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职业反盗版团队一年可赚上千万

2009-07-05 23:05:08 来源: 经济半小时
0
分享到:
T + -

经济半小时7月5日讯 盗版能让一些不法分子一夜暴富,深圳网尚文化集团推出反盗版维权新方式,实现了 “打击盗版,人人有利”的盈利模式,打盗版俨然变成了一场人民战争,何愁盗版不会越来越少?作为中国最大正版版权商,网尚对社会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李智勇:反盗版致富神话

李智勇,今年27岁。8年前,他从湖南省临湘市农村来到深圳市打工。两年前,他发现了一个赚钱的新行当。他几乎每天都穿梭于深圳市的大街小巷,像猎人一样寻找目标。今年6月末的一天,他来到了深圳市的一家酒店,开了626房。和他同行的还有另外3个人。

这4个人开一个钟点房到底要做什么呢?一进房间,四个人立即忙活起来。只见这一位打开行李包,取出一部小型摄像机。等到他一开机,另一个人便开始行动,他打开电视,找到vod视频点播系统,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很多热门影片的名字。他点播了一部名为《见龙卸甲》的影片。屏幕显示:收看这个影片需要在房费之外另行付费78元。

付费78元点播了影片,本该坐下来慢慢欣赏。奇怪的是,这四个人并不像平常人那样看影片,而是用正常速度播放一段,再快进播放一段,并对播放过程全程录像。录了一段后,直接快进到了片尾。

对《见龙卸甲》这部影片录像完毕后,这四个人又点播了《江山美人》等几部影片。每部影片都要支付78元,每部影片都用40分钟左右快速播放并录像。3个半小时,他们点播了5部影片,付费390元。都是快速播放并录像,然后匆匆退房,离开了这家酒店。这四个人神神秘秘到地到酒店录像是要做什么呢?

原来,李智勇现在做的行当是职业维权。他通过摸底发现,深圳市很多酒店在内部电视系统里播放盗版影片。所以,他从北京请来了公证员和取证人员,到各家酒店一一取证。拿到证据和公证书,他就可以塌塌实实地打维权官司了。那么,以反盗版维权作为职业,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呢?李智勇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09年底他最少应该有1000万元的收。

李智勇专做影视产品反盗版,一个人一年就能赚一千万元,这确实超过了很多人的想像。事实上,我们平时所了解的反盗版行动,是一件既费力气又花时间效果还不好的事情。那么,只有初中学历,一直靠打工维生的李智勇走上职业维权道路后,竟然有望达到年收入一千万元,他有什么秘密呢?他向记者透露:“我们资源很多,就是影视资源很多。我们现在最少有10万小时的节目,就是节目源。”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要打维权官司,自己首先得有维权资质:或者拥有相关影视作品的版权,或者获得版权方的授权。李智勇一个年纪轻轻的打工仔,怎么会拥有这么多影片和电视节目的维权资质呢? 李智勇告诉记者,他不需要去购买版权,公司会把所有的版板和资质都授给他们。他的维权资质来自于他的合作方,一家名叫网尚文化的公司。

网尚文化集团总裁黎峰告诉记者,他们拥有主流娱乐内容的70%以上,包括香港、台湾、韩国、美国和大陆的影视娱乐节目的版权。据了解,网尚文化是国内最大的数字影视内容集成商,而李智勇则获得授权在广东地区独家代理其所有节目的反盗版维权业务,相当于拥有了数千部国内外影视节目在广东地区的版权,其中包括中国国际总公司出品的《李小龙传奇》等剧目。网尚文化集团没有透露购买《李小龙传奇》的价格,但该片的海外版权售价高达500万美元。而这只是一部片子的版权价格。那么,李智勇从网尚文化获得几千部总计十万小时的节目版权需要付出多大的价钱呢?

李智勇说,他向网尚文化缴纳200万元保证金获得了其节目在广东地区的维权资格。这相当于为每部片子付出版权费80元。这个价格并不算高,但是,要以维权作为职业,靠它赚钱并不容易:他一年的维权收入在扣除取证费、公证费、律师费以及诉讼费等成本之后,必须净得200万元以上,自己才有钱可赚,否则就会赔了本。而在国内市场上,反盗版一向是令人头疼的事情。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音像部主任谢鹏飞告诉记者,该公司做音像制品的出版发行已经有20来年的历史,目前公司出版发行大概每年以30%到50%的速度在递减,收入也随之减少,原因首先就是盗版。传统的盗版是出版光盘,现在对他们冲击更大的则是网络盗版。

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是目前中国内地规模最大的传媒集团公司,拥有中央电视台节目版权的全球营销代理权,是中国电视节目外销联合体唯一的对外版权代理商。然而,面对日益猖獗的盗版,谢主任说,他们常常会感到很无奈,因为如果不维权,盗版会更加肆无忌惮;可是要维权的话,多数情况劳民伤财最终不了了之,有的官司好容易打下来,却会赢了官司赔了钱。比如说一部戏,法院判公司胜诉,但因为对盗版判罚金额很少,从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上来说,公司是得不偿失。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影视节目的发行和代理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节目被大肆盗版,无奈之下会选择放弃维权。

批量维权:赚钱的秘密

李智勇实际上是在替音像出版机构担任维权代理。但问题是,这些从事音像出版发行十多年的专业机构面对盗版、尤其是网络盗版都无可奈何,被打得节节败退,丢盔卸甲。李智勇仅靠着自己单枪匹马,能把维权官司打到底,并且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份收入吗?我们再来看看李智勇在反盗版维权上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从这家酒店取证结束后,李智勇向记者和盘托出了他的秘密,那就是批量取证、批量诉讼,专业化分工,靠规模化维权来降低成本增加收入,这还是网尚文化公司总裁黎锋在几年反盗版过程中总结出来的。有的律师甚至一次就做一百个案例,他所花的成本其实并不会是一个案例的一百倍,而仅仅是一个案件的两倍、三倍。所以一旦一百个案件下来那他所获的收益那就会十倍、甚至二十倍地体现。

那么,批量维权与个案维权相比较,在成本与收益上究竟会有多大的差别呢?以李智勇取证的那家酒店为例,假如他只取证这家酒店的一部盗版影片,来提起诉讼索赔的话。他能挣到钱吗?李智勇告诉记者,如果是这样,那肯定是赔本。他说,如果在这家酒店只取证一部影片,成本包括:两位公证员和一个取证人员往返深圳的差旅费以及取证诉讼成本,总计21490元。按照《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规定,每部影片可判决50万元以下的赔偿金额。但目前一般判赔5万元左右。以此计算,提供版权的网尚文化与代理人李智勇和参与维权的律师三方各1/3分成,李智勇能得到17000元,但他之前支付的成本是21490元。这样,他辛苦几个月打赢一场反盗版官司反而会赔本449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