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电力拟令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 地方政府反对

2012-10-11 13:49:43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为了保全美国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尚德现任CEO金纬提出了让尚德电力的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的方案。该方案惊动了无锡市,市长朱克江立即带领一队市领导前往尚德进行现场办公。除首度表态支持外,政府还带来了中国银行给予尚德的2亿元新增贷款。

救,还是不救?如果救,怎么救?十年来,光伏巨头尚德一直被视为海归科学家、开明地方政府和海外资本结合的典范。但如今,曾经的明星管理层、地方政府和外资基金却彼此为生命垂危的尚德“医疗费”争执不下。

生死赌注

总有人能从危机中捞到好处。

这一次,精明的投资者瞅准的对象是已经奄奄一息的光伏巨头尚德电力

最近,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光伏从业者下了800万元的赌注——购买尚德的可转债。他赌无锡市终将出手拯救总部位于无锡的尚德,如果赌对了,他将从竞争对手的这场风波中赚取两倍的收入。

与该投资者一样豪赌的还有各家投资银行。过去的一个月,投资银行们已在市场上大量低价购买尚德的可转债。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尚德债券价格已从今年最低时的20多美元飙升至如今的50美元——这意味着,如果债券价格继续上涨,无锡将为拯救尚德付出更高的代价。

尚德的这笔可转债总额高达5.75亿美元,发行于2008年3月,2013年3月到期。按照规定,这些可转债到期后,债券持有者可选择将债券兑换为现金,也可以选择将债券转换成股票。

显然,一旦政府出手援救尚德,现在买入可转债是个瞬间翻番的生意。投资者们也的确看到了来自政府的曙光。

2012年9月27日下午一点半,无锡市长朱克江突然造访尚德最引以为傲的P4工厂,代表政府首次表态将“力挺尚德,力挺光伏”。在尚德P1-P4四个工厂中,P4工厂为设备最先进的全自动工厂。

然而出乎外界意料的是,就在24小时之前,无锡尚德第一次真正接近死亡。

据无锡市政府内部人士透露,为了保全美国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尚德现任CEO金纬提出了让尚德电力的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的方案。该方案惊动了无锡市,市长朱克江立即带领一队市领导前往尚德进行现场办公。除首度表态支持外,政府还带来了中国银行给予尚德的2亿元新增贷款。

全球最大的多晶硅电池组件制造商尚德电力真的得救了吗?机会主义者可能高兴得太早。

在过去的90天内,多套方案并行,企业家、地方政府和国外投资者都不肯让步,这场巨头拯救战注定无法达成“多赢”。

“这就像赌博,三方都还在等待,大家都不肯认输。”尚德一位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没有人知道,这几股势力最终会把尚德带向何方。

“还有没有不知道的雷?”

这场灾难在2012年7月底浮出了水面。

2012年7月30日,尚德发布公告称自己可能卷入了一场涉及金额高达5.6亿欧元(约45亿元人民币)的欺诈案。

要知道,此时,尚德高管们正欲变卖手中的王牌项目环球太阳能基金(Global Solar Fund简称GSF)的资产,用于偿还5.75亿美金的可转债,没曾想牵出欺诈案。尚德持有GSF 80%股份。

股东和大型基金开始连续抛售尚德股票,其股价跌落至上市以来的最低点——1美元以下。8月1日,华尔街投资机构Maxim Group随即将尚德的目标价由0.5美元下调至0美元。

尚德对于江苏省的重要性毋庸多言。从无锡高铁站一下来,就能看见“尚德务实、和谐奋进”的八字无锡城市精神口号。零美元评级让远在南京的江苏省高层心急如焚。

江苏省立刻组织调研组奔赴无锡。“你们认为公司到底还要亏损多久?给个时间。”调研组在会上质问尚德。现场却一片安静,无人敢言。

“回去汇报之后,没有人敢说救,也没有人敢说不救。”接近江苏省政府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说救,不知道病情有多重,要付多大代价,能不能救活;说不救,又怕它立刻就死掉。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早在GSF出事前,江苏省高层对尚德危机就有过一个模糊的原则表态:既要发展新能源支持企业,又要用市场化的手段,还要保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这让无锡市政府很难琢磨——他们不知道如何既能用市场化方式支持尚德,又保持国有资产。

在很多人看来,欺诈案后调研组调研无果而终这件事犹如一枚深水炸弹,直接导致此后的两个月内地方政府沉默不语。

在此期间,施正荣与江苏省高层一直保持着频繁的直接联系,无锡市领导则经常被叫到省里汇报情况。但没有正式结论,所有人都等着事态的发展。

据参与尚德谈判的知情人士透露,地方政府早已准备好5亿多美金用于购买可转债,就在GSF出事的两周之前,无锡市还打算帮助尚德偿债,但欺诈案让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突然一下就爆出来了,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我怎么知道还有没有其它没踩爆的雷?”无锡市发改委的一位内部人士说,他们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银行凭什么为你冲锋陷阵?”

压力更大的是银行。

此前,地方政府一直对银行施以高压,以确保不对尚德抽贷、收贷,维持尚德脆弱的呼吸。

作为在光伏产业涉足最深的银行,国开行仅对尚德、英利、赛维等几家大型光伏企业的授信额度就达到2450亿元。多方压力之下,国开行在2012年初决定冒险一试,继续给尚德注资,但条件是必须用董事长施正荣的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

国开行的顾虑不无道理,GSF出事后,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发起对尚德的集体诉讼,状告尚德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意大利的法院也对尚德提起了刑事诉讼,指控尚德在意大利非法修建太阳能发电厂,诈取政府补贴;江浙一带的供应商还在不断闹事,要求政府接管尚德,清算欠款。

无限责任担保与一般责任担保的区别在于,前者对银行更有利,保证人负担更重,担保力度更强。如果施正荣接受,那么事情会变得简单。但遗憾的是,施正荣拒绝了这一提议。

此举的破坏力在于,尚德不仅错失了一次拯救良机,还再次重击了银行和政府本已脆弱的信心。“如果连企业家自己都认为尚德已经无可救药了,银行凭什么还要为你冲锋陷阵?”无锡交通银行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不过,对于深陷光伏泥潭的国开行来说,对眼前这家最大的光伏企业,除了继续为其输血,别无他法,救尚德,也是自救。2012年9月25日,国开行宣布将重点确保“六大六小”12家光伏企业授信额度,尚德居首位。

尽管国开行有了明确态度,但施正荣的态度让尚德其余的小股东、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再也按捺不住。“他们非常不满,要求重新召开股东大会,逼他退位。”上述参与尚德谈判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2012年8月15日,施正荣宣布辞去CEO职位,由CFO(首席财务官)金纬接任。施正荣仅担任董事长一职。

在8月23日刊登在尚德官方网站的一篇名为《下一篇章》的署名文章里,施正荣用英文写道,对卸任CEO一事,他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在目前的行业环境中,财务和运营管理经验是至关重要的,这是选择原首席财务官金纬作为CEO继任者的原因。”

新CEO临危改革

现年56岁的金纬干了一辈子CFO,光头、幽默,投行评价“很拎得清状况”。金对下属们说,他一生中经历了三次大危机。1999年他在一家工程公司担任CFO时遇到了东南亚金融危机,在美国迪士尼下属一家公司做CFO时娱乐业又遭受“9·11事件”重创。

这一次,他面对的危机便是如何救尚德于危难。

整个8月,金纬都在大刀阔斧地改革。他关闭P2工厂,调整出货目标,从全球老大的位置上退下来,解雇1500名工人,解雇7位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其中包括刚刚提出辞呈的尚德欧洲区总裁Jerry Stokes、美国分公司总裁John Lefebvre和创始元老张光春。

“施总狠不下心,但没办法,金总压力非常大,必须把运营成本降下来。过去几年尚德已经被证明是个败家子,现在如何让银行和政府相信,我们已经改过自新?”尚德一位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尚德做这些是想让外界相信,他们的确在痛下决心。

据尚德高管透露,目前金纬和施正荣的首要工作都是寻找新的投资者,“第二,要让政府信任我们,第三才是客户。”

外界很难猜测CEO金纬在进行这一切改革时,作为董事长的施正荣内心的真实想法。长久以来施正荣一直想找一名CEO,金纬也正是施正荣千挑万选出来的人才。

“感谢施博士和公司其他董事给我这个机会,我期待与施博士共同努力……”金纬在就任公告中说道。

没有人意识到,此刻,危机正在潜藏中。

“搞不清尚德谁说了算数”

一个难以掩盖的事实是,曾试图一起努力的董事长施正荣和被外资基金扶上位的新任CEO金纬之间,逐渐产生了嫌隙,并逐渐扩大至高层站队。

外界难以探知裂痕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但CEO作为股东权益的代言人,可以确定的是,在尚德的股东意见发生分歧时,CEO可能偏向了另一方。

无锡市政府的人士也证实二人的矛盾让事态更加复杂。“搞不清两个人的情况,谁说了算数。”来自无锡市政府的内部人士说。

让尚德产生更大内耗的则来自于尚德的股价。

9月21日,尚德收到来自纽交所的退市警告,根据规定,尚德需要在此后6个月内,在任意时段内使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高于1美元,否则将面临退市。

这是受雇于董事会的新任CEO金纬所不愿意看到的,为了保全美国上市公司尚德电力,金纬提出了让尚德电力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的提议。

各方拒绝评论当时施正荣的态度,但这种断臂求生的做法立刻遭到了无锡市的强烈反弹。

参与尚德谈判的人士透露,无锡尚德背负了大量中资银行的债务,而美国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则“干干净净”,这种保全美国投资者的利益,牺牲无锡尚德的做法让无锡市难以接受。

另外,无锡市担心,尚德的管理层为了拉升股价,会冒着难以回款的风险,拼命签单出货以保证财报靓丽,最终的苦果也需要无锡尚德来咽下。

“他们希望缩股以抬升股价,或砍掉无锡尚德,总之一切能保全上市公司的做法。”上述人士透露,在9月的谈判中,无锡市为了保全当地经济和银行的债务安全,表示宁愿选择让尚德退市。

谈判随时都有破裂的危险。

不过,尚德的生死牵扯江苏省几百家中小型光伏企业的生死——他们或是尚德的供应商、代工厂,或是尚德合作伙伴,或拿着同一家银行的贷款。这让江苏省的底线相对明确,维护稳定的前提下,“这是江苏省最不能承受的打击”。

在时隔两个月后,无锡市长朱克江造访尚德,表态支持尚德,这被当地政府解读为终于“对上面有了交代”。

尚德再国有化?

事实上,来自中国银行的2亿元对尚德是杯水车薪,在更高层面的压力下,无锡高调的表态和有限的付出也被认为是审时度势之举。

过去60天内,一个个拯救方案无疾而终。市场甚至流传过央企中节能、中海油,以及江苏民企保利协鑫收购尚德,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在南方周末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央企业多晶硅产业投资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的国资委内部文件中,国资委明确要求各家央企“对需要建设的(包括新建、扩建、并购)多晶硅项目,报国资委审核后实施”。

中节能的知情人士透露,在2012年7月11日该文件下发后,不仅是对多晶硅,各家央企对整个光伏项目的并购都谨慎起来。

这一次,若真正救尚德,只有让国有背景的无锡国联接盘。

二者在十年前就有过一次交锋。2001年1月尚德成立时,施正荣以40万美元现金和160万美元的技术入股,占25%的股权,无锡国联信托投资公司、江苏小天鹅集团等国企出资600万美元,占75%股权。2005年为了让尚德顺利上市,无锡市强令国有股份退出,成全了尚德,挫伤了国联。二者恩怨从此埋下。

事实上,早在2012年年初,无锡就提出施正荣将个人的全部股份从尚德退出,由无锡国联接盘的建议。作为政府出手拯救的条件,无锡市希望尚德国有化之后能重新更换管理层。据接近尚德的另一位光伏企业董事长透露,政府甚至考虑过聘请国外光伏企业作为管理方。

施正荣拒绝了这一提议。“站在施总的角度,尚德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企业了,作为无锡的名片,光要我牺牲不公平。”一位尚德高管认为,现有的高管经历了危机磨炼,无论哪种方案保存下这个团队才最重要。根据尚德2011年报,施正荣个人在尚德电力拥有30.2%股份,其家族信托持有29.4%股份。

实际上,施正荣此举并不出乎无锡市的意料之外。

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是,无锡市称至今为止尚德的门依旧没有对他们完全敞开。“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先允许我的财务、法务都进来做尽职调查,搞清楚到底有多少死账、坏账。”2012年9月的谈判中,无锡市对尚德高管说。

双方的不信任感在不断加深,而地方政府也在对全球光伏市场的反转心存幻想。“等到明年3月,市场还没有好转,可能才会真正下决心出手挽救。”

对于无锡市最后的拯救方案——无锡国联接盘,一位无锡国联的副总裁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想谈论尚德”。

恩怨多年,最终要走在一起?据接近施正荣的人士透露,国庆长假最后一天,施正荣提着补品去看望了无锡国联的董事长王锡林。

李春晖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