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担心政府过多干预经济

2011-01-12 12:12:38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

网易财经1月12日讯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今天表示,一个社会财富的增长主要取决于技术进步和创新,技术进步和创新有赖于要有劳动分工。这个模型可以解释中国过去30年的很多发展。张维迎担心接下来政府会过多干预经济,各国会通过各种贸易保护主义来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张维迎是在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张维迎认为,中国过去30年走市场化道路,积极参与国际市场分工。市场规模的扩大促进了技术进步的加快,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

他分析说,经历过此次经济危机之后,全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政府将会加大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因为各国在总结此次金融危机教训时得出的结论是——市场错了。按照这个逻辑,张维迎担心接下来政府会过多干预经济,各国会通过各种贸易保护主义来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对于这样的政策,张维迎认为会使我们的事情变得更坏。

展望中国未来的发展,张维迎建议应该思考怎么让市场逻辑更好发挥作用。因为市场规模越大,分工越细,技术进步越快,这个世界才有美好的前途。当前,技术已经把我们世界变得非常一体化。世界是平的,任何一种新技术可以很快在全世界使用,过多的政府干预政策只会不断地把这个世界分割。

以下为张维迎发言实录:

张维迎:我想我们应该去回到我们古老经济学亚当斯密经济增长理论,亚当斯密经济增长理论,其实不复杂,简单就是说一个社会的财富的增长,主要取决于技术进步和创新,技术进步和创新靠什么,要有劳动分工,不同的人做不同事情,不同企业生产不同产品,这样每个人专注于做某一件事,生产效率可以大大提高,创新可以更快涌现出来,而分工取决于什么,取决于市场规模,市场规模越大,分工会越细技术进步越快,技术发展越快,这个模型大体可以解释我们过去200年,包括中国过去30年很多发展,我们以中国30年发展为例,我们在30年开始中国举行走市场化道路。

而且是利用国际市场,这样的话我们中国企业面临的市场是全球市场,全球市场上我们找到我们分工哪一个环节,我们一些企业做OEM,我们只生产某一个产品零部件,规模可以做到很大,进步就非常快,由此导致了我们中国经济快速的成长。在这里我要强调市场规模,它的重要性,是因为我们很多政策有时候不是在扩大市场规模,而是在约束市场规模,我们亚当斯密刚才模型做一些改进,比如说内生增长理论可以在这个思想交易,规模与技术进步之间,加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就是说如果思想规模大,如果人口多的话,大家想一下,一个大的人口的国家,聪明人数量大于一个小的市场规模的国家。

我们想想全世界的人智商分布是一样的,如果100万人有一个天才,新加坡500万人只有5个天才,中国有13亿人我们有多少个天才,有1300个天才,大家注意这个非常重要,根据新的增长理论,一种技术发明进步,它的受惠者可以是所有人,一种新技术出现以后有一种非竞争性,或者叫以外效应非常强,我刚才讲蔡伦发明造纸,可能全世界都在使用它,意味着什么,市场规模很大的时候,这些少数聪明人做的事情,使得所有市场当中人都能够受惠。

当然,我讲到这一点我提到一个问题,中国历史上讲我们一般都在世界人口20%到25%,按照平均智商分布我们中国人带来技术进步占世界25%,可能在工业化之前比例是差不多的,很多中国伟大发明创造,工业化之后我们这个比例大大减少了,包括我们今天利用很多新产品的技术创新,可能是来自中国现在比较少,肯定不成比例,我们绝对没有占到20%,尽管我们人口占到20%,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思考,为什么中国人口占世界20%,但是我们的发明创造没有占世界20%,如果因为中国人太笨可能是一个原因,我们不承认我们就找其他原因,这些原因究竟是什么?

我们要从经济制度的角度来看,我们知道人无论哪一种宗教人是追求快乐,幸福的,我们都是要趋利避害是人的基本本性。但是我们仔细观察一下,人追求幸福其实有两种不同的办法,第一种就是说怎么通过使别人通过自己获得快乐,幸福,比如说偷抢,打仗,欺骗等方式,我简单叫强盗逻辑,第二种方式自己通过使别人幸福,快乐自己才变得快乐,我就叫市场的逻辑。

这两种逻辑可以说人类历史以来一直在交替并存,今天我们知道有些人仍然是通过强盗的逻辑致富,有人通过市场逻辑致富,有的人同时使用。

为什么说这个市场逻辑如此重要,我们刚才看到包括这些技术进步,当你只有通过使别人幸福自己才变得幸福,你一定要为别人创造价值,那么特别我们讲市场,你的别人最简单一类别人就是你的客户,假如一个企业要获得收入,首先使客户满意,使客户愿意付这个钱,市场竞争本质上是一个可以叫做为消费者创造剩余价值的竞争。

哪个企业为消费者创造剩余多,哪个企业就可以生存。好比我们说一个例子,A企业总价值达到9,B企业只有8我们看到A企业花6个单位成本,B企业花4个单位成本,增加值A企业有3恩,B企业有4,B企业可以让给消费者4个单位剩余,A企业有两个单位剩余给消费者创造剩余更多,这个非常重要,技术进步最后都是给消费者,给客户带来更多的剩余价值。

两个企业之间,按照市场逻辑竞争的话,哪个企业是消费者更快乐,哪个企业可以更好的发展,这个我们就带来越来越多技术进步。回过头我讲一下,市场逻辑非常重要,我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说,一个思想当中好与坏,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是有价值,什么是没价值的,谁说了算,应该是别人说了算,这个别人就是说客户,我们看一下我们很多的机构,是不是按照市场逻辑运作看他有没有贡献,进步,我们很多政府部门,政府做得好坏,不是客户说了算,而是自己说了算,我们政府部门老自己表扬自己。

你要让他进步就非常难,政府和企业不太一样,和自由企业不一样是什么,自由企业只要使客户满意幸福才可以获得收入,政府不一定需要客户满意,不一定需要老百姓满意,仍然可以获得收入,为什么?他是用税收办法,而不是用价格的办法,获得这种收入,这样的话我们也就看到政府占有很多资源,政府有非常强能力征税的时候,这个国家经常会发现消费者并不幸福。不是说政府钱多了,消费者就幸福。

另外想到大学,为什么我刚才我们中国没有出现与我们人口比例相称的发明创造,与我们大学是有关系,现在为止大学办得好坏也不是客户说了算,也不是别人说了算是自己说了算,现在大学评比是教育系统内部,而不是通过更多,比如说让我们校友,学生,家长评比,这个意思不是说我们大学完全像企业那样,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大学没有做好,大学自我评价的,而不是通过市场这种逻辑评价。

我讲两种逻辑在历史上有很好的经验,比如说日本,德国他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用的是强盗的逻辑,我自己使其他民族,国家不幸福,我自己变得幸福,好比日本人来中国掠夺中国,欺负我们,最后证明这种逻辑最终是很难成功的,二战以后德国和日本相继崛起,60年代后期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德国成为第三大经济体,一直保持在07年也就是说中国发展以后。这两个国家二战以后靠什么,靠市场逻辑,他怎么使得其他国家的人民因为日本生产的东西,德国生产的东西变得幸福,日本企业因为跟世界消费者带来了满意带来了幸福,所以他们的企业发展起来了这两个国家也就成为世界的经济大国。

我们中国的经验也是一样,中国过去30年我们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好经济增长,从市场角度看,我们使美国人民,欧洲人民,世界人民更幸福了,因为我们给他生产更为价廉物美的产品。这样的话我们自己也变得富有了,包括我们外汇储备积累了这么多。这过去是不可想象的。我为什么讲这些故事呢,我想到我们世界,包括我们中国,当前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恪守我们信念危机,我们相信什么,我们过去相信的东西现在可能不相信,与金融危机有关,97年98年发生亚洲金融危机的话,政府都在总结经验,这些经验是什么,证明为什么发生亚洲金融危机,政府对经济干预太多,因为企业之间裙带关系不是按照市场和约是按照血缘或者其他裙带关系,带来我们叫做道德风险等等问题导致的,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全世界包括特别亚洲,包括日本,韩国都在推进进一步市场化,只有市场化了能避免下次的危机。

非常奇怪的说这一次08年09年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我们总结经验,跟十多年前危机完全不一样,我们总结经验是什么,市场错了,这样的话我们看接下来政策都是说政府应该更多的干预经济,无论中国美国,欧洲,政府变得越来越活跃,这个跟30年代有一定的类似性,我们本身金融危机也有30年代的危机进行比较。所以我真正担心的就是说我们在看市场逻辑,我们各国通过各种贸易保护主义,我不能叫强盗的逻辑,反市场逻辑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政策会使我们过得更好还是更坏,我想可能是更坏,我要谈到凯恩斯理论,前面已经讲了,最新理论不一定是最正确理论,凯恩斯比亚当斯密晚了将近200年,160、170年,不等于他的理论比亚当斯密理论更正确,我们现在宏观经济政策,建立基本依据我们叫GDP恒等式,GDP等于消费加投资,加净出口,叫三架马车,净出口正的对GDP贡献是正的,是负对GDP贡献就是负,一个国家出口100万美元,进口90万美元,贸易对GDP贡献是正的,另一个国家出口一千亿美元,进口1100亿美元,贸易对GDP贡献就是负,这个理论直接导致一个政策含义是什么,一个国家减少从别的国家进口,增加自己跟别的国家出口,所有国家都信奉这个理论,这个世界会变得很糟糕,贸易保护主义不是按照市场逻辑,不是使别的国家消费者变得幸福增加自己GDP,是通过别的国家,民族变得不幸增加自己的GDP这个就非常的糟糕。

我讲的这些我想总结一下,就是说我们未来如果我们世界,中国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前途的话,我们真的是应该思考怎么让市场逻辑更好发挥作用,前面讲市场规模越大,分工越细,技术进步越快,每个聪明人创造东西让更多人享受到,这个世界才有美好的前途。为此非常重要我们怎么减少对经济的干预,全世界政府干预经济真的太多太多,包括美国政府,中国人过去把美国当成榜样,现在美国榜样有变得越来越糟糕,还有一点我要强调就是说减少国有企业,今天我们论坛讨论这个问题,因为国有企业很多不是按照市场的逻辑做的,它的很多资源获得不是因为他给别人带来幸福,而是有某种特权获得,尤其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竞争当中是非常不平等,民营企业创造价值更多但是没有办法竞争过国有企业,最近看到河北钢铁行业,国有钢铁行业兼并民营,所有民营钢铁企业效率,都比国有企业高,卖的价格比国有企业要低,意味着它使得消费者变得更幸福,但是国有企业要把民营企业兼并掉这,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效率损失,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竞争很类似皇帝和大臣下棋,大臣要赢很难,又不敢赢,赢了麻烦更大,每次都是皇帝赢了,中国你看一下是不是这种情况,也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太多民营企业不敢赢,不敢跟国有企业竞争,最后只能投靠国有企业。

进一步讲我说全世界政府怎么推动全球经济一体化,减少贸易壁垒和交易成本,刚才两位讲摩擦,不仅劳动市场摩擦,很多摩擦是认为,技术已经把我们世界变得非常一体化,我们说世界是平的,任何一种新技术可以很快在全世界使用,但是非常不幸的就是说我们各国的这些政府采取政策,恰恰跟我们这个世界不断在分割,这次金融危机总结的经验不是说更好利用市场,减少这些各种保护主义,相反减少市场工作范围,增加政府干预特别是增加各式各样的保护主义政策,我们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比较糟糕,我们想解决的问题,其实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最后我想借助我们中国经验看一下。

区柏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