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还是唐吉诃德 宜信前临质疑后遭银行追兵

2013-10-21 06:24:00 来源: 理财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7年时间,2万多员工,放贷规模超百亿,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和20多个农村,这是宜信在中国的版图,而他背后的操盘手正是唐宁

国字脸,微胖,颇似央视体育主持张斌,但声音尖细,与这敦厚的形体似乎不太协调,这是唐宁给人的第一印象。其貌不扬的唐宁被称为“互联网金融界马云”,堪称是中国P2P教父级人物。

7年前,彼时的唐宁还是一个天使投资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嗅觉敏锐的唐宁创办了宜信,开始走向一条国外称为P2P的小贷业务,迎来了“闷声发大财”的飞速发展期。近两年,P2P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高达几百家。在竞争日趋激烈且行业尚不规范的发展初期,外界对P2P小贷公司“非法集资”、“高利贷”等的质疑也从未停止。

唐宁似乎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从金融机构上来说,P2P小贷公司显然是草莽出身的野战军,没有政策的监管和政府的扶植,处于灰色地带;从行业竞争来说,宜信虽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但行业的不规范、政策的不明朗和外界的质疑随时可能让P2P行业遭遇重创。渴望政策监管却害怕管得过严,限制其发展。

作为金融领域创新的先锋,唐宁不断突围,试图为宜信找到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湾,转型势在必行,他为宜信找到另外一个落脚点——普惠金融。

无论怎样,P2P行业在老大唐宁的带领下,披上了中国特色,在外界的质疑和监管的空白处,继续狂飙发展,而唐宁每迈出一步,都如履薄冰。

小微租赁提升美誉度

“小微租赁”是唐宁的再次创新,而这创新的驱动力或许来自现实的压力。

这段时间,唐宁很忙。

在P2P小贷备受关注的今天,宜信行业老大的地位已经毋庸置疑,知名度提升了,而美誉度却仍受质疑。所以唐宁今年似乎将重心放在宜信品牌美誉度的提升上,一连串的动作让人目不暇接。

今年3月,宜信联合《福布斯》发布“中国大众富裕阶层财富白皮书”;7月,宜信又联手一财在北京发布了《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2013》。8月,宜信与《经济观察报》联合举办的“普惠信用 圆梦中国”小微企业创业案例大赛正式启动,进一步扩大宜信“普惠金融”理念的影响力。随之展开的是宜信全国巡回财富论坛。

除了落地的大型活动外,宜信的广告也开始登陆央视,唐宁打造品牌的决心可见一斑。

一边大力宣传品牌形象,另一方面,唐宁继续在金融创新领域树立开拓者的先锋形象。近日,宜信就正式成立了融资租赁公司,与传统金融租赁公司的定位不同,宜信普惠的融资租赁服务专注于“小微”人群,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叫做“小微租赁”。

其实,宜信普惠面向小微的融资租赁服务在2012年就已经开展,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小微租赁”的公司。唐宁表示,小微融资租赁业务,对于租赁行业也是一种创新,相比较飞机、轮船等大的租赁来看,小微租赁主要在农机具,城市中一些特许加盟的美容服务机构、洗车服务等方面的租赁需求等,这些需求相比传统融资租赁来说要小得多。

“小微租赁”是唐宁的再次创新,而这创新的驱动力或许来自现实的压力。

不可否认,唐宁在中国的金融服务领域的创新不断开辟细分蓝海,后来的模仿者甚多。但对于缺乏信用征信体系的中国来说,国外的P2P模式在中国虽被翻译为“人人贷”,但本质上已经变异,因为仅以个人“信用”作为担保的P2P,在中国失去存活的根基。

进入门槛低、行业存在暴利、缺乏监管、发展不成熟、风险管控难等都让P2P很容易陷入崩盘的危险,一不小心还会掉入“非法集资”的泥潭。尤其是今年3月重庆开始对P2P行业的大整顿,给唐宁敲醒了警钟。

今年3月,重庆金融办、重庆工商局、重庆公安局、重庆银监局、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等部门通过调查发现,重庆五家P2P公司实际经营中已向非法集资演变,突破了传统意义上P2P的范畴。整顿的结果是,包括宜信在内的五家中的一家P2P公司已予注销,其余四家被要求逐笔清退现有的债权债务,共计4.86亿元。

面对重庆监管部门的指控,宜信集团当日即发表了声明,称宜信自创立来一直“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积极开展金融创新,严格控制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并表示重庆分公司各项工作正常进行,继续合法合规地为广大个人及小微企业主提供信用咨询服务。

综观外界对宜信的质疑,最大的来自其独特的“债权转让”模式,而这种模式可谓是唐宁的独创。

宜信模式

唐宁认为在债权转让模式中不存在任何期限错配或者转让者承诺收益、承诺本金的情况。

现在,宜信主要是以线下业务为主、线上业务为辅的模式扩张。通过在线下设立分支机构和业务团队寻找借款人和投资人。根据其官网显示其已经在100多个城市和20多个农村地区建服务网络。预计宜信的规模在200亿元以上,国内最大,占据约三分之一市场。

唐宁将宜信盈利模式总结为:宜信作为中介平台,主要通过向两端客户收取服务费获得收益,其所收的费用包括咨询费、审核费、服务费,但有人认为这是变相的高利贷,因为抛出这些费用的贷款年利率一般是6%,跟银行差不多,但加上这些费用的年利率则高达30%。

即便如此,宜信仍在快速发展,其主要的经营模式就是债权转让,这种模式被深深烙上唐宁的影子。

唐宁对电影《中国合伙人》有着更多的感触,他认为电影中大多情节都是虚构的,因为影片在一定程度上也讲述了他的故事。

1993年,唐宁是新东方的学生,两年后,他成为新东方的老师。这让唐宁对中国的教育市场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此后,他从北大数学系成功申请攻读美国南方大学发展经济学硕士学位,两年后,利用暑假跟“穷人银行家”尤努斯学习做小额贷款。那段时间,唐宁经常开着小车到处去找客户,开始对“弄脏手”放下身段搞金融有了切身体会。这似乎也为如今的宜信模式埋下伏笔。

读完硕士后,唐宁曾在华尔街DLJ投资银行从事金融、电信、媒体及高科技类企业的上市、发债和并购业务,2000年回国,出任亚信科技战略投资和兼并收购总监。

但真正让唐宁感兴趣的还是中国的教育培训行业,于是,三年后,唐宁转型做天使投资人,专注于投资教育培训行业,至今唐宁仍很骄傲当年投资的达内IT培训机构成为行业第一。

但在投资的过程中,唐宁发现很多学生的家长就咨询能不能边培训边付款或者先就业后交一两万的学费。拥有多年金融背景的唐宁一口答应,随即他便去找当时国内外所谓的创新金融机构,希望有机构能先借钱给学生,但没有抵押和担保,即使唐宁提出让培训机构作担保,机构也不信任。

无奈之下,“我就拿出自己的钱做第一个信任他们、帮助他们的人,所以这是P2P的缘起,当时不知道国际上有这个事,后来才知道原来美国、欧洲也有这个事。既然金融机构不信,我又跟他说这个人可信,就自己做,所以我就自己拿出钱来借给这些参加职业培训的大学毕业生。”

当然,唐宁不是活雷锋,他是有偿出借。这让他周围的朋友很感兴趣,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理财方式。这些人包括培训机构的老师、领导,因为借钱给学生,他们彼此都了解,互相信任。后来,唐宁的做信用管理风险控制的同事也想参与进来,但有的远在上海,于是,有人就提议,把唐宁出借的债权买过来,就这样,宜信的“债权转让”模式开始了。

2006年4月,唐宁在北京正式成立国内第一家从事P2P小额信用贷款服务企业宜信公司。

曾在金融行业浸淫多年的唐宁深知信用风险防控是P2P平台业务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于是从成立之初起,宜信就严格进行风险管理,打造了一个系统的风险防控体系。

“宜信建立了一支由几百人组成的信用管理团队,其中包括了众多在摩根大通、美洲银行等工作多年的资深信用风险管理专家。与世界商业风险决策管理的领导者FICO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数据为基础做了很多自动化的审批管理、客户管理、贷中管理,以及贷后监控。”唐宁这样介绍宜信的风控团队。

作为一个宜信的借款人,从申请进入系统到最后完成还款,客户的借款在一系列有固定标准和统一规范的信用管理动作下完成。申请伊始,宜信根据客户的学历、收入、性别、家庭等固有特征,结合海量数据库,完成客户评分。同时,依据历史数据的表现对评分技术进行优化和改进,做出更科学的决策。

对于一个宜信的出借人而言,宜信对借款人所做的信用审核和管理,是为了通过严格的信用控制标准来把握借款人的信用情况,对其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进行充分的考察,以确保推荐给出借人的客户都是经过宜信系统评分确定的优质信用客户。

通过双方信用的审核,将风险降到最低,就这样,宜信开始逐步走上正轨。

尤其是2011年,凯鹏华盈联手IDG和摩根士丹利向宜信注资数千万美元后,宜信如虎添翼,飞速发展。其间,宜信形成多种客户对接的模式,除债权转让外,还有面对面签约、远程电子签名直接签约、通过互联网直接对接等。

但“债权转让”模式的备受质疑让唐宁大为不解,他认为:“在债权转让模式中,宜信只是把一笔已经生成的债权从额度上细分而已,以帮助出借人降低风险。在这个模式中不存在任何期限错配或者转让者承诺收益、承诺本金的情况。”

对于未来发展,唐宁这样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宜信认为,未来将基于移动互联网和电子签名来做客户需求的对接。可以预见这种更为便捷、直接的方式在未来会成为主流。”

普惠金融

唐宁将未来宜信分为两大业务,一是普惠金融,二是财富管理。

枪打出头鸟,作为一个尚不规范行业的老大,唐宁不断遭受质疑。

尤其是近期举行的互联网大会上,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直指目前P2P的平台内部已经出现了道德问题,“P2P如果做成线下,脱离了平台操作功能之后,也就会演变成资金池,就会出现影子银行”。这一表态被业内解读为以宜信为代表的线下P2P模式将面临整顿。

根据监管法规的要求,宜信不能从事吸储、清算和自主决定放贷的业务,它只能是为出借人和借款人牵线搭桥的平台,如果突破了“第三方平台”这一角色,实质上与传统的金融机构的集资-放贷无异。

面对外界对宜信“非法集资”、“资金池”等的质疑,唐宁非常坚决地表示:“宜信的标准和底线就是没有吸储,没有集资,没有资金池。宜信一直所倡导的是鼓励创新、严守底线、合法合规、利国利民。不集资,不吸储是看待金融创新模式的一个标准和底线。”

但唐宁要管理的是一个庞大的帝国,从2011年的几百人到如今的两万多员工,宜信的迅速膨胀已经远远超过专门在小贷领域耕耘的包商银行和泰隆银行——他们的员工分别为6000多人和5000多人。宜信今年的放贷规模可达两百亿元,至于赢利,有业内人士粗略估计约为四五亿元。

对于P2P安全性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是风险率,唐宁对外称若以逾期90天作为不良贷款计算,2012年底的不良贷款在2%~3%之间。但一位同样从事P2P行业与唐宁熟识的高管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宜信实际的风险率远不止这些,它是通过不断吸收投资款来弥补之前的风险漏洞,很可能陷入恶性循环,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该高管还表示,之前宜信联手一财发布的P2P行业白皮书可信度极低,因为很多P2P宣称自己的风险率是0,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可笑的是宜信竟然没在白皮书上公布自己的具体数据。

前有围堵,后有追兵。近日,宜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庞大竞争对手——银行。

招行前行长马蔚华一直力挺P2P,10月17日,招行在其官网上,已开始隐秘上线P2P网贷业务,该业务并未放在个人业务下,而是隐身于其“小企业E家”平台下。刚上线不久,招行一款预期年化收益6.1%,标的5000万的e+稳健融资项目,就轻松完成募资。

如何突围为宜信找到一条长久出路才是唐宁面临的最大问题,于是转型势在必行。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唐宁就开始探索宜信的转型之路。

如今,在大家对P2P不甚了解的情况下,唐宁又先人一步,将宜信所处的行业定义为普惠金融:“普惠金融的目标是为了覆盖传统金融机构没有覆盖到的人群,P2P只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和技术手段之一。”唐宁这样解释道。

对于宜信的未来,唐宁将其分为两大业务,一是普惠金融,帮助经济上活跃、愿意通过释放信用价值改变自己而未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的人群筹措资金;二是财富管理,为崛起的大众富裕阶层中产阶层做全方位的财务规划和资产配置。

究竟唐宁的“普惠金融”能走多远?市场和时间会给出答案。

netease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作者:王小莓 袁盼峰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