利贷的路上。

网易财经:就是你之前没有见过谢小青,是经过袁善腊引荐的。

兰世立:对,没错。

袁善腊,前武汉市副市长,当年曾主持东星航空破产的工作。在谈及即将重审的东盛地产股权纠纷案时,他表示此案的证据都是铁证,案件是铁案,他相信重审将会维持原判。

网易财经:袁善腊说这个案件是铁案,证据都是铁证,你怎么看的?

兰世立:袁大副市长准确的讲,是一个前武汉市副市长,说这个话我非常高兴。第一,他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坐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可以随意说话,今天我想他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即使他是坐在武汉市副市长上,他也无权对湖北省高院正在审理的案子,做出任何评判和推测。他的话说是铁案,而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将铁案撤销重审了,难道一个前副市长的话比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还有效吗? 

第四节 未到山穷水尽时?

网易财经:在袁善腊组织重整工作的时候,东星航空股的权东是这样的:东星集团占40%,但是已经被农行冻结;东盛地产占了32.7%,但是因为官司未了,被法院查封;东星国旅占20%,但是抵押给了郑州机场;剩余的7.3%抵押给了融众。在政府看来,东星航空的资产已经是乱糟糟的一团了。是这样吗?

兰世立:我觉得他这个话首先是非常好笑。我记不清楚当时抵押的状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东盛在航空公司的股权是有银行作为抵押了,准确讲是担保,郑州机场确实有20%国旅的股权,还有40%既没有抵押也没有担保。作为一个公司来讲,股权抵押担保其实跟公司本身资产经营没有任何关系。多少人买商品房通过按揭贷款,从买第一天起就一直抵押在银行,甚至到老了至少60岁,这几十年都抵押在银行,那就证明这个房子乱糟糟了吗?

网易财经:我记得你说过,当时东星航空并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帐面上还有2亿资金,那为什么当时还去融众借钱?不矛盾吗?

兰世立:一点都不矛盾。我们借钱是在2008年7月份,当时由于民航局更换新的领导人,我们有4架飞机一直在法国放了整整6个月,这6个月的时间我们至少损失有1-2个亿。在10月份以后,4架飞机回来了,9架飞机(原有5架)投入营运。事实上现金改善了,成本也增加了,尤其到(2009年)元月份已经开始盈利了。我刚才讲的是7月份开始借款,事实上我们借的是8000多万,只用了3000多万,还有4000多万是在帐上没动。我们担心的是,金融危机延续,更重要的是飞机回不来以后,会出现更大的(损失),事实上是作为一种应急的准备。

再一个现在媒体都有一个误解,或者是公众也有误解,我们是缺钱,但是是不是缺到经营不下去了?是不是缺到就要破产了?那就要想一下一个企业破产很重要的原因是债务,而我们即使到资产清算的时候,并不是有人通过向法院起诉,查封或者拍卖我们的资产,而造成破产,而是把我抓了以后,公司接管了,资产交给国航了,然后再对外制造一个假破产,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第五节 破产大戏终上演?

尽管兰世立坚称,当年的他并未走到山穷水尽,但现实却给了他无比猛烈的一击。2009年3 月14日,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3月15日,兰世立在珠海机场试图出境时,被警方控制,而当时距停飞令的发出还不到24小时。半个月后,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了由6家债权人提出的东星航空破产清算申请。

网易财经:对于“停飞决定”,你是什么看法? 

兰世立:如果停飞的话,可以说整个程序违法,结果更违法。首先是由武汉市政府在袁善腊的操纵之下,出来一个关于停飞东星航空的函,一个武汉市政府凭什么发函要停东星航空的飞机?不仅停我们的飞机,还去接管。作为武汉民航,是由民航局自上至下独立管理的,一个专业的政府部门。武汉市政府以及武汉市政府所有部门,是无权对东星航空下达任何行政指令的,这是一个前提。所以它发这个函首先是违法的,而说的三条就更违法。第一条说的是兰世立暂止出境。这个我觉得很好笑,我是个新加坡公民,我出境要向谁请示,向谁报告吗?第二说的东星航空债务太多,第三是东星航空有安全隐患。第二条债务多需要你政府出文吗?法院干什么去了?第三是安全隐患,武汉市政府怎么知道航空公司有安全隐患?最有意思的是在元月份,我们已经经过了当时的中国民用航空局,民航中南局以及湖北省民航安全办,三级民航管理机构的安全审定,最后评定的是94.71分,是中国民航有史以来比较高的分。这个安全审计是管三年,而我们在元月底出的审计证明我们是安全的,到三月中旬就不安全了吗?

更重要的是中南局接了这个函以后,这个函是武汉市政府3月14号下的,而且那天是星期天,而民航中南局当天就下了一个关于停飞东星航空的函,这正是行政滥作为,典型滥用职权造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对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行政处罚,必须履行严格的法律程度,其中就有三条:第一,你要告知当事人,要告诉你,我要对你进行处罚;第二,要进行听证,也就是当事人有辩护的权利;第三,必须进行调查核实有相关证据。而民航中南局仅仅凭武汉市政府的一个违法行政的函,就下达了停飞通知,事实上为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规定,所以我们当时去告民航中南局。

网易财经:你当时珠海是干什么去了?

兰世立:不是干什么,而是在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走,要考虑人身安全。

第六节 祸起国航收购?

对于东星航空被停飞的原因,当时业内就有声音怀疑是“收购战”引起的。原来在2009年1月,中航集团便开始与东星航空接触,洽谈旗下的国航收购东星航空的事宜。但到了3月13日,东星航空却发布了严正声明,正式拒绝与对方的股权合作。两天后,东星航空便被停航。

网易财经:当初跟国航之间进行资产重组的时候,是你主动找的国航还是国航找的你?

兰世立:这就是谢小青,因为谢小青和国航的关系。说简单点,谢小青和袁善腊为了提前收8000万的款,当时就介绍国航,因为融众的母公司是香港金榜,金榜这个董事长就是王军,王军直接跟孔栋(时任中航集团总经理兼国航董事长)联系,是这么个关系。

网易财经:当时你觉得国航作价很低,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兰世立:我觉得这是误解。我们要看到本身,从现在看来,事实上整个过程就是谢小青、袁善腊,甚至可以说相互勾结国航做的骗局。当时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在国航谈价钱谈不成功,我们最早谈的条件是8-10亿收购30%(的股权),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变成了希望1.4亿收购我们东星航空。当不成功以后,袁善腊就动用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在一周时间用不同的罪名抓了我四次,每次抓了放,放了抓。后来是因为我向省市领导写信,说袁善腊和谢小青利用公安逼着我去卖航空公司,后来批示以后他才不能动用警察。

除了这个过程以外,他为什么能骗取省市领导,都支持他们这么去做或者认可呢?袁善腊和谢小青就开始说东星航空欠债58亿,而且通过他掌控的媒体对外发布消息,说欠债58亿,然后国航将会重组东星航空,而且直接由湖北省政府跟它签协议,将会在武汉投资50-100亿,在武汉打造所谓中航集团在武汉的华中基地,将投放50架飞机,开通武汉-巴黎、武汉-伦敦,武汉-纽约的直航航班,所谓将武汉市建成一个国际化的航空港,实现武汉航空国际化的梦想。可是五年过去了,我们看到这都是谎言。什么叫谎言?就是事实不成立,结果没实现。当时东星营运的是9架飞机,我们订购的是28架飞机,而现在的国航湖北公司只有6架飞机。我觉得他从开始就编制了馅饼,来诱骗省市领导,来取得航空公司。

网易财经:有一个传闻,说你跟政府提过,要龟山的旅游经营权,还有地块。这是真的吗?

兰世立:袁善腊最不要脸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我当时就不同意,最后他和中航集团,尤其谢小青一起采取欺骗的手段,包括当时还有教委的人参加,说你就1.4亿卖给他吧,其它的损失我们政府会补给你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说那补什么呢?他说你要土地、要政策,你就尽管提。当时我们确实就提出一个要求,我投入8个多亿,你只要给我8个多亿我就退出。当时我们就提出来,一个原来航空公司征的1500亩地里面,我们要500亩,留下来给自己。然后我们在武汉的龟山电视塔,希望把整个龟山(景区)进行统管,包括有一片土地给我们。他说,好,没问题,都给你。他首先要求我们提,也答应了,最后逼着我们签字的时候,就让我们先把公司1.4亿卖掉,所以我们最后的纠纷就在这里。我说你要把你答应的提议的这些补偿到位,或者同步到位,我才能签这个协议,你要是你空口大白话说完了,不兑现怎么办?所以他最后说,我们向政府提无理的要求。有点清醒意识的人都明白,我和中航集团的重组,我凭什么向武汉市提要求?问题就来了,我提要求是一定有原因的,因为你逼着我低价出售,因为他们说要为了实现武汉的国际化航空港的梦,为了武汉市湖北省的利益,牺牲我东星,牺牲兰世立,那我当然有权提我的要求,或者他要求我提这些要求。

曹东辉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null
  • 第2页:第三节 恩怨始于袁善腊?
  • 第3页:第七节 重整自救无果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00强最年轻总监,哈佛学霸成功秘诀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