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应规定政府收入不得超过GDP的30%

2011-01-12 15:10:59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今日表示,发展方式是很重要深层次的问题,与财政收入形成非常大的关系,因为这些扭曲财政税收体制可能更多向另一部分人转移财富,刺激政府投资。

周天勇是在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圆桌讨论现场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周天勇指出,从我国的财政税收来看,每年预算内外的全部政府实际收入占到国民收入的34%,有些已经超过37%-38%。政府支出,即党政公务以及行政性事业这块支出2007年大概在38%-39%,这个比例对于整个财富转移和经济增长发展方式影响特别大。

周天勇建议,应该法定每年政府的全部收入不得超过GDP的30%;政府支出应控制在20%比例下,可以考虑每年压低2个百分点。

以下是周天勇发言实录:

陈志武:谢谢,我知道周天勇教授每年对土地出让金等等预算外收入多了一些不同的估算,他是这方面的权威,我想听听周教授的对这个话题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周天勇:发展方式是很重要深层次的问题,财政收入形成非常大的关系,因为这些扭曲财政税收体制可能更多向另一部分转移财富,刺激政府投资等等,我想是这样,因为我觉得转变发展方式以及调整结构可能核心的一个问题,是财政税收体制的改革,刚才陈志武教授说到我们国家收入老百姓消费,服务业,工业结构的影响。从我们国家的财政税收的状态来看,每年大概预算内加上预算外的整个全部政府实际收入占到国民收入34%,但是我看有的已经大过37、38的,政府支出03、07年分别核算大概在37%。03年37%,07年大概在38,39%左右,我说政府支出就是党政公务以及行政性事业这块支出,所以这两个数字就是占国民收入GDP比例和占政府党政公务行政支出占全部政府支出的比例,这两个比例我觉得对于整个财富转移和经济增长发展方式影响特别大。

很重要一个,一个是税外收费,我们大概收费的规模项目都非常大,而且我在07年计算各个省的数据比如说北京,上海,比例小一些。但是比如说到一些中西部省,收费的比例要占全部政府不算土地收入,这一部分收入的最高的时候达到30%多,这是一个。也就是说我们的政府收支两条线罚款分成体制以及潜规则导致政府收费削减起来很困难,另外就是土地收入,今年是2万7千亿比去年增长70%多,而且占整个政府收入比例越来越大,实际上是从农村手里面拿了一块,从刚毕业,毕业几年要买房子人手中还是拿了一块,我觉得这是收入。

而且收入结构方面特别税收结构上我们现在税60、70%来自企业,比如说财产,污染等等这些资源的使用,收税比例很低很低,我觉得不抑制污染,财富不公平,而是打击创业我觉得这么一种税收政策,所以整个收入其实是有问题的。支付体制上虽然这几年进行的调整,但是对于行政这一块比例还每年压下来,党政公务以及行政事业这一块支出比例。我觉得这一块比例有一块比例来自于土地收入,就是支出来源和收费,收费影响了很多中小企业发展。就是很多收费中小企业,政府权利比较强,影响就业,创业,影响一次分配均匀,我想这是支出方面。

那么,另外就是中央和地方关系也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中央集中过多,而且层层集中,省里集中,一直到县,财政比较困难,县主要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土地,正规税收中央拿走太多,所以我想这三个方面可都要必须进行比较大的改革,但是我认为可能财政民主化进程是非常重要的,你让自己改自己很难,财政民主化进程主要就是人大对财政的,而且我觉得两个红线可能非常重要,能不能法定每年政府的全部收入不得超过GDP30%,在红线下面安排你的财政收入做一项法律,另外一个我看了一下发达国家行政公务支出比例,好像最高是意大利,19%,我想我们的政府能不能在20%比例下,按照自己的支出做一个红线,现在30多,一下子压大20%可能性也不大,我觉得每年压低2个百分点,到2021年压到20、18,确实在支出上执政为零的政府。

当然财政公开化,比如说人大,政协对财政预算讨论,筹款讨论,组织形式等等方面,以及财政公开性规定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可能财政民主化进程加快才促进财政体制的改革,调整发展方式可能非常关键的。

陈志武:谢谢周教授,觉得多大可能性在未来,全国人大常委会专业委员会,能够真正发挥一些监督的作用,把财政税收占GDP比重按照你说的每年下降两个百分点可行性有多大如何做。

周天勇:我觉得现在地方上,比如说广东,有些地方对包括我看今年北京,对政府的预算开始约束,有一些提意见,我觉得这个进程也在加快,力量也在加强,但是总体上能不能比如说因为今年税收又增长了20%,居民收入实际上扣掉物价,不扣10.5左右,扣掉物价7点多。我想这个收入硬性在30%,不得超过30%,因为我们不是发达国家这么一个水平红线下安排政府收入增长我觉得未来5年可能有空间,特别是政府党政公务以及行政支出不得或者每年按照2%的比例下降,我觉得这个可能可能艰巨的任务。当然我估计下个五年会做这样的改革,至于推到什么程度,我现在心理也没有低。

何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