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境内国民党最后指挥官雷雨田的最大成就:第93师退出历史舞台

2012-05-17 04:00:36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特约记者 Patrick Boehler

20世纪80年代的一天,雷雨田将军在台北出席一次会议后,返回泰国。中途停留香港时,边防警察向他敬礼,穿着耀眼蓝色制服的他回敬一个礼,登上了飞往曼谷的飞机。几天后,他回到自己的部队,位于泰国北部山区的原国民党的第93师。

30年后,记者来到了泰国北部小镇美斯乐,在一栋别墅的门口停下。一名女仆背着一个婴儿,开了门。旁边的狗突然狂吠起来,扰乱了我们这些访客。别墅门外的樱桃树正盛开着,院子里的公鸡在观察周围的景色,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美斯乐是一个沉睡的小镇,很安静,偶尔才能听到远处传来摩托车引擎声。

女仆带我们到接待室。由红色和蓝色组成的台湾当局旗帜,是房间里最显眼的摆设。房间里的沙发靠墙270度。墙上挂着一张泰国国王的照片,成群穿制服的男人一起握着手,雷将军就在他们中间。

五分钟后,一位百岁老人拄着拐杖,穿着从前官方轻便的蓝色中山装,缓缓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几乎不为西方社会所知,但在泰国北部的中国人社区里,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雷雨田将军。

雷雨田将军是国民党驻泰国部队的最后一位指挥官,也是遍布金三角中国人群体中的实际领导人。

闻名世界的金三角

金三角位于东南亚地区缅甸、老挝、泰国的交界地带,是臭名昭著的鸦片种植,以及安非他命的生产基地。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报告显示,去年在金三角地区有超过41,000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罂粟。该报告估计,这一年罂粟种植产生了219亿美元的收益,其他方面报告则显示,实际利润可能更高。

由于罂粟和安非他命的产量与交易量每年都在节节攀升,贩毒团伙们会定期在湄公河上进行海盗袭击。对于这些仍在当地从事非法贸易的毒贩们来说,雷将军中止部队毒品贸易的故事,具有极大示范作用。

自人们对此地有记忆开始,金三角就名声在外了,大毒枭们控制着金三角的大部分地区鸦片种植,他们通过贿赂手段让试图卷入的政府妥协,甚至强迫政府在军事上协同犯罪。

在20世纪40年代末,随着中国共产党统一中国,前国民党政府领导的部分军队被困于金三角地区,雷将军就是其中一人。

到了1967年,那些毒枭们把忠于段希文的国民党军队和它周围的群体统统驱逐出缅甸。这些人迁到泰国北部,靠近段的司令部的地方。

如今,雷雨田将军的宁静世界,早已离他那些前下属的商业集团很远。他让自己和手下远离罗星汉和坤沙的毒品贸易。

帮泰国剿叛军

1968年,泰国派出其总参谋长Thawee Julasub亲赴泰北,就国民党军队在其领土上的情况进行谈判。

美斯乐这边记录显示:“台湾方面表示,泰国军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谨慎使用这支孤立的军队。”

当时泰国军队在金三角附近和叛乱的泰北苗族游击队混战。这些苗族的叛乱分子杀人无数,甚至在一次伏击中杀害了清莱省省长。

这些苗族也与老挝的军事政权抗争,由于曾在越战期间做过美国的雇佣军,他们也在越南被起诉。

泰国政府向段提供一个协定。他的部队可以作为“泰国北部山区人民自卫队”在泰国北部驻扎下来。

雷雨田和纪念馆的记录表示:作为回报,段希文的任务是要“剿灭”这些苗族游击队。很快,泰国政府提供相关物资和资金,让段希文能够在泰国北部相对安全地驻扎下来。1970年和1975年,段希文在泰国和老挝之间展开对这些苗族游击队的6次“剿灭运动”。

1979年春天,段希文的军队最后一次与泰国军队对苗族游击队进行联合攻击,这也标志着这场军事冲突接近尾声。

“孤立武装军队的努力和贡献,受到了泰国政府和泰国人民的高度尊重和认可,”美斯乐的纪念馆上为这些牺牲的将士们写道。段希文的士兵有大约两百人死于这场“剿灭运动”中,苗族的伤亡人数则没有记载。

和平时代的生活

1980年,年逾八旬的段希文将军在曼谷死于癌症,由雷雨田继任他的职位,雷成为第93师的正式总司令,以及当地华人团体的负责人。

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雷雨田作为段希文的副手,已经着手推动了当地经济的转型。他允许发展旅游业,并已把他自治下的一块地盘逐渐纳入到泰国之中。

1985年,日本的《现代周刊》派出记者调查金三角。这些记者会见了雷雨田,问及他是否参与了鸦片贸易。

雷雨田告诉记者:“我们一律不涉及这鸦片的事情,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宣誓效忠泰国,成为泰国公民。”

贺家华现在经营着美斯乐最火的宾馆。他习惯戴着一顶印着台湾旗帜的棒球帽,即便在寒冷的夜晚他也穿着合身的无袖夹克。他用明显的台湾腔说着中文,用美食、双狮朗姆酒和苏打水招待中国游客。

他的父亲从一个士兵转为游击队员,然后再做了商人。1970年,贺家华的父亲为那些骑着马上华文学校的游击队员的孩子们开了一家宾馆,名字叫“新生旅社”。

贺家华从小被送到台湾的学校受教育,他父亲退休后,他就回来接管宾馆。他又把他的女儿送到台湾的学校上学,后来她决定呆在那里。

贺家华回忆道:“在1971年,雷将军首次从台湾进口茶树,并命令我们去种茶。”他笑着补充说:“我记得,因为他把我们从学校派去种茶,一边看着,一边给我们进行指导。”

在20世纪80年代初,雷雨田带领他的团队度过一段困难时期。当时,罗兴汉的自卫队距离仍名为罗家寨的村庄在西边仅有10公里,再往北,就是坤沙在泰国万欣德的总部。

在学校午休的时候,美斯乐的华人学校校长杨成孝说:“当我们知道他们在那里的时候,就试图保持距离。他们有自己的地盘,我们有我们的。”

泰国军队最终分别在1981年和1982年迫使坤沙和罗星汉离开泰国北部,让他们分别迁至缅甸。

只有雷将军的团队留了下来,并且仍拥有自己的军队,可以进行军事训练,他们仍然骄傲地升起台湾当局的旗帜,当地学校里仍然挂着蒋介石的照片,让照片俯视着整个教室。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系

到1975年,由于泰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便不再承认台湾当局了。

雷雨田和他的团体开始感觉泰国外交政策明显的变化。1985年,泰国当局关闭了美斯乐华人学校,也没有对此作进一步解释。该校用台湾教科书,教育这些游击队员们的后代,已超过十年。

虽然不能忽视北京的压力,雷雨田的团体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台湾方面的资金援助。他们利用这些援助投资修建他们居住地之间的道路,维持学校、诊所的运作,引进电力。自从苗族叛军被打败以后,泰国方面就不再对他们进行资金投入了。

大部分他的士兵和他们的家属,在离开第93师的领域之时,都必须申请泰国旅行签证。泰国方面最初否认他们的泰国公民身份,并发放难民身份证。子女们的唯一出路是通过考试到台湾的学校就读。

北京驻清迈第一任总领事张志国于1993年首次拜访雷雨田,并在中国的官方报纸《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中回顾了这次“轻松而愉快”的会面。

一系列的失败使他成为“山大王”,雷对中国总领事感叹道:“他们叫我雷将军,但我只是一个山大王。现在我在想,我的一生有没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利益呢?”

中国总领事邀请他访问老家云南省。他回忆说,在保密的前提下,他接受了邀请。

尽管冒着台湾不再提供资金援助,和属下的孩子们不能在台湾拥有更好的未来的风险,雷也无法忽视曼谷和北京之间不断改善的关系。

自1951年他参与李弥将军的那次不成功的进攻后,这是他首次访问中国。

此后,他又回到中国大陆两次,一次是去邻近的贵州省,还有一次去北京。

与老国民党的中国民族主义不同的是,新晋的民进党明确表明支持“台独”。在民进党执政的新台湾,这些国民党游击队没有立足之地。

当被问及是否有民进党代表来过这里时,身为商人的贺家华笑了起来:“陈水扁来的话,会被殴打致死的。”

经过数年不顾一切的战斗,第93师的成员已逐步在泰国确立自己的泰国公民身份。他们团体中的许多人,大约有10000人,每年仍会在他们的纪念圣地聚集一次,悼念那些阵亡的将士。

他们的孩子也离开这里,搬到了清莱、曼谷,以及芭堤雅和普吉岛这样的旅游中心,或者到台湾留学,剩下这些年迈的国民党将士们,只能注视着观光巴士,每年将泰国游客载往美斯乐的茶馆。

如今,军事障碍仍封锁着这片雷雨田将军在泰国北部的中国飞地。不过,这些老兵们对谁将离开,或者失去什么,早已漠不关心,这也许是雷将军最大的成就。第93师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