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克:若中国经济放缓 澳大利亚失业率大幅增高

2010-06-26 11:52:19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2010年陆家嘴论坛今日在上海举行,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委员会主席约翰·莱克在论坛上表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少的话,澳大利亚的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我们的失业率会增加到11%,而且会造成房地产市场的危机。

约翰·莱克称,目前来说,澳大利亚金融机构的压力测试用的还是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压力测试还要严格的标准,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金融机构倒闭,而且他们的一级资产,根据巴塞尔框架当中一级资产都可以满足要求。目前的银行机构可以充分地证明,我们听到澳大利亚内部,认为我们目前全球金融危机,我们已经全身而退,我们没有必要参与全球改革的过程。的确我们没有盲目去接受新的全球金融监管和金融改革的措施,现在还没有。

约翰·莱克表示大家觉得没有必要盲目跟随全球的发展。但是,澳大利亚一些大的银行,我们都知道已经和全球的金融体系联系在一起,全球进行金融改革,将进一步加强银行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给大家提供更加让投资者放心的融资机制。这对于澳大利亚的金融机构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在目前的世界来说,投资方和分析方以及其他的部门都会用全球的金融体系以及改革的标准来衡量澳大利亚的金融机构,所以我们必须要相应采取措施。我们向来遵循巴塞尔协议二的规定,对于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对于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及银行薪酬的机制设定方面,都是非常关注的。

以下是约翰·莱克的发言全文:

谢谢主持,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今天非常荣幸来到上海陆家嘴来参加陆家嘴论坛,今天是我第一次有机会来到上海。同时,我也非常高兴给各位提供一些意见,介绍澳大利亚在金融危机当中的经验。在08年10月份的时候,如果要预言到金融危机是不可能的,当时全体的投资者对银行的信心都出现了丧失,所有银行包括整个经济体都面临经济发展的下行,这似乎是不得不出现的一个后果。

由于银行等监管部门出现的问题,使得整个危机进一步严重,美国的次贷危机,造成了有毒资产的发展。全球金融市场都从风险当中抽身而退。但澳大利亚并没有出现很严重的下行,澳大利亚目前的失业率最高达到5%,现在整个经济已经开始恢复,整个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在进一步的放松,整个市场都在恢复,整个金融市场也在进一步稳定。亚洲的健康恢复,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发展,给澳大利亚带来了很大的机会,尤其是我们的金融业。

我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积极方面的内容。首先我们的资产质量总体来说,都还过得去。的确有一些公司出现了风险的情况,但是,总体来说,我们的银行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比率是非常低的。第二,我们数量的增长,稳定了核心收入,银行的收益增长还是有两位数的增长。我们的金融界、银行界总体来说没有出现多少亏损。第三,我们的金融机构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在4%左右,可以说是80年代以来最高的高质量资本充足率了。

自从危机出现以后,我们进一步追加了资本金,当然需要更多的私营部门的投资,进一步加强资本的充足率。目前全球不多的双A的评级当中的银行,我们中间也有。总体来说,澳大利亚的金融机构觉得整个金融风暴没有造成很多银行倒闭。但是,我们也没有自满,我们已经进行一系列的压力测试,使银行高管了解需要更多关注哪些内容,压力测试对于全球经济恶化的情况也进一步关注,尤其是特别盯住了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

我们这种压力测试,我们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少的话,澳大利亚的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我们的失业率会增加到11%,而且会造成房地产市场的危机。目前来说,我们的压力测试用的还是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压力测试还要严格的标准,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金融机构倒闭,而且他们的一级资产,根据巴塞尔框架当中一级资产都可以满足要求。我们目前的银行机构可以充分地证明,我们听到澳大利亚内部,认为我们目前全球金融危机,我们已经全身而退,我们没有必要参与全球改革的过程。的确我们没有盲目去接受新的全球金融监管和金融改革的措施,现在还没有。

这种考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大家觉得没有必要盲目跟随全球的发展。但是,澳大利亚一些大的银行,我们都知道已经和全球的金融体系联系在一起,全球进行金融改革,将进一步加强银行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给大家提供更加让投资者放心的融资机制。这对于澳大利亚的金融机构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在目前的世界来说,投资方和分析方以及其他的部门都会用全球的金融体系以及改革的标准来衡量澳大利亚的金融机构,所以我们必须要相应采取措施。我们向来遵循巴塞尔协议二的规定,对于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对于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及银行薪酬的机制设定方面,都是非常关注的。

所以,我们对于一级资本的透明度和它的稳定性也是非常重视的。对共同资产、共同股本,在过去几年也一直非常关注。一旦最后确定,也会对银行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我们还支持巴塞尔委员会对于银行要求进一步增加流动性的要求,也是非常同意的。如果没有这样的缓冲,就很难通过这样的压力测试,而且这里面涉及到道德风险的问题。因为既保证他们不要过多依赖中央银行的流动性的支持,而且目前多届的澳大利亚政府在财政方面还是比较审慎的。长期以来国债不高,澳大利亚的不可能要求所有的银行要储备持有非常高的流动性的资产。

我们认为全球流动性的改革应该意识到有些国家的具体情况,我们有一个基准线的评价和要求。我们要根据这个要求来确保和巴塞尔协议相符合。我们知道全球在流动性改革方面,正在推进。我们也是在今年4月1号的时候,推动了有关改革,我们认为这个改革是对于风险的管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此外能够进行良好的监管,我们这个机构也是非常遵守有关金融稳定协会的规定。我们也会继续推动在全球的改革。我们知道,我们整个银行改革之前其实这方面已经是非常健全了。

最后我想代表我们的审慎监管协会说两句。现在大家关注的是银行业的监管改革,我认为全球金融危机当中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审慎监管的品质。所谓的监管就是要确保金融机构能够正确的、审慎的运营,而不仅仅是遵守相应的规则。其实世界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一些团队就会钻空子。有些国家的团队,他们拿到红牌,拿的太多,有些团队就没有拿到红牌。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监管原则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要知道如何进行遵守。其实澳大利亚就是如此,在遵守规矩方面有很多的原则和原因。有些国家的监管并没有非常的得力。所以,IMF也有意愿来推动全球监管的进行,我们认为监管现在还不是非常的得力。IMF也明确了,良好的监管就必须是要有怀疑的,要积极的,要全面的,深入的,而且是灵活的。我们也是对此表示赞成。谢谢!

耿照俊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