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力平:通过三项指标判断泡沫资产程度

2011-01-12 17:25:12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嘉宾在进行圆桌讨论
嘉宾在进行圆桌讨论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金融系主任贺力平今天表示,经济学家说泡沫是无法定义的,因为泡沫这个概念应该是经济学家提出来的概念。结合中国目前的情况,至少有三个参考的指标可以帮助我们判断。

贺力平是在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贺力平表示,经济学家说泡沫是无法定义的,因为泡沫这个概念应该是经济学家提出来的概念,是针对某些价格快速变动而提出来的,历史上有多个泡沫的案例了。目前结合中国的情况,至少有这么几个参考的指标可以帮助我们判断,以房地产是不是有泡沫为例。

第一,参考前面所谈论的一般物价水平的变化,如果我们每年物价上涨了5%,房价上涨6%,70%,这个泡沫就会非常小。

第二,经济增长的速度,因为每年国内生产总之的水平是10%,人均是8%,如果我们的房价是中高端的上涨率是在10%,跟经济增长率也不算很高,也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参考的。但是,关于房价的统计,目前很难得到比较可靠的、有分类构成的房价统计指数,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混成的房价指数,而且有很多批评的意见。迄今为止,让从事经济研究的人不加怀疑地使用这些数字,在国内是很难做到的。

第三,就是泡沫的形成必有投机的因素,这个是非常正确的,我们仅仅看价格的变化还不够,还要看价格变化的需求的推动的因素是实际的需求还是投机的需求。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主持人:各位来宾下午好,我们欢迎来到2011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我们场讨论的话题是中国资本泡沫与通胀压力,在金融危机后各大央行开始施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已经进行了收缩的举措,我们在想2011年是否会迎来一个全面的通胀,我们今天请到了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平新乔,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金融系主任贺力平,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现在请主持人齐东良上场。

齐栋梁:各位嘉宾和现场的朋友大家好,这场论坛是今天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嘉宾最多的一场,我希望各位能在本场论坛能获得想得到的所有的答案,所以说这应该算是一场盛宴了。2010年温家宝总理在年初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两个问题,社会稳定和政权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物价,背后这种原因应该怎么应对,我们今天就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首先第一个问题,2010年通胀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许善达:我想原因很多,一个,现在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会造成美元对于主要的资源的贬值,也就是说资源价格会随着美元的贬值会上来,这样中国不能控制的一种趋势,使得中国这样一个进口资源的大国必然会产生输入型的通胀,这是第一。第二,  中国长期有很扭曲的资源价格,这个资源价格的扭曲和政府的政策是相关联的,比如中国的劳动力的价格,工资是市场决定的,但是社会保障制度是政府应该定的,如果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造成实际工资水平低于应该达到的水平,那么这个问题在历史上,变成了一种潜在的降低通货膨胀的因素。但是这个因素随着社保制度的健全,慢慢地会释放出来,释放出来以后就属于经济内升的,造成新的物价上涨。内升还有环境保护措施成本,还有国内压低的成本,这些都会随着经济的发展慢慢释放出来,这是内升,外升和内升两个因素会促成上涨的压力,同时中国还有一个特殊情况,我们现在很多价格的市场化程度不够高,历史上的通胀的水平曾经有一段时间是比较低的,所以我们自己说我们施行了很多年的高增长,低通胀,但是当时的低通胀并不是完全体现市场价格的低通胀,而是由很多非市场划时代因素造成的,这些因素随着市场化的进展会慢慢地浮现出来,所以这些因素都是促成今年通胀,甚至可以说今年以后若干年会有一个比较高的通胀的原因。

彭文生:我换一个角度讲这个问题,我们看现在讨论的通胀的信息和通胀的来源,基本上有几种观点,比如说一般比较流行的观点是讲09恩年信贷货币扩张非常快造成的影响,另外还有劳动力供给的形势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化,甚至开始减少,这个对工资推动的影响,和这个相关的还有农产品的价格长期上升的趋势,我们看过去十年三次通胀都是很大程度上体现食品价格上升快,怎么看这个问题?首先讲这些局部性的问题,比如说劳动力供给形势的转变仍然是价格上升,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但是这种结构性的因素是一个渐进缓慢的过程,不可能说劳动力供给在一年之间或者两年之内有非常大的变化,应该是一个逐渐的过程,所以,第一个观点就是我们不能模糊长期的结构性的影响对短期的波动。包括通胀的影响,同样农产品价格也一样,我们看到过去三次通胀都是和农产品价格优关系,为什么?在发展中国家,对低收入群体来讲,他们对食品的需求和收入增长有关系,经济增长比较好的时候,吃的肉多一点,消费的高蛋白多一点。所以我们讲的主要观点还是认为这一轮通胀主要还是体现在周期性的经济增长的复苏造成的需求的压力。

不否认有一些结构性的影响,劳动力供给啊,但是如果从上下周期来看,通胀在过去几个月这么快的上升,还是反应了经济需求的复苏,这里面当然也和刚才讲的货币,信贷的投放有关系,需求为什么强劲呢?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有关系。但是货币投放的速度,09年货币增长28%,但是通胀的影响有多大?这个关系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们看其他国家的经验,不能仅仅说09年货币投放太多了,所以现在通胀就是高多少,很难判断,依据这个来判断,还是要看经济里面需求,我们要看经济增长,看货币增长怎么样?我发现有很多观点把狭义货币的增长理解为货币供给增长,我个人认为有一个误区,现金是没有利息的,这个月工资没有涨,某种原因不是因为现金,而是因为银行转帐,这个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所以现金和活期存款反应经济活动的强弱,所以我们觉得狭义货币可以把它看作经济增长前进的指标,如果你觉得GDP这个指标不是那么准确的话,可以看看狭义货币的情况,所以还是需要通过政策的紧缩控制需求。

贺力平:当前通货膨胀的原因有来自国外的,国内的和一些短期的因素,我想对此做一点补充的看法。我个人也在研究中国这几年CPI居民消费价格走势的特点或者新的趋势,这个研究还没有完全地成熟,但是有一个感觉跟大家交流一下。大概是这么一个思路,比如说我们看到中国的CPI的同比变动是在3%以内,很可能这里面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比如最近种类的粮食产品,还有两三年以前猪肉价格的上涨,还有燃料价格的上涨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个人认为在很大的国内外的背景之下,有一些突发性的或者偶发性的因素引起的一种震动,但是这个不是我们大多数公众所关心的CP比,我们公众所关心的是关心这一段时间我们CPI价格变动的情况怎么样,通常比如我们有一个3%的界限,CPI的整体变动连续几个月超过3%,这个时候就有另外一些因素的出现,前面好几位专家都提到了,有一个通胀的预期,就是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不管猪肉还是汽油价格引起的上涨,可能要在社会经济生活当中扩散开来,也就是说不仅仅是猪肉或者油价要上涨,其他的东西,比如服装,用棉花制成的服装价格可能要上涨,或者用一些农产品加工出来的可能要上涨,比如贵金属上涨以后可能引起医疗费用的上涨存在扩散的效应,如果这个反应在公众当中或者反应在公众的许多层面当中,大家相应的就会有进一步的反应,比如要求增加工资报酬的增长,又会进一步上升,这样一来实际上就形成了物价和工资的螺旋上升的机制,这种可能性就出现了,那么这种可能性一旦出现以后,实际上会推动CPI的持续不断地进一步的上升。换句话说,实际上我们看见的CPI的变动应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由一些可以说是外生的,暂时性的因素导致的,引起CPI的变动,但是这种意外的变动一旦影响到人们通胀的预期,然后又影响到社会经济当中其他的经济变量就会实现持续上涨,就是第二部分的通胀变动。我个人感觉,实际上我们可以把它分成两个部分,这是我的一点想法。

鲁政委:首先接着前面几位专家的看法,对目前通胀的形势怎么评估。如果单纯从统计局的数字来看,目前5%以内似乎应该是一个温和的通胀,但是我觉得这种看法是存在问题的,就是说我们对一个通胀到底是不是恶性的,其实不取决于数字的高低,而取决于数字主体面对这样一个价格它做出什么反应。今天有专家讲比如巴西它的通胀比我们高,印度也比我们高,俄罗斯更高,但是由于这些国家它是这样的CPI的时候,大家依然行为很正常,但是我们仅仅是在目前4%多一点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能囤的囤,不能囤的也囤,那你觉得这样一个数字在评估通胀形势的情况下还有多少意义,所以我自己觉得数据不说明什么,说明什么的是大家的行为,大家的行为认不认同你这样一个数字对通胀的度量。

第二,关于通胀的原因,通胀的原因其实说白了,在宏观分析师看来就两句话,第一货币是通胀的必要条件,第二增长是通胀的充分条件。对于第一句话来说没有钱什么东西都不行,只有你有过量货币发行的时候才会为物价的上涨提供必要的条件,是必要条件,不是钱多发了马上就会涨,这取决于是不是有人花它,这个实际上取决于你的经济是不是复苏了,如果回到了趋势以上,就会显性化成为通胀压力。特别改革开放以来,最多只有9.9,今年我们估计2010年的GDP可以达到10.3。

第三,这轮通胀的特殊性,其实刚才讲刘易斯拐点是个趋势问题,就象远远地我们看见火车来了,今天没有到,难道什么时候都不到吗?如果是趋势的话,总有一天会来,关键我们怎么样确认他是不是来了?事实上现在有统计局统计的,求人倍率,有很多人是不去应聘的,这样的情况下不涨工资怎么可能?如果涨工资就带来一个问题,说你这个东西如果是产能过剩的,我可以暂时不要固定成本,部部长了,但是变动成本不能不补偿,你现在不给它发工资,他就不干活了。所以随着工人工资的提高,产能过剩对物价的压制是越来越弱的,特别在制订“十二五”规划的时候,要刺激内需,这里面提高工资隐含着受到了鼓励,而且还有两种提法,爱保证居民收入的提高与经济增长同步,这就意味着你再指望着中国勤奋的老百姓以这个压低物价,这个就会变弱。剔除食品和能源,其他的CPI也在上涨,而且工业CPI也在上涨,这甚至在08年都没有看到这么明显的迹象,所以我们对这一轮通胀既有以往的共性也有这一轮的特殊性。

齐栋梁:各位嘉宾有没有对其他嘉宾的观点表示不赞同或者有疑问的,可以嘉宾自己去问。如果没有的话就直接点嘉宾了。

彭文生:对劳动力供给因素的影响,根据问题,如果劳动力长期供给减少,这个影响是个主要因素的话,这就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力和现在处于比较大的泛化,为什么劳动力减少会引起供给上升呢?就是因为经济供给层面引起比较大的影响,所以这个问题的看法当然是不同的观点,但是那些认为劳动力供给是主要因素的这个观点,同时中国现在经济增长,潜在增长力是有显著范围。

许善达:我觉得中国CPI上涨,这里面政府的行为对CPI上涨的影响特别大,你要完全从市场来分析的话,它对CPI有一个估计,但是政府行为的选择,可以在相当的幅度上影响。我讲一个最重要的一个例子,就是农产品价格。农产品价格市场是放开的,但是实际上国家收购价是一个矛,市场价格的波动不可能离这个矛太远,那么农产品收购价对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来说,就是他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你要想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对于这一类农民只有提高农产品价格他们才能获得收入增长,因为农产品的产量增长是有限的,只有提高价格这一个出路。你要提高价格,这些农民的收入就会增长,但是这个价格增长本身一定是物价指数作为实体类价格的增长,所以政府在这个上面的决心,如果政府说农产品价格提高多一点,那么CPI上涨就快一点,如果政府说这一部分上涨慢一点,那么CPI压力上涨就小一点。所以中国CPI的特点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区别就是政府行为影响幅度还是相当重要,不能忽视这个因素。

鲁政委:我和彭先生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说如果你认为劳动力的紧张,在现在起主要通过。我只是谈到这一轮通胀的特殊性上提到这个问题,所以和彭先生是不矛盾的。

郭田勇:我们的确存在货币供给偏多的问题,我想当然从理论上来讲,通胀可以分成需求拉动的,还有成本推进的,还有结构性的,输入性的,从我们给学生上课的时候,理论上分成这么多种,但是从中国80年代到现在,历次通货膨胀的形成,我们认为都是跟货币供给过多导致投资和消费需求增长过快,这个是引发的直接原因。包括成本推进型的推长,为什么企业要涨工资,比如我们在90年代,企业涨工资,其实很大原因就是由于货币投放过多以后导致,首先出现价格上涨,工人成本增加,开支也要增加,进而拉动工资上涨,然后才形成工资价格螺旋这样一个情况。所以我们认为,总结这一轮通胀,有其他方面的因素,但是首先还是要从货币这个根源上来寻找答案。

齐栋梁:我们谈了通胀,另外资产泡沫,中国资产泡沫其实主要是指房地产了,它的泡沫有多大?原因是什么?

许善达:房地产泡沫的概念我也搞不大清楚,是不是房价过高就是房地产泡沫,房价如果跌得很厉害解决泡沫破裂了是不是这样理解?如果这么理解的话,我倒认为现在的泡沫也不大,我是这个看法,因为现在政府正在投入资源做保障性住房,也就是解决低收入家庭的基本的条件下的住房,那么这个现在各个政府都在投入资源做,而且原定计划2012年要完成1540万套,现在看这个计划是可以提前超额完成的,而且完成这个计划以后,已经完全的地区和全国完成以后还会制订第二批计划,就是保障性住房会一期一期地做下去,越往后做就能得到这样家庭收入的标准就会逐步上升,这样一个战略政府已经确定下来了,要施行很多年,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需求,它这部分需求由政府出资源提供,市场上只有一般性的普通住房和高档住房,我觉得在保障住房解决到一定程度以后,政府一定会提出一个普通住房的战略,因为我想在一般情况下,比如在一个城市,以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作为指标,如果普通住房100平米,90平米维持三四口家庭基本生活需要,我觉得能够在年收入的10倍或者15倍或者20倍能买到这样一个房子,然后分期付款解决,我想这类普通住房政府也会采取投入政府资源的方式,使这部分房价得到一部分控制,因为政府可以减少土地的价格,可以减免一些税收,有很多办法。所以如果低收入家庭的住房解决了,第二步政府再把普通住房,一般的白领这样的家庭的住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所控制的话,高档住房我认为政府根本没有义务,也没有这样的责任控制价格,甚至我认为那种高档住房价格越高越好。就是说政府对于高档住房是没有义务价格的,我认为政府应该从高档住房能够获得资源投入保障性住房和普通住房,所以现在的高档住房的价格,我不认为将来某一天会暴跌,说泡沫破裂,我不这样认为,我可能认为高档住房的价格可能还是一个上涨的趋势,因为政府会把更多的土地资源,税收资源等等投入到保障性住房和普通住房,那么这种情况下高档性住房所获得的资源的数量会减少,所以我不认为高档住房某一天会面临跌价百分之几十的现象。

彭文生:第一,我们面临房地产泡沫的风险多大,先不说是不是已经有泡沫或者泡沫会继续涨,我觉得中国实际上面临房地产泡沫存在的条件,我个人认为非常充分,为什么这样讲?就是我们因为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一代人生活水平有非常大的提高,像我们这一代人我兄弟三个,一般都是三个,四个,五个,所以我们父母辈他们是非常辛苦的,那时候生活水平很低,到我们这一代一般来讲是一个小孩两个小孩,所以一代人跟进生活水平就有很大提高,其中包括对住房的需求,一个是消费,还有投资,因为我们负担轻,所以我们存钱也多,要寻找投资机会,这是一个大环境的,我们看其他国家的例子,资产泡沫和人口结构的变化有很大关系。另外,CPI通胀,正因为我们现在人口结构是这样,我们生产内容超过消费内容,两口子工作,一个小孩抚养,所以我们不会发生很高的消费型价格通胀,所以我们货币政策平均来讲相对比较深一些,所以高储蓄率加上长期的货币政策,这就是资产泡沫的一个温床。

第二,我们现在是不是有很大的泡沫呢?可能争议很大,我觉得有两个指标值得我们关注,一个如果一个社会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房价太贵,买不起,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如果这个社会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持有多套房,作为投资性需求,这个也是有问题,所以说我认为泡沫有多大程度,这个可能各种不同的观点都有,但是我们觉得现在我们确实存在这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三,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要解决那些低收入,甚至包括一些中等收入他们的问题,保障房等等这些,除了这个以外整体房价是不是就可以不管了?尤其在整体平均的房价如果持续上升太快的话,还是有不好的负面影响,这个影响最大一块解决财富转移效应,我们讲现在政策讲要减少收入差距,其实我们看过去十年最大的个人财务方面的差距还是来自财产,买了房子或者没有买房子差距非常大,我们这个房价上升应该是我们这一代人40岁,50岁最受益的,年轻人是受害的,所以这个状况持续下去,10年,20年以后财富就会过多地集中在老年人手里,这是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个人觉得除了保障房以外,整个房地产还是要把它看成一个影响中国经济长远增长的效率,所以我个人认为房地产调控是一个长期性的,不是周期性的。

张亚伦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朋友圈发的照片为什么没人点赞?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