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真话应用酒香

李保田:我从来不撒谎,所以我口碑不好


李保田:我从来不撒谎,所以我口碑不好


李保田:我从来不撒谎,所以我口碑不好


  自认是“戏霸”

  ■新快报记者 曾乐

  时隔十年,67岁的李保田携《神医喜来乐传奇》复出荧屏,该剧如今正在陕西卫视热播。日前,身为主演兼艺术总监的李保田接受媒体采访,真性情的他坦言自己就是戏霸,“我也有毛病,我的毛病就是‘霸’。但是这个霸不是恶霸,是为了质量、为了东西更好,是一种较真。”不拍戏的时候,李保田自言喜欢宅在家里看书,莫言、余华、贾平凹的书他都看过不少。

  拍新戏很累 “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新快报:为何时隔10年才拍“喜来乐”。

  李保田:要想磨把剑,得10年。原来那个美好的东西在人们心中太深刻了,如果不能超越原来的水准,千万别动。就算你拍得和原来一样好,观众也会先入为主,认为现在的不如以前的。所以得做得比以前好很多,才有可能和原来的水准打成平手。不是“时间=成功”,是“时间=可能成功或可能不成功”,要想成功必须花时间。以往即使我是领衔主演,基本也能三天一小休、五天一大休。但这个戏工作量特别大,每天调整本子,我每天早晨5点起床,一直工作十几个小时,累死了。拍了120多天,几乎没有休过假,从头跟到尾。剪辑也是我自己完成的,每一分每一秒。

  新快报:此前曾有报道称,你为拍《神医喜来乐传奇》推了春晚和几千万的广告代言?李保田:推掉上春晚?不存在;推几千万的广告?我也从来没说过。这好像把我说得特牛,特不食人间烟火。我确实拒绝了许多广告,因为如果“喜来乐”片头片尾有我出演的广告,观众会混淆我的角色形象和广告形象。我甚至不太愿意在剧集开播前接受采访,这会让“李保田”和“李保田的角色”这两种形象“打架”,影响观众对我演的剧中人物角色的判定。做广告是合理的,但是,同一时间段出来两个形象,这不合适。

  新快报:你在剧中和女主角相差40岁?

  李保田:那是剧本规定的,编剧要编出彩的人物关系。这么大的年龄差距,你如何做到让观众不讨厌,这是我每天都要想的。故事首先得有吸引力、得有情趣,第一部有两个女人,有折腾,才好看;第二部如果只有一个女人,就少了半壁江山,所以这个角色得有。

  不想当导演

  “当导演得像孙子一样”

  新快报:你以前学过导演,但是你没做导演?

  李保田:我是学过导演,也当过导演的老师。我带的班里的学生,有好几个拿了文华奖和梅花奖。我不想当导演,导演都是孙子,向别人求机会、求资金,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在创作期间,得把精力都放在人事关系上。我和上升时期的演员、导演合作,不和那些有点知名度的所谓的腕儿合作,他们毛病特多。我们更为自己的良心拍戏。和上升时期的演员合作最大的好处是,提出了方案,如果是对的,他们会听。他们在创作期间,只要想通了,好几天都会是兴高采烈的状态。新快报:你接戏的标准是什么?

  李保田:不管是拍电视剧还是拍电影,我拍戏不会丢掉在中戏学到的那些——艺术不是思想,但艺术中必须有思想;艺术不是哲学,但艺术中必须有哲学。我以往就是平均一年一部戏。虽然像我这个年龄,依然有大量的演戏机会,比如去演老人,而且我不用再像年轻时那样化妆。但是我在挑本子,你可以不给我奖,但是我仍然会以得奖作为接戏的标准。这是尺度,也是自尊,不是虚荣。

  新快报:你现在最想塑造的角色是什么?李保田:从《丑角爸爸》之后,就不太想什么了。现在就是一种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状态。因为《丑角爸爸》是我一直想演的角色,我是从学丑角开始踏上演戏的道路的,走了50年,遇到这么以丑为主角的长篇作品,算是画了一个圆。我认为那是我可以入史的一个角色,达到了我的最高水准。如果说我1988年第一个得飞天奖的作品《葛掌柜》处处有演的痕迹,是雕琢出来的技巧,那么到《丑角爸爸》已经是把表演化为无形了,没有任何技巧。我也想演小剧场话剧,因为觉得能够张弛有致。而且只有小剧场话剧,能让表演像和观众聊天一样,离大家很近。

  和儿子接触不多

  “我是一棵老树,他是一棵小树”

  新快报:能否谈谈和儿子李彧的合作?

  李保田:我这次和李彧是第四次合作,但只有《丑角爸爸》和“喜来乐”里的“德贵”(见右图)这两个角色,我觉得他上路了。我不认为他之前那些作品是不好的,闯名声的时期要不断有机会拍戏,但机会肯定是鱼龙混杂的。我跟年轻人说,什么戏都可以上,只要有角色可演,就证明你在不断实践。也许那时好机会少,但当你的名声和努力逐渐被认可,重要的机会才能到来,重要的机会是靠无数个不重要的机会慢慢换来的。所以之前他拍了很多戏,我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他不可能是我,我也代替不了他。就像老人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新快报:你对儿子管得很严格?

  李保田:孩子小时候管得比较严厉,但是初中以后就不太管他了,也管不了。我跟我儿子接触不多,我没有光环,我是一棵老树,他是一棵小树。如果跟他离得太近,他没有空间成长好。当时他考中戏考了好几次,我也没有给他帮助。一是,当时我个人不希望他考中戏;第二,演戏这种事情没有办法速成,我也没办法辅导他,他还是凭他自己的能力考上中戏的。

  新快报:不拍戏的时候你会干吗?

  李保田:不拍戏的时候,我没有恐慌,我在家画画、读书。我没有星期天、星期六的概念,因为天天都是星期天、星期六,这是一个多么自然的状态。你觉得生活有意义。莫言的《生死疲劳》、《丰乳肥臀》、《透明的红萝卜》、《檀香刑》这些我都看过,虽然不认识他,但是喜欢他的书,在他得诺贝尔奖之前就喜欢。还有余华的《兄弟》,贾平凹的《废都》、《秦腔》等等。我喜欢乡土的和当代的小说,以及自我边缘化、自我放逐的作品。

  新快报:你没有微博?

  李保田:我干吗要刷微博?我不需要宣传。拍一部像《神医喜来乐传奇》这样的好剧,演好了就是宣传。我8点吃完早点就开始工作。基本一天两顿饭,晚上不吃饭。这不是养生之道,我的胃不好。

  自认是戏霸

  “我就是个较真的人,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

  新快报:很多人说你是戏霸,你怎么看?

  李保田:我也有毛病,我的毛病就是“霸”。但是这个霸不是恶霸,是为了质量、为了东西更好,是一种较真。剧组有人天天迟到,你能怎么办?天天面对他,怎么办?我有个方法,砍他的戏。不是来晚了吗?那戏就拿下。咱们不吵架。面对各种怠工的人,有时候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但发生冲突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也有好处,冲突来了,事儿摊开了,也好。我承认,我就是戏霸,但戏霸就是质量的保证。更何况“霸”在现在不是孬词,你看,面霸、浴霸都是霸。

  新快报:你是个做事特别较真的人?

  李保田:做什么事儿都得认真,甚至较真。我觉得我应该坚持到底的就坚持到底,我就是个较真的人,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现在多数人的目光太短浅,老在算既得利益,而不能做点牺牲和付出。影视剧的功用是什么?除了娱乐大众,还应该有别的。很多人可以成为大师的,却被大众、被娱乐牵着鼻子走。他原本有传世的机会,但丢掉了。不管一年有多少部电影、电视剧,一定得有几部是精神性的东西,像小秤砣一样,不管秤盘子里装了多少娱乐东西,一定有几个小秤砣让天平平衡,这才能构建一个健康的当代影视剧创作氛围。

  新快报:自我评述下你的个性。

  李保田:我从来不撒谎,你再怎么讨厌,我也不会为了让你喜欢而逢迎你。你再怎么和我亲近,我也不会,所以我口碑不好,我是“戏霸”。但是,“戏霸”都是认真的。

netease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0人参与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 1997-2014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