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斌:中国是金融弱国

2011-08-23 15:21:06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夏斌:中国是金融弱国

网易财经读书会--夏斌专场现场图

网易财经8月23日讯 网易财经读书会--夏斌《中国金融战略2020》专场论坛8月23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在此次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表示,毫无疑问,我可以举出一系列特征性的现象说明我们不是强国,是弱国。第一,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第二,人民币还是一个不可自由兑换的货币。第三,由此产生一系列的研究现象,一系列的弱国现象。

以下为夏斌演讲实录:

大家都说现在金融滞后,我想说两个旁敲侧击的话,这个落后,第一,我告诉你,你翻番改革开放30年的金融讨论文章,不同的年代一直在说滞后,不是现在说,我们年轻的时候也说过金融滞后,80年代,市场经济体系当中,保加利亚,苏联,阿尔巴尼亚都存在,计划经济时,丁院长知道,五道口的研究生第一个在社会主义体系中间叫出来,要开放金融市场,华尔街,伦敦,金融城,泰晤士报都登报了,不敢想象共产党的国家里面的学生,怎么敢叫出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当时我在日本。

我想说的就是,你说滞后,我知道,我们是一直滞后的,这是一个意思,你自己想吧,30年的伟大成绩,自己老说滞后。

第二,我想说的,30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伟大成绩,这谁也不敢否认,今后能走下去吗,有多大困难,有多大风险,都可以进行讨论,不管怎么样,一刀切到现在,30年是成功的,经济是成功的,当然我们政治体制、文化体制都要改革,经济是成功的。你说经济是成功的,金融是核心,是血液,经济成功的,金融是滞后的,逻辑上说不通,金融是根本不行的,但是经济是成功的,而金融是经济的核心,是血液,解释通吗。说明起码你在讲滞后的时候,还是要深思熟虑一点。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说,中国金融的现实供给,总体而言,是滞后的,还是滞后的,这一点我们承认,否则我们就不要改革了,不要来回去研究了,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重大的现实供给特征,金融弱国,尽管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在全世界或者其他海外投资者论坛上,在摩洛哥和意大利的时候都公开说,我们还是一个金融弱国,不用隐讳,我们是金融弱国,什么叫金融弱国,怎么论证这个问题,我自己编出来的,大家看看对不对。

强和弱就看你这个国家的金融制度的运行,金融制度及其运行机制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是占上风,是影响旁国还是被旁国影响来进行界定。如果就是定性的概念进行界定,由此出发进行思考,毫无疑问,我可以举出一系列特征性的现象说明我们不是强国,是弱国。

第一,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世界主导的汇率体系是浮动的汇率体系,作为一个大国,我们的汇率还不能浮动,还没有进入主导汇率体系里面。我们知道方向是往那边走,我说现在的供给,现实供给,我们是不行的。

第二,人民币还是一个不可自由兑换的货币。看看历史上的大国,哪个大国他的货币是不可以自由兑换的,只有中国现在不是。当然,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去研究,再往前推的话,金本位时代,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不存在货币,货币都可以兑换,你看黄金持有了,金本位时代。我们说进入金融本位时代之后,哪一个大国,或者说主体大国,后来崛起的大国,他的货币不能自由兑换的,没有,德国、日本,尽管在全球货币储备中间比例很小,尽管德国马克变成欧元了,都可以货币自由兑换。我们现在再强,货币还不能自由兑换。

第三,由此产生一系列的研究现象,一系列的弱国现象,最典型的在全球失衡的大背景下,美国的问题已经暴露了,中国的问题是结构调整很难,增长方式改变很难,与此同时,还在不停的出口,不停的进外汇,人民银行货币供应量,人民币不好控制,不停的放,与此同时,提高存款准备金,那边拿了这么多的外汇储备,大家都担心,美元发多了,美元贬值,汇率的风险,外汇的风险,这就是原罪现象,我们的原罪不表现在企业,表现在国家层面上,因为我们的钱没有藏汇于民,藏汇于企业,都是国家拿着,国家就有难处。

也是弱国现象,国家层面存在严重的货币错配,还有从世界大宗原材料,能源定价的话语权来说,我们更可以看出中国第二大经济体是破脚的巨人,没有一个价格是人民币能定的,现在跨界人民币结算才刚刚开始。

还有,我们的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还是很不够,海外资金是不能随便进来的,加上一系列金融,国内的金融一系列的管制,民间资金进入金融机构,还有一系列的金融管制,理财产品,金融创新,还有一系列的审批制度等等。

这一切说明,我给它概括,我说导致中国表面上热热闹闹的金融的发展,骄人的成绩,只能是属于初步的,浅层次的自娱自乐,关起门来自己玩儿。只有看到自娱自乐,才能看到我金融开放,进一步开放的压力、难处、复杂性。

这是我想说的,金融的现实供给,金融之后,金融弱国,需求讲清楚了,供给又是这种状况,这儿自然引出中国的金融战略是什么,我把它最后概括为,充分的自由化,充分的市场化,有限的全球化。

简单讲,在我认为2020年前后,这是一个时间概念,可能2019年或者2021年前后,2020年前后瞄准这样一个战略过渡期内,中国金融要什么,作为一个战略,必须要有一个很简洁的话提出来,谁都明白,主题思想非常明确是什么,充分市场化,有限全球化。

所谓充分市场化,是指的在我资本项下还没有完全开放的大背景之下,加快国内的改革,中国内部的金融,想尽办法加快改革,加快市场化,越快越好,不要错过机会。

其他观点:

夏斌:国际金融秩序动荡不可避免

夏斌:美国危机突显中国经济结构失衡

夏斌:金融体系遇到矛盾时要稳定

夏斌:四大原因支撑中国继续高速发展

夏斌:完全放开汇率的时间还没到

夏斌:人口老龄化将成中国经济挑战

夏斌:四次宏观整顿都因经济过热


夏斌:中国经济原罪不在企业在国家层

夏斌:中国发展不能单纯依靠外国理论

夏斌谈中国金融市场布局

相关专题:

网易财经读书会:夏斌谈中国金融未来谋略

许崇智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