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低利率为投资拉动型增长方式奠定基础

2011-01-12 14:48:06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博客)今日表示,中国长期低利息政策为中国经济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奠定了基础。据他估算,过去20年间,中国的银行存款利息平均每年比应该有的利息水平大概低两个百分点,企业贷款利率比应有水平每年低150基点。

陈志武是在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他进一步指出,低利率政策产生的效果是老百姓一年几十万亿储蓄,每年少拿几千亿到一万亿利息收入,实际上把老百姓储蓄应该有的收益转移到国有银行进一步转移到国有企业,以及地方政府那些工业和铁公基项目。这样反过来更加鼓励了经济增长方式向过度依赖投资和大工业项目的方向发展。

以下是陈志武发言实录:

陈志武:各位来宾,特别是网易的朋友,领导和各位员工,首先下午好,非常感谢给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首先也提一下我前天晚上才到国内来,所以时差正好是比较艰难的时候,我想进行今天我们讲的话题非有意思,所以我相信我们有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两个小时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启发性的思维性的内容,关于我们这个单元主要的话题是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话题。

我先开始讲20多分钟到30分钟,我希望起一个抛砖引玉效果,为下面几位学者专家提供一个基本背景,为什么要对增长方式进行转型,我这个话题是过去十几年特别是最近两三年谈得非常多,其中一个要进行转型一个非常重要,跟这个图有关系,根据投资带动增长可持续性越来越值得怀疑,按照这个路走下去,到最后为什么要建设,我们应该有一些时间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从一些基本速度看,我给大家看的是1980年到2009年的投资,1980年固定资产投资在全国之内相当于GDP的20%,09年上升到65%,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个数字不断靠建设,说到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一直提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们把经济发展和建设划等号传统理解要做一个调整,因为经济发展不仅是为了建设。

在物质生产能力温饱没有解决好的时候,在传统农业社会确确实实经济发展是跟建设,提高生产关系非常大,但是现在我这里为了给大家看一下这种增长方式,目前增长方式可持续性越来越成问题。我这里有一个计算方法看一下这种增长方式,靠投资增长为什么越来越难以持续,把每年固定资产投资除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就是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作为分母,然后测量一下每年固定资产投资大概是相当于多少城镇居民一年的收入。80年的时候,根据我这里的数字,80年全年固定资产投资相当于两亿居民一年可支配收入。09年这个数字非常大,相当于13亿城镇居民一年收入,我们会说中国整个城镇人口没有13亿,为什么说09年一年固定投资相当于一年的收入,现在靠固定资产投资带动增长方式已经是,没有到顶非常接近顶峰,已经没有办法增长太多。

我总结目前关于经济增长方式的挑战,这些话题大家听得比较多,我说一下一个是目前增长方式过度依赖投资,出口,这些数字也看到第二就是对于工业尤其是重化工也依赖度太高。为什么关于增长方式转型,说了那么多年,特别是说我们要减少对投资,出口依赖度,说了十几年,没有向我们希望看到的增长方式转型、靠近。实际上情况是正好相反,越来越偏离跟理想增长方式更远,具体讲可以从下面图看出来,我要给大家说分享的我自己的关于增长方式在中国之所以是这样的,在我看来也不太奇怪。

因为跟基础性制度安排非常有关系,我这里把从52年一直到最近两个指标变化的情况给大家以图示方式看一下,上面是民间消费占GDP比重52年非常高,78年改革开放民间消费相当于GDP45%,最近继续下降30%,这个是民间消费占GDP比重,不管是计划经济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里面,总体上一直在下降,跟民间消费趋势相对应的是政府开支,在过去60年越来越高,解放初期政府开支相当于GDP的16%,78年上升到25%,现在继续上升到30%这样一个情况。

刚才我说这个意思就是要说明,我们为什么找原因了解经济增长方式要转型这么艰难,不管是学者还是决策者都在呼吁,但是在实际效果上很差,跟这个图关系很大,为什么这个图反映趋势跟我们愿望越来越背离,政府达到收入从做出开支占GDP比重越来越高,从下面三个角度进行一个很快一个解释,一个工业经济比重太高,最近三年上午张维迎(博客)教授说国进民退趋势越来越强化以后,必然使得国有经济的权重越来越高,第二个原因政治改革,温总理说到政治改革不到位,政府预算不受制约。第三很重要原因就是农民工权益得不到保护,没有办法享受跟城镇居民同等待遇,为我们今天共同依赖投资,出口提供了一些基础性的保障。当然这个保障更多是负面性,我想从三个不同角度细说一下。

第一就是为什么国有经济比重越高,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型越不利,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最近几年拿了世界70多个国家一些具体的数字,具体讲从70个国家从80年到03年,这些国家的它的民间消费增长速度对各个国家自己的GDP增长速度的敏感度的一个估算,我这里先把70个国家分三个分组,过程国有经济战略GDP比重做一个分类,离我们最近一组是私有经济为主的国家,国有经济比重,国有企业产出占这些国家经济比例3%,离我们最远分组国家他们国有经济国有企业占GDP比重在30%,大致从70个国家实际经历让我们看到一个什么现象,国有经济比重越高这些国家,民间消费对GDP增长敏感度越低。

具体数据反映是什么,比如说以私有制为主体,离我们最近国家,这些国家GDP增长一个百分点,民间消费大概增长0.96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国有经济,国有企业为主体经济GDP增加一个百分点,民间消费只增加0.82个百分点,所以从这组数据看,我们确实看到国有经济高的这些国家老百姓要花的钱得到收入对GDP增长速度敏感越低,换句话说我们国内用的术语就是国有经济比重高的社会,老百姓分享经济增长带来好处的份额分量越低,我们可能会说为什么会是这样。

其实从学理上很容易解释,最近几年比较多的就是如何增长,增加老百姓的财产性收入,实际上我们可以很快想象一下,如果比较一下一个国有经济跟一个私有经济,在私有制经济社会里面,所有财产,包括房地产,企业的股权,自然资源土地是属于私人,这些私有制国家里面,经济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不仅仅给老百姓工资收入带来增长动力,另一方面使得国家土地,楼房,房地产,股权这些资产,产权会跟着GDP增长升值,私有制国家这些财产使属于私人,经济增长带来一个重要一个好处就是财富效应在私有制经济归老百姓,归私人不是归政府。

相比之下公有制安排之下,最后的土地可以升值,股权也可以升值,企业也可以花很多钱,但是在国有制安排之下企业利润即使他们要分红也是交给财政部,土地升值归地方政府,比如说像去年地方的全年的土地出让金是2万7千亿元,在其他国家是属于私人,在中国土地增值,企业利润有关的钱尽管是非常大,都是多少万亿但是这些跟老百姓可以花的钱,没有什么关系,这些是资产升值财产性收入进入不同层次地方政府中央政府手里面,所以很容易理解反映到问题,国有经济为主体社会里面,资产升值,财富效应主要是给了政府,而不是给了老百姓,这样经济制度安排之下,居民的老百姓民间的消费随着GDP增长而增长能力,就会比私有制安排下社会里面相应要低很多。

可以看到目前不对国有资产,国有企业股权产权进行民营化改革我觉得是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一个最大的障碍。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国有制经济为主体制度安排,最后必然使得经济发展重心是依赖中化工,依赖工业不是靠第三产业服务业支持进一步的发展,今天上午张维迎教授说到国企跟民企竞争像皇帝和大臣下棋,大臣能力再好也不敢去赢,实际上国有企业比重太高的经济体,还会带来上午张维迎教授讲到一些问题以外,讲到抑制民间消费增长额效果以外,对于整个经济产业结构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一方面可以根据中国自己经历做一个解释,理解。另外可以拿其他国家帮助我们解决这种理解,为什么我说国有经济比重太高的社会,必然是靠重化工也不是靠第三产业发展经济,我们最熟悉一个例子就是前苏联是我们原来计划经济时期学习的榜样,我收集数据是反映59年的时候,苏联的产业结构,大致上按照人均GDP水平来算,实际上在60年,59年的时候,苏联的人均GDP数字很高,大概是相当于当时60年美元一千美元左右这样一个人均GDP水平,但是在59年60年前后,实际上苏联人均GDP当时法国,欧洲,日本比起来是很好的,因为60年前后法国人均GDP1414美元是按照60年美元算的,当然苏联人均1000美元人均GDP是比当时奥地利860美元,日本430美元高很多,看一下苏联当时产业结构,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第三产业之间做一个划分的话,大致上当时工业就业占苏联总体就业37%,第三产业才占他总就业18.5%,相比之下59年的时候,美国的第三产业就业占GDP比重是44.9%,法国是38.1%,因为法国人均GDP比当时苏联一千美元高一些,但是奥地利的服务业的就业占奥地利当时总就业29.2%,日本第三产业就业占总体就业29.5%,差不多30%,这些私有制经济国家65年前后第三产业都比苏联当时第三产业更发达。

我们会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国有制经济这样社会里面,第三产业为什么不会很大发展起来。而工业更有可能发展起来,这一点大家看看今天重庆或者北京,上海,尤其是重庆大家很容易理解,一个国家社会主要资源控制在政府官员手里面,资金他们决定怎么分配,如果我做市长,书记也会重点把企业发展大工业项目,和铁公基基础设施,这些最我们业绩评估非常有利是看得见摸的着,我的成绩领导可以一眼就看到,相对第三产业投资项目,往往规模比较小,所以为什么不管是当年计划经济中国,还是当年苏联,还是今天的以国有经济为主体中国经济第三产业往往被忽视,发展起来比较艰难。

我为了讲到跟苏联相对应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产业结构的话,大致情况是这样80年中国第三产业就业占全国就业21.6%,比苏联60年的水平基本差不多,这个里面也看出来,确确实实有一个非常共同地方,政府主导经济特别是国有经济最后会非常不利于第三产业发展,更有利与对于投资,出口市场这种经济增长方式,为了说明我说到苏联当年计划经济之下,第三产业服务业甚至于包括消费者行业,都是被忽视掉了,为了说明在俄罗斯90年代进行私有化改革以后,和政治体制改革以后,大家可以看到91年的时候俄罗斯民间消费占GDP比重跟今天差不多,30%,我们今天中国民间消费占GDP35%,苏联私有化改革初期跟今天中国差不多,但是随着私有化改革的顺利进行,到2000年03年以后俄罗斯民间消费上升到现在55%的水平,与此同时俄罗斯服务业第三产业也有了非常大的发展。

使得俄罗斯今天的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大概是55%左右,所以我觉得俄罗斯的改革之前私有化之前,和私有化以后第三产业和民间消费占GDP比重发生变化在我看到不奇怪,也是中国多少可以学习的地方。第二我想强调就是财产收入征税的权利失控下使得预算内财政税收问题。

这两方面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过渡依赖投资工业,出口起到一个根本性的作用,具体到金融行业,因为利率市场化改革,一直都发展得非常慢,加上国家对金融资源行业的过度垄断,长期低利息政策,最终以实际上为中国的经济过度依赖投资,出口,奠定了基础,主要原因在过去20年,中国的银行存款利息大概平均每年比应该有的利息水平大概低两个百分点,我做了一些估算,按照亚洲其他国家市场经济国家,还有欧洲和美洲这些不同的市场经济国家,按照同样GDP增长速度,在其他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之下,银行的存款利息到底是多少,给企业贷款利率是多少,我算了一下存款利息比应该有的市场经济之下,决定利息每年低两个百分点,跟企业贷款利率应该有的每年低150基点。

所产生效果是什么,等于是说老百姓一年几十万亿储蓄,每年少拿几千亿一万亿利息收入,通过低利息实际上把老百姓储蓄应该有的收益转移到国有银行进一步转移到国有企业,地方政府那些工业和铁公基项目更多投资,大家可以看到这种财富转移,收入转移,实际上带来效果包括下面几,第一老百姓在银行钱进一步减少,本来应该可以得到更多,但是因为低利息政策一直是国家这些年总体上维持这样一个政策。

民间消费有的收入因为低利息政策减少,但是这些减少的利息收入被用来支持了这些大工业项目和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样的反过来更加鼓励了经济增长方式向我们看到的样子,依赖投资,大工业项目,产能过剩以后,因为国内民间消费就那么多,使得整个经济靠出口市场来使得过剩产品多多少少能够找到出路,这就为什么利率市场化改革必须尽快的进行。因为利率市场化改革不进行也是从另一个方面为古老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愿望,使得这个愿望可能非常难以实现。

最后我很愿意听各位专家的看法,大致上我想说的应该把刚才我们看到的三个方面的转型的障碍割除掉,是剥离国有经济,我希望通过32个独立权益基金,把基金股权分给13、14亿中国公民,每个人一样多,另外就是尽快进行温家宝总理提倡政治改革,不管是征税权财政权进行实质性制约,我说到利率市场化改革,应该尽快进行,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何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