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落地第一枪:12家卫生部直属医院划入地方

2009-03-20 00:39:4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upload/gj2.jpg

21世纪经济报道3月20日讯 “我们都盼着属地化。”复旦大学医管处一名人士说。3月11日,卫生部与上海市签署共管协议,6家卫生部部管医院正式落地上海,纳入上海卫生事业总体规划,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准入、统一监管”。

医改方案公布前夜,6家卫生部部管医院纳入上海卫生事业总体规划,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准入、统一监管。

这6家医院是清一色的“复旦系”,即复旦大学附属的中山医院、华山医院、肿瘤医院、妇产科医院、儿科医院和眼耳鼻喉科医院。同一天,广东的6家“中山系”卫生部直属医院也落地广东。(网易财经注:分别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中山二院、中山三院、眼科医院、肿瘤医院、口腔医院成为部省共建共管的医院。)

这一动作发生在医改实施方案公布的前夜,国务院副秘书长毕井泉受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委托出席了共管签字仪式——高规格背后自有深意。

2008年11月初,上海抛出一份改革开放30年来最大规模的医疗资源布点调整,部属华山医院赫然在列。新医改在上海已经悄然布局。

此次“复旦系”6医院落地上海,是上海加快医疗资源布局的一个信号,医改实操,上海率先打响了第一枪。

上海拉开医疗布局调整大幕

参与上海医疗体制改革的上海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汪亮对记者说,把部属医院纳入当地的一体化配置,有利于避免重复建设,使卫生资源的布局更为合理,利用也更有效率。

在2008年11月初,上海开始了以此规模浩大的医疗资源布点调整,部属华山医院也在此列。

按照规划,华山医院将和另外4家三甲大医院一起,到上海郊区兴建5家大型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完成优质医疗资源在当地的布局,使上海的医疗均等化再进一步。

不仅如此,上海在当初的布局调整中还留了“后手”——补上三甲医院的缺口之后,梯级分诊制度将率先在远郊实现。

上海将采取的具体措施是,设计不同的医保分担比例、药品和治疗价格分级等,鼓励远郊人在本地区实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二级医院——三级医院”的梯度就诊。如此则新医改方案中所提“城市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分工协作机制”自然建立,三甲医院所带来的高端技术和医疗人才,也可以充实薄弱的社区卫生机构。

此次签署的“部市合作”协议,把上海的先行探索明确了下来——新医改方案的征求意见稿提出,要进一步完善医疗服务体系,优化医院布局和结构。

卫生部明确将和上海“共建共管”,意味着部属医院将得到地方财政的支持。据了解,卫生部所属医院得到的经常费用拨款,通常占其总收入的4%。而来自上海市卫生管理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2006和2007年,上海市财政对10家市属三级综合医院的经常费用补助,分别占其年度业务收入的6.1%、5.7%和6.2%。也就是说,上海市属医院所获得的财政经常费补偿,比部属医院要高出两个百分点左右。

“绝对值上,也是市属医院得到的经费多。”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说。在专项拨款这一块,市属医院的待遇也比部属医院优越。

不过由于卫生部部属医院是中央预算单位,根据国家现行的预算管理体制,经常费用拨款仍然只能由中央财政支付。上海市政府对部属医院的“共建”责任,将主要通过专项拨款来体现。

管办分离改革预留“通道”

部市合作也打开了医院管理体制改革的潘多拉盒子。

在业务方面,部属医院已实现完全的属地化管理。不过,由于其资产属于卫生部,最关键的人事权和财权仍然由部里掌握。上海申康医院管理中心主任助理王锦福透露,“部市共管”在这方面暂时不会有所突破。

“部属医院如果只是从中央财政供养转为地方财政供养,改革是没有意义的。”汪亮指出,新医改方案早已言明“管办分开”、“政事分开”可以有多种实现形式,地方政府如何保证部属医院所承担的公益性职能?又如何举办这些身兼医疗、教学、科研任务的超大型“航母”?都需要模式的创新。

2005年9月,上海成立申康医院管理中心,此后市属医院的业务管理都移交至此。这一模式曾被卫生部推崇。据上海当地媒体报道,上海市去年末启动医疗资源布点调整时,曾初步明确各家三甲医院在郊区兴建的分院,将由“申康中心统一管理”,华山医院也是其中之一。这被认为或者是卫生部为下一步改革留出的通道。

上海一家市属三甲医院管理集团的负责人认为,部市合作协议书显示出属地化管理的大趋势,从理顺关系的角度看,6家医院的资产和人事权有可能交给申康。关键是看卫生部的授权程度。

不过,申康运行至今,主任仍然是上海市卫生局长,其管理层也多由卫生局人士一身兼。虽可理解为过渡使然,但业界多有议论。

同样在思考部属医院管理问题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认为,目前关于“管办分离”的讨论和实践,主要停留在“将公立医院的经营管理职能从原来的政府机构分离到另一个政府机构(或准政府机构)中去”,显然并没有解决以往行政管理体系中固有的保护垄断、效率低下等问题。“两个婆婆带来的不是治理变革,而是治理混乱。”

廖新波指出,法人化“管办分离”模式的核心是公立医疗机构与卫生行政部门脱离行政隶属关系,所有医院均建立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同时组建一个独立于卫生行政监管部门的专门机构,承担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所有者职能,代表出资者参与其法人治理。

申康在成立之初,外界确曾有“医疗国资委”之称,但这一机构至今没有和卫生局彻底脱钩。汪亮指出,公立医院属于非经营性国有资产,应该和经营性国有资产一样,交由国资委统一布局和经营,具体的做法就是以后者的盈利来供养前者,以实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华山医院的老院长陈公白表示,此次卫生部是作出了权力下放的姿态,但超大型医院的管办分离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怎么操作需要探索。

耿照俊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跟异性聊天法则,千万别说:看看照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