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茂如身世大起底 乡邻称其“刻薄寡恩”

2009-12-24 00:24:45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时代周报12月24日讯 广东惠来县周田镇前湖村黄茂如的家乡。12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进前湖村,正临路口的是一座突兀的基督教堂,高约20米,红色十字架直指苍穹。黄茂如一家和半数村民,皆笃信基督教。在教堂后侧的“赛仔尾五直巷3号”,即是黄家祖屋,黄氏兄弟正是从此走出。

至今,前湖村很多乡人,仍记得黄茂如当年在周田镇街头叫卖豆腐干的情景。“1980年左右,黄茂如跟着大哥在街对面开豆腐店。”镇上开火锅店的陈师傅说。

但令人意外的是,老陈和许多乡邻一样,对发迹后的黄氏兄弟并无好感,尤以黄茂如为甚。周田镇当地一位官员私下评价:“黄家兄弟经常掺和村里搞派系争斗,黄茂如身家过百亿,但没帮家乡做什么好事,他的捐款都会要求回报。”

家乡官员:黄茂如已获自由

12月21日上午,与黄茂如同宗同姓且与其夫妇交情甚厚的惠来县副县长黄镇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他确实被警方调查过,但这几天已经出来了。”

记者追问该消息来源,黄镇城说,黄茂如的舅舅和很多亲戚都在惠来县城关,其表哥还是烟草局负责人,“家乡人和黄家亲戚都很关注黄茂如,我这里的信息肯定是准的”。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黄茂如即使现在出来也很正常,不排除是通过保释或者监视居住等形式暂时获得自由。但这位人士指出:“黄如果是暂时获得自由的话,并不代表其没有问题,还需进一步观望。”

接近黄茂如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黄茂如和黄光裕均为潮汕人,两黄在商业发展上也颇多相似之处,一个做的是百货业和商业地产,一个做的是家电和地产,而且平日里也互有往来。

小镇卖豆腐干起家

“门前有水井的就是。”经一小学生指点,记者找到黄家祖屋,灰黑色,外观沉敦厚实,典型潮汕古式建筑。门楣、门槛和屋内的天井处,皆为采自深山的整条石料铺砌而成。室内敞亮通透,屋檐雕饰华丽。最引人瞩目的,是大门两侧的墙壁上,镂着8幅烫金的竹子和兰花雕刻,喻意为花开富贵节节高。此外,在大门正顶上还刻有“坚贤居”三个大字,为老颜篆刻,字的两边另刻有四幅松柏,其意为:家业恒久,子孙贤旺。凡从门前过者,无不注目。

时代周报记者敲门入屋,黄茂如45岁的堂嫂见到不速之客,略感惊讶。

天井左右两厢的房屋,现住着黄茂如的堂嫂两家,最里间住着一位沉疴卧床的76岁老人,他是黄茂如的亲叔叔,正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紧盯着记者。

穿过天井进入中堂,除几把椅子和两辆旧自行车外,显得空空荡荡。但墙上却悬挂着黄茂如父母和奶奶的遗像共6张,相框背后结满陈年丝网,屋内并无用于祭奠的神龛和香炉。

很难想象,此处即为黄氏兄弟供奉父母等长辈遗像的地方。

据同乡介绍,黄父名为黄石财,有兄弟二人,家贫,少孤,取妻林氏,育黄世再六兄弟,黄茂如排行第五。夫妇一生勤俭,很多老人至今记得,林氏体格粗健,经常赤着一双大脚奔走于田埂和打谷场之间,风风火火。而且,她嗓门响亮,每当夜幕降临时,经常能听到她高声呼喊黄家兄弟回家吃饭的声音。

林氏晚于丈夫黄石财几年去世,当时,揭阳地区和黄家兄弟在外的政商界朋友数百人,皆前来祭送,送黄母上山的队伍延绵几里,可谓备极哀荣。

黄茂如幼年经常食不果腹,小学刚毕业就跟随大哥黄茂宗(后改名黄世再)出外打拼。最初,在上世纪70年到80年代初的时间段里,十多岁的黄茂如和大哥一起在镇街上开豆腐坊卖豆腐干。后来,他经营餐馆,再后来,他还做过生猪屠宰生意,外界误传其出身屠户,正源于此。

乡人回忆,黄茂如面皮白净,身材不高,但精壮干练,逢人含笑,办事知情知面。最初的成功打拼,也体现了黄坚韧容忍和善于打拼的性格。

在25岁左右,黄娶同乡张静为妻,自此夫妻二人共进退,生意场上并不多见。

当完成上述积累后,出生寒微的黄茂如开始走上神秘发迹之旅,最终成为身家过百亿的深圳首富。

这位当年卖豆腐干者的骤然崛起,令一位同龄族人感慨万千。他说,当年黄茂如从前湖村到深圳需要11小时,后来有高速公路后只需4小时:“但他的财富增长速度,要快过高速公路好多倍。”

事实上,黄茂如的发家史一直颇受争议,有人称他是得益于潮汕老乡和张静的裙带关系以及地下钱庄的支持,也有人称其在操作地产和百货零售时,其融资和并购的手法诡秘,且涉及诸多暗箱操作。

不容冒犯的大户

因黄茂如六兄弟的强势崛起,黄家成为前湖村名副其实的大户望族,财大势盛。当地人流传一种说法,黄家兄弟能如此发迹,是因祖屋风水好,其背依地虎山,屋前有口百年老井,所谓占尽天龙地虎之势。

如其所言,正对着黄家祖屋大门的这口水井,为黄家祖辈挖掘,据传深达百米,水质清冽,常年汩汩不断,乃黄家几代人的水源。

据了解,惠来县自古多干旱,经年少雨,今年已持续2月滴雨未下,当地村民只能凿井取水。黄家的这口井常年水量充盈,历经百年而不衰竭,令人称奇。但自黄家发迹后,黄氏兄弟认为该水井乃黄家的财源,几年前便封住此井,不再让其他乡邻和路人随意取用。

记者在黄家祖屋前看到,这口高出地面约两尺的古井,被一个方圆两米的水泥台围住,一块铁皮将井口封得严严实实,且被一把铜锁锁着。同村人提及此,无不摇头叹息。

大户人家的如此小气做法,让人意外。而黄家族人对记者前来探访的粗暴阻挠,则更令人震惊。

当了解记者来意后,其堂嫂变得十分警惕,她立即跟远在香港的黄茂如之妻张静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就以听不懂为由,不再和记者说话。约一刻钟后,她再次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后,就开始轰记者出门。

当一位林姓邻居正要和记者开聊时,其堂嫂则用当地话大声喊叫,男子闻之色变,连连摆手进屋。

无奈之下,记者只得折回前湖村里探访,不料,竟有一蓄八字胡须30岁左右的瘦高男子尾随过来,每当记者向村邻问及黄茂如时,该男子则站在一旁怒目相向,无人敢说半句。

半小时后,记者拐进镇上一家小饭店准备吃饭,刚刚坐定,先前那位八字胡须男子,竟带着两个穿夹克的年轻人,悄无声息地站到了记者面前,该男子眼露凶光,说道:“把身份证拿出来!你查黄茂如干什么?”

记者反诘道:“我是广州记者,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查我身份证?”

八字胡须男子正犹豫间,旁边另一年轻男子突然伸手过来欲抢夺记者的采访包,记者当即闪躲跳开,随后退到墙角,一脚踢翻桌子,厉声喝问:“你们是要打劫吗?”

店主闻声过来,连忙将他认识的这三个人拉开,并劝记者速离。最后,直到记者进入镇政府办公区后,这三位不明身份者才悻悻离去。

一位认识这几个人的当地人士透露,黄茂如和黄家在前湖村的势力很大,属于他这一支的族人有很多涉黑操作,这几个就是黄家的族人,平时无人敢惹。

当天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进村采访,一中年人说:“黄家人打过招呼,不准我们随便说话。”

以“捐赠”在家乡牟利

黄茂如的家乡周田镇,地处惠来县城东,由于该地前不靠山后不靠海,地少田薄,至今仍显落后,乡人多外出谋生。

因此,很多人在外博得富贵衣锦还乡时,必为家乡捐资修路筑桥,造福故里,此为多年来潮商传统。但在前湖村乡人眼里,黄茂如是个刻薄寡恩且利用捐赠赚取利益的人。

一前湖村村民评价说:“前湖村每个人都清楚,黄茂如没为家乡作过什么贡献。”

据周田镇一位官员向时代周报披露,从该镇关门山径口到镇中心市场的一条6公里主道,常年坑坑洼洼,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为了修路,镇领导在1998年的时候找到黄家的大哥黄世再,请其为家乡捐赠100万修路。一来二去之后,最后由黄茂如出面洽谈,当时他提出的捐赠条件是镇政府必须将位于关门山水库附近的近千亩林地的使用权,无偿提供给他。

面对这个以捐赠为名的利益交换,为解修路燃眉之急的镇政府,只得勉强同意。据了解,黄茂如获得这片山地后,并未兑现种植开发的承诺,仅种了一点果树就圈占起来。

此外,前湖村众多村民还向记者举报了黄茂如强占耕地的事实。据周田镇工作人员、前湖村原村民黄堇松介绍,几年前,黄茂如看中了镇政府对面一块100多亩的农田和菜地,他打着改造的旗号,在县政府相关部门的干预下,仅用18万元就收归己有,却荒废至今。

据了解,前湖村每逢土地买卖时,都会有黄茂如若隐若现的身影。知情人披露,因黄家兄弟在当地财多势大,多年来一直操纵着前湖村的重要事务,村委会选举形同虚设,有多届村支书和村长皆是黄茂如扶持起来的人,他们成为了他和黄家族的利益代言人。

而就在黄茂如出事前的12月4日,黄还偕同妻子张静一起出席了惠来县人民医院门诊大楼的落成典礼。公开资料称,此为黄茂如出资3000多万元捐建。但时代周报记者在惠来县当地采访时,有相关人士透露,黄的这次捐建也涉及该县一宗土地的利益交换。

对此,记者直接向惠来县卫生局局长许尔克查询,许了解记者的意图后矢口否认。

12月20日上午,惠来县副县长黄镇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门诊大楼的总费用实为2380万元。该项目是去年春节恳亲会期间,通过黄茂如的舅舅和表哥牵线,由黄主动提出捐建家乡的。黄当时还要求质量必须过关,不能出现汶川地震那样的豆腐渣工程。


他的表述是:“作为分管县长,我确定在医院经营这块,黄茂如没有任何参与,至于是否存在其他方面的利益交换,我并不清楚。”

相关新闻】 传深圳首富黄茂如被查 茂业系迷失资本游戏

媒体称黄茂如神秘失踪或因涉土地腐败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