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热映,导演若泽·帕迪里亚:“社会问题驱使我做电影”

2011-12-01 02:03:49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特约记者 赵妍 发自上海

里约热内卢的犯罪问题是电影导演们偏爱的题材。无论是2002年费尔南多•梅里尔斯导演的《上帝之城》,还是2007年荣获多项大奖的杰森•科恩的纪录片《发送子弹》,都将里约热内卢的街头犯罪问题指向了同一个根源—更高层次的政治腐败。

这种犯罪的地域性特质—尤其是警察系统内部的腐败和中产阶级的冷漠—也是巴西本土导演若泽•帕迪里亚持续关注的议题,其以里约热内卢毒品、暴力犯罪为主题的电影《精英部队》,为他赢得了2008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帕迪里亚并未止步于柏林。作为《精英部队》的续集,2010年,《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在巴西国内创下纪录:创造了巴西电影有史以来的最高票房;观影人次同样打破历史纪录。该片还将代表巴西官方角逐2012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2011年11月25日,《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在国内上映。若泽•帕迪里亚接受了时代周报的独家专访。

灵感来于对巴西政治的思考

《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的灵感,来源于帕迪里亚对里约热内卢这座城市和巴西政治现状的思考。“政府的大多数官员努力运用自己手中的影响力获得权力,为一切犯罪的勾当撑腰也在所不惜。我的灵感来源于我表达这个问题的欲望,我要解释里约热内卢的一些政客是如何支持黑社会来获取选票的。” 帕迪里亚在接受时代周报独家专访时说。

这无疑反映了导演更大的野心。

在第一部《精英部队》里,巴西里约热内卢是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警匪枪战时有发生,恶徒恣意横行,死亡如同家常便饭,警匪甚至沆瀣一气,危害城市。此刻,一支刚正严明的部队横空出世。“BOPE”(特殊警察行动部队,隶属于每个州的军警部队进行管理,即影片中的精英部队)凭借其果敢凶狠的办案作风令匪徒闻风丧胆,在最短时间内肃清了贫民窟内的毒品链。

在《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里,这一切已成往事。电影小标题“O Inimigo Agora É Outro”。的意思是“另一个敌人”—导演意图十分明显:之前打倒了体制外的毒枭,现在该轮到清扫体制内的毒瘤了。

《精英部队2:大敌当前》的故事延续了前一部电影在旁白声中展开情节的风格。罗伯特•纳西贝托(Wagner Moura 饰)用讲故事的口吻带出了BOPE的发展,引出了另一批敌人:4年前,臭名昭著的拉西欧监狱发生了一场暴动,这一事件引起里约热内卢州社会的广泛争论,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直接领导BOPE的罗伯特•纳西贝托中校由此荣升为安全局的副秘书长,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他的爱将安德鲁•马蒂亚斯(André Ramiro 饰)则被政客当作替罪羔羊,离开了BOPE。纳西贝托顶着来自政坛、战友和家人各方面的压力,将一腔愤懑转化到工作中,不仅扩编强化了BOPE的实力,还通过一次次铁腕的打击荡涤了贫民区毒贩的罪恶势力。毒贩销声匿迹,黑暗阴霾却未散去。以罗卡(Sandro Rocha 饰)等人为首的腐败警察势力进入贫民窟,他们欺行霸市,官匪勾结,成为里约州另一个难以祛除的顽疾。

拍摄期间道具枪遭打劫

据帕迪里亚透露,无论是《精英部队》还是《精英部队2》,他最初都想拍成纪录片。处理成如今的故事片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样的题材,拍成纪录片就危险了。” 帕迪里亚说,“我尝试了两天,意识到没有警察会让我跟随拍摄,因为那时候他们做的是折磨和杀戮贫民窟里的人。所以很快,我知道自己必须用虚构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

或许正是最初的想法,让这两部影片都带有明显的纪录片风格—除却叙述方式,电影的情节都来源于事实。“即便因为虚构而有了更大的创作自由,我依然还是倾向于立足现实的电影,因为自由不可以改变现实。影片中的许多人物都有原型,比如马蒂亚斯这个角色—他一边上学一边做警察—就来源于一个真实的警察经历。还有主角纳西贝托,原型就是与我一起写作剧本的洛迪高•彼曼图。”

2006年,帕迪里亚拍摄了纪录片《巴士174》。该片关注一宗发生在里约热内卢的劫持巴士事件,通过当时电视台现场直播劫匪劫持人质以及警察救人过程,再配合采访目击者及人质,帕迪里亚开始涉及巴西街头暴力问题。随后两年,帕迪里亚对该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在拍摄《精英部队》之前,我采访了20名警察,以及警察局的心理医生,试图理解整个系统。”

《精英部队》的拍摄危险重重。“我们在贫民窟里打扮成警察的模样,绝对是游走在危险的边缘。这些危险在我拍摄之前是不曾预见的。”帕迪里亚说,“拍摄地点主要还是在以前拍《上帝之城》的取景点,我以为这样能保障安全,但后来事实证明,对警察安全的地方,对我们却未必。我们有200多个工作人员,大家知道我们是在拍电影,但随便一个真的毒贩就可以将这200个工作人员陷入危难。警察随时会来,枪击随时开始,工作人员有可能因此被杀害。这样的情况的确发生过。”

拍摄期间,帕迪里亚团队的4名成员遭到毒贩绑架,同时被带走的还有电影中大量的道具假枪。拍摄因此停滞了近两周,损失巨大,帕迪里亚一度面临解散团队的困境。后来毒贩释放了4名成员,留下了那些假武器。“再次回到拍摄点,就像做梦一样。压力巨大,这是我有生以来连续数天无法入睡。”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压力。帕迪里亚还要面临与警察、与政治的“战斗”,因为后者一直竭尽全力阻止电影的拍摄。“警察内部听说我们要拍摄电影,百般刁难。首先不批准我们在取景点的拍摄许可证,后来跟我们索要剧本等等,后来我们找了里约州长。”帕迪里亚扔给州长两个选择,其一是让大家知道原来这个国家还有审查制度,州长本人领导下的警局正是阻止电影拍摄的部门;其二就是不再阻碍电影的拍摄。“最后州长决定让我们拍,这是明智的政治决策。”

“我认为这部电影是对里约热内卢式的做事方式的说明,特别是对警方管理方式的说明。警察们的收入少,训练有限,一部分人的行为方式非常暴力,这太疯狂了,我们的警方已成为暴力滋生的来源之一。如果不解决警方内部的暴力,又何以解决整个里约热内卢的暴力问题?” 帕迪里亚说。

“中国电影人和巴西电影人互换,一定非常有意思”

时代周报:《精英部队》是你的第一部虚构类电影,后来你又拍了《精英部队2》,你会继续走这样的导演风格吗?

帕迪里亚:我喜欢揭示现代社会问题的电影。在电影中,要折射出现实生活的多个层面是很复杂的,但观众可以理解。当然,有些人只做纯娱乐片,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电影是一种语言,像任何一种语言一样,它可以被用作很多不同目的。目前还是社会问题驱使我做电影。

时代周报:《精英部队》曾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次获奖?有人会说柏林电影节本身比较关注政治,你认为这是影片获奖的理由吗?

帕迪里亚:柏林的政治偏见—如果确实有的话—可能只会影响到入选影片,但不会对最终结果造成影响。在一个电影节上,谁最终获奖取决于独立评委会,我想在柏林也一样。

时代周报:听说《精英部队2》将代表巴西官方角逐2012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你如何看待这次机会?获奖机会大吗?

帕迪里亚:我非常高兴我的电影能够代表巴西参选,并且希望奥斯卡组委会的成员会喜欢它,除此之外,我再没有别的什么期许。有太多好电影,能成为这其中的一员我已经感到非常荣幸了。

时代周报:你认为拍出既叫好又卖座的电影,秘诀是什么?

帕迪里亚:秘诀—如果非要有一个的话—那就是,不要做随便的尝试,不要尝试去猜测(电影)会受到怎样的评价,赢得票房,而是要去做你心中真正想要做的电影。其他的事情,该怎样就会怎样。

时代周报:今年4月份,你宣布将执导新版《机械战警》,能否谈谈这部电影的拍摄情况以及目前进展?

帕迪里亚:我们正在准备剧本和一些前期软件准备,并且随时可以开始选择角色人物。

时代周报:你是否了解中国拍摄有关警匪片题材的导演和电影,你欣赏什么样的中国电影作品?

帕迪里亚:在巴西,我们接触不到更多的中国电影。我们知道并且非常喜欢王家卫,但是我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中国电影。很多年以前,在鹿特丹,我看过一部叫《铁西区》的纪录片,我非常喜欢。导演是王兵,片子一共有九个小时。

我觉得,要是中国电影人和巴西电影人能够互换,这一定会非常有意思。如果哪位中国电影人也同意我的意见的话,一定要让我知道。我们可以尝试着一起来实现它。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