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银行再融资发展模式将遭恐龙式灭亡

2011-01-12 15:52:42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吴晓求:今年A股有三大压力

嘉宾在进行圆桌讨论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今天表示,如果我们的银行还朝着融资、放贷、再融资这个路子走下去,股价永远在那儿,银行这么好的价值,期权也搞不了,结果他还是要融资,破发,这条路真的是要走向恐龙式的灭亡。

刘纪鹏是在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刘纪鹏表示,我们为了控制银行的系统风险,所以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就是要减少银行信贷,但是现在我们恰恰还是要给银行融资,目的是让它具备进一步放贷的能量,如果我们把这笔融资的钱不是给银行,一方面我们可以减少市场的压力,另一方面中国还有很多中小企业等待融资上市,他们如果能够通过直接的渠道上市了,何必还要依靠大量的商业银行贷款呢?这不就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当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吗?

“也许现在完全搞垮了。而且换另外一个角度看,其实这几年以来,我们有一个非常错误的观点就是整体上市,这个问题从四大银行,从建行开始,我们给他们做方案全都是整体上市,其实贱买不贱买今天自有公论,但是这种上市本身这么大的量,世界四大银行都在中国,你动不动就三四千亿的股本,在这种政策上你又越来越依赖四大行,实行稳健或者紧缩的货币政策他也是受害者,全世界哪有这样的比例,银行还是不是企业了?恐龙怎么灭绝的?它把自然界的食物链都给咬断了,实际上应该考虑,如果这个问题再不分析,我们的银行还朝这个路子走下去,他现在也很痛苦,股价永远在那儿,这么好的价值,期权也搞不了,结果他还是要融资,破发,这条路真的是要走向恐龙式的灭亡。”刘纪鹏在年会上表示。

刘纪鹏强调,我们要走出整体上市的误区,成立四大银行的控股集团公司,分拆,但是更重要的是要从模式上建立竞争机制,应该给这样庞然大物能够在统一的银行控股集团的背景下分散市场,能够适应中小型银行的能力。

此外,要改变中国银行的业务结构,现在我们银行的收入如果仅仅都是靠信贷,我们现在银行在现代金融的背景下,我们看它的发展阶段和水平,往往是通过它的收入来源,信贷差这个利息收入所占的比例,中国商业银行简单依靠信贷作为考核指标,简单依靠信贷作为商业银行这种所谓的分业经营的唯一的业务标准,就会产生今天我们社会融资总额完全依靠信贷银行,所以要尽快发展银行控股集团,让他们把中间业务开展起来,我想这个背景也是解决大小银行,不要朝着整体上市,整体朝着信贷业务是老大的错误方向发展,所以我的结论就是要走出整体上市的误区,分拆四大银行,组建银行控股集团公司,实现多种业务经营。

以下是圆桌讨论实录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下午好,欢迎来到2011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这是论坛五,我们的主题是紧缩周期下的资本市场。中国经济回暖已经成为实施了,在这种情况下,此前的几度货币宽松政策已经成为一个理由。央行此前已经决定退出这样的宽松,包括此前的两次加息,现在回到货币政策的情况下,2011年我们将迎来怎么样的资本市场。我们这场论坛特别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刘纪鹏, 摩根史丹利执行懂事兼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王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吴晓求,以及国泰君安总经济师、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有请各位嘉宾上场。

李迅雷:很荣幸主持这个座谈,前面主持人介绍的时候有一定的误差,吴晓求老师他是人民大学的校长助理,我们今天这个主题是紧缩周期下的资本市场,大家也清楚,在座的这些专家都是非常著名的,资深的经济学家,经济学家来谈资本市场,他的视角跟纯粹做策略的是有一定的差异性,究竟他们怎么看资本市场,从宏观角度,从体制改革的角度,从经济可持续增长角度,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角度都可以谈,我想为了让这个论坛交流充分,我想先请各位亮一下自己的观点,首先请曹凤岐老师。

曹凤岐:今年的资本市场实际上说穿了,应该这样看,我个人观点叫做不十分乐观,当然也不悲观。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谨慎乐观,这是我总的一个观点。

说不十分乐观的原因在于确实是宏观调控政策的问题,货币政策转向,那么现在2011年最主要的任务我们要控制物价,这是一个。另外09到10年我们的货币投放太多了,09投了9.5万亿,10年原来说是7.5万亿,现在大概是7.95万亿,将近8万亿。实际上流动性非常充分,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转向甚至收紧这是必然的。上半年如果说物价还控制补助,加息的手段和其他数量经济的手段还是要有的,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对股市是有不利影响的,所以说从这一点来看,从宏观经济形势来看对股市影响并不是很有利,所以我并不是很乐观。

但是我也不很悲观,有几个理由。第一,我前几天从资本论坛上讲了,中国的股市和经济周期并不是完全同步的,2001年到2005年,那几年我们的经济增长非常好,但是我们恰恰4年多的熊市,2007年从上半年开始就紧缩了,但是07年我们达到了历史最高点,6124点,08年7月份就开始放货币,9月份已经放得很厉害了,但是我们08年11月份我们最低点达到1664,实际上可能有点反周期,为什么这样说呢?比如说去年,09年我们经济没有恢复的时候,我们的股市还是不错的,09年最高达到3400,2010年不错,但是我认为2010年的股市走得并不好。那么2011年总体来说是比较紧张,但是对股市不利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块我还是相信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还是有机会的。第二,我们看股市不要完全看这一块的宏观的影响,最关键的问题是看企业业绩,现在可能快公布年报了,从总体上来看,大多数的企业业绩还是不错的,企业的业绩是股市的基础,所以说如果我们很多企业都比较好的话,也可能会出现所谓的业绩股,所以整体来看是这样。第三,大家对股市要有信心,如果没有信心,那就不行了,所以大家老说今年的紧缩,资金会非常紧张,所以我有一句话说,中国的股市从来不缺资金,缺的是信心,如果我们有信心了,那么我们的资金就会回来,所以从整个来看,我个人观点认为,今年总体的股市振荡的行情,但是在这当中也有机会,另外很多企业的业绩很好,所以大家可能在振荡中有投资的机会,还是有赚钱的机会。

王庆:曹老师讲的非常全,一些观点总体上来讲我是比较认同。由于我们这个工作的性质,所以我想跟大家谈谈我最近跟一些海内外投资者交流他们的看法,然后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我12月份在美国做投资,同时之后又在国内拜访了一部分A股的机构投资者,我发现有这样一个特点,首先大家对谈到中国宏观经济基本上不谈经济增长了,这个跟以前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一定意义上反应的是经过08,09,10年的危机过程,对中国来讲是一个压力测试,从一定程度上讲,中国是及格了,所以大家也不讲不良资产等等这些极端后果的现象。那么海外投资者没有非常非常乐观的,总体来讲是比较谨慎,但是像曹老师讲的,的确是没有见到非常非常乐观的,很多在09年,10年很多,所以谨慎。但是当我在北京、上海见一些A股的基金经理的时候,大家也偏谨慎,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比较乐观,主要对于通货膨胀的判断,海外投资者对于通货膨胀的判断认为是个问题,尤其带来的政策环境不确定也是个问题,那么我们境内投资者也是类似的观点,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通胀恐怕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甚至有一部分投资者认为,2011年通胀会下行,如果持有这样的观点,资本市场应该是非常利好的,因为这样的情况下政策紧缩不会太激进。但是海外投资者在关于对于中国通胀的判断却没有这么乐观,部分原因我觉得反应了他们在对中国通胀的问题,把它放在一个全球背景下来看,使他们产生对通胀的忧虑,实际上当这场危机下来以后,各个央行都印钞票,刺激经济,结局很多人都这样认为。那么由此看来如果接触这个结论的话,通胀一定是经济增长比较快的先出现,逐渐在全球蔓延的过程,现在通胀中国,印度以及其他的市场是不是结局的开始,尤其考虑到美国奥巴马政府宣布延续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按这是一个很大的调整,在这个基础上美国经济在2011年将会表现得非常强劲,这种情况下,大宗商品在2010年现在开始上行,这样的情况下,全球经济的复苏过程,2011年将不仅仅是新兴市场的复苏,而是发达国家的复苏,这样对大宗商品的上行压力也很大。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通胀除了货币因素以外还有全球的背景,所以就很容易理解中国的通胀,也很容易接受。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对通胀担心的话,自然就会对政策担心,从资本市场来讲,在通胀上行和政策收紧的过程中,很难有重复的。所以PE重估的话,市场要表现好的话,一定要盈利要超过。就是要看盈利,尤其在紧缩的环境下有多大空间,我是这样看的,不会太大。所以我觉得在上半年这样一个紧锁的环境下,我们预测通胀逐渐上行的环境下,真正的恐怕要等到政策转向的时候,可能在二季度或者年中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最后,通胀,很多人认为中国通胀是可控的,我完全同意。但是任何国家的通胀都是可控的,只要政府愿意付出这个代价,所以通胀可控这个结论,通胀控制住之后,可能有些代价,经济增长,资本增长的影响。目前我观察的中国通胀没有自我实现软着陆的时候,就两种情况,一种是严厉的紧缩造成的通胀下行,另一种情况就是外部很大的冲击,所以如果通胀要下来,那么我们恐怕还要见到这些事情的发生,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

李迅雷:货币政策对资本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比较显著的,也有一句话叫通胀不流逝。接下来我们请政法大学的刘纪鹏教授,谈一下他对资本市场的认识,我想经历了20年,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见证者。

刘纪鹏:问候大家下午好!今天网易财经组织的论坛题目是紧缩周期下的资本市场,我想这个问题可能不仅要看到中国对政策环境,也要看到我们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严格地说,中国现在处在一个非常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原因是美,欧,日,实际在衰退过程中虽然出现了一定的复苏,但是在货币危机刚刚开始见效的时候,财政危机又发生了。从中国来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宏观经济应该仍然可以说是世界经济沙漠中的一个绿洲,美国虽有复苏迹象,但是和中国的强劲势头相比,我们处于一个非常好的战略机遇期,所以宏观经济上的这种优势仍将继续保持。

从微观上,企业或者上市公司的效益和质量也在稳步地提高,而这两个因素应该说是我们资本市场保持健康向上的基石,但是如果说这是国际一般规律的话,在中国确实遇到了一个最严峻的问题,就是中国政策市场经济,政策资本市场背景下,我们是否能够把排除队,是否能够把握住这样一个机遇,因此,决定2011年中国资本市场走势的关键是政策,而政策对了头,我想我们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做大做强,这是我们把握国际战略机遇期的首要问题。

而从这个背景下,我们再看政策,也就引出了紧缩周期背景下的资本市场,那么这个紧缩周期我们要分析到它有几个重要特征。第一,我想是货币政策问题,第二是通货膨胀问题,第三是人民币的升值问题,所以这一论的紧缩周期,这三个特征是非常重要的。首先看货币政策,实际上从西方到中国谈货币政策,谈到紧缩,通胀是指银行的信贷,不管大家谈银行信贷的规模,刚才谈到去年搞到7.95万亿是积极的,今年要搞稳健的,但是中国的总量在这个时期里面,我们虽然面临钱多,但是中国又不同于日本,也不同于现在成熟的欧美发达国家,我们同样有项目,我们把它称作面的话,央行的钱是水,所以通过资本市场的面,水面结合,就能够化解流动性的问题,又解决资金问题,所以两个难题分别孤立地看就是一个难题,如果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优势,但是这一点对货币政策或者证券监管部门是否看到了,这是关键,因此我始终在提,如果从银行系统信贷角度看,我们好像今年要仅作,但是从中国今天央行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央行,我们四季度外汇储备又增加2000亿美金,你那边绿票子进来这边就得印红票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钱多的问题,即便09年,10年,我们积极的货币政策下,我们的存贷差仍然是65%左右,也就是说你存款仍然大于贷款20万亿以上,我印象里,今年上半年我们贷款余额40万亿左右,存款余额是65万亿,所以钱这么多到那里去,这里面就要看到我们通过货币政策之外的资金,为什么不能登上中国货币政策的大雅之堂。所以应该说资本市场应该是货币政策紧缩下的一个重要补充手段,也就是说应该提出积极的股市政策相对应,直接融资提出来自然会转变增长方式,花自己的钱和银行受指令性贷款绝对不一样。所以资本市场在货币政策,如果整个政策能够提出宽松的财政政策,减税,稳健的货币政策控制风险,积极的股市政策,把直接融资搞上来,我们现在直接融资占整个融资总额比例就百分之十几,如果我们能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达到30,我们可以看到,2011年的政策应该是很令人可喜的,外部环境好,你那儿弱,我这儿正好是机遇,我们有100万人以上的城市将近700多,我们一切的市场,一切城市设施基础项目就是在现在才能做起来,所以在这种背景下,紧缩下的资本市场要看怎么理解,要看我们能不能打破传统货币政策的理念,提出积极的股市政策,因此,对教育者的教育是紧缩背景下我们看待资本市场的关键。因为宏观和微观经济面都具备良好向上的势头,当然这个我始终在说,中国的市盈率,我们银行世界四大都在中国,现在市盈率水平都不到10倍,最低的也在中国,别老看创业板,其实我们的直接融资能力,我们的价值投资已经很有价值了。

第二点就是通货膨胀,刚才王庆其实破这个题了,我认为5%以下的通胀是良性的,必须在通胀下,人们的钱到底往哪儿去,在你的这种背景下,存钱0.25的加息政策能解决问题吗?像有些人提的,加到5%,现在已经是美国、日本基准利率的11倍了,我们不是商品拉动的,成本推动,是票子印多了,你印这么多的票子,我们央行三季度总资产是3.8万亿美金,美联储9月底刚刚突破2万亿的总资产,所以在货币这一头解决通胀问题。外汇政策采用宽出严进,化汇为产,买他的外债变成支持国内大宗商品的建设。这三个月我们800亿美金没有了,所以站在世界的角度,站在美国朋友的角度,他们未必是欺负我们。

第三个升值问题,美元的大趋势无法扭转,它的财政负担太重了,美国人讲了我究竟要搞几次量化宽松,我们只知道今年6月底把第二次的6000亿发完,美联储印票子,买国债,不知道还要有几次,所以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货币战争必须要看到,你是价值洼地,这么高的增长势头,你有这么大的市场规模,钱不到你这儿到哪儿去,还有利差,另外还有这么好的投资架子,所以这些钱到哪儿去,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讨论这一论紧缩周期下的资本市场,实际上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崛起,在2011年实现较高的直接融资额,它必须要追求积极的股市政策为前提,这个融资规模要告诉大家,这个规模一定要有积极的政策伴随,如果能让积极的股市政策登上全国经济会议的大雅之堂,融资总额就是有两条腿,银行和股市,信息公开透明是资本市场的首要原则,不要背后几个人知道,财富分配,所以最好能够公开,在这个背景下,我相信只要能提出积极的股市政策这一点,我们紧缩周期下的资本市场就大有希望。谢谢大家!

耿照俊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