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萨里德斯:中国不用太担心通胀问题

2011-01-12 12:32:28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圆桌讨论现场
圆桌讨论现场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2010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今天表示,如果说我是央行,我压根不会担心这个通胀率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担心通胀问题呢,如果经济不增长通胀就是一个糟糕的事情。但是你们这个利率都是5%左右的,这样的话通胀率对我来说对经济学家来说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在201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当被问道中国的货币政策是收缩还是保持一定的宽松时,皮萨里德斯如是表示。

他认为,央行应该只考虑货币方面的事情,央行兑换率,还有通货膨胀这样的问题是他该考虑的。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担心这个通胀率,如果说我是央行我牙根不会担心这个通胀率的问题。其实我觉得5%都没有问题,说到经济增长我觉得7%,现在是超过10%,实际上是通胀率三倍左右,你有很多的支出盈余,为什么还要担心通胀问题呢。如果你经济不增长通胀就是一个糟糕的事情。但是你们这个利率都是5%左右的,这样的话通胀率对我来说对经济学家来说是非常正常的现象。”皮萨里德斯称。

他强调,中央银行真正需要关注的问题是支付盈余,看看统计,中国生产了大量的产品,消费者存钱越来越多,用这些钱借给美国、欧洲,支付他们的超额消费,用这种方式支持美国和欧洲支付他们的财政赤字。

“如果我是中国政府我会担心,为什么采用这种政策帮助其他政府解决问题,我觉得还有很多的未使用自然资源可以购买。”皮萨里德斯说。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主持人:刚刚在张教授最后一个讲到内容当中如果0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是6%,相信日子会更加好过一点,给我们大家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率是不是应该持续保持在现在很高的水平,理想水平到底是怎么样,下面我们讨论中国经济增长率以及世界增长率,圆桌论坛嘉宾有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戴尔·莫腾森、茅于轼、张维迎、夏斌、李稻葵。

李稻葵: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们,中国学者,中国政策制定者们,还有中国老百姓特别喜欢诺贝尔奖获得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告诉大家不用担心,尽管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希望迹象得诺贝尔奖,不要紧,我们今天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夫人,刚刚订婚夫人魏丽华(音)女士是我们香港科技大学的高材生,香港科技大学第一届经济系本科生,之后到美国读书,长期以来也是香港科技大学的骄傲,事实上我在香港科技大学也工作五年,那个时候我们知道她一定很有出息,我们现在有了诺贝尔奖获得者作为我们中国人的女婿非常高兴。

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获奖以后有没有离开你们的国家,第一次旅行是到哪里。

戴尔·莫腾森:第一站就是中国。

李稻葵:是不是也是第一次在聚首。是第一次证明我们中国人特别喜欢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我想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想问一下你们能不能用一个非常简单你们理论非常简单的给解释一下,为什么在我们这个婚姻市场上有剩女现象,非常漂亮,能干女士并没有结婚,为摩擦理论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因为那些男人都配不上他们。

戴尔·莫腾森:实际上是我学生一个研究话题,因为在美国因为教育水平不同,有很多非洲裔美国人,他们想要结婚,代替却没有能够结婚,可是有一些教育水平不够,他们就配不上这些女士。

李稻葵:寻找理论一个粉丝了,我经常用你们的理论解释很多剩女理论是理性,年轻不满足于现在男朋友,还要继续前进,一定时期以后没有实现他们的梦想,没有找到合适男性伴侣,也是理性,如果草率结婚最后结果也不是最好。问一个学术问题,你是卡耐基梦龙大学小卢克斯(音)有没有教过你。

戴尔·莫腾森:那个时候就是卡耐基的时候还没有来,我在那个时候当学生的时候,卢卡斯教授是我的一个教授,我也跟随他学习,我后来跟他学的更多,早期他进行关于投资模型的研究,还有模型的改进,调整。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了。

李稻葵:你的寻找理论用于解释失业劳动力市场在我看来是延续了卢卡斯教授的对凯恩斯主义的批判,你们把传统凯恩斯经济学进行了相当的革命和改造,你的理论实际上是卢卡斯理性预期革命一部分,继续卢卡斯理性预期的革命这个说法你同意吗?

戴尔·莫腾森:我在我研究中把理性预期作为研究一部分,我觉得我并不是属于理性预期一部分,我们模型可以用于很多方面,但是还不完整,我觉得解释下来一些问题还是绰绰有余尤其在劳动力市场或失业问题。

李稻葵:你是站队的话,你是卢卡斯还是凯恩斯。

戴尔·莫腾森:我觉得两个都不是。

我是想把这个学派理论都借用一点。来研究这个宏观经济问题。我不是说简单用这个黑与白来区分。

李稻葵: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先生我看到您的简历,你是森导(音)教授一个顾问,他是一个现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你从那得到什么启发或者影响吗?曾经花大量时间研究从价值到价格转变非常有影响,我想问他对你有什么影响。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您把他称之为马克思主义学者我觉得很惊喜,我一直不把他当成马克思主义学者,我在本科的时候,师从于他,他教了我两年,他最终伴随我获得了博士学位。他们教给我了很多经济理论,告诉我要用数学模型解释我的经济理论,推荐我读了一些凯恩斯还有其他新古典主义的理论。让我自己分辨这个理论是不是正确,是不是可以适用于我的研究中。

对于我的应用研究他本人并不是很感兴趣,他主要集中于传统基本理论研究。但是他对我影响很大,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学者。他做了很多方面研究,不管是对中国还是日本学者他一视同仁。

耿照俊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朋友圈发的照片为什么没人点赞?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