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西方题材下的现代芭蕾

2013-12-04 08:12:13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简·爱》:西方题材下的现代芭蕾
  芭蕾舞《简·爱》中除了简·爱与罗彻斯特的深切爱恋,也将疯女人贝莎夫人提到了台前,编导将贝莎夫人当成简·爱的影子来打造。高剑平 早报资料

早报记者 廖阳

现代芭蕾舞《简·爱》算是上海芭蕾舞团新近出产的作品里品相最佳,也最受观者欢迎的芭蕾作品。自去年11月首演,至今年8月于英国伦敦连演5场,《简·爱》共计在国内外巡演26场,好评颇丰。除了作品得奖,上海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吴虎生、范晓枫也同获本届“荷花奖”的表演金奖,从伦敦之行中开始主演简·爱的舞者项洁艳获得表演银奖。

“荷花奖”评委评价称,无论是舞者成熟度,还是典雅清新的舞剧结构,《简·爱》都是本次参赛作品中难得的佳作。“荷花奖”评委之一、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欧健平评价《简·爱》是一部人物角色干净纯正、作品内容安静入心的现代芭蕾作品,而采用西方题材创编现代舞剧,也是一个舞团走出国门、融入西方的最佳“借力”方式。

游走于刀锋边缘

现代芭蕾舞《简·爱》的一大特色在于,既还原表现了简·爱与罗彻斯特的深切爱恋,也将原著中若有若无的阁楼疯女人贝莎夫人提到了台前,以一个极为稳定的三角关系,加强了作品戏剧冲突。“我试图将贝莎夫人带到台前,她的痛苦,还有情绪上的煎熬都是剧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德国编导帕特里克·德·巴拉说自己在反复阅读小说和观看2011年电影版《简·爱》时,能感觉贝莎夫人的能量贯穿始终。而贝莎给他的感觉是悲伤,“她是整个故事里唯一的受害者,她很无辜,比简·爱无辜多了。”

帕特里克基本将贝莎夫人当成简·爱的影子来打造,就像白天与黑夜、开灯与关灯这样的矛盾事物,两人的出现总是相辅相成的,在剧中的戏份也各占一半。相对简·爱安静内敛的古典气质,有不少癫狂动作的贝莎夫人气场充足,也更为现代。“如果是把19世纪的故事毫无二致地重复搬上舞台,只围绕简·爱展开,这只能是一个简单又无聊的爱情故事,还不如直接看原著小说算了。”在编舞时,帕特里克也要求台上的舞者像濒临生死边缘那样跳舞,要完成看似危险的动作,有在刀锋边缘跳舞的感觉。

用心去跳舞

要说挑战,《简·爱》挑战最大的当然是舞者。排练这部剧对上海芭蕾舞团全体舞者来说便像打开了一扇新大门,所有舞者都像吃到新鲜可口的食物般有了跳舞的新感觉。

和此前表演过的其他作品相比,罗彻斯特给吴虎生带来的最大感受是“人物表现”有难度。一般的舞蹈角色要么奔放,要么内敛,罗彻斯特内心的潜台词却特别多,矛盾冲突也激烈。“如何把握内心冲突的 度 对我来说是最难的地方,不能太过,又不能不够,动作上也不能太释放。”虽然反复看了《简·爱》原作和据此拍摄的电影,吴虎生获得的终究只是最表层的感受,日积月累的排练,以及编导的反复提醒,才让他渐渐接近了角色的内在肌理,“这是漫长且艰苦的过程,没有捷径。”

《简·爱》对舞者的体力消耗之大,也让吴虎生措手不及,常常一个动作刚结束,还未喘息过来便进入下一个动作,几乎没有停顿。现代芭蕾和古典芭蕾的舞蹈语汇多有不同,肌肉上的发力方式和幅度也完全不一样。“帕特里克的编舞在节奏和风格上又极为快速,很多贴地动作要求我们每天在地上摸爬滚打,这让我们都很不适应。”

也曾有观众对吴虎生如此年轻是否能跳好中年罗彻斯特存有疑问。吴虎生说:“我完全没把这种质疑放在心上。作为演员,我也很习惯别人对我抱有疑问。”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演年龄反差极大的角色,在演《花样年华》时,吴虎生同样是以不到20岁的年龄出演四十来岁的中年角色。“刚开始排练时,我确实感觉有点难融于角色。一方面是人到中年,另一方面角色又是外国人,双重障碍导致我不是很能把角色放在心里,但现在我的感觉就是,表演时全身心投入就行。”直到现在,吴虎生也不能说自己对角色能做到信手拈来,只能用每日的训练保持对角色的揣摩,并由此带来长足的长进。“无论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是心理上的折磨,《简·爱》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吃苦最多,也带给我最多回报与荣誉的一部戏。”

范晓枫对贝莎夫人的理解是“敢爱敢恨”,“不管是性格、服饰还是舞蹈编排,这都是现代感十足的角色。”和范晓枫扮演过的其他角色相比,贝莎夫人亦是其表演过的戏剧张力最足的一个角色。

在此之前,范晓枫多以跳程式严谨的古典芭蕾为主。古典芭蕾要求舞者时刻保持良好重心,现代芭蕾舞《简·爱》则让她跳出了这些条条框框,打破了上半身基本维持不动的肢体语言,演出时也将重心放在了次要地位,“那种看似跌倒的状态是帕特里克希望看到的,那是一种颠覆古典芭蕾的状态,永远不在重心上。”范晓枫说,那种看似危险的动作常让观众无法预知舞者的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

“最开始我们也不太接受这种跳法,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现代舞训练。”《简·爱》让范晓枫完全摒弃了古典芭蕾里的炫技成分,从上至下连带心脏做足运动,情绪和张力上亦有了相应的变化。“若只有动作没有情感,我们便只是木偶般不会与观众有情感上的互动。《简·爱》让我明白,当舞者用心去跳舞时,哪怕在台上不做任何动作,也会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观演感受。”和吴虎生一样,范晓枫羞涩地笑说,至少在目前,《简·爱》是带给他们成长最多的一部芭蕾作品,而不管观众是否对二人有了解,至少在走进剧场的那一刻,也都能对其有更新的认识。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