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核燃料项目遭民众强烈反对搁浅

2013-07-14 03:31:33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0
分享到:
T + -

“在社会未达成广泛共识之前,绝不办理立项手续,绝不开工建设。”继12日广东省江门市政府决定再延长10天时间公示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区项目后,江门市委副书记、市长庞国梅13日却突然向公众这样表态。同时,鹤山市市长伍宇雄在发布会上宣布,由于社会各界人士反对意见比较多,对中核龙湾工业园项目不予申请立项。

当年,有超过40个地方政府激烈争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这个投资近400亿元的核燃料加工厂项目,最终,江门鹤山市胜出。根据官方的说法,该项目2017年建成后,产能可满足核电发展2020年规划的50%燃料需求,无论是在工业产值还是在税收方面将会再造两个鹤山。

但老百姓似乎并不认可官方的乐观估算,从7月4日江门市发改局发布《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公示》(下称“稳评”),征求公众对该项目的意见起,民众的反对声音在网络上迅速发酵,网上的“核担心”逐渐升级为“核危机”。

台风中心是最平静的

核燃料不是新名词,我国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建设核燃料厂,至今仍在运行。就在政府部门欣喜征地顺利的同时,公众声音几乎一边倒:为什么在人口稠密的珠三角地区进行这个危险项目?若核泄露,将对周边多少公里的地区造成影响?4月已经动工,为何7月才告知市民?项目是否应该提前开听证会?

起初,反对声仅出现在江门市的几个公共论坛和部分江门市民的微博上,后来,反对的声音逐渐蔓延。

一名当地的居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周边的人都是谈“核”色变,怕在极端的情况下,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至少他们在7月4日政府发布公示之前,对这个中国东南沿海第一座核燃料加工厂都是一头雾水。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项目选址地的居民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恐慌。

该项目确定选址于址山镇大营工业区。在从鹤山市到址山镇30多公里的路上,记者没有看到一条反对的横幅。到了址山镇位于昆联村的核燃料项目基地,只见远处山丘边立起了气象观测塔,四周杂草丛生,甚至找不到介绍该项目的牌子,并未发现质疑声音中“项目4月已开工”的迹象。

鹤山市政府也在回应中提到:气象观测塔主要用于大气气象监测和环境气象资料的收集,是项目开工前的必备前期工作。因为国家对核工业有严格的管理规定,为做好以后对项目辐射水平的监测,需要在核燃料厂还没有开工前对当地的天然本底辐射水平进行监测。

昆联村到项目基地不到1公里,因是农忙时节,沿途村民们都把稻谷平铺出来晒,马路被占了一半,附近是卫浴、厨具的厂区,这是当地的支柱产业。

中核龙湾工业园项目涉及这里1个村委会和7个生产队,昆联村村委书记林海表示,当时征地工作还算顺利,几乎零投诉。

村民郭练说,离家这么近,一开始还是挺担心的,春节后,政府组织大家到宜宾核燃料厂参观,也请专家来开讲座,尽管还摸不着头脑,“但当地政府领导也在这里住,我觉得他们不会牺牲安全来获取经济效益吧。”

发改局局长:我们无法去做外围城市的工作

10日,记者来到鹤山发改局采访时,发改局局长邓卫东一脸疲倦,但依然不厌其烦地回答着重复的问题。随着质疑声逐步升温,到访的各路记者也络绎不绝。“如果不是因为要应对舆论,邓局长已经到桃源镇党委书记的岗位上班了,上周已经公示完毕。”身旁的一位工作人员一边埋头记录,一边悄悄告诉记者。

尽管鹤山市当地政府利用报纸、广播、电视、政府网站等各种媒介,回应着质疑的声音,但邓卫东坦言:“舆情反应有预料,但是不足;科普做得不够,但很有难度。”

邓卫东告诉记者,就知道社会上的反应可能会很猛,因为大家对“核”不了解。甚至把“核燃料厂”等同于“核电站”。他称,希望通过风险评估公示,分析舆情的特点,让不同的群体发出声音,才知道怎样去化解。

据悉,该项目总用地面积229.0665公顷(含配套设施用地4.9125公顷),总建筑规模约50万平方米,总投资约370亿元,集中建设铀纯化转化、铀浓缩、核燃料元件制造等设施,旨在打造“一站式”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链。按照项目规划,2020年前建成国际一流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集群,并逐步成为具有标志性的亚洲核燃料加工中心。

邓卫东的老家就在址山镇,离核燃料厂只有3公里。选址确定后,邓卫东被乡亲们指着鼻子骂,他委屈地说,乡亲们当初有不理解的地方,但后来组织村民、干部到位于宜昌市区的核燃料厂实地参观、加上专家的答疑解惑,当地群众也就慢慢接受了。

“核燃料基地就是一个机械加工厂。”核工业(天津)理论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池雪丰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和一般的工厂相比,不需要任何特殊条件,一般会选择地质结构较为稳定的地区,而这也只是为了避免发生地震时的机械损失。“我们的核电都在沿海,核燃料需求较大,而核燃料元件在东北、西北,所以要在沿海选个点,鹤山的地质结构也较为稳定。”

中核集团副总经理李季科说,核燃料工厂不是核电站,没有辐射很强的x、 等射线,而且厂房实行封闭式管理,万一发生泄漏,影响范围也不会超过300米。

“因为社会风险评估是当地政府组织的,不需要扩展到全国,但群众的情绪是来自四面八方的。”邓卫东无奈地说,“社会对这个项目不够了解,事情比较复杂,但当地政府无法去做外围城市的工作。”

听取民意为何不能提到签约前

虽然该项目没有提前开工建设,但项目其实在今年3月31日已在北京悄然签约。当时,江门当地媒体及网站有发布相关消息,不过各界反应并不大。

此次公示的“稳评”,是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下称“《办法》”),面向公众对社会稳定风险收集意见,属于重点项目立项前的一个规定前置程序。这也是广东省第一个实行该办法的重大项目。

至于为何不能在签约前就听取民众意见,比如召开听证会等,邓卫东说,核燃料厂的安全性是很高的,程序上是不需要听证的。他告诉记者,这个项目的招商引资很激烈,谈了大半年,才签了协议。

之前,鹤山当地政府做了地质灾害的评估、地震灾害的评估、气象、洪水等7个方面的灾害评估专题报告,因为项目敏感,要求外围环境要保证该厂的安全运行,最后再签的约。

这次的“稳评”中有6种主要风险因素,包括公众参与不完备引发的风险、放射性污染物对环境的影响、项目可能影响区居民对核燃料加工的认知度引起的风险等。

《办法》提到,重大项目社会稳定风险等级分为——高风险:大部分群众对项目有意见、反应特别强烈,可能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中风险:部分群众对项目有意见、反应强烈,可能引发矛盾冲突;低风险:多数群众理解支持但少部分人对项目有意见,通过有效工作可防范和化解矛盾。

《办法》提到,评估主体作出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审批、核准或者核报国务院审批、核准项目的重要依据。评估报告认为项目存在高风险或者中风险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不予审批、核准和核报;存在低风险但有可靠防控措施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可以审批、核准或者核报国务院审批、核准,并应在批复文件中对有关方面提出切实落实防范、化解风险措施的要求。

也就是说,一旦启动稳评,项目就有被直接终止的可能。

12日下午,鹤山市政府召开了一个向香港澳门乡亲汇报该项目的座谈会,没等鹤山市市长伍宇雄介绍,大家就一致反对,甚至说,“不管安不安全,如果继续做,就全部撤回对鹤山的投资”。

一位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心理恐惧的危机来得更加直接,并不是项目的安全性。“现在,项目被叫停了,我们心里反而轻松些了。”

netease 本文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销售高手:夺11冠帮同事挣百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