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乐:中国债券市场有待建立信用文化

2010-06-26 20:15:34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2010年陆家嘴论坛25日-26日在上海举行,标准普尔亚太区总裁兼执行董事总经理汤姆·希乐在论坛上表示,中国债券市场有待建立信用文化。这需要有信息流动,好的治理的标准、透明度,还要有可信度独立的评级机构,并能够通过债券法捍卫债券人的权利。

汤姆·希乐表示,一个国家建设评级机构应更多采用市场导向方法,必须要有系统性制度,在亚太地区不断发展评级机构,必须要有更强一致性、连续性和明确性。

以下是汤姆·希乐发言实录:

[王波明] 多谢滕伟先生,他从大量的长期的债券购买方式,说明保险公司真是一个生力军,但是现在看来市场没有足够产品提供给你,没有把级次拉开,你也多次提到关于评级的问题,中国真正的企业债市场昙花一现出现在中国90年代中期,现在中小企业拿债券额度根本不能拿到,基本是中石油大的企业去,没有什么级别好评,当时出现了人民银行底下有一个中诚信评级机构,因为有几家公司倒台了,政府出来帮这些公司还钱,为什么把钱给中小企业,不如中央政府直接给他们。所以评级机构一直没有发展起来,我问他们做什么业务?他们主要业务做IPO咨询业务,帮人做上市,而不是做本行的评级工作。汤姆.希乐是标准普尔,也是世界著名的评级公司,而且汤姆.希乐的简历是多年来发展亚洲的评级的业务,我们大家也想听听标准普尔在亚洲债券市场,关于评级业务发展,能不能折射出对中国企业债的看法。 [17:44:07]

[汤姆.希乐] 非常感谢,首先我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来参加这次讨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讨论,我也非常享受刚才几位的嘉宾发言,我在东京在91年时候,标普在亚太地区打造评级市场,并且和全球债券市场匹配,我在这个领域有20年时间,说到公司债市场有很多原因,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投资渠道,滕伟先生说,我们应该有一个方法让投资者做一些稳定的投资,而且能够比存在银行或者其他产品更好的收益,很重要的一点需要有一个信用的文化,从技术上的定义来说信用的文化就是能够有效和公正衡量风险的文化,这一点在中国还需要有待建立。 [17:45:41]

[汤姆.希乐] 再回到关于信贷文化的关键一点就是要有前面的披露,要有信息流动,好的治理的标准、透明度,还要有可信度独立的评级机构。 [17:46:18]

[汤姆.希乐] 第三点这个债券是根据它的风险程度定价的。第四点这群人也有权利,我们要通过法律,通过债券法捍卫债券人的权利,另外我们也要加强银行和借款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因此我强调的一点,我们必须要建立起这样的文化,能够让投资者赋予更多权利,给他们更多信息,满足他们的需求。 [17:46:48]

[汤姆.希乐] 最后一点让投资者有信心做投资的决定,并且能够有这样一个环境衡量他投资的风险。另外要有能够公平的环境,我觉得银行和借款人,政府和银行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也是有助于整个债券市场,让投资者知道游戏规则并愿意投资,对亚洲政府来说也是挑战,对全球政府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债券市场发展投资市场方法和思路。特别强调就是要有信息的自由流动,而不是控制信息,要有能够进入信息的渠道,获得信息的渠道,还要有公平的环境。我们看到有些金融市场仍然很讲究关系,以及优惠的待遇,我们必须一定能够努力地打造信用文化,需要花时间。刚才沈先生说的关于马来西亚情况,马来西亚是亚太地区最成熟的公司债市场,我们看的一些基准就是看公司占GDP的比重,美国是世界上公司债发展最为成熟的市场,占GDP50%,而马来西亚比例是40%,中国只有4%-5%比例,中国有很长路要走。 [17:48:24]

[汤姆.希乐] 我们需要透明度,我们需要做很多事情,而且要让投资者能够有工具,能够有透明度来对这个市场有信心,整个风险还是在的,由政府承担这些风险不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我们看到日本的情况,政府和银行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带来很多泡沫,经济起不起来,现在在拯救这些问题,只是在20年之后还没有解决。我们需要能够确保整个经济体制更加有效。说到评级机构,当一个国家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有更多市场导向方法,必须要有系统性制度,在亚太地区不断发展评级机构,必须要有更强一致性、连续性和明确性。我们做评级机构发展的时候,必须要有一致性,不要朝着这个方向走又从另外一个方向走。此外要有很强的清晰性,而且能够进行准确地衡量价格和风险之间的关系。在日本我们看到在80年代初的时候,他们开始打造评级机构,但是一开始并不是成功,而且开始的时候所有风险似乎由政府承担,到了90年代时候政府就开始把所有的风险又转嫁到了投资者那边,但是我觉得一般评级机构都是由政府来支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要点,有助于公司债健康发展。 [17:50:06]

[汤姆.希乐] 法律法规对于评级机构市场竞争非常重要,有了竞争我们根据分析的质量进行竞争。此外我们看到在亚太地区有些国家也是有一些非常好的做法,这样就能够吸引更多投资者,中国在很多方面也需要改进,今天早上也有发言人谈到了美国监管机构,而且也谈到了对竞争的放开,这是我们标普非常赞赏的,我们需要市场上有更加公平的环境,因为这样能够对所有人都会带来好处。还有一点说到监管,包括说到评级机构到底怎么样使用?信用评级在市场发展的早期,它是忽视成为了公司债之前筛选的工具,也是机构投资者使用的工具,一个方面评级机构他们在过去所发挥的效用,但是我们不能够歪曲或者滥用,从而使得我们整个市场反而是受到了一定限制。还有一种监管见的并不是非常多,对于我们整个分析过程带来太多的阻碍,这样的话使得分析质量大幅度下降,因为对评级机构来说独立性、客观性非常重要,我们要让投资者知道我们的评级机构分析都是基于最高的品质,最高的独立性和公正性上做出来的。现在政府对评级机构有非常多监督,有的时候让投资者觉得似乎这些评级机构都是政府的机构,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应该由政府做,应该由市场决定,根据评级机构绩效由市场决定是不是评级机构是可信的,而不是政府对评级机构监督控制。 [17:53:40]

[汤姆.希乐] 我们一直非常强调保护自己的绩效和品质,以及声誉,我们非常努力希望对我们所有的运营进行审查,从而确保恢复我们的声誉,而且我们也在不断对自己的分析流程和分析理念进行严格审查,这是唯一有效的方法。现在中国打造这样的系统,现在有评级机构,而且有10年时间,人不是太多,需要中国市场有更多评级机构领域的竞争,而且评级机构由市场接受检验。日本从85年-95年10年时间当中,打造信用的文化,95年的时候政府也是允许用外国的评级机构进入到市场,减少了限制,然后一夜之间我们看到有很多国内的评级机构出现在这个市场当中,也在本地市场上处于垄断的市场,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们是了解本地市场,反而很多人都信任他们。 [17:54:41]

何涛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