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军:美国金融改革新法案仍存在缺陷

2010-06-27 16:14:00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2010陆家嘴论坛今日在上海举行,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副院长刘胜军博士在接受网易独家专访时谈到,美国金融改革取得初期成效,但在监管方面还是存在缺陷。

刘胜军表示,美国新的金融改革初期看来是比较成功的方案,试图通过成立消费者保护局等来解决金融危机时暴露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此次改革是妥协的产物,比如商业银行做自营交易没有完全禁止;另外金融机构道德风险没有解决,冒险投机赚钱的可能性依旧存在。 可见不进行监管,金融机构就有很大的道德风险,但进行监管有可能产生寻租的空间,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金融衍生产品是上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有很多的呼声要求把这块业务从银行剥离出去。他表示,这次达成一个妥协,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可以做,主要是利率互换和外汇互换,对于其他更高风险的互换产品,像股权、能源和商品的互换要求银行不能做的,你必须剥离出来。

虽然美国金融改革仍有缺陷,但刘胜军认为美国的金融体系依旧值得中国金融业借鉴。中国的金融机构目前面临政府监管控制压力的局面, 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市场对于金融的需求越来越高。金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我们加快金融创新的同时一定要关注系统性的风险,这是从美国金融危机吸取的主要教训。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风险因噎废食,因为风险就不搞创新和开放,要把握好节奏。

以下是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请到了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博士到陆家嘴访谈间做客。刘博士你好!我知道您正在研究美国的金融改革,可能奥巴马政府对于美国金融业有一个新的改造,您是怎么看待次贷危机后美国金融业的改革呢?

刘胜军:这个时间谈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美国经过了长达几年的争论,从鲍尔森提出金融业改革的蓝图,奥巴马让人以后几次起稿,昨天凌晨美国参政人员达成协议,估计下个礼拜表决,这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成果。

美国的金融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利益博弈,一方面有国会之间的分歧,另外国会内部有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歧,这里面牵扯到金融机构游说的工作。因为这个方案内容很多,当然没有最终通过,现在估计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基本上没有问题。

从方案初步的评价来看应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方案。也就是说它把这次金融危机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试图加以解决。比如说成立了消费者保护局,也会授权成立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这个金融监管委员会对于金融机构过去存在过度的投机行为加以规制。我们特别关注一点,沃尔克法则,也就是说对于商业银行过度从事PE、对冲基金、自营交易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进行管制。今天美国财政部的部长对于这个方案做了初步介绍。总体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美国是全球金融街领袖的国家,美国的金融改革方案为全球树立标杆。相信其他国家会在后续进行适当的跟进。

这个方案不是完美的,也会存在问题。第一个问题它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比如说对于商业银行做自营交易没有完全禁止,要求商业银行做自营业务的比重不能超过它一级核心资本的3%,做个比例的限制。这是妥协的象征。

另外大家关注比较多的是衍生产品,特别是银行比较喜欢做的互换。这个产品对于美国的金融机构来讲是利润的很大比重。金融衍生产品是上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有很多的呼声要求把这块业务从银行剥离出去。这次达成一个妥协,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可以做,主要是利率互换和外汇互换,还有一些其他的CDS,CDS也没有完全禁止,但是对于CDS要在清算机构进行清算,提高透明度。对于其他更高风险的互换产品,像股权、能源和商品的互换要求银行不能做的,你必须剥离出来。

另外我们关注的是虽然成立了消费者保护局,但是你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会创造一个新的问题。对于消费者保护局给了他很大的权利,金融机构在金融产品创新的时候必须得到消费者保护局的批准。我们知道美国对于过去金融创新的态度是放任自流,因为相信市场的力量,现在是一个纠正。这个纠正本身会创造一些新问题,这是我们讲的权利。

如果政府手中的权利过大会不会导致寻租的行为,这个可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进行监管,金融机构就有很大的道德风险,如果进行监管有可能产生寻租的空间,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我们解决一个问题必须关注另外一个问题的可能性。

还有关于金融机构泰戈尔不能倒闭的问题,这个方案对于这个问题有关注,体现在授权、美联储和监管委员会对于这些金融机构倒闭的时候进行救助,并且把救助的成本分摊到其他金融中心的头上,而不仅仅是纳税人买单。这对于防范系统性风险的扩散是一个进步。我们看到上次金融危机很重要的转折点是雷曼兄弟的倒闭,使金融系统受到很大的冲击,当时鲍尔森辩解的理由之一救助雷曼兄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现在新的改革方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授权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机构挽救这些出现问题的金融机构。但是我们看到了金融机构道德风险没有解决。我这个金融机构遇到了问题,政府还是会救,这样意味着金融机构的高管还要冒险,冒险投机赚钱对于我来讲是很高的奖金。这隐含的悖论是金融系统最大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他们提出了对于金融机构高管的薪酬做出限制,特别是让股东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大的发言权,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只是这样说,具体怎么做还有很大的探讨余地。

网易财经:你如何看待美国的金融改革对于国内金融业和金融体系的借鉴作用。好像美国这次对于金融机构的改革,是它已经很发达了甚至过度创新进行规范,而中国国内市场并不发达,我们还是一个生长的过程当中,这可能是有一个两难方面的问题。

刘胜军:中国和美国的监管理念不一样,也和我们的发展阶段有关。美国过去的监管理念是相信市场,相信金融机构,每个金融机构为了保持自身的利益做好自我约束。这次金融风暴说明了这样纯粹的相信金融机构的行为是有缺陷的,这个系统有风险。现在美国往后退一步,让金融机构发挥市场力量的时候进行监管和控制。

中国目前为止更多是政府控制,也就是说政府对于金融机构的创新、管控是非常严厉的,什么样的创新都是需要监管部门审批。中国现在金融体系面临的问题,因为我们是一个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经济体,我们随着市场的发展,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市场对于金融的需求越来越高。

比如说消费者对于金融产品创新的需求,我们的企业和金融市场对于金融衍生产品的需求远远没有得到满足。这一方面和我们对于风险的态度有关,觉得这个体系下相对来说对于风险有一种过度的恐惧,这也是一个试验的过程,你不了解就会害怕。

另外和我们金融机构本身治理缺陷有关,我们知道中国的金融机构绝大多数都是国有的。我们不可否认,中农工建这些大银行实现了股份制改造和上市,但是他们的大股东还是国家。我们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年,应该说现在处于改革的过程当中。

从表面上来看,我们金融机构很好,资本充足率、资产规模、盈利能力在世界上非常顶尖的。但是我们金融机构无论从国际化的竞争能力、创新能力、管理水平和你的公司治理方面,和国际性的金融机构有很大的差距。我们不能因为像雷曼兄弟倒闭就认为我们比雷曼做得好,雷曼兄弟倒闭有偶然因素,我们讲的“黑天鹅事件事件”,也是整个美国金融监管体系缺陷导致的结果,不是美国的金融机构比中国的差。恰恰相反,中国的金融机构更多还是要向美国金融机构学习,中国金融监管的理念更多向美国金融监管理念学习。

金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我们加快金融创新的同时一定要关注系统性的风险,这是从美国金融危机吸取的主要教训。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风险因噎废食,因为风险就不搞创新和开放,这是错误的,只是怎么把握好你的节奏。同时监管者的监管能力要提升,与时俱进,这是我们面对的挑战。

网易财经:非常感谢刘博士接受我们的采访!

王梁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毛明江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年读100本书,这位学霸做到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