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法起草专家建议国资委应改监督为经营

2009-05-01 09:20:39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经济观察报5月1日讯 奔走于各地宣讲 《企业国有资产法》(简称《国资法》),成为李曙光最近的主要工作之一。这位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国资法》起草工作小组成员发现,国务院国资委、地方国资委乃至各级国有企业,对《国资法》的一些关键问题仍然没有清晰的认识。而这部法律5月1日起就会正式实施。

李曙光说,国资委是否能按照《国资法》的要求改革成一个“干净的出资人”,将是判断这部法律实施成败的关键。上周,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说,《国资法》正式实施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未来的发展方向应是,一个航母级的资本运营中心和控股公司,国资委也应改名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

以下为访谈内容。

国资委是否改革是法律实施成败的关键

经济观察报:从您到地方宣讲的经验来看,地方国资委和地方国有企业如何评价《国资法》,他们对法律的实施有什么意见?

李曙光:第一,地方国资委和地方国有企业都认为,《国资法》是一部非常重要的法律。但《国资法》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地方上还处于吃不准的状态;第二,他们认为《国资法》有些条文法律关系不是特别清晰,希望能进行明确;第三,他们普遍认为,国资委应该是一个“干净的出资人”和“五人关系结构”,即“出资人、委托人、经营人、监管人、司法人的关系”比较符合改革的方向。

当然,也存在着一些跟他们实践相关的问题,比如:国资委下一步改革的问题,派出监事会的问题,党管干部的问题,党的组织部门、国资委和企业的关系问题,国资委和企业的关系问题,政府其他部门和企业的关系问题,企业一级、二级、三级企业之间的关系问题,授权代表是什么概念等等。

经济观察报:国务院国资委和央企对《国资法》的疑问和意见与地方上有什么不同?

李曙光:最重要的还是国资委的定位问题。其中牵扯到央企的权力关系,特别是《国资法》“第11条第2款”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他们反映的要比地方更强烈。

经济观察报:这反映出什么问题?是法律本身有问题,还是有关部门和企业对法律的认识不够?

李曙光:《国资法》有很多的制度创新和突破,关键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解读和推进。如果是从维护权力和以前运作模式的角度来解读,肯定是不一样的。国务院国资委在这方面的学习也应该加强。

经济观察报:那么,有关部门和国有企业应该怎样做?

李曙光:下一步,我们应该把《国资法》当做下一步国企改革的支点和基点,包括政企分开和部门改革的支点、基点和基本的法律依据。

《国资法》更重要的是要出现一批案例,这对我们下一步国有出资企业的改革会起一些方向性的引导作用。比如:《国资法》第五章涉及到出资人权益的五节,每一节都会产生很多案例。以前法院都是以没有法律依据为理由,拒绝受理。现在法律摆在这里,法院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国资委应该成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

经济观察报:在《国资法》的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问题?

李曙光:我比较担忧的是,《国资法》实施以后,国资委的定位问题没有按照新的《国资法》予以大力的推动。这个问题很大的程度上要依赖于国务院国资委,我希望各级国资委应该根据新的《国资法》来进行一些大的改革。

经济观察报:各级国资委应该怎么改?

李曙光:就是纯粹的干净的出资人。国资委应该是一个航母级的资本运营中心和航母级的控股公司,它应该是一个特设的法定的出资人法人。国资委如果说能够对《国资法》有很好的吸收的话,我会建议它立即启动改名,改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包括它的改革局、产权局、分配局等,都应该改革成委员会制度。国资委要成立战略规划委员会、风险控制委员会、薪酬委员会、资本预算委员会等。国资委将来要实现委员会化。这样国资委才能成为真正的特设的法定出资人法人。现在国资委叫特设机构,对这些问题是说不清楚的。

经济观察报:国资委和其下属各司局改名成委员会,会有什么实质的变化?

李曙光:是理念上的区别。就像以前的工厂改成现在的公司,在职责、运作方式、人员配置、权利责任义务关系上,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现在是行政配置,比如局长、司长、处长。改革后的委员会和里面的主任、副主任、委员,就像公司的董事会和董事,你要举手表决,要承担民事责任、刑事责任;行政机构的决定权都在行政首脑身上,而且关系到国家赔偿关系、刑事诉讼关系,改成委员会制就是民事赔偿关系、民事责任。当然,它到底是刑事责任,还是民事责任,现在还不清楚。

我认为,新的《国资法》是会慢慢转向民事责任的。但是这个架构推动起来,要有一定的时间。

尽快成立金融国资委

经济观察报:除此之外,在《国资法》的实施过程中,还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

李曙光:这也是我的第二个担忧:《国资法》第11条第2款给政府不改革留下口实。而我恰恰认为,应该大力推广类似于铁道部、邮政总局、科技部、发改委、教育部、农业部等各个部委,以及一些事业单位企业化经营的国有资产的改革工作。如何利用《国资法》实施的机会,进行政企分开、管资分开、事企分开,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第三个担忧是,《国资法》实施后,国资委和其他履行出资人的机构和一级企业、二级企业之间关系。这一点虽然在法律上已经有了新的定位,但如果还是按照老一套走,还是当做一种行政的隶属关系,还是当做原来的一套治理结构,这就错了。按照新的《国资法》,我认为应该建立一个委托代理链条。这个链条就是,国资委给一级企业授权,一级企业给二级企业授权,在你的授权范围里做决策就是自由的,超过你的授权范围就是合同溢满的关系,你就是操纵合同的关系。

还有,国有金融资产虽然已经放进《国资法》,但是金融国资委还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我希望尽快成立金融国资委,给这么混乱的国有金融资产找到一个干净的清晰的出资人。这次G20峰会很大的一项议题就是,改善金融监管。金融监管的一个重点就是,对主权财富基金比较多的国家,对于国有资产比较多的国家,找到一个清晰的责任人。而责任人清晰,首先要出资人清晰。

经济观察报:《国资法》出台之时,是否考虑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

李曙光:我认为《国资法》出台的时间点,实际上已经考虑了金融危机这个问题。比如:《国资法》三审稿已经将金融国有资产,纳入本法的规范之内。但是,《国资法》毕竟是一个框架性、原则性的法律,不可能对金融危机写那么具体的对应条文。它还是主要针对企业国有资产的管理、确权、保护、运转、流动,提供法律依据。现在金融资产的出资人太不清晰了,财政部不对它负责,不是出资人。另外好多资产,比如农村金融资产、邮政储蓄、社保基金本身就不在财政部。我们下一步要做好《国资法》的实施办法和实施细则,特别是涉及金融国有资产这一块的风险监管,包括向境外的金融投资、金融衍生品的交易等。

实施细则、司法解释仍未起草

经济观察报:既然《国资法》的一些规定可操作性不强,有关部门会不会针对《国资法》制定一些配套政策?有关部门是否已经开始起草《国资法》的实施条例和司法解释?

李曙光:应该出台。但是包括国务院法制办、最高人民法院、国资委等相关部门,都还没有开始《国资法》的实施条例和司法解释的起草工作。我认为,有关部门对《国资法》还没有找到点位,还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对《国资法》的宣传还是未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我在下边宣讲的过程中,感觉到尽快起草出台《国资法》实施条例和司法解释,这是下一步要重点做的事。很多东西,包括我们参与立法的人也说不清楚,比如:国有资产转让必须进场交易,并采取竞价拍卖的方式,如果像一台电脑这样小额资产的转让,是不是也一定要进场竞价交易?《国资法》没有把经常性交易,企业的正常经营行为,和《国资法》里的权益交易区别开来,这点不解释清楚的话,下面就没法做了。

李贵民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王毕强 赵晓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