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西进 PE淘金“更广阔天地”

2011-01-22 00:46:06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胡中彬
  新年伊始,PE人士们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除了奔走在北上广深这些随处可见PE身影的大都市外,一些相对偏远的“山沟沟”里也出现了他们的足迹。
新年的足迹
新年后才没几天,刚刚从国外回来的熊晓鸽就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北方一个严寒的地方,鄂尔多斯。足迹遍布全国乃至全球的他,也还只是第一次到鄂尔多斯,对那里的印象还只是停留在20年前那部名叫 《鄂尔多斯风暴》的记忆中。
“他的人均GDP超过香港,我想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没去过。”熊晓鸽说。
和熊晓鸽一起去的还有许多股权投资业内的大腕们,九鼎投资黄晓捷、上海永宣冯涛等这些机构的一把手们都亲自出动,除了北京的,上海、深圳赶过去的也不在少数。他们都是应清科集团CEO倪正东的邀请,一路北上,为旗下的基金寻觅着更多的LP。
鄂尔多斯素来以 “羊煤土气”而出名,成为了中国北部的一个聚宝盆。事实上,这座小城市资源富饶,也正因为此,这里集聚了众多掌握着大量资金的实力阶层,这也正是吸引这些股权投资人士风尘仆仆千里奔波而去的原因。
新年过后的鄂尔多斯气温零下二十多度,十分严寒,居住条件也引来了风投者的抱怨,比如熊晓鸽就被冻得了感冒,但这些却并未影响这些股权投资大腕们似火的热情。这些投资家们并没有空手而归,鄂尔多斯当地企业家们的实力让投资家们深感这是理想LP的聚集之处。
鄂尔多斯丰富的自然资源也让去的投资家们大开眼界,尤其是在矿产方面的项目捕获着他们的芳心,除了寻求资金外,这些风投们还意外地发掘到了项目集聚的宝地。
除了开辟北方的根据地外,广袤的西部地区也成为了风投们越来越注重的又一个战略要地。与此同时,上山下乡已经并不是国内投资机构的专利,纡尊降贵的还有国际大牌投资机构。
凯雷投资集团的动作就很明显。几天前,凯雷集团董事总经理祖文萃在与记者交流时,坦诚地表示,凯雷正在西部地区募集一只新的人民币基金;现在仍然处于与西部地区政府等相关方面沟通的阶段,基金成立尚未有明确的时间表。
其实,早在今年6月,祖文萃就到成都为凯雷集团寻找在西部的办公室,以方便在西部地区的投资。
“应该来说我们是第一个在西部设立办公室的国际私募股权基金。”祖文萃直言,他们积极的关注中西部地区崛起带来的投资机会。
而去年,凯雷集团的竞争对手TPG早已经先行一步,宣布了在重庆设立50亿元人民币基金的计划。德同资本也联手成都银科创投在成都设立了子基金。贝祥投资和成都市双流县政府将共同设立10亿元的西部新能源投资基金。
对此,智基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陈友忠认为,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创投业加快布局中西部地区,加大对中西部投资力度,是创投业均衡发展的很好体现。同时,创投机构到西部地区投资和募集基金也会得到政府的支持,可能会有一些优惠政策。
西部地区的政府支持从这两年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比如西部重镇重庆,早在2008年,重庆就颁布了《关于鼓励股权投资类企业发展的意见》,重庆的金融中心构想已经初现轮廓,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以吸引PE等金融机构落地。四川省财政厅也在近期下发了科技型中小企业创业投资补助资金,引导投资机构向初创期科技型中小企业投资。
“山沟沟”里寻金凤凰
还有更多的基金计划在今年把触角伸向这些远离PE投资沸腾到沸点的地方,除了捕获政策机遇外,他们频频地出入到了二、三线城市,甚至在一些地广人稀的“山沟沟”里寻找着投资机会,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
浙江浙商创投合伙人华晔宇表示,浙商创投也计划今年在新疆、成都、西安等地建立分公司,进一步拓展在西部地区的业务。九鼎投资也在不久前在沈阳设立了一个分公司,寻找着东北三省的投资机会。
相比北上广深,乃至东部沿海的更多地方,西部地区及北方地区的热度相形见绌,而激烈的竞争更是让风投们疲惫不堪。而蜂拥而至的结果就是拿到项目的难度大大提高,抑或是价格大幅提升,现在,在项目最终签订之前任何投资人都不敢轻言项目已经到手。
一位即将成立新基金的投资人士看来,在国内整个股权投资的好日子最多还只有两三年时间的光景,“不早点在二、三线城市布局则连最后两三年时间都赶不上了”。
事实上,许多股权投资机构已经将进入二、三线城市上升到了公司战略高度的层面,而从行业发展的趋势来看,是否能够尽早完成在更大区域内的布局也会决定着投资机构的生死存亡。
“现在要找到一个绝对无人问津的好项目太难了,一个知名点的项目上百家机构抢都是很普遍的事情,要找性价比高的好项目就得往其他机构覆盖不到的地方跑。”九鼎投资一位合伙人称,不久前,他刚刚在一个“山沟沟”里发掘到了一个特种养殖的项目。
清科集团研究中心通过对去年前11个月307个投资案例地域分布统计后发现,投资地域较为分散,主要涉及29个省市,虽然依旧是北京、上海、江苏获投企业最多,但中西部地区包括四川、河南、湖南、湖北、安徽等地无论在获投企业数量还是金额方面排位均显著上升。
事实上,从“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也不是少数。达晨创投此前发掘出的圣农发展,尽管也是在位于沿海地带的福建,但着实在投资上让达晨创投创造了三年赚20倍的神话。
另一个鲜活的例子是,红杉资本在西部地区所投的一家公司乡村基不久前悄然在美国成功上市,让在重庆之外并不为人所熟知的餐饮连锁企业跻身资本市场,同时也让红杉资本获得了巨大的回报,这让业内不少人士也颇有触动。

在九鼎投资眼里,东北三省是我国的老工业基地,这里不仅是航空、航天等 “高精尖”的军工产品的研究基地,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也给整个东三省带来了出口贸易的增长,再加上沈阳经济区被国家批准为新型工业化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这给辽宁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提供了新的机遇。
往西走,成都有国务院打造的六个高新技术区之一,内部集聚了大量的电子信息、生物工程、航天航空、新材料、新能源等优质企业,再加上成都着力推动投融资对接机制,让许多投资机构垂涎三尺。
种种诱惑之下,这些投资机构已经向这些“冷门”地区果断地迈出了第一步,不过一些不可回避的挑战也正在等着他们去面对。祖文萃现在费心思考虑的是该解决人才到西部去的问题,在他看来,如果能让国际人才白天在西部地区上班,晚上回北上广深的家里,这将是个有意思的方法。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