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中石油案调查重点 “周姓人士”浮出水面

2013-09-26 03:06:3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部门对四川的调查似乎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多个消息源称,曾与年代能源实际控制人王国巨关系密切的另一神秘富豪曹永正目前仍外逃加拿大,而其“与郭永祥及一周姓人士的关系都非常好,有些人只能逢年过节才能见上面,他可以经常约见。”

中石油腐败案的震动还在继续,时至今日,这起案件也似乎进入了更为深层次的发酵期。

9月24日,此前数名高管“失踪”的上市公司明星电缆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何玉英近日不幸离世。明星电缆并未在公告中对何玉英的具体死因做出说明。

但来自多家媒体的报道则显示,9月23日晚11时左右,何玉英在位于成都武侯区火南街道辖区内坠楼身亡。

资料显示,何玉英现年45岁,历任成都长城商厦总经理助理、明星电缆成都分公司总经理等职。明星电缆证券部内部人士称,何在担任上市公司副总经理期间,主要分管市场销售工作。

多名石油系统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随着8月底至今中石油案的逐步放大,国内一大批此前与中石油存在业务往来的关联公司“都人心惶惶,不知道什么时候(熟悉的人)电话就打不通了。”

而在案件本身仍在调查之时,接近中石油集团的知情者也向记者透露,中石油这家业务庞杂的“巨无霸”的改革也已在其内部提上日程。

“在蒋洁敏担任一把手期间,集团内尤其是二级单位的很多人都对公司的管理抱有很大意见,此次腐败案也推进了内部的改革,相关部门在近期已经约见了石油系统的高层召开了多次讨论会议。”知情者对本报记者说。

案件深水区

何玉英的离奇坠楼让明星电缆这家快速崛起的公司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但四川民营石油业人士则向记者透露,除了与中石油存在“灰色交易外,包括李广元在内的四川多名神秘富豪还有别的问题”。

本报记者了解到,大专学历的何玉英在明星电缆去年上市时直接持有明星电缆125万股,后经过分红送转,变成了187.5万股,按照昨天报收4.69元,市值达879.375万元。

知情者称,在明星电缆李广元等高管被调查后,何玉英曾短暂“消失过几天”,但这一消息未能获得明星电缆官方的证实。

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明星电缆主要客户为石油石化、发电和冶金等对于电线电缆的质量和技术含量要求较高的行业内企业,如中国石油集团、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等。

而在众多央企客户中,中石油是明星电缆的最大的销售客户之一,明星电缆也是中石油2010年网络采购最大的供应商。来自公司的半年报则显示,今年上半年,中石油为明星电缆贡献销售收入1.85亿元,为公司第一大客户。

对于这家被媒体称为中石油“寄生公司”的神秘企业,随着“中石油窝案”的集中爆发,其董事长李广元、前总经理沈卢东及财务总监杨萍也相继“失去联系”。

事实上,随着与中石油相关的案件脉络不断厘清,围绕这一腐败窝案的调查指向也似乎日趋明朗。

多名持续关注中石油案件的石油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四川作为涉案公司及涉案人员的集中区域,“虽然涉案的关键人物在南京等地也有一些重大项目,但这个案子一个很大的调查重点还是在四川。”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近几个月内,四川省内出现人事变动的公司还包括国腾电子(300101.SZ)、高新发展(000628.SZ)、金路集团(000510.SZ)。

“李广元的公司虽然和中石油有业务往来,但和传统的民营石油企业并没有太多交集,(他)好像是另一个圈子的人。”当地一名民营石油贸易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部门对四川的调查似乎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多个消息源称,曾与年代能源实际控制人王国巨关系密切的另一神秘富豪曹永正目前仍外逃加拿大,而其“与郭永祥及一周姓人士的关系都非常好,有些人只能逢年过节才能见上面,他可以经常约见。”

改革前奏

即便案件调查仍是目前笼罩在中石油头顶的沉重阴影,但种种迹象表明,对这家占据中国石油工业中绝大部分市场、资源、政策优势的“巨无霸”的改造也已提上日程。

接近中石油的权威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在案件爆发后,包括国务院国资委在内的主管部门领导人除先回多次前往中石油考察外,还先后多次召开了议题范围更广,针对国内石油领域改革的重要工作会议,而除中石油高层外,包括中石化中海油、国家发改委的相关负责人也均出席参加。

接近发改委的消息人士透露,最近一个月内,国家发改委就多次召集开会,重点讨论将中石油的管道业务收回的可能性,目的是进一步理顺天然气管输价格。

此外,国资委内部人士也称,由于中石化在专业化重组方面取得的成就,国资委在一些内部场合也建议中石油向中石化学习进行类似的专业化重组,中石油有关高层也表示将认真考虑。

而在中石油内部资产有望重新梳理时,曾经因原石油部分家而被排除在“大集团”外的中石油管道局则或将打响中石油改革第一枪。

事实上,在此之前,由于涉及国内天然气价改,发改委专家组成员对于将中石油管道业务进行独立的讨论就一直存在,但由于中石油“一直找着各种理由拖延。例如,中石油方面称管道业务股权很复杂,涉及到民资、外资成分,很难处理。”讨论方案也最终无果而终。

而除管道业务外,多名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还透露,以此次腐败案为契机,对于中石油内部的资产管理及与民营企业的合作方式也将是未来机制改革的一大重点方向。

“为什么会出现利益输送,就是因为你的制度不够透明,所以,对于中国石油工业的改革,高层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一名接近中石油现任高管的权威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人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