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营改增力度超出我的想象

2013-07-31 15:42:45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许善达:营改增力度超出我的想象

国家税务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

网易财经7月31日讯 2013网易经济学家夏季论坛今日在京召开,在论坛上,国家税务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表示,很多政策需要长短中结合考虑,有些政策已经体现了这一点,比如说财税方面,营业税改增值税的政策,这个政策国务院已经下定决心,从上海2012年开始试点,现在推行的范围之广,推行的进度之快,“比我这个做财税这么多年工作的人想象的力度要大,”减税的规模今年预算就做了一千多亿,“我们前十年经济增长速度那么快,收入增长都20%多,也没有一年减税减这么大的规模,”

文字实录

主持人:

不光我们在期待,经济学家本身自己也在期待,这三个问题是国务院层面思考的,内部环境,外部环境,再加上中国可持续发展动力到底来自何方,也给了一个区间,7%到8%,但我们看中国经济这次下滑可能还不是周期性的下滑,我们想请许善达先生框定一个您的标尺,在7%和8%之间?还是会有出乎意料的判断?许先生。

许善达:

我不是一个预测经济增长速度的专家。

主持人:

这跟扔钢蹦儿有时候一样,没关系。

许善达:

研究得不是太多。我想谈一点,我认为中国统计数字的指标误差的范围不小,所以我觉得不必过于拘泥于7.3还是7.2,因为它有一定的误差,只要看一个趋势就可以。

主持人:

为什么会有这种误差呢?

许善达:

这里面统计误差是非常大的,我想任何一个统计都不可能跟实际情况百分之百一致,选取样本的情况,选取指标的情况,分配的权重等等,因素很多,晓华是搞统计的,我觉得统计指标的误差空间还是不小的。

主持人:

您一说我们就理解了,原来是这样,那您觉得呢?

许善达:

这是第一个,我觉得对指标的问题不必过于(纠结),好象7.3或7.4就有什么实质性差别,不要这样去看指标,主要还是看趋势,看它变化的方向,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中国经济发展的指标不能太低,因为中国的就业问题现在仍然是非常严重的,现在咱们的低劳动力成本,劳动密集型行业逐渐萎缩,过去很多来料加工的企业都转移到越南,转移到柬埔寨,转移到泰国去了,我们现在国家发展的战略是要增加技术含量,产业链要向高端来发展,但是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产业越向高端发展,它的就业弹性是缩小的,所以我们过去GDP一个点能容纳多少就业的量,今后随着我们经济水平的提高,每一个点所容纳的就业量会降低,因此我们对就业的问题是一定不能忽视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还需要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我觉得这确实是有个底线,不能太低,太低了以后就业出问题会引起整个社会的问题,这是我对底线的看法。

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改变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向,我们还是要坚持,要增加经济的技术含量,增加服务业,增加技术含量,这个方向是不能动摇的,现在的困难在于,怎么样把我们长期经济发展,像过去一些专家,吴敬链老师说按照生产函数要增加潜在的生产率等等,这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转变增长方式,但是我们也要同时考虑一个短期的应对,光考虑长期,不考虑短期应对,如果在一个时期经济发生巨大波动,那么长期指标实现起来也很难。我觉得现在很多政策需要长短中结合考虑,有些政策我认为已经体现了这一点,比如说财税方面,营业税改增值税的政策,这个政策国务院已经下定决心,从上海2012年开始试点,现在推行的范围之广,推行的进度之快,比我这个做财税这么多年工作的人想象的力度要大,减税的规模今年预算就做了一千多亿,我们前十年经济增长速度那么快,收入增长都20%多,也没有一年减税减这么大的规模,民生支出又增加了那么多,特别是又追加了一千万套保障性住房,这都是巨额的财政开支,为了支撑这两个,又要加大民生支出,又要减税,政府还发了四千亿的债,使得我们的国债从8000亿涨到了12000亿,我觉得这都体现了国务院的决心,我坚持要减税,坚持要增加民生支出,希望通过这样的决策今后经济增长快了以后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快了来填补今天的赤字缺口,我觉得这些都有中期长期结合的问题。

我认为在当前的工作中,首先政协一次开会,我提出短期的,中期长期的我就不说了,短期的我当时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一个建议就是要继续给小企业居民、普通低收入群体要减税,增加他们的收入,这个政策在前不久我们已经公布了,对于小型企业每个月销售两万以下的都免税了,其实营业税改增值税的政策是年销售收入500万以下的企业,它的税率从5降到3,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减税政策,所以我们这些措施已经体现出来,对小企业减税,增加就业,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这个目的正在逐渐地实现,这是从鼓励增加消费来看的,我们上半年的一个问题或今年的问题就是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比去年有点下降,要是下降的话,消费就很难再增长,因为消费首先取决于居民收入要增长,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要增长,这个目标目前看来需要再进一步制定新的政策来支撑这方面的目标。这是一个方面。

从投资方面,我当时建议,当时是为了房地产的问题,我建议房地产要分成三类,不要一说房价就是总的房子,总的价格,分成三类,现在有一个政策已经兑现了,所谓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这类已经单独有政策了,我建议能够尽快把普通住房和高档住房区分开,普通住房控价控购,价格要有一定的控制,购买人的资格要有一定的控制,高档住房我的建议是要放价放购,放价放购以后房子卖得贵,跟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关系,政府可以多收税,我觉得这一点没有什么不好,所以我理解,释放一些需求,我理解的释放可能有一个针对性,就是对高档住房的需求,我们原来有点儿抑制,我想如果这个政策能够赶快研究出台的话,那我们经济的需求方……这个需求方就不光是对钢材水泥了,因为人们买了新住房以后还带着很多消费,电视、家具等需求,这个效果非常大,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增加需求,释放需求的重点。

第三是刚才说的出口,我就不再说了,我觉得这个政策可能在认识上还有一些不同意见,我希望能够尽快研究,我们国家现在最重要的,也是数量很大的一个资源,在我们手里掌握的,就是我们的外汇储备和人民币发行的量,这么大的外汇储备发行量,现在我们的回报率是很低的,如果我们研究一下,用我们的外汇出口,人民币出口来带动我们国家,李部长讲了那么多产能过剩,特别是我们国家现在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这是最过剩的,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们是最有产能输出到境外的,这使得我们在内需外需结合上会起到特别大的作用,现在我们再指望美国、欧洲买我们的衬衣,买我们的鞋,已经很难有这个期望值了,我们应该用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主要面对发展中国家,当然也包括一部分发达国家,我想这对我们经济发展的需求拉动也会非常大,我们中国经济所拥有的资源应该说是足够的,即使有一部分资源短缺,在世界市场上我们也很容易能够和那些资源组合起来,只要我们的政策对头,我相信这些资源能够得到更好的配置,资源配置的更好,效率更高,我们经济发展速度就会

李春晖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那些懂得投资自己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