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饿死女童案今判决 生母乐燕被判无期徒刑

2013-09-18 18:35:44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江苏频道南京9月18日电(记者 王伟 张本甫)今年6月份,在南京市江宁区发生了一起两名幼童被饿死在家中的惨案,该案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今天,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两名女童的母亲乐燕进行了公开审理,并当庭作出判决。被告人乐燕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乐燕案审理的审判长周侃、人民陪审员黄琼花、人民陪审员赫静等回答了记者提问。

问:乐燕案的发生,引发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的关注。之前,媒体对乐燕案作了许多报道。那么,今天经过法庭认定的案件事实与之前媒体报道的内容是否相一致!

答:乐燕案发生后,不少的媒体都对乐燕作了相关的报道,表示了极大的关切。今天,我院依法对被告人乐燕故意案公开进行审理,并当庭作出了判决。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乐燕,曾用名刘欢、葛然,女,1991年12月19日生,汉族,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文盲,无业,住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503室。曾因吸毒于2012年2月27日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行政拘留十二日(不予执行行政拘留)。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6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6日被指定监视居住。

被告人乐燕系非婚生子女,自幼由其祖父母抚养,十六岁左右离家独自生活。有多年吸毒史,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2011年1月乐燕育有一女李梦雪(殁年2岁5个月,生父不详)。2011年起乐燕与李文斌同居,2012年3月育有一女李彤(殁年1岁3个月)。被告人乐燕身为被害人李梦雪、李彤的母亲,在李文斌于2013年2月底因犯罪被羁押后,依靠社区发放的救助和亲友、邻居的帮扶,独自抚养两个女儿。乐燕因沉溺于毒品,疏于照料女儿,2013年4月17日,因乐燕离家数日,李梦雪由于饥饿独自跑出家门,被社区干部及邻居发现并将两幼女送往医院救治,后乐燕于当日将两女接回。乐燕在其因未尽抚养义务,曾致两幼女因饥病被送医的情况下,仍于2013年4月底的一天下午,将两幼女独自置于其住所的主卧室内,留下少量食物、饮水,用布条反复缠裹窗户锁扣并用尿不湿夹紧主卧室房门以防止小孩跑出,之后即离家不归。同年5月3日,乐燕将其随身携带的家门钥匙遗落在朋友家,至案发一直未取回。乐燕离家后曾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索要救助金,领取后即用于在外吸食毒品、玩乐,其明知两幼女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会饥渴致死,直至案发仍未曾回家。2013年6月21日,社区民警至乐燕家探望时,通过锁匠打开房门后发现李梦雪、李彤已死于主卧室内。

经法医鉴定,两被害人无机械性损伤和常见毒物中毒致死的依据,不排除其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

2013年6月21日14时许,公安机关在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宣义路将被告人乐燕抓获归案。

经司法鉴定,被告人乐燕系精神活性物质(毒品)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法院认为,被告人乐燕身为被害人李梦雪、李彤的生母,对被害人负有法定的抚养义务。乐燕明知两年幼的被害人无人抚养照料,其不尽抚养义务必将会导致两被害人因缺少食物和饮水而死亡,但却仍然将两被害人置于封闭房间内,仅留少量食物和饮水,离家长达一个多月,不回家抚养照料两被害人,在外沉溺于吸食毒品、打游戏机和上网,从而导致两被害人因无人照料饥渴而死。乐燕主观上具有放任被害人死亡的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两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因此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乐燕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被告人乐燕在负有抚养义务、具备抚养能力的情况下,不履行抚养义务,造成两被害人死亡,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应当严惩,鉴于被告人乐燕审判时系怀孕的妇女,且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乐燕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问:今天,公诉机关以乐燕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法庭公诉,最终法庭也认定乐燕构成故意杀人罪。就此案的定性,一些人持不同意见,有的认为应构成遗弃罪,或虐待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请问,法庭对该案定性是如何考虑的。

答:关于被告人乐燕行为的定性问题。合议庭经评议后认为,被告人乐燕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首先,我要介绍犯罪故意和过失犯罪的区别,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其中行为人明知行为会造成危害社会的后果,希望或者积极追求这种结果的发生属于直接故意;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但主观上却持放任态度,从而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属于间接故意。过失是指行为人应该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危害结果,但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但过于自信,轻信可以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

合议庭认为,乐燕身为李梦雪、李彤的生母,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社区的帮扶下有抚养能力,对两名幼儿负有法定的抚养义务。但乐燕在主观上明知两年幼的被害人完全没有自理能力,在无人抚养照料的情况下,会因缺少食物和饮水而死亡,却将门窗紧闭,仅留少量食物和饮水,离家长达一个多月,在外沉溺于吸食毒品、打游戏机和上网,不回家履行抚养照料两被害人的法定义务,这种应当作为而不作为的过错行为导致两被害人的死亡后果发生。乐燕在主观上对两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所持的是一种放任的间接故意态度,客观上也造成了两被害人死亡后果发生,其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因此,合议庭认为乐燕构成故意杀人罪。

刑法第233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乐燕在庭审中供述,其最后一次离家时给孩子预留的食物和饮水够他们吃三、四天左右,没有把钥匙给过其他人,也没有委托他人帮忙照顾孩子。其知道长时间不回家,小孩会饿死,并认为这是常识。可见,乐燕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两被害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在主观上,她并非是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这种后果,也不存在已经预见到后果但过于自信,轻信可以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她的主观心态不属于过失,其行为不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

被告人乐燕不宜定遗弃罪。刑法第261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遗弃罪的主观方面,一般是扶养义务人企图通过遗弃无独立生活能力的家庭成员达到逃避或者向他人转嫁本应由自己承担的扶养义务的目的,客观方面一般是将被害人遗弃于能够获得救助的场所,比如他人家门口、车站、码头等,不排除别人对被害人实施救助。比如,行为人将一个无生活能力的幼儿,扔在社会福利院门口,幼儿有可能被人施救。本案被告人乐燕,将两名年幼孩子放在家里,并且将门、窗封死,实际上排除了幼儿自救和别人实施救助的行为,所以,乐燕的罪名不应定为遗弃罪。

被告人乐燕也不宜定虐待罪。虐待罪是指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经常以打骂、冻饿、禁闭、有病不给治疗或者强迫从事过度劳动等各种手段,从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迫害,情节恶劣的行为。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虐待罪主观是出于虐待的故意,即有意识地对被害人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折磨。客观方面表现为经常或者连续折磨、摧残家庭成员身心的行为。而故意杀人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剥夺他人的生命。乐燕的行为在主观上没有虐待孩子的故意。此外,虐待、遗弃均有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但被告人对这种死亡后果主观上都应是过失,而不是故意。因此,乐燕的行为更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求,定故意杀人罪更为准确。

问: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的可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乐燕被判处无期徒刑,其量刑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答:关于量刑,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故意杀人罪的量刑,是从最高刑死刑开始由高向低排列。

人民法院的量刑是要综合考虑被告人的动机、手段、侵害的对象、危害后果和犯罪的主体和一贯表现以及犯罪后的态度等综合考量。对照本案,乐燕作为心智正常的成年人,为吸毒和游玩而置一个母亲的责任于不顾,多次申领本应用于孩子基本生活的救济金,用于自己吸毒和消费,其外出期间的基本活动领域经查都离家很近,但仍长期不回家照料孩子。在民警、社区干部和亲友询问孩子情况时,其也应付以谎言。本案的受害的对象是不满三岁的儿童,造成的后果是两个幼小的生命夭折,虽然其认罪态度较好,但无任何法定从轻情节,应该说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也极其恶劣,论罪应当严惩,鉴于乐燕系审判时怀孕的妇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乐燕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首先,被告人乐燕审判时系怀孕的妇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依法不适应死刑。其次,乐燕作为孩子的亲生母亲,主观上并不希望造成孩子死亡的后果,本案毕竟属于不作为方式的故意杀人,其主观恶性有别于采取积极方式的直接故意杀人案件。第三,乐燕系坦白,归案后认罪态度好,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问:乐燕因为吸毒致使其行为能力下降,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两个幼童饿死悲剧的发生,据此,她能否完全地承担相应的责任?

答:今天的庭审中,合议庭对乐燕责任能力进行了认真调查。乐燕出生于1991年12月,现已成年,身体健康,有劳动能力,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监护能力;同时经鉴定,乐燕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合议庭不认可吸毒使其能力下降这一说法,根据查明的事实,乐燕在离家期间,不吸毒时无证据反映她行为异常或控制、辨认能力下降。其间,乐燕多次回社区、派出所索要本应该用于孩子生活的救助金,用于自己吸毒,在别人询问孩子情况时也谎称孩子很好,今天的庭审她也表现出对答切题,应对正常。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乐燕有多年的吸毒史,吸毒的人明知自己吸毒可能会造成自己辨认及控制能力的下降,并造成危害后果,却仍然吸毒,导致自身的控制、辨别能力下降,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应当负刑事责任。这正如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醉驾要负刑事责任一样,不能成为从轻或者减轻其罪责的理由。

问:又是毒品让一个家庭上演了人间悲剧。从乐燕案审判中应向社会作怎样的提醒,如何才能避免两幼童饿死案悲剧的发生?

答:我本人是法制节目的制片,也是一个母亲,这个案子,我作为人民陪审员参加了审理,让我为两个孩子的不幸感到痛彻心扉,每一个降临人间的小生命都是天使,而这两个本应在父母呵护下长大的天真可爱的小天使是这样无比悲惨地失去了生命。我为孩子感到悲哀,何其无辜?正是最亲爱的母亲亲手终结了她们最最基本的活下去的权利和希望;我也为乐燕感到悲哀,从一出生的亲人离弃到今天的世人唾骂,从少年时的居无定所到今后的高墙铁窗,她自己的人生其实也是一个悲剧。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爱孩子是一个母亲的天性和本能,当一个母亲十月怀胎,将一个小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总是会尽一切所能关心、照顾、保护这个孩子成长,从法律而言,这也是作为监护人应有的责任。在我们的认知中,在灾难来临时,母亲会殊死护卫着怀里的孩子;在面临生死决择时,母亲会毫不犹豫地将生的一线希望留给孩子;为了孩子,母亲可以竭尽所能,可以吃尽千辛万苦,可以付出一切代价,而同样是母亲,为什么乐燕她能狠心如斯?这种行为让人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正常人可能都和我一样,不能理解。在我查阅卷宗、参加庭审以及和乐燕接触的过程中,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毒品已经让她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性。乐燕是个90后,今年还不到22周岁,但却有着近7年的吸毒史,她的同居男友也是一名瘾君子,因涉毒受到法律处罚。因为吸毒她经常夜不归宿,15岁就离家出走;因为吸毒她醉生梦死,稀里糊涂地生了两个孩子;因为吸毒,她丧失了人类的良知和道德,忘却了自己作为母亲最基本的责任,置两个年幼的孩子于不顾,最终造成这起惨案。现在,乐燕也对自己行为追悔莫及,流着泪说,是毒品害了自己和孩子。事实上,如果不是吸毒,凭着救济金,她和孩子生活下去是没有问题的。可以说,一旦沾上毒品,将彻底摧毁一个人的健康、意识、良知、道德,毒品对个人、家庭、社会的危害远远“猛于虎”。

为了确实防止乐燕案悲剧的发生,我建议,一是政法机关要切实加大对毒品犯罪的打击,依法严惩涉毒的犯罪;二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毒品危害的宣传力度,让全体国民认清毒品的危害,司法机关要选择典型案件,适时公开处理,教育群众,震慑犯罪;三是切实加强对毒品犯罪的预防工作,减少和杜绝毒品犯罪的发生。我也呼吁全社会所有的人,都能珍惜生活,远离毒品!

问:我们注意到,本案的合议庭有两名女性人民陪审员。请问,为什么要组成这样的合议庭,陪审员是如何选任出来的?

答:重大案件由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是为了更好地让人民群众参与司法活动,推进司法公开,发扬司法民主。考虑到本案的被告人是女性,受害人又是儿童,我们从全市1644名人民陪审员中,遴选出5名陪审员,并请市妇联提供参考意见,最终确定了两位人民陪审员黄琼花、赫静两位。这两位人民陪审员,一位长期从事法制类电视节目宣传,一位是对社情民意有充分了解的街道基层干部,都非常热心并专注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工作。相信她们能够很好地履行人民陪审员责任。

(原标题:南京饿死女童案今判决 生母乐燕被判无期徒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