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中国七成税收是由消费者承担的间接税

2011-12-19 18:19:10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高培勇:去年国企税收贡献占比14.7%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所长 高培勇

网易财经12月19日讯 2012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在“走出财税改革困局”论坛上表示,讨论财税制度需要研究政府该花多少钱,不联系政府在现实社会中要做的事情而去论证政府该征多少税意义不大。

高培勇表示,计划经济时代因为意识形态使得中国不税,真正老百姓知道有税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的,特别是1990年新税制运行之后才开始有了税的改革情况。以2010年全部的税收收入作为100%做分割会发现,70%以上都是间接税,包括增值税、包括营业税包括消费税。间接税就是转嫁性质的税,这意味着这70%的税大量是由消费者产生的,再考虑到恩格尔系数条件下更多的是中低收入者而不主要是由高收入者所负担的。这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他指出,2010年把全部的税收收入加起来其中91.5%都是被称作企业的所得税,真正由个人交纳的税收只有8.5%,这表明在中国真正有针对性的,可以由政府把握的税款的比例大概不足10%,大量的税收都是由企业交纳之后把它加入到价格中向全社会扩散的。这也告诉我们在中国只要你是一个个人,你往往在纳税所承受的税收负担上,很难跟其他人有所区别。

以下是文字实录:

高培勇:我觉得大家谈了半天的税负问题,有一件问题没有涉及到就是政府应该收多少钱。你说30%也好、50%也好,那是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国目前税收的运行状况的一种测试和判断,怎么说都可以。但一个重要的事情是政府究竟该收多少税?这个不能光从税收的角度入手,等看一看政府究竟应该花多少钱,究竟需要政府干多少事。如果不联系政府的职能、不联系政府在现实社会中做的事情去论证政府该征多少税,我认为意义是不大的。必须要脚踏实地而不能隔岸观火。隔岸观火发出的某种言论很可能是不切实际的。看看现在中国政府究竟在中国的现实经济社会运行中担负的职能究竟有多繁重?究竟它的范围有多广,它的复杂程度有多高?就此而言,然后转过头去再论证政府该花多少钱,从而再论证政府该收多少税再对中国当前宏观税负的指标和格局作出判断,我觉得这个思路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天的时间不多,没有必要专门地论述,但我想可以做一个论述。

第二,我听到贾所长这在讲结构的问题,当你看到中国宏观的税负水平达到多少多少的时候,千万注意它背后所隐藏的结构问题。当初有很多人讲到中国税负高,中国税负高是什么样的原因?就总量而言,不管从哪个角度去做评价中国不是今天这个世界上税负最高的国家,甚至不在前十、前二十,这是可以做论证的。把所有的大家可以测到的值都加在其中,再高也高不过一些国家。

但问题是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中国的税负高了呢?更多的原因是在中国真正懂税的人不多。之所以懂税的人不多是因为中国税收的历史偏端,我讲的是中间有一个隔离地带,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因为意识形态使得中国不税,真正有税老百姓知道有税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的,特别是1990年新税制运行之后才开始有了税的改革情况,大部分人是凭感觉在那里说“税”,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是目前中国的税率结构。我讲到税率结构的时候总是要用两个图,一个图就是以2010年全部的税收收入作为100%做分割会发现,70%以上都是间接税,包括增值税、包括营业税包括消费税,当我收到70%的间接税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转嫁性质的税,这意味着这70%的税大量是由消费者产生的,再考虑到恩格尔系数条件下更多的是中低收入者而不主要是由高收入者所负担的。这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2010年把全部的税收收入加起来其中91.5%都是被称作企业的所得税,真正由个人交纳的税收只有8.5%,这告诉大家什么呢?这告诉大家在中国真正有针对性的,可以由政府把握的税款的比例大概不足10%,大量的税收都是由企业交纳之后把它加入到价格中向全社会扩散的。这也告诉我们在中国只要你是一个个人,你往往在纳税所承受的税收负担上,很难跟其他人有所区别。

比如说在发达国家有比较成熟的市场经济,可能就能直接处于比较高的税收,它的税收负担是有针对性的,比如说这笔税收专向高收入人群征收,那笔税收是全体消费者征收的。但在中国谈论到税收增与减的时候往往是这样的格局,要增大家一起增要减大家一起减。所以我讲单个个人你会觉得我们中国的税负比在其他国家高了,因为他不是个高的人交更高的税收而是大家平均承担,这是一个情形。

另外再说到企业的时候90%的税收都是由企业缴纳的并向全社会扩散,所以在中国经营企业所交的税收就要比其他国家多一点。但最重要的问题是,税收的缴纳并不一定是税收最终的承担者。所以出口一个通道这是在讨论中国税收的问题,走价格通道由企业缴纳。所以讨论这个问题必须要说清楚,出口是90%以上的企业,通道是70%的间接税。我们的间接税比重偏高了,企业缴纳的比重太高了,因此我们要做一件事, 我们在保持税收稳定并略有增加的前提下,减少间接税,增加直接税,个人的税收要增加,企业的税收要减少,其实矛头所指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指高收入的人而是指富人,只有富人和高收入者缴纳税收多了,普通人缴纳税收才少,只有直接税多了,间接税才可以减少。这是我们讨论问题的时候必须要理解中国的国情和税的情况。

相关精彩观点:

贺铿:中央结构性减税落实不到位

贾康:房产税改革试点程序合法增加税负有限

陈志武:政府推出新税种须以财政民主为前提

毛寿龙:小微企业负担不仅体现为税收负担

税收立法征收欠民主化 财政预算太软

贺铿:中央财政支出重点须切实转移到农村

陈志武:中美税收占GDP比重没有可比性

贺铿:财政预算约束太弱 三公经费远超公布数

相关文字实录:

论坛三:贺铿主题演讲 文字实录

论坛三:陈志武主题演讲 文字实录

论坛三:圆桌对话 文字实录

庄航行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