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真假精神病

2013-05-11 09:58:34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真假精神病
  英国四分之一的成年人至少患有一种精神疾病。 华盖 图

根据精神障碍的标准,多达百分之十五的儿童属于“问题儿童”。不过与在成人中的统计数字相比,儿童的患病量就黯然失色了。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估计,英国四分之一的成年人至少患有一种精神疾病,而这些诊断的基础和依据则是DSM或国际疾病分类(ICD)。

身体周刊记者 屠俊

抑郁症、多动症……现代社会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精神疾病,套用电影里的台词那就是“这么个时代,这么个世界,不得个抑郁症什么的,你都不好意思见朋友”。

但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作为诊断精神疾病的基础和根据、精神科医生的《圣经》——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并不一定可靠。这本手册引领现代精神病学的趋势,当在1980年首次出版时瞬间引起轰动并立即销售一空。但在精神病学家所参与的会诊以及委员会会议上建立起来的DSM的判准与分类系统缺乏严谨的科学研究。此外,这本编撰手册似乎还与一些药品制造商有着千丝万缕的“暧昧”关系,这难道又是源于医药公司的贪婪?毕竟很多精神疾病需要使用药物来进行治疗。

15%的问题儿童?

“当我见到在伦敦西部从事护理工作的萨拉·琼斯(Sarah Jones)时,她对家人的爱和工作的热情让人觉得她乐观积极。但当我们谈到她7岁的儿子多米尼克(Dominic)时,她就无法控制焦虑了。”供职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和心理健康慈善机构的心理咨询师詹姆斯·戴维斯(James Davies)写道。詹姆斯质疑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的文章近日发表在英国《每日邮报》上。

“多米尼克是个可爱的小男孩,但从去年开始变得易激动和暴力,在学校甚至和别人打架。” 萨拉说,“学校的心理医生让多米尼克做了一次心理评估。在看到孩子25分钟后,医生诊断他患了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之后,多米尼克开始吃药,他的分心次数似乎减少了,但却变得也不再像他了,就仿佛他的一部分灵魂一去不复返了。”萨拉的苦恼显而易见。

年复一年,越来越多的孩子像多米尼克一样被诊断为多动症等精神障碍疾病。在过去的十年中,欧洲的多动症诊断急剧上升,目前有5%左右的儿童患有该疾病。这与其他儿童精神疾病的增长一致。

根据精神障碍标准,多达15%的儿童属于“问题儿童”。不过与在成人中的统计数字相比,儿童的患病数字就黯然失色了。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估计,英国四分之一的成年人至少患有一种精神疾病,而这些诊断的基础和依据则是DSM或国际疾病分类(ICD)。

“在上世纪50年代,精神失调患者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为什么短短几十年间,大部分都患上了精神的不适?”詹姆斯·戴维斯质疑。

缺乏依据的诊断?

很多专业人士声称,令人不快的事实是:精神疾病的诊断缺乏科学根据。不像其他医学领域,医生可以进行血液或尿液测试以确定他们是否已做出了正确的诊断,在精神病学领域中,这样的方法并不存在。科学客观的测试不存在的原因是:大多数精神疾病尚未明确是由生物学原因所引起的。

但被列入DSM的疾病越来越多,“当我们想查看手册的来源和依据时,会发现一些令人不安的证据。”詹姆斯写道。为此他采访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斯皮策(Robert Spitzer)博士,他负责编制第三版DSM,在第三版手册中,斯皮策博士的团队定义了80种新的精神失调,例如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

在英国,DSM有非常大的影响,上世纪80年代末以后,大多数英国精神科医生接受训练使用该手册。然而,随着其影响力的传播,其判准与分类系统仍然模糊不清,使用它的大多数专业人士不知道作者选择这么编排的依据,其生物证据或扎实的研究指导到底进行到何种程度。

科学?不,也就是菜

斯皮策博士表示,DSM中只有极少数的精神障碍有明确的生物学原因。这些被疾病称为有机障碍,如癫痫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但在手册中并不多见。换句话说,定义完全是根据编写DSM的委员会来讨论制定的,而这些讨论的严密性值得质疑。

参加了两届委员会,帮助编写DSM第三版的心理学家蕾妮·加芬克尔(Renee Garfinkel)说:“这些委员的讨论并不科学,它更像是一群朋友要决定去什么地方吃晚饭。其中一个人说 我喜欢中国菜 ,另外一个说, 我想吃印度菜 最后,经过一番讨论和沟通,他们去吃了意大利菜。有一次,委员会讨论是否将一种特定的行为定义为一个失调症症状。一个委员居然跳起来说 不行,因为我也经常那样 ,最后这个症状就没有被列入,大概一旦某个委员有这个症状,它就是正常的。”

DSM第四版的编辑人艾伦·弗朗西斯(Allen Frances)认为新增加的诊断有些失控。第四版增加了阿斯伯格综合征、多动症和II型双向情感障碍的范围。“这些定义增加了这三种精神疾病的流行度,相对于15年前,如今自闭症的患病率高出20倍。II型双向情感障碍患者的增加造成更多抗精神病和情绪稳定剂药物的使用。另外,多动症的数量也比以前高出3倍,而部分原因却是因为新的药物治疗方法被推出而采取的恶性推销。”

“患者”越来越多

“这个月我们将推出第五版DSM,情况会变得更糟,”弗朗西斯说,“第五版将大大拓展精神病学的领域、缩小 正常 范围,而这会将数百万没有精神障碍的人归为精神疾病患者。这将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我特别关注的是过度使用药物的问题。”

第五版DSM将一般的悲痛也定义为精神方面的失调。感到深深的悲伤、失落、失眠、哭闹、注意力不集中、疲劳、食欲不振,如果在失去所爱的人2周后还是继续保持这些症状就被诊断为抑郁症。弗朗西斯非常担心新的“广泛性焦虑症”,这将每天日常生活中的痛苦和失望也列入了精神疾病。还有就是“破坏性情绪失调症”,这种疾病将儿童突然发脾气也列为精神障碍的症状。

只要这本手册还在使用,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纳入精神疾病患者,越来越多的人会要求服用处方药物,比如治疗抑郁症的药物被称为“平衡大脑中的化学物质”。

要服抗抑郁药吗?

虽然,对“化学物质的不平衡导致精神问题”这项理论的调查已经将近50年,但并没有一项证据证明这项理论是正确的。而一旦这项理论不成立,那么使用药物治疗精神疾病也是没有说服力的,特别是抗抑郁药的使用。全世界每年抗抑郁药的创收达到13亿英镑。虽然医生认为其有效,但是严谨的科学调查却提出了另外的观点。

哈佛医学院副主任欧文·基尔希(Irving Kirsch)教授在抗抑郁药的研究方面也许是人们谈论最多的人。他的声誉源于他的分析研究。他收集了所有他可以找到的临床研究并比较了使用抗抑郁药和只使用糖丸安慰剂患者的临床表现,最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我们原本期望得到的结论是使用抗抑郁药物的效果要远远优于服用安慰剂,但结论大错特错。”基尔希说。事实上,安慰剂和抗抑郁药两组之间的临床差异是微不足道的。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精神科药物在缺乏依据的情况下被使用,而这些疾病被诊断的依据也并没有那么牢靠?

原因大概是由于几乎所有精神科药物的研究都是由药物制造厂商赞助的,这使得科学的标准向增加利润妥协。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是,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对其抗抑郁药进行三项研究,调查其对于青少年抑郁症的作用。一项研究结果含糊不清,另一项研究结果表明他们的药物并不比安慰剂有效,而第三项研究则显示,也许安慰剂对于这些孩子更有帮助。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