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急便之死

2012-04-09 09:15:47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做成宅急送,遗憾多多;做死星辰急便,却虽败犹荣。如今,在社区物流上投入“养老钱”孤注一掷,这次,陈平能成功吗?

网易财经综合 据《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公司解散了,阿里巴巴7000万元,我的5000万元全部赔光了。现在客户的2000多万元货款被加盟商非法侵占,也不能返还。1400多名员工两个多月没有工资,我已倾家荡产。”3月4日晚,来自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下称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发给业内人士的短信,在网络上疯狂传播。

看到上述短信内容后,星晨急便的加盟商王东(化名)并不觉得奇怪。事实上,在3个月前,他已经察觉到异常。

2011年11月15日,王东通过星晨急便发出了100多件快件,结果一半以上都没有运达目的地。王东发现,他发出的快件,要在中转中心停留3-5天,才会开始下一步操作。这些快件中的一部分会被送到陈平个人出资收购的鑫飞鸿的网点,而网点员工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仓库里会出现星晨急便的包裹,于是这些快件又踏上了颠簸的归途。在陆续发出的400多件快件到达率持续低于50%后,王东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如此低的运营效率,与星辰急便声称的“云快递”高效模式相去甚远。除了效率低下,星辰急便更大的问题是,原本看好的市场根本无法介入,不得不连续调整定位转战其他市场。

以云快递模式开路,主攻电子商务快递领域的星辰急便,首先试水的是C2C市场。经过几个月的实践后,陈平发现,这个市场成熟得就像一个无缝的蛋。C2C领域最大的市场淘宝网上的店主们,甚至大多已经异化为申通快递等物流公司下的加盟商。发现C2C领域无法渗入后,陈平转战B2C,但他很快发现,电商只给其提供偏远地区的快递业务,导致其成本居高不下,做得越多亏得越多。

针对本刊记者“为何没有调查清楚市场状况”的质疑,陈平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很多事情只有真正做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逐渐剥离B2C业务后,陈平又把宝押在了社区物流上。由于无法说服董事会,陈平在去年10月把自己的养老钱2200万元拿出来帮负债3700万元的鑫飞鸿还了部分债。以鑫飞鸿的平台、网点为基础,发展社区物流业务,是陈平最后的孤注一掷。而剩余的1500万元债务,至今仍无着落。

这次,陈平能成功吗?

“云快递”走样

星晨急便的运营模式有个时髦的名字——云快递。简单说,云快递就是加盟模式与直营模式相结合的模式。与多级加盟模式的“四通一达(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速递、汇通快运、韵达快运)”不同,星晨急便只有一级加盟,即收派网点直接加盟星辰急便,而所有的中转中心、干线班车都是星晨急便直营。如此,星晨急便既能快速地铺设网络,又能较好地控制时效和质量。

借助加盟模式,星晨急便快速扩张,在短时间内搭建了全国性的物流网络。在星晨急便成立8个月时,该公司平台上已拥有1700个营业网点、40多个中转中心和100多条班车线路,已在全国各省搭建起了网络框架。其加盟商也达到1万多人。而如今在国内拥有全国性网络的快递公司,发展时间均在10年以上。

尽管规模扩张很快,但星辰急便的客户拓展、订单数量均无法同步跟上,这让其“云快递”模式开始走样。比如,在北京有100余个加盟点,但由于货物量太少,这些加盟点没有能力把收到的快件送到星晨急便的中转中心。如果星晨急便每天派班车去收件,也会由于空车率太高而导致亏损。如此一来,星晨急便只好在各个分区设立总包商,总包商是一个片区中实力较强的加盟商,总包商把该区域内加盟商的快件收齐之后,再运送到中转中心。但是,这已经有别于“云快递”的一级加盟模式,而快递运输的质量也打了折扣。

星晨急便的失败,被陈平总结为规模和速度没有控制好。而这,并不是失败的真正根源。事实证明,其最初设想的电子商务快递的定位,根本行不通。此后,其无奈之下频繁地调整业务方向,或许才是拖垮星辰急便的真正根源。

接连受挫

在星辰急便成立之初,包括马云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都十分看好电商快递市场。在其成立8个月后的2010年3月,马云便给其投资3000万元,其后又追加投资了4000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3月,星晨急便的股东包括陈平本人(51.49%),阿里巴巴(30%),以及星晨急便总裁陈辉新、陈志明、左勇等原公司高管在内的多位自然人。

电商快递市场,看起来是一块诱人的蛋糕,可现实却很骨感。首先,阿里巴巴方面不可能指定淘宝卖家必须采用哪家快递公司。如果可以的话,那么阿里巴巴完全可以自己做一家快递公司。因此,如何拿到卖家的货单,成为摆在陈平面前的头号难题。

“当时是这样想的,淘宝每天发单的业务量在600万,只要我做下100万就是半个中国邮政了。”陈平盘算着。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支持下,陈平雄心勃勃。他有自己的底气,除了团队的经验,阿里巴巴集团进入前,星辰急便月营业额已经超过500万元。

可是,其电商物流定位的战略性错误,不但超乎了陈平的预想,个中原因,连电商大佬马云都是事后才知道。

2010年5月,在获得阿里巴巴注资2个月后,星晨急便在北京、上海、广州、江苏和成都建立了总面积达到5000平方米的仓库。陈平本想将仓库免费提供给淘宝卖家,只赚发货费。

但事态的发展,超出了陈平和马云的想象。仓库建好后,没有一家淘宝商户愿意把货存放在其免费的仓库中。于是,合作伙伴淘宝网出招,只要淘宝卖家使用星晨急便的仓库,就可以在淘宝网首页获得一个为期一周的流动广告位。在此条件诱惑下,其仓库,很快就被装满了。但淘宝卖家的货进入仓库之后,却一票都不发。本应是星晨急便收入之源的仓库,却存了一堆“死货”。

抓破脑袋也不明就里的陈平决定去找淘宝卖家聊聊。终于,他发现怪事背后的原因是,很多淘宝卖家已经异化成物流商“四通一达”的加盟商,除了赚取贩卖货品的差价,还赚取物流费。

成为加盟商的淘宝卖家,只需要付“四通一达”的工作单费、中转费和流量费就可以完成发件,而这三项费用仅需5元。如此一来,只要日均销量超过100单的淘宝卖家,就会直接加盟四通一达,成为他们的加盟商。因为如果通过快递公司发100件货,快递费为1000元左右,而300元就已经足够淘宝卖家雇用一辆车、一个员工,直接送到申通等快递公司的中转站。所以,卖家们就直接加盟了。

好处显而易见。在商品保持低价竞争优势的基础上,淘宝卖家还能赚到部分物流费用,因为其对外报价还是正常10-12元的快递费。

陈平认为,在淘宝网上,有70%的卖家已经成为“四通一达”的加盟商。其余30%发货量较小没有成为加盟商的卖家,也有各种快递公司的营业员免费到卖家家中打包、贴单、装货。而星晨急便由于扩张过快,业务员培训并没有完全跟上。

看清楚C2C市场状况后,陈平跟阿里巴巴方面开会后决定,不做C2C市场了。陈平开始转型做B2C物流业务。2011年4月,星晨急便开始与国内的B2C电商谈起了合作。但是国内最大的B2C电商京东商城正在风风火火地自建物流系统,许多B2C电商也在纷纷效仿,留给星晨急便的只有城市远郊区的业务。

由于无法拿到利润较高的城市内业务,只做成本较高的远郊业务,让星辰急便做得越多亏得越多。到去年10月时,星辰急便平均月亏近200万元。

无奈之下,陈平只能逐步收缩并维持着B2C业务,而将主要精力投向社区物流。

押注社区物流

在陈平看来,百姓包裹,是他在物流业还能做的最后一块市场。而已在长三角、珠三角耕耘10年的快递公司鑫飞鸿,就是陈平进军社区物流最好的平台。

但星辰急便的投资方更感兴趣的是电商的配送,而不是一家业务冗杂的快递公司。为此,收购鑫飞鸿的方案没能在星辰急便董事会上通过。

孤注一掷的陈平拿出自己的养老钱,收购鑫飞鸿。根据陈平和鑫飞鸿签订的协议,陈平替鑫飞鸿还清债务后,鑫飞鸿归陈平所有。年过50岁的陈平,拿出自己的养老钱2200万元替鑫飞鸿还了部分债务,但仍然没能填补鑫飞鸿全部3700万元的债务。

陈平的计划是先把鑫飞鸿眼前的债还了,等这个平台开始运转,走上正轨之后,或者开始盈利后,星晨急便的董事会也许会考虑收购鑫飞鸿。而如果失败,陈平就愿赌服输。“其实不收鑫飞鸿,星辰急便也要往社区物流方向转型。”陈平说。

陈平向鑫飞鸿注资2200万元之后,星晨急便的董事会仍然没有收购之意,此时已经拿不出钱的陈平开始向其他快递公司求助。与陈平颇有渊源的宅急送派出工作组,到鑫飞鸿进行考察,但在“倒闭短信”发出后的第三天,3月6日,宅急送对外宣布,“双方公司暂不具备合作的现实可行性”。

在宅急送做出上述表态后,整个星晨急便.鑫飞鸿的物流网络,开始变得躁动不安。王东这样的加盟商虽然不知内情,却明显感受到了星辰急便B2C的业务在逐步收缩,与他一样陷入恐慌的加盟商开始扣下代收的货款,因而出现了文章开头陈平“倒闭短信”中提到的“客户的2000多万货款被加盟商非法侵占”的说法。

其实早在春节前,为了能在2012年2月底及时结算掉B2C业务所有代收货款,星晨急便开始通知B2C电商客户暂缓发货。

清理完B2C业务后,星辰急便将再次转向社区物流,这次陈平能成功吗?


“以前采访我,我肯定说,三年一定成功。我现在留个余地,再给我三年的时间去做社区物流,如果这三年做不成,我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陈平对本刊记者称。

相关阅读:陈平“破产”前后

许崇智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揭秘阿里50亿销售奇迹背后主力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